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車前子同志二三事

    2013年05月24日 11時53分 

      中為詩人車前子  

      語言學 

      這是一個筆名,因此“車”并不是那個名正言順的姓氏。就像不能稱西川為“老西”、也不能把狗子簡化為“小狗”一樣,“老車”這個稱呼是不合乎規范的。 

      但事實上我們始終稱他為“老車”。這證明了現代漢語的模糊和變異,證明紕漏之中總是蘊涵著活力:“哎老車啊,我顏峻。我明天去上海,你要買的那種豆子什么地方有賣???”這是一次置換,借助并推廣了姓名在語言中的特殊地位,為名詞背后的物體賦予人性,并進一步,消解了筆名原來作用在作者身上的暴力效果,它變成了雙重陌生、雙重修辭、雙重陰謀。想想吧,一個不經意的語言游戲——這是愛,是生活教育了我,是黑夜里的表情,是兩雙緊緊握在一起的剛剛握過酒杯的手,是友情戰勝了語言學,是和十三億左右人民同唱一首歌。 

      呵呵,是這樣的,我本來沒有不說人話的毛病,但最近,我剛受邀做《江湖姓氏考》一文,作為海拉爾師范大學出版社將出的《先鋒的倒影——和著名作家分享當代文壇掌故》一書的一章,掉書袋和湊字數,都是必不可少的。另外,出于私心,首先需要選入的案例,當然是車前子、朱文、黑大春、翟永明、高曉濤、廖偉棠這些夸過我的人——在去年第213期《書評周刊》上,我還主持過一個關于70后文學批評的專題,大標題就是:讓我們相互吹捧! 

      美黑,96磅,立體,帶陰影,60灰。什么時候,我們不再互相吹捧,而是狂笑著,看自己的名字做了大標題,然后腦溢血而死? 

      和王凡一見如故記 

      話說回來,車前子原名叫顧盼。顧盼生姿。在他送給我的國畫上,有26個閑章,分別是“顧”和“盼”,其中“顧”印了12次,“盼”14次;我向朱文提起老車的時候,他想了半天才反應過來:“就是顧盼呀?” 

      由此可見,一,車前子并非一直都叫車前子,二,車前子會畫國畫。關于第二點,我現在就做一點解釋:老車,蘇州人氏,接近不惑,幾年前,為了愛,夢一生,來到北京,遇見我——當然主要是遇見別人——我結婚啦!送我禮物,就是那軸畫,說是丹青,其實也不是,在琉璃廠裱畫的時候人家就先說,恩,這是個名家吧,后說,不對,怎么有點怪,事實上,老車綜合了東西方美術史上好幾十種表現手法,還藏了我和我老婆的名字在里邊,呵呵,我一高興就喝醉了。 

      這件事可以溯源到很久以前,江南的文人才子都是會畫畫的,比如唐伯虎,著名的電影表演藝術家周星馳曾經刻畫過他在美術、音樂——是的,音樂,我馬上就會說到音樂——心理學、文學、武術等方面的成就。老車早在16年前,就在《朦朧詩選》里提到過三原色和既深藍又淺藍的小屋;后來又有一個較長的時間段,老車經常在《散文》一類的雜志上談米芾——在不談米芾啦,現在他在封二談油畫;到了1991年,作為南京大學形式主義小組的主要成員,他——我發現——在談論布朗庫西和塔皮埃斯;呵呵,到了2000年,終于暴露了,他,老車,戴著一頂米老鼠帽子,捏住自己稀疏的胡須,寫了一本西洋美術隨筆,叫做《西蘭花選》,當然,大家見到的是潔本,叫做《西來花選》。 

      關于《西來花選》,我有話要說。就對美術作品的感覺、理解和對藝術本體的認識而言,目前國內還沒有專業批評家超過老車這本隨筆。干一行,愛一行,這是車前子先生的杰出之處。他寫詩,他畫畫(也在家做一點古怪的裝置品),他寫小說,他在桃花塢職工學校的職務,他作為飯店經理的成就,他學會了使用電腦,他朗誦,他慢慢喝酒,他拔掉電話線……歸根結底,他的生活就是過家家。他渾身都是游戲。 

      他的名言“一定要好玩”一直懸掛在我書房的墻上,每到夜深人靜,想要玩電腦游戲或者出門喝酒的時候,看見它,我都兩眼放光,不由得想起一個伏案疾書的江南才子——對待那些好玩的事情,他多么勤奮,多么嚴肅。 

      第二次和王凡一見如故記 

      對不起,我忘了說王凡。這是一個音樂家。 

      下著大雪,喝著小酒,老車和王凡相見恨晚。他們開始測字、相面、冥想、預言,每有所得,輒相視一笑,舉杯痛飲,滿座青年無不動容,曰:“簡直是神了?!?nbsp;

      后來老車慢吞吞地喝著喝著,就醉了。 

      再后來,為了實現構想中的聲音的詩歌,他們開始合作,王凡用實驗音樂的方式重新處理老車的朗誦錄音。 

      和唐伯虎不同,車前子對事物充滿了狂想和興趣。 

      熱愛豆子,熱愛生活 

      契科夫說過,如果一出戲開始的時候客廳墻上掛了一支獵槍,那么,在結尾的時候它就一定要打響。 

      我正是這樣做的。我說到了豆子——熱愛豆子,熱愛生活,這正是車前子同志道德完美的體現。當然,我對道德的理解,首先是它是否有助于生命活力和溝通,性道德是不存在的,契約式道德是不存在的,超越道德的道德是不存在的,辨證的道德是不存在的。 

      熱愛豆子、咸菜、黃酒以及其他土特產品,擅長點涼菜,注意細節,守時,在我們的時代,在前衛文藝領域,在首都北京,是尤其符合基本道德的。從文學的角度看,豆子,奶油豆、五香豆、茴香豆、鐵蠶豆,等等,集中了一種細膩、趣味的文化,它是平民化的,但講究——也就是技術性——頗多,車前子通過它把握世界的局部,甚至深入、翻來覆去、窮盡、變形,他的小說是幻想,他的詩歌是陷阱,他的胡說八道是游戲。從后現代哲學的角度看,豆子的具體和渺小——以其數量,消解中心——足以抗衡文明的體制化整合,俗話說得好,天下沒有兩顆一樣的豆子,通過對豆子的熱愛,車前子的身體也保持了具體,他是所謂的自由作家,或者自由撰稿人,但我們為什么不說,他是一個像五香豆一樣擁有豐富的內涵和無限的個性的人呢? 

      通過實踐,車前子超越了對豆子的迷戀,他現在只是吃豆子而已。他寫作,擁有他的宇宙。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陳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