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李美皆:一個現代士大夫的精神世界

    2013年05月24日 11時51分 

      學者王堯 

      王堯的長篇散文《一個人的八十年代》,從邊緣化的個人經驗入手,寫了鄉村、城市和大學中的“我”,讓人看到了一位知識分子的心靈史。我常常覺得,所謂“宏大敘事”,遮蔽的往往比彰顯的更多,因為它的姿態太高了,極容易造成“燈下黑”。而邊緣敘事的價值所在,正是使“燈下黑”成為“顯學”?!兑粋€人的八十年代》的宗旨,就是追記被八十年代宏大敘事擠壓掉的個人經驗。 

      王堯十五歲高中畢業,成為所謂回鄉知青,輾轉于各村擔任代課老師,然后,又由鄉村走向大學。這種鄉村經歷是典型的高加林式的,但是,與高加林對于鄉村的抵觸甚至仇恨不同,王堯對于鄉村的感情基本上是和諧的。這里有他年少時的激情,有他田間勞作的快樂,他寫插秧和收割,都是那么令人信服地快樂,可見他對鄉土的感情之真。 

      王堯曾言:“農業文明、鄉村政治、革命的日常生活和傳統的倫理道德等塑造了我的青少年時期?!薄爸刂倚⑷柿x禮智信,本質上還是個傳統的人?!薄拔倚愿裰械臏亓脊€讓是主要的。這影響到我的研究和寫作,思想表述有時過于溫和、迂回和寬容,與這一點有關?!贝四诵叛?。盡管有時仍然被認為不夠中庸,但本質上,他的確是一位比較傳統的知識分子。因為,他的文化的根系在鄉村,傳統的鄉村文化成為他非常重要的一個精神坐標。正如他自己所言:“我基本上是成年后走出村莊的,故鄉不是背影,而是我不時遭遇到的一個‘對象’,我今天對許多中國問題的困惑,與我對故鄉的認識有關?!比绻麤]有走出鄉村,我猜想,他也會成為一位鄉村精神領袖,一位為尊一方的開明紳士,一位耕讀傳家的白嘉軒(《白鹿原》)式的人物。在當今中國的知識分子中,這一點是比較少見的。 

      對于故鄉的事情,至今他還有一種貼己的關懷,比如,他請當地領導好好保護鎮上的一條古老的石板街;再比如,村里的小學被撤,他在意到失落的程度。實際上,對于鄉村,王堯的感情是復雜的,一方面,他的敘寫使他的鄉村更像鄉村,值得留戀;另一方面,他追尋的箭頭又執著地指向外面的世界,他的人生選擇足以構成對鄉村的否定。 

      《一個人的八十年代》中,與鄉村對舉的城市是蘇州。蘇州城里沒有王堯的根,但他依然對蘇州的日常生活進行了文化上的細密觀照與深邃思考?!爱斢晏鞆倪@些院子走過時,我的一個奇怪的念頭是,走到人家的房間里去,打開他家的箱子,我想聞聞箱子里的味道。千年以前,這座城市就是這樣的味道?!边@就是一個文人對一座城市的探尋,同時也象征了這個文人與這座城市的關系。 

      《一個人的八十年代》寫大學其實就是寫知識分子,王堯本身在大學中,近幾年又一直在做知識分子研究,對于大學以及知識分子問題有切膚感受和深入思考。王堯進入大學時就已經比較成熟了,他的閱歷與品德使他成為學生干部的首選,沿著班長、系學生會主席、校學生會主席、市學聯主席的路子一直往上走,他幾乎成為職業學生活動家,還光榮地出席了全國學聯代表大會。畢業時經省教育廳特批,王堯留校做學生思想政治工作。他是一名非常優秀的輔導員,被他“輔導”的學生是幸運的。王堯做學生工作,是懷著一種兼濟天下的使命感、一種純正的政治熱情去做的。他是一個理想主義的學生工作者,這讓我想起年輕時的格瓦拉。他說,“即便在今天,我自己的許多想法已經發生了大的變化,但我仍然謹慎地對待理想主義,而且總覺得自己的血液在澎湃。我有時甚至認為,我們這一代人中的一部分,也許是對曾經的真正意義上的革命懷有理解和敬意的最后一代知識分子?!边@是肺腑之言。王堯還說,“政治理想與入世情懷在很長一段時間影響了我對道路的選擇?!痹谒恼Z境中,我看到“政治”這兩個字居然散發著新鮮水果般的光澤,實在太罕見了。因為,在我們的現實生活中,“政治”其實常常是“政治生活”的代名詞,很難擺脫骯臟的面目,而他所謂的政治,是政治理想,是真正意義上的政治以及政治熱情。 

      占據王堯精神體系之核心的,就是一個“儒”字。他的重視農業和鄉土,都是儒的體現。他的淳厚也屬于儒家的修養。儒家的傳統情懷就是入世情懷,儒家的政治理想就是治國安邦平天下。由此可以理解他在學生工作中所傾注的熱情了,他是實實在在地當作一種事業去做。從屈原到李白到“五四”精英們,兼濟天下一直是知識分子的公共理想。王堯所擁有的,就是中國古代傳統的“士”的理想,應該說,他是一位接受過現代文化洗禮的士大夫式的文人。在中國的國情下,完全現代的知識分子是不足為訓的,他們可能有瑰麗的理想,卻什么都做不了,傳統與現代的結合也許更為合宜。學術的王堯一直沒有忘記一個知識分子的責任感和使命意識。他的字里行間,滲透著知識分子的憂患意識,與中國古代知識分子憂時感世的情懷一脈相承。他為鄉村“人文”結構和根基的流失潰敗而擔憂,為大學的行政化而擔憂,為文學價值的邊緣化而擔憂,為思想力和個人品格從文學作品中消失而擔憂,他還不無擔憂地指出了學院派重視文學史研究而忽略當下創作的局限。我在閱讀這本書的過程中,數次停下來,沉默或嘆息,文字中的滄桑和傷感,還有那些留白處的無聲的嘆息,如深谷大霧,聚攏且彌散,其憂思嗟嘆卻又哀而不傷的行文尺度令我心折。 

      王堯是一位具有古君子之風的現代知識分子,人情練達而又不失內心的莊嚴淳厚,批判但盡量以柔克剛不露鋒芒,偶爾的書生意氣仗義執言,是由于文化上的憤激和憂患。這么多年,他一直沒有偏離文化的方向和內心的追求,而且努力嘗試將思想與現實的陸地接壤,這是知識分子行動力的體現,是將坐而論道過渡為啟蒙和引領的切切實實的社會擔當。以“沉潛”的方式來保持自己的特立獨行,是知識分子長期不變的選擇。王堯是這樣說的,也是這樣做的。 

      我喜歡《一個人的八十年代》這樣思想與才情完美結合的文字,而且,王堯的才情是偏于溫情的,體現出男性的醇厚與寬仁,即便批判,也從不刻薄。以學者身份立世而又能寫出上乘散文隨筆的人并不多,他算是一個。帶給我更大驚訝的,則是他還在寫一部長篇小說,在挑戰一種有難度的寫作。 

      閱讀《一個人的八十年代》,就是閱讀王堯的精神世界,鄉村、知識分子、理想主義、感傷,是理解這本書也是理解王堯的關鍵詞。我對學術的王堯是欽佩,對散文隨筆的王堯則是喜歡。他的學術論文和散文隨筆,是可以相互闡釋的互文,而又以后者更見性情,正如他自己所言,“在學術以外的一些文字,和我的性格特別吻合?!睂W者寫作往往不是袒露而是遮蔽自己的靈魂,進入到一個學者靈魂的那種震顫、驚悚、熱烈、沉重或真摯的體驗是難得一遇的,對于學者寫作的閱讀因此成為一種沒有冒險的旅程。王堯不是這樣,他說,“我獲得了一種敘述的自由,這個自由如同我在村莊前的河流中舒展身體。我和許多已經稱為知識分子的人一樣,這些年來包裹得太緊了。我想裸露自己?!边@么多年的學術操練絲毫沒有磨滅他的感性和才情,這簡直是一樁接近圓滿的功德了。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陳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