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曹建紅:與評論家李美皆一家的快樂時光

    2013年05月24日 11時42分 

      早就聽說著名評論家李美皆、張宗剛夫婦要來我們震澤采風,心中便默默作著期盼。在文學評論界,有兩對夫婦是非常著名的,一對是汪政、徐曉華夫婦,另一對就是李美皆、張宗剛夫婦。記得2006年《人民文學》與《南方周末》在蘇州會議中心共同舉辦第五屆中國青年作家批評家論壇時,我作為蘇州本土作家有幸參加了那次活動,并與李美皆老師有過一面之緣,她的恬靜與優雅給我留下了非常深刻的印象?!?/p>

      7月30日晚,在《文學報》社長陳歆耕、副主編陸梅的陪同下,李美皆全家出現在我們面前。一入座,美皆老師親切隨和的大家風范讓我們少了很多拘謹,大家暢談著,一片歡聲笑語。 

      第二天的行程是先去看我們震澤的新申農莊,這也是《文學報》陳歆耕社長極力推薦的。我們饒有興趣地繞農莊走了一圈,然后在梨園和葡萄園邊小憩片刻。在這個過程中我知道了美皆老師8歲的兒子叫張新一,小名魯魯(因為美皆老師和宗剛老師都是山東人)。 

      在這里,請允許我說說魯魯這個小家伙。雖然我們在一起只呆了五天,但他留下的幾個有趣的經典片段,讓我這一輩子都難以忘懷。 

      片段一:8歲的魯魯雖已有90斤重,但整體看上去結結實實,沒有“胖”字之嫌。美皆老師出于父母的天性常逗他,故意說他胖,然后看他一臉氣呼呼的當真樣,引得所有人都笑。由此我們看出,小家伙也最忌諱說他一個“胖”字。 

      那天,我們一行在新申農莊一路說笑著,沒承想,一回頭看到魯魯一副氣急敗壞的樣子,嘴里還念念有詞,說怎么這么不懂禮貌,隨便亂說人。原來,路邊除草的幾個婦女瞧他胖乎乎的可愛樣,說了句“這個小孩長得蠻軋墩(震澤土話)?!辈涣媳霍旚斅牰艘馑?,知道是在說他長得胖,所以他很是氣憤,責怪這些人沒禮貌。瞧魯魯臉氣得通紅、既認真又較真的逗人樣,我們不由哈哈大笑。 

      片段二:在看梨園時,我鼓勵魯魯看上哪個梨,就不用客氣自己去摘好了。沒想到小家伙指著籬笆上掛著的一塊小木板,只見木板上寫著:請不要隨意采摘。接下來的一行小字是:大人10元,小人5元。因了這塊醒示牌,小家伙雙腳怎么也不肯跨進梨園半步,直到陳歆耕社長從口袋里掏出5元錢壓在醒示牌旁,小家伙才蹦跳著走進梨園,在大人的鼓動下摘了一串共4個梨子,雀躍著走出梨園。 

      片段三:在參觀新農村時,有些裝修的家庭為了貪圖省事就近把垃圾倒在路邊,有的直接挨著下水道,魯魯見狀,便很是認真地指責,說垃圾不能倒在下水道邊上,萬一下大雨,下水道要堵塞的。我不禁為他小小年紀就養成遵從社會公德的好習慣暗暗欽佩。 

      片段四:那天,《吳江日報》的記者前來采訪美皆老師,采訪地點就是美皆老師住的賓館客房。因為我們一行人多,美皆老師正愁地方小,還沒來得及讓我們一一入座,小家伙就機靈地跑到窗口,安放好僅有的兩把椅子,角度正好與邊上床沿渾然一體,其他閑人就坐在另一床上。眼看還有一人坐不下,魯魯一下拎起電話,吩咐總機搬張椅子來,不一會椅子就送過來了。我們所有人都佩服小家伙沉穩不亂,遇事機靈,以致在后來的飯局上,大家總要提到他這個了不起的舉動。 

      我由衷地為美皆老師和宗剛老師感到高興,因為小魯魯太優秀,太討人喜歡了。 

      五天的行程中,我們除了看古鎮古跡,還安排參觀了通鼎集團、丹龍集團、新申集團、震澤棉紡廠、慈云蠶絲被廠等一些企業,以實地了解震澤的產業發展現狀。美皆老師說,他們平時是搞教學的,在創作層面上很少涉及到如此豐富的來自基層的第一手材料,這次來震澤真是大開眼界,增長了見識。 

      臨走時,美皆、宗剛夫婦留下這樣充滿真情的題詞:風廬雅舍,詩性震澤;震澤有大美而不言。 

      是啊,震澤是個富庶的地方,也是最適合人居的地方。身為震澤人,我更有同感。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陳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