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趙本夫:一個內心干凈的人

    2013年05月24日 11時34分 

      七月份,我正在大西北采風,參加中國作家重走長征路活動,路上接到電話,說李克因先生去世了。當時翻過一座雪山正往草地進發,無法回來參加他的葬禮,只能在遙遠的地方默默為他送行。 

      李克因先生是一位資深編輯和作家,和同時代的老作家相比,他沒有那么大的名氣,卻是一個默默耕耘受人尊敬的人。在我的記憶中,李克因先生為人謙恭低調,與世無爭,和他相處,會讓你覺得他就是家里一口人,和藹、可親。李克因先生一生經歷過很多磨難,可他并不掛在臉上,反讓你覺得他永遠都是那么快樂。作家聚會時,他總是坐在一個角落里,專心聽別人講話,絕不會有被冷落的表情。忽然有人提議,請他唱一段京戲,李克因先生便會燦爛地笑起來,一如孩童純真,也不客氣,站起身提氣便唱:“一馬離了西涼川……”嗓音高亢嘹亮,音色純正,一句還沒唱完,便博得滿堂彩! 

      李克因先生的散文、隨筆寫得漂亮、干凈。他是那種功底渾厚卻不露痕跡的作家,極少應景之作,更無阿諛之詞。讀他的作品,你感到的是古樸和練達。有一篇叫《黃驃馬》的散文,寫得讓人驚心。說是有一匹戰馬,在戰爭年代曾馳騁疆場,立下無數戰功。后來戰馬老了,退役到南京成了腳力,終日拉馬車沿街行走,昔日雄風不再。再后來,黃驃馬更老了,拉不動馬車了,被送到公園,供游人騎樂照相,黃驃馬低垂著頭,只能由人擺布。全文沒有任何感慨之詞,卻讓人感到一種英雄末路的蒼涼和悲哀。作品寫到如此境界,已是大感悟了。李克因先生其實什么都明白,對人間萬象看得極透徹,但他能以一個干凈的內心對待這個復雜的世界,這是很讓人從內心敬佩的。 

      冥路漫漫, 李先生走好?!?/p>

      《新華日報》2006年9月23日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陳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