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陳永昌:淡泊寧靜的憶明珠

    2013年05月24日 11時36分 

      當今之世人心浮躁、物欲橫流, 在文人圈內則表現為急功近利、不甘寂寞。當然亦有特立獨行、卓爾不群者, 有“當代才子”之稱的憶明珠先生便是一例?!?/p>

      記得幾年前的一天, 我去拜訪憶明珠先生, 進門后正趕上他在接電話, 只聽他斷斷續續地說∶“謝謝你們的美意。不過, 我的東西不值得……不必了, 不必了……把名額讓給別人吧……謝謝你們……我真的不需要……”就這樣和對方推來讓去, 足有半個小時。電話掛斷后, 才聽說是省作家協會常務副主席趙本夫先生打來的, 他要憶老把自己的作品集中整理一下, 準備為他出版文集;而憶老卻毅然謝絕了。 

      憶老常說, 一個人有一個人的時間段, 鼎盛熱鬧期也就那么幾年, 過去的也就過去了?!斑h的不談, 就拿五四時期來說吧, 出現過多少有成就的詩人、作家呀! 廬隱、陳衡哲、凌叔華……真可說是群星璀璨, 可是才過去幾十年, 還有多少人知道他們呢? 再比如唐代吧, 由于以詩取仕, 詩歌空前繁榮, 詩人數以萬計, 而《全唐詩》也只收錄了兩千二百多人、四萬八千多首詩。所以一個人能有一首詩流傳下來就不錯了! ” 正是基于這樣的認識, 他從不把自己的作品看得多么重。 

      眾所周知,多年來由于出版單位都注重經濟效益, 純文學作品一直存在“出版難”的問題。在這種情況下, 作家要出版多部頭的個人文集, 真是談何容易! 省作協為了將一批老作家的作品完整地保存下來, 決定由協會出資為他們出版文集。那日電話中沒能和憶明珠先生談妥, 后來作協又派專人上門說服動員, 強調文集的出版不是他個人私事, 而是要為江蘇文壇保留資料;況且這又是“組織決定”, 希望他不要再推辭。憶老這才勉強答應下來。 

      憶明珠先生不僅詩歌、散文寫得好, 廣受讀者喜愛, 而且書畫作品也頗具特色, 享譽海內外。唯其如此, 他與汪曾祺、賈平凹、馮驥才三位先生一道, 被長江文藝出版社推為“當代才子”, 并于1997年為他們出版了套書《中國當代才子書》, 每人一卷, 內容包括詩、文、書、畫和攝影, 印刷、裝幀頗為精美。 

      說到憶明珠的書畫, 我想起十多年前的一件事。當時他有一批作品送到揚州去裝裱, 被一位書畫收藏者看中, 提出愿以高價收購, 憶老笑了笑, 回絕了;后來在徐州、山東等地展出時, 又多次有人要以重金購買, 均被他婉言謝絕。迄今為止, 他還沒有賣過一幅畫、一張字;而當友人、同事向他索要時, 卻從來沒有落空過, 甚至連素不相識的人前來求字, 也多能滿意而歸。這在當今書畫界怕是不多見的吧! 

      去年初,北方一家出版社提出要為憶明珠出版書信手跡本,這是個很好的選題,憶老也欣然同意了。經過一段時間的搜集、整理,已初步定稿。我曾有幸瀏覽過這批信稿,無論是其內容還是書法,均堪稱一流。我一直在盼望著這本別具一格的作品能早日問世,可直到去年底去看望他時, 才聽說信稿早已被撤回了。原因是對方要用宣紙套紅印刷、手工線裝,把它打造成豪華本。而憶老覺得這太奢侈了,盡管不要本人掏一分錢,但他認為不值得這么做。他說∶“我又不是魯迅,哪能花那么大的代價!”雙方意見不一致,只得作罷了。后來這批信稿被南方一家雜志社拿去,目前正在連載。 

      憶老對自己一向要求嚴格, 無論是詩文還是書畫, 他從來不馬虎。稿子寫成后總是要鎖在抽屜里放上一段時間, 然后再拿出來反復推敲、修改, 直到自己完全滿意了才發出去, 此謂之“冷處理”。正因為這樣, 他的作品數量雖不算太多, 但每一篇都稱得上精品;對書畫亦復如此, 他總是在不斷地否定以往作品, 常常把自己不滿意的書畫、甚至已經裝裱好的作品撕得粉碎, 然后放在水盆里浸泡, 再搗成紙漿放到馬桶里沖掉。他說∶“免得留下來被后人恥笑! ” 瞧, 他就是這么嚴厲地對待自己! 

      我被他的精神所感動, 曾寫過一首小詩贈他, 那題目就叫《否定》, 全詩如下∶ 

      筆尖上生花 

      眉心里閃電 

      撕毀一張張書畫 

      燒掉一沓沓詩箋 

      去年否定前年 

      今天否定昨天 

      您在不斷地否定自己 

      筆底越來越鮮活明艷 

      自古名賢對己皆嚴 

      難怪天穹無頂無邊…… 

      如今憶老已年屆耄耋, 健康狀況也不如前了, 平日里深居簡出 , 一切社會活動均謝絕參加, 詩文也基本上不寫了, 僅偶以書畫自娛, 正過著一個退休老人的恬淡生活。諸葛亮在《誡子書》中說∶“非淡泊無以明志, 非寧靜無以致遠?!蔽乙詾閼浢髦橄壬且晃坏炊鴮庫o的作家、書畫家, 一位正直無私、在當今社會尤其值得尊敬的文人!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陳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