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陳永昌:剛正不阿的艾煊老師

    2013年05月24日 11時43分 

      時間過得真快,敬愛的艾煊老師離開我們已經好幾年了,然而,他的音容笑貌仍時常出現在我的腦海里。尤其他那嫉惡如仇、仗義執言的高尚品格,時時都在激勵著我,鞭策著我?!?/p>

      記得是1988年的秋天,我受《中國建設報》委托,去約請艾老寫一篇關于南京市政建設的文章。說明來意后,艾老欣然同意。為了讓艾老對南京新貌有個總體印象,我和該報的特約記者唐善忠商定,設法弄一條游船,讓艾老先瀏覽一下沿江風光,以增加其感性認識。 

      那天由我和小唐陪同,游船從中山碼頭出發,向著下游的新生圩港駛去。艾老站立船頭,眺望著大江南北,感觸良多。他向我們講起了解放大軍渡江時的情景,眼前立刻出現了千帆競發、炮火連天的場面……當年他做為一名隨軍記者,親身經歷了那場偉大的戰爭,親眼看到了蔣家王朝的覆滅。據此,他創作了著名的電影劇本《風雨下鐘山》,引起全國轟動。多少年過去了,如今的南京早已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大江兩岸一派欣欣向榮的景象,他能不感慨萬端么? 

      穿過長江大橋,南岸的幕府山便在望了。面對著因開山采石而變得殘缺不全的山體,艾老的眉頭蹙緊了。他沉默了好一會,突然爆發似地罵道:“敗家子??!為了眼前的利益,把大好河山都破壞了,這怎么能對得起子孫后代呢?!”停了片刻,他又憤憤地說:“這種情況再也不能繼續下去了,我一定要向有關方面反映!” 

      如今,二十多年過去了,艾老當時那痛心疾首的神情仍歷歷在目。最近據媒體報道,幕府山沿江風光帶的建設規劃已經確定,不久的將來,那里會變成山清水秀、景色宜人的旅游勝地。我想艾老的在天之靈,也一定會為之興奮不已吧。 

      還有一次,是在南京市作協代表大會上,艾老發表了激動人心的演說。他在講述了作家的光榮使命與社會責任后,語重心長地大談起關于文化遺產的保護問題。他引用余秋雨先生的話說,“別的故都把歷史濃縮到宮殿,而南京把歷史溶解于自然?!币簿褪钦f,走在南京的土地上,步步都踩著文物古跡。因此,我們在規劃城市建設時,不能不考慮到這點。然而,令人遺憾的是,我們一些領導人只顧抓自己的“政績工程”,很少或者根本就不考慮文物與古跡的保護,以至于大量的文化遺產遭到破壞。要知道別的東西壞了可以再造,而文物古跡破壞了,就永遠地消失了。說到動情處,他大聲斥責道:“這種行為簡直是敗家子!歷史的罪人!” 

      場上響起熱烈而持久的掌聲,這是對一位革命老前輩、一位有良心、有責任感的老作家的由衷贊許與敬佩!而此刻,和他同時坐在臺上的,就有有關方面的領導人。 

      當然,艾煊老師也是一位平易近人、和藹可親的人。尤其對待文學后輩,更是百般關愛、盡力扶持,許多作家都曾接受過他的耳提面命。 

      1988年4月,艾老邀集省內十多位中青年作家赴安徽舒城采風,我亦有幸忝列其間。在那里我們參觀了一些工廠、學校,游覽了周瑜城、李公麟故里及萬佛風景區,并和當地文化界人士舉行座談。通過這些活動,開闊了作家的眼界,激發了作家的靈感,后來寫出了一大批富有真情實感的優秀詩文。 

      我們知道,艾老是舒城人。雖然它很早就投身革命離開家鄉,但他數十年來從未間斷過與家鄉的聯系。當地政府和人民對他非常尊敬,視其為“鄉賢”,所到之處,均受到熱烈的歡迎。而這次采風活動,艾老也正是以“主人”的身份出面組織的。臨離開舒城的那天早上,艾老在我的采訪本上寫下了“駕臨敝鄉,倍感榮幸”八字贈言,這使我十分感動!其謙遜為人,于此亦可見一斑。那天從萬佛山上下來時,艾老還拉我與他合了影,為我留下了永久的紀念。照片上我們相偎而立,艾老手扶竹杖,昂首挺胸,笑得十分開心…… 

      如今,這位既剛正不阿又和藹可親的忠厚長者,已經離開我們多年了,仙凡兩界,遙天阻隔,再難相見,怎不令人黯然神傷……然而,他的人品、他的作品、他的音容笑貌,將永留人間!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陳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