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任芙康:沙龍里的新客

    2013年05月24日 11時55分 

      李美皆近照 

      

      李美皆來電話,說《南方文壇》將為她編發一組文章,其中要一篇關于她的印象記,讓我幫忙寫一寫。跟她打交道,尚不足一年,如此短見薄識,“印象”肯定寫不像。但李美皆搞勸降,就跟她寫文章一樣,凡有路口處皆布兵把守??偠灾?,讓你推不脫。 

      去年10月的一天,為炮制第6期刊物,我正埋頭翻稿,突然發現李美皆兩篇文章。這位李作者,數年前曾有稿寄來,發表后無人喝采,李某也似乎驚鴻一瞥,銷聲匿跡了。便連此人的來龍去脈,最起碼的是男是女,均不得知曉。李美皆今番卷土重來,我不免心生好奇。 

      一篇評論小說家蘇童。讀過之后,很是驚嘆,文章苦口婆心,寫到這步田地,被評論的對象不受震動都難。另一篇評論文化人余秋雨。未及讀完,便決計將它刊出。記得多年前,余秋雨參加我刊舉辦的活動,還曾一同進過北京電臺“空中百花園”直播間。當時余雖未大紅大紫,但言談舉止新異,已能看出發達的端倪。斯后余果然如黑馬上路,撒歡兒奮蹄;圍繞他的口水混戰,因相互挑逗,亦呈甚囂塵上之勢。鼓動文人間說長道短,本是批評刊物的本分。于是這些年,《文學自由談》的版面上,敲打過余,也捍衛過余。而我張羅的另一本雜志,對余則只有美譽的文章。讀罷李美皆《余秋雨事件分析》,我不禁感慨,難得明白人,難得明白文。見多見厭了臉紅脖子粗,碰到內心不緊張、面部不錯位,話說得從容練達的作者,你會感覺出彈壓不住的快樂。 

      “在批余的過程當中,不少人也暴露了自己的丑陋”。旁觀者清,李美皆眼神不錯。這句話如果展開,肯定能寫出另一篇有趣味的文章。這也可以反證,李美皆臧否人物,點評事件,無團無伙,屬于單槍匹馬。李美皆這種舞文弄墨的狀態,同事們個個欣賞,便兩稿一并用出。編輯在聯絡封面照片時,方獲悉李美皆女性本色。這自然更加叫人意外。于是,李文發排前,責編寫下數句感言:“我們本打算不再刊發牽涉余氏的文稿,因各方彼此的論點、論據,均已翻不出新的花樣。但純因這篇‘分析’風采獨異而不忍割舍。一位女性寫手,又是關乎如此剛性的論辯話題,竟然將文字調配到這般舉重若輕的狀態。竊以為,一些呆頭呆腦、言語枯澀的須眉文評家學有范文了?!?nbsp;

      就是這幾句多嘴,招致聲色俱厲的斥責。有人來信說,你們跳出來公開表態,作踐的是“不體現編者好惡”的標榜。說你們掛羊頭賣狗肉,你們一直不服,現在如何,該認罪了吧? 

      同事們珍惜刊物,始終謹言慎行,惟恐旁生枝節。這回興之所至,謅出幾句感想,無非企望倡導一種批評技法,確無自食承諾的主觀故意。見有人激動難抑,便想在下期刊物中作點解釋。又考慮這些人心眼兒怪,喜歡將解釋與狡辯掛勾,遂不提也罷。 

      李美皆這篇文章,讀者反應之龐雜,為本刊近年來所僅見。贊語盈耳,駁辭滿目,如此毀譽齊來,恰是我們的期待。但念及李美皆雖然文章很有膽量,但不知心理是否堅強,便只將看客的叫好擇一些告她,而對撻伐之聲,則滴水不漏。 

      后來有位先生,擅自行事,將李美皆這篇“分析”收錄一本書中。她電話里有些不悅,想寫一則“聲明”,內容包括獨立寫作及著作權云云。我不以為然,勸她不必將這類不快看得太重。世間諸事,包括你李美皆的文章在內,最終最終,都只是過眼云煙。積我數十年閱人體會,凡自珍自愛者,如一意孤行,必導致自戀;自戀發展,必墜入自虐。人生在世,學會莞爾,善于釋然,于人于己,利莫大焉。電話那頭,李美皆最后說,我再想想吧。幾天之后,收到她一紙《我的說明》:“最近在網上看到一本《庭外‘審判’余秋雨》的書(北岳文藝出版社出版,古遠清編著)。書中收錄我發表于《文學自由談》的《余秋雨事件分析》一文,未經本人同意。此書編著者、出版者所為之不當,不言自明。我寫評論,只是自身讀書、思考結果的表達,不愿意無端地被人強行納入某些相互攻訐的團隊?!?載《文學自由談》2005年第3期) 

      聲明變說明,一字之易,境界明顯攀升。事情說清了,心情未破壞,豈不皆大歡喜。希望李美皆保持好情緒,我當然有私心。怕她受到雞零狗碎的干擾,影響了給我們寫稿。 

      刊物好比沙龍,來客眾多,如過江之鯽。但有意思的客人總嫌太少(并且是再多不嫌多)?!段膶W自由談》常懷單相思,不論他是剝皮抽筋,不論他是隔靴揉癢;不論他是抱團兒策應,不論他是互不買帳;不論他是圖窮匕首見,不論他是溫良恭儉讓;不論他是正經在說話,不論他是故意來打岔……只要發現誰出語奇絕,就恨不得那人成為常來常往的回頭客。 

      李美皆善解人意,此后總是自覺寄來新稿。她的關注點頗多,因此話題廣泛,有時離文學近點,有時離文學遠些。但鋒芒在,語人之未語;氣韻在,言人之難言。與探頭探腦做文章的人不同,她完全是傻頭傻腦做文章。在批評界云遮霧罩的庸俗中,脫穎而出的李美皆,以其純粹的為人為文,使批評變得高尚起來。沙龍新客的亮相,也襯托出有的人于批評圈混跡多年,只是一個不大不小的誤會。 

      慢慢又知道,李美皆在南京一所軍隊學院教書,恰恰是傳道授業解惑之需,鞭策她大量讀書,想問題,寫文章。單位偏居遠郊,隔膜城市中心的喧囂與奢華。清冷的環境,不見得適合所有的人,要么更為沉靜,要么加倍浮躁。顯然李美皆屬于前者,久而久之,她已不屑于謬托知己與呼朋引類。此外,李美皆“傲視群雌”的,是她擁有一位充滿責任感的先生。因此她衣服不用洗,飯也不要做,兒子不用管,多數課余時間盡可篤實地坐下來,一門心思地敲電腦。 

      收到李美皆的文章,常會打個電話道謝,有時也會提出建議,局部修改或換個題目之類,她都好商量。此人也有一定之規,不見得句句言聽計從,但絕不強辭奪理,更無崢嶸狷狂,反正與你慢慢講。有人問我,當然問得很誠懇,李美皆文章好,是不是來一篇用一篇?事實是,她不適合《文學自由談》的稿子,寄過來,再退回去的,已不止三五回。 

      從去年第6期起,李美皆期期有文章。這幾篇東西,當然并非篇篇俱佳;就是好的篇章,也并非通篇都好。但數篇連著讀下來,就彰顯出了李美皆那種高蹈鮮活的技能,我行我素的自信,遠離人云亦云的原則,對文壇是非無知者無畏的勇敢。 

      合作已近一年,相互都覺欣然。期望李美皆繼續到沙龍作客。并期望她每來之前,就像平日備課一樣,須十分用力。十分力中,花八分力氣完成文章的內容,再花兩分力氣控制文章的長度。說這些,要的是李美皆始終不懈怠,文章既然做開了,就要做出一以貫之的水準,以不辜負讀者的惦記。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陳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