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太湖》總編陸永基

    2013年05月24日 11時53分 

      游無錫,住足南禪寺旁的一個賓館里。居高樓,憑窗望去,中山路上車如流水,南禪寺里人似潮涌。華燈初上,紅黃色彩相融,暖色調彌漫著城市的溫馨。江南都市于我們透著一種新奇,仿佛有無盡的謎隱在其中?!?/p>

      入夜,夢中掀開一道門,內里供奉的是吳文化的各位始祖,雖只草草一瞥,也覺得殿堂里華麗富貴,只是不知高個兒的無錫文聯副主席、作協主席,領軍的頭兒陸永基先生緣何變成了開啟祠堂門的善財童子。童子執拂塵無言,門變作了帷幕,漸漸地閉了,夢慢慢地醒了。醒后更不明白的是何以竟就做了這一個夢! 

      無錫作協主席陸永基,1.80米左右的高個頭,戴副眼鏡,并不濃密的頭發向后披蓋著,體質似較弱遂呈著文質彬彬狀,即使在大街上萬千人流中,也可認定是位文化人。 

      陸永基極厚道好客,已是下午,又因胃疼在家正吃藥,聽到我的電話,雖素陌平生,也立即趕到單位會面。至無錫市文聯大樓,早有工友恭候,熱情地領我們先期到他在八樓作協的辦公室坐了。辦公室還比較寬敞,半間小套間放置了一臺電腦,兩只單人皮沙發,外間大的是工作室兼會客室。茶幾兩邊是涼椅,冬天未鋪椅墊,也便名符其實地涼。其時,他方從大西北回來不久,話題自然就先談到了南北文化的差異,為人做事的差距。北地風光的蒼勁之外,予他印像最為深刻的是我們北方人宴請朋友時的奢華和飲酒的夸張。他真不明白為什么要喝得一醉方休,倒似為掩飾著酒席說話的可以不負責任。而在江南,甚至人們以為最精明的上海人,其實精明在于事前的算計,一旦認準了,又頗為誠信。他的另一個深刻感受是北方人的懶散。趕一群羊,山原上緩緩走著,太消閑了。而在南方,人們生活節奏快,步履匆匆,精神壓力大。南方人的財富就是因了這種快節奏而積累起來的。于此,我和同伴都深表贊同,以為他一言中的,看得深刻。無錫市作協現有會員300多人,辦著一份發行全國的大刊物,總期數已達279以上。陸永基任主編副主席已近二十年,雜志融鑄著他的心血,貫徹著他兼收并蓄,傳統和先鋒共存的辦刊理念,更消耗掉了他的歲月和體力,但他樂此不疲,以為就是他最好的社會崗位。他文革中曾插隊蘇北,苦難賦予了這一代人執著勤奮的精神營養,吃苦耐勞,萬死不辭,精神層面是傳統的,向上的,這是我們與之交談中深切感受到的他潛意識深處的珍貴東西。我笑說我們有兩個共同之處,都喜好文學,都患胃病。又有兩個不同之處,他的官兒大,我的胃病重。聽我傳經送寶般談到胃病的發現和治療經過,他以為確不應輕視。聽到我說病胃切除后氣得要讓狗吃了去,他笑道太幽默了。我們在電腦上翻查了我的博客,他以為很好,文章不錯而以六旬的年紀開博客更好。由此,我們又談到北方人文章中的厚重和蒼涼悲壯,江南作家文章中浸透著水光山色的那份靈動秀氣,不免感嘆一方水土養一方人,育一種地域文化,完成和實證著客觀環境對主觀意識培養的作用。因為任著主編,所以每期《太湖》都有他寫的卷前語。我翻看了幾期,以為點評得很到位,而且文風極好,明快、犀利,既不故作高深,亦不流于浮泛,隨建議他最好出個《太湖》優秀小說點評本,收歷來寫的卷前語配相關的優秀小說成為一冊,也是很有價值的,他謙遜地說待后考慮。 

      有朋自遠方來,不亦樂乎?有共同的話題便不覺時間之流逝。雖初次相見,但均情同故交,晚六時許,他送我們過南禪寺咸亨酒店時執意要請我們進去小餐,說是風味正,紹興黃酒又地道的好,不可不坐坐。恭敬不如從命。想想進咸亨酒店還別有一種紀念意義,自當人有敬意須當領之了。果不其然,數日來苦苦尋覓江南小吃飲食文化的我們,在這里才得稍嘗心愿。一盤紹興油炸臭豆腐和魚炸豆腐卷,一碟茴香豆,讓我們也做了一回孔乙己。紹興黃酒呈濃重的黑紅色,如紅色蔗糖水般。酒度約10余度,勁道醇厚綿長,需含在口中慢吮細品。奇妙的是溫酒的青花磁器,兩只容器大小相疊,中盛開水以保酒的溫熱,新奇而雅致。席間最深刻的一道菜是醉蝦。那竟然是將小蝦活生生地腌在汁水中,眼睜睜地看著它們在玻璃罩里折騰,慢慢死去,然后食客挾了,將還一息尚存,蝦尾搖動的活物拋在口中生吞活剝,在殘酷中品活蝦之鮮。老陸指點道:蝦本來就是繁殖了為人享用的,比起北方人殺豬宰牛,白刀子進紅刀子出的血腥和殘酷那就文明多了,這也是南北方飲食文化的不同吧!他特別提到不忍見為人一生奉獻的耕牛之被宰殺,以為于情感上道德上實在不能接受,嘆息中隱隱著感傷,厚德載物之心顯然。無錫三白(白魚、白蝦、白米)是無錫人引以為榮,以為最能代表無錫飲食文化的菜肴,他也特地為我們點了。席間,我感著飯菜江南風味的濃厚,特地錄了菜譜,以為再來時便于照此辦理,折疊起來,也更是對陸主席深情厚意的收藏。 

      日有所思,夜有所夢,我們和永基先生一見如故,未離無錫城,竟就有了懷念和夢憶,想來當是其中原故吧? 

      同去坐而論道者,鄉人武德平,近年忙于在各地辦報組稿,亦一文化人也。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陳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