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蔡永祥:三分王川

    2013年05月24日 11時50分 

    2002年王川在尼羅河上

      說王川是個奇人,一點都不為過。

      不說他走在熙熙攘攘的大街上,那一米八幾的個子,極似歐亞血統的五官,再頂著個碩大的長滿了白發的頭顱,立馬就顯出了他的鶴立雞群。單就他的成就和頭銜,也會令人稱奇的。他仿佛就是為藝術而來到這個世界的,他是個畫家,卻已出版了13本書,發表過300多萬字的文學作品;他是個作家,卻創作了幾百幅畫,出版過5本畫集。他是中國作家協會會員,又是中國美術家協會會員;他當過鎮江市美術家協會副主席,現在還做著鎮江市作家協會的主席,并且一做就是30年。這樣的“雙料”主席,在鎮江的歷史上沒有,傅寧軍很肯定地說,在江蘇也就他一個,在全國不會超過10人。有人因此把他比喻為“兩棲動物”,當我這么多年和他交往后,倒是覺得可以三分王川。

      一分王川是畫家。

      王川打小就做著文學夢,卻是畫畫給了他飯碗。1965年,18歲的王川因為有繪畫的特長,進了鎮江市輕工業局美術設計室,從事美術設計工作。文化大革命開始后,被借調到市委文革接待站,抄大字報、寫標語,只要一有毛主席語錄發表,立刻就要把語錄抄在紅紙上,有時還要把毛主席的像畫出來,掛在外面進行宣傳。王川的毛筆字、畫畫就在那時打下了基礎,得到了鍛煉。后來,王川的畫參加過多屆全國美展,版畫《南國蕉鄉》還到法國、日本等14個國家展出。1985年,他嘗試搞壁畫創作,一炮打響,從此走上了創作壁畫的道路。至今,他創作的壁畫達3600多平方米,成為江蘇壁畫界的佼佼者。

      值得一提的是王川的重彩山水畫,他把西洋畫的色彩和日本畫的技法,再和中國傳統畫的神韻結合起來,在中國的畫壇上獨樹一幟。他把對黑色的偏愛,發揮到了極致,在他的畫中,黑色是主色調、是底色,一般畫作中本該空白的部分在他的畫中全變成了黑。這種黑是他特意用中國墨汁刷出的,是他刻意經營出的一種個人標志色。這一特別的個人徽記,豐富了中國畫的色彩。由于這種黑的存在,襯托得畫面上那些重彩格外明麗,格外協調,并使得他的重彩畫有了一種特別神秘和高貴,使得他的畫即使在眾多的畫作中也能頓時脫穎而出。

      他的工筆重彩畫特別受國外收藏家的青睞,他已在歐洲、亞洲辦過8次個人畫展。2001年,應羅馬尼亞文化基金會之邀,他以訪問學者身份訪問羅馬尼亞,著重研究著名畫家格里高萊斯庫和柯爾尼留?巴巴,同時在布加勒斯特和德瓦兩座城市舉辦了“中國色——王川畫展”,并獲得了胡內多阿拉省議會頒發的“最高成就金獎”。這是第一位中國畫家在羅舉辦個人畫展,也是第一位中國人獲得該獎項。

      二分王川是作家。

      王川成為作家的過程,也是極賦傳奇色彩。1978年,傷痕文學盛行,他忽然就想寫小說了。他充分發揮自己的想象,寫了平生的第一部科幻小說《震驚世界的喜馬拉雅——橫斷龍》。小說寫好后,不知道往哪兒投,他想當然地投到了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好在當時的上海人民美術出版社正辦著一本《科學畫報》,真是歪打正著。小說被11、12期《科學畫報》連載,200萬冊發行量的《科學畫報》,使得王川立刻走紅。長春電影制片廠的導演來了,要把這部小說拍成電影。有些專家教授信以為真,真的跑到喜馬拉雅山考察“橫斷龍”去了。王川一發不可收,連續創作了《魔鬼湖的奇跡》、《白色王國的秘密》等數十篇科幻小說。1981年,王川開始文學轉型,先是寫散文,一次性推出12篇游記散文,一文一圖,自己配的圖,在上?!缎旅裢韴蟆钒l表,第二年就發表了30多篇散文;后來,開始小說創作,發表了不少短篇小說。1992年,在經過三年多的艱難采訪后,他發表以長安畫派的領軍人物、二十世紀中國畫壇上最具反傳統色彩的一代大師石魯為原型的長篇小說《白發狂夫》,人民文學出版社專門在京召開作品研討會,新華社發了通稿。時任中國作協副主席的馮牧稱贊這部小說,是一部“有著豐富文化內涵和生活內涵”的優秀作品。中央電視臺把這部作品列為當年的十部優秀長篇小說,1994年,獲“炎黃杯人民文學獎”提名獎?!栋装l狂夫》奠定了王川在文壇的地位。

      2004年,王川發表小說《五色廊》。這部作品,把王川在文學、繪畫和音樂等方面才華充分展示出來。此書非常奇特地以俄羅斯著名作曲家穆索爾斯基的經典組曲《展覽會上的圖畫》的藝術章節形式為結構主線,大面積地運用了現代美術的表現手法,刻畫出了一個個桀驁不馴的人物。王川以畫家的思維構思小說,用畫家的筆墨塑造人物,在情節的處理上不求整體的完全統一,重在凸現局部的規整和完美,藝術地表現三十多年來我國美術界的歷史變遷。

      今年是中國和羅馬尼亞兩國建交六十周年,王川根據訪問羅馬尼亞時獲得的素材,寫成了文化散文集《云雀之聲》,這是國內第一本介紹羅馬尼亞文化的文學書籍。王川把這部書作為慶祝建交活動的獻禮,在羅馬尼亞駐華大使館隆重舉行的慶?;顒又?,《云雀之聲》首發式作為活動之一,取得了很好的效果。同時在使館里舉辦了他的個人畫展。

      最近,王川可謂好事連連,喜事不斷。他主編的《美丑大典》入選《中國學術文獻網絡出版總庫》,長篇小說《白發狂夫》在入選“建國六十年長篇小說500部”之后,也于日前入選《閱讀中國——當代文學精品(數字)文庫》。一部著名畫家石魯的傳記《狂石魯》也剛剛出版。

      三分王川是音樂鑒賞家。

      王川從小就喜歡音樂,4歲就登臺演出,儼然一個童星。十多歲開始學手風琴、揚琴等樂器,到了工作時,還當了廠宣傳隊的隊長,還差點進了文工團。當他以設計為職業后,就終止了練習樂器,而改為欣賞音樂了。王川在作畫時,喜歡聽著音樂,他的靈感,會在音樂的氛圍中翩然而至。他寫小說,也忘不了音樂,他把創作的一個短篇小說系列,題目都用上了音樂的名字,《自新大陸》、《未完成的》、《藝術家的生涯》和《展覽會上的圖畫》等等,都是世界名曲或我國少數民族的樂曲。他多次到大學里講授音樂鑒賞的課,他寫過很多關于音樂和音樂欣賞的文章,有不少文章發表在《中國音樂報》上。王川喜歡交響曲,也不排斥中國最鄉土的民族音樂。王川每到一處,不管是國內還是國外,都要買當地的民歌名曲,都要聽當地著名歌手演唱的歌曲。在他的畫室里,有一排書架擺滿了磁帶和碟片。王川說:“這或許是個奢侈的愛好,但音樂的素養,對我的創作和繪畫都有很大影響,而這種影響卻是潛移默化的?!?/p>

      僅僅這樣三分王川,僅僅歷數了他的身世和成長經歷,或許顯得有些淺薄。古有入木三分的成語,喻見解、議論、人物刻畫的深刻。若以此來三分王川,倒是可以讓我們對王川更加了解。

      入木一分:一團火?

      王川生平不喝酒。從未在任何場合喝過一滴酒,就因為這一點堅決,經常有人在宴席上百般地奚落他,說他不喝酒就不夠瀟灑不配做作家不配做畫家,甚至不配做一個男子漢?!半S你說什么,我就是不喝!”慢慢地,也沒有人強邀他喝酒了。

      王川生平不抽煙。對煙的態度一向是深惡痛絕。他始終認為吸煙有百害而無一利,應列為堅決禁止取締之首,“在這件事上,我是林則徐!”他說。

      王川非煙非酒,卻不反對別人在和他一起吃飯時喝酒抽煙?!拔页晕业?,你們該喝該抽隨便!”在酒桌上,王川喝的飲料,也是那種最普通最大眾的沒有什么營養的碳酸飲料,但卻是回回都要冰凍的。哪怕是大冬天,他也要加上冰塊,仿佛他的身子就是一團火。

      入木二分:性情中人!

      不要以為,王川的非煙非酒,就會讓他和別人格格不入,就會和大家談不攏。王川其實就是一個性情中人!他性情耿直,敢說敢當,愛憎分明。性格相投的人,他可以跟你掏心窩;看不慣的人,他真會嗤之以鼻。

      他常常動用自己的關系,依靠自己的影響,把作家協會的工作搞得紅紅火火?!半p城記”、“青年作家論壇”、“鎮江文學獎”、“簽約作品資助”、“鎮江作家網”等等,有些工作已經走在全省前列。為了爭取到“簽約作品資助”的資金,他甚至用他的畫,換回了一筆數目不小的資助資金。

      在臺灣在香港在新加坡在馬來西亞在羅馬尼亞,都有王川的許多文友好友,這些原本素不相識的人,因為王川的畫、因為王川的真性情,他們相處得很融洽,有的還結下了生死之交。

      入木三分:柔軟的心。

      王川是獨子,父親在他22歲時就離開了人世,母親出生在詩書世家、名門望族,上世紀40年代四川大學歷史系的高材生,《漢語大字典》的編委。父親去世后,母親一直未改嫁,現已95歲高齡。這幾年,有些老年癡呆,特別是對王川有了心理依賴。每天要看到王川!若是晚上睡覺前沒有看到他,就睡不了覺。這下可苦了王川,不管到哪里,都不敢久留。有一回他瞞著母親到杭州參加一個活動,晚上他本不打算回來的,誰知他的母親等他等得血壓升高到150,嚇得他連夜買車票趕了回來。有時他說要到南京去,母親就會問:“喝茶嗎?”她知道王川不喝酒?!昂饶?!”母親知道他最快也要10點才回來。他要說不喝,母親就會估計他在8 點左右回來。在這兩個時間的預期里,她就在家里焦急地等了。有時,王川到北京開會、搞展覽,也是“一日游”,“朝辭母親彩云間,千里北京一日還”。再晚,趕回來,到母親房間報個到,等他等得心焦的母親這才肯睡。到了國外,事先得跟老人家說好,一天一個電話。晚上打過電話后,母親才放心睡下。

      前幾日,半聾半癡母親,忽然從床上跌了下來,跌得骨折了,按說要做手術才行。但95歲的高齡,哪里經得起折騰???家中就王川一個壯勞力,他每天十多次地把母親從床上抱上抱下。盡管苦點累點,但王川的心里,始終對母親充滿敬意。他明白生于軍閥混戰時期的母親,一生命運多舛,作為國民黨通緝的要犯的家屬(其弟弟郭琦1934年跑到延安去了,解放后任西北大學黨委書記、校長)的擔憂、文革中丈夫被批斗的惶惶不可終日、守寡40多年苦楚,王川是她唯一的親人,她對王川的心理依賴是再正常不過的。每想到這些,王川的心里就會一軟,一股暖流涌上來!

      如果還可以三分王川的話,我想他這一生中的精力應該可以分成三分:一分給了工作,那是養家糊口的;一分給了文學和藝術,這使他的人生具有了特別的價值;還有一分他給了家庭,那是愛與愛的回報,親情與親情的鏈接。

      看著王川的名字,我忽然茅塞頓開:一個川字,仿佛就是他人生的三條文學藝術之河,流淌到現在,必將流向更遠更遠的地方;一個王字的三橫,就是他一生精力的三等份,而那中間的一豎,串起了他不凡的人生!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陳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