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江山——黑馬獲獎作品精選集》(詩集)

    (2020-06-16 15:34) 5896014




      書名:詩集《江山——黑馬獲獎作品精選集》

      作者:黑馬 

       出版社:團結出版社 

       版次:201912月第1 

       ISBN:978-7-5126-7687-9

      字數:258千字 

       頁碼:226

      開本:16 

       定價:45.00元(單冊) 391.00元(全九冊)

      內容簡介:

      《江山——黑馬獲獎作品精選集》,詩集,黑馬著,團結出版社出版發行。該詩集遴選了詩人黑馬18年來文學創作精華,聚集并精選了黑馬不同時期具有代表性的文學獎項,既是一部個人文學成長史,又是一部精神導圖的心靈史。全書分為五卷:卷一為烏金寶石,卷二為青荷明月,卷三為星辰大海,卷四為江山煙雨,卷五為金聲玉振。詩人以祖國的大好河山、四季風物為抒寫對象,借景抒情,情景交融;托物言志,志趣高遠。飽含了赤子一腔拳拳深情,展現了較為全面嫻熟的詩歌技藝,以及詩人陡峭的藝術趨向和文化自信,最終完成了“紙上的江山”與“精神的江山”合二為一,呈現出一幅“江山如此多嬌”的獨特文學景觀。

      名家推薦:

      這位人在蘇北的黑馬先生,以他那鮮明醒目、不容置疑的覆蓋著“蘇北”印記的書名和詩行,對我產生了不可抗拒的誘惑。請看我在瀏覽他的詩歌文本時隨手摘抄下的這些令我心有所動、情有所牽的句子:

      “我相信,吹拂蘇北大地的風是有靈魂的/山峰與小溪相依為命/在歲月的更深處洗亮耳朵”(《溫暖的村莊》)

      “蘇北,此乃一首天然之詩/我的詩篇明亮,澡雪,音韻的袍子悠長/星辰,是那么迷人而遙遠/月光像一個孤獨的倒裝句懸在蘇北的夜空”(《月光》)

      “我的蘇北/正是我心中的江南/泗水亭,頂著大風歌唱/兩千多年了/歌風臺上的月光仿佛被神擦過似的……/在蘇北的鄉音里/只有炊煙/還在漢高祖的大風里搓繩”(《月光追隨我》)

      “不能不提到那所湖上的小學校/那些嗷嗷待哺迷茫的眼神/那個迎著黃昏/教十七個高矮不一的孩子識字的女教師/那散學時近乎單調的腳步聲”(《蘇北的黃昏》)

      “我的蘇北啊,有歌有雨的蘇北/大風的秩序,浩蕩無邊/心中裝著遼闊的蘇北/微山湖的那一方湛藍的水域/苦難的圣歌,如一方祭壇”(《我的蘇北》)

      誠然,詩人黑馬所謳歌的“蘇北”,是比我位于蘇中平原的里下河故鄉更加“蘇北”也更加蒼涼、古樸又迢遙的那片天地。雖然我并不特別熟悉,卻同樣令我神往,因為他的詩心起跳在漢高祖的歌風臺下,飛舞在“古黃河的夢境”里,不僅充沛著蘇北子弟的豪氣,也激蕩著每一個華夏兒女的情懷。還因為在他的筆下,我們不僅結識了他生長的那座名叫“大屯”的蘇北小鎮,結識了他名叫小薇的發妻和他年幼的兒子,還看到了他“總披著一件黎明的大衣/穿行稻田里/如同黑夜中的隱者”的父親,和他那位已經將名字和一生刻上了墓碑、“對土地的愛是完整的,有風一樣的翅膀/有比天空更宏偉的心愿”的祖父……這一切都影影綽綽地代表著耕耘勞作、歌哭生息在廣袤、悠久、苦難又光榮的神州厚土的億萬生民,讓我們在認識他們的同時,也看到了我們的親人和我們自己。

      當然這部詩集的更多篇幅,還是留給了歌者本人的心志、心境與肖像:

      “我住在故鄉的心弦上/讓一條河流教朦朧的詩篇學會轉彎/讓河床的卵石做揉碎的詞語/把鄉村音樂種滿天空/大地走動,我歌吟漂泊,隨身帶著故鄉”(《故鄉的弦》)

      “我的一生要多向花朵和蜜蜂學習/一生的儀式都在/做一盞燈/在廣闊的冰天雪地里展開/……把心靈的詩歌提純結晶/用赤誠的丹心凝聚光芒/我的這一生都在為點亮這盞燈”(《做一盞燈》)

      “我要努力點亮這盞燈/讓它照亮那些簡陋的村舍和蘇北大地/照亮那些本應該照亮的事物/一盞燈,把碎銀凝成時光償還今生/一盞燈讓我的內心干凈”(《我要讓一盞燈燃到天亮》)

      “守燈的人”、“閃亮的心燈”、“失眠的燈”、“把愛種在一盞燈里”……這類詩句、意象乃至標題,同“蘇北”二字一樣,幾乎貫穿了這部詩集的始終,成為本書的中心主題或謂作者創作思維與情感噴發的支撐點。

      作為讀者,我最喜愛和欣賞的卻是一首題為《秋蟲》的小詩,詩中刻畫在“遼闊的曠野里鳴啾/把自己的命運跟大地緊緊捆在了一起/唱得豪情滿懷/一點也不覺得孤單,幸福得像個孩子”的秋蟲唧唧的形象,深深地吸引了我、感動著我。作者如此形容那“執著”又“纏綿”的泥土和草叢中的“秋之吟者”——

      “愛的沒有章法,愛的一敗涂地/秋蟲抓住短暫的時光/不問前生今世/秋蟲執著的愛,高蹈的愛,慘烈的愛/像一段絕望而堅定的時光/隱逸的人,頭戴斗笠,傾聽蟬鳴的輕笛”

      多么熟悉又陌生、何等廉價又稀缺的“笛聲”??!我想這是“秋蟲”的宿命,也是歌唱在天地間的所有“原鄉人”的宿命。讀者的耳膜與心跳,一定會像經霜的秋葉與融雪的春水一樣,從這些執著又樸素的詩行里聆聽到它,將它視作紛紛墜落在靈魂深處的滿天繁星,仍在集聚火種并且燃燒不熄。我相信,正是這深入人心與大地的“火種”,終將化作那高舉著我們希望的火炬,穿越時空磅礴而來,點燃和托起東方地平線上的旭日與霞光。

    ——馮亦同(著名詩人,現居南京)

      我見過黑馬,他爽直的詩人性格給我的印象頗深。在《蘇北記》中,與他性格迥異的是,他詩歌的質地大都是細膩而內斂的。近幾年來,詩人以蘇北為背景,創作了大量的詩歌,蘇北的一草一木,每一寸天空和大地,每一個親人和背影,都被詩人深情地歌唱過,而且還將被詩人繼續歌唱下去。

      黑馬主張獨立、安靜、簡單、自適的寫作,在《蘇北記》中,他也用自己的作品踐行了自己的詩歌主張。“在蘇北,我想到了星辰、鐵軌和月光/漢畫像石中的魚、禽鳥和奔馬/大地空曠的夢境/以及把故鄉摟在懷里的綠風/火車在轉彎,像兩匹奪目的火焰//大地突然失去了隱喻/這銀飾的月光,這燈燭的思念/讓蝴蝶開遍每一個春天/還有這含淚的冷梅/在高高的枝頭,開著凋零的花//我多想喊醒每一片卑微的葉子/我多想喊醒一個溫暖的詞/這原本就有一些寂寥的蘇北啊/這被傷害過的原野,僅剩下空洞的思念/大風的故鄉,一片蒼茫”(《空曠的蘇北》),沒有華麗的辭藻,沒有炫目的技巧,語言簡單明凈,樸實無華,卻為我們勾勒出一幅蘇北的畫卷,空曠、蒼茫、遼遠,蘇北特有的地域氣息撲面而來。作為一本鄉土詩歌的合集,《蘇北記》中的作品并非充斥著陳詞濫調的浮泛意義上的鄉土詩。詩人黑馬的這些詩歌有對故鄉和親人的贊頌和眷戀,也充滿了濃濃的悲憫之情。

      再來看他的《青草》一詩:“流水緩慢/青草的歌聲打動了月光//青草披著透明的鋒芒/你有清澈的鳥鳴,我有透明的羽毛//一根草葉上的水滴/如閃亮的絕句,被風輕輕吟唱//青草在水和天之間/青草韌如豎琴//青草飄蕩在風中/有美女的腰肢,有炊煙的宿命”(《青草》),他筆下的《青草》是美的,但又有著炊煙的宿命,而炊煙的宿命是什么呢?無疑就是隨風而逝。這是作者簡單地在寫青草嗎?不是,他是在寫那方土地上生活著的親人們,那些渺小如青草、悄然逝去的親人們。平靜的文字背后,是詩人濃得化不開的悲憫。這樣的篇章在《蘇北記》里并不鮮見。詩人就像一個“反復歌唱著蘇北的鳥兒”,用清脆的歌喉,或是嘶啞的嗓音。

      在蘇北的土地上,現在依然生長著質樸的民風和陡峭的詩境,但毫無疑問,那是在構建一個詩人精神的烏托邦,而詩人的那些詩篇,也終如星辰一般,閃耀著愛與悲憫的高貴而干凈的光芒,恒久而璀璨。

    ——陳勁松(詩人,現居格爾木)

      印象中,他那一張胖乎乎的圓臉,偏黑,有海風吹拂過的羞澀,又隱隱刻滿了可作小說素材的經歷;他上身穿一件白色體恤,一如他詩的質地,柔軟而明朗。仿佛被陽光翻曬過,沒被曬干的地方,就用火烤。讀他的詩,你能讀出陽光和火的味道,不烈,毛茸茸的,微暖,像一滴清澈的水,落在干渴已久的唇上。

      黑馬話不多,他把內心想說的話,全都變成了他的詩行。我惟一記得他說過的話是:我喜歡用我的詩去參加各種評獎,倘運氣好,能賺得幾個小錢,不圖名利,主要是老婆高興。我欣賞他這種對待生活的態度。他不像有的詩人,只愛詩。他不同,除愛詩外,更愛老婆。你可以說他不神圣,特世俗。但如果一個連老婆都不愛的詩人,他所寫的詩一定是值得懷疑的。黑馬比起那些一張嘴就大談主義,玩學術名詞,借幾個外國人的名字來唬人的詩人要真實得多。他和他的詩都充滿了人間煙火氣,有血有肉,有笑有淚,有愛有恨。他首先把自己當成一個“人”,其次才是“詩人”。

      他的《心上人》是一曲獻給“心上人”的贊歌。“心上人坐在我的身體里/一個詞接著一個詞/帶著我進入美妙的仙境/你坐在我心里常坐的那個位置上/細數秋天的心跳//風吹的每一個方向都是愛你的方向/每一次抵達都在我的心坎/你從此住在我的心上/你闖進我的心里來,如入無人之境/畫地為牢,教我心甘情愿……”當然,黑馬的“心上人”,不止是指他的愛人,更是指生他養他的那片土地。這本集子里一半以上的詩,都是寫他的故鄉的。故土上的人和風物,都是他情感的依附。“蘇北”是一個地理稱謂,也是他的“詩學象征”。就像莫言有高密,??思{有約克納帕塔法縣,雷平陽有云南。任何一個寫作者,都需要找到一個能夠妥善安放自己靈魂的地方。唯有如此,他的寫作才是有“根”和“方向”的。即使這個“地方”,他再也回不去,他也在用詩的名義,進行精神的“返鄉”。在“返鄉”途中,痛是必然的,惆悵是必然的;但光有痛和惆悵卻不夠,還得有審視和追問,這是一個詩人的責任和良知。

      “我相信,每一個真誠的寫作者,都不會離開他腳下的土地,離不開身處的時代和人民,這才是屬于作品生命力的東西,否則就是自取滅亡。”這是黑馬在其詩集后記里說的話,這句話充分暴露了他寫詩的“精神譜系”。他的頭腦是清醒的,他并不“癲狂”。他在關于“蘇北”的審視里找到了“中國經驗”。他騎著自己的馬,在城鄉之間往返,在歷史和現實之間徘徊。“用一只螞蟻的愛,用小小的動詞/來完成祖國的大美/那高舉著蜂蜜和夢想的青山/與晨光一起誦經/或者禪坐//一個回家的詩人在路上遇見了祖國/讓鐘聲含著一個人的名字/把嘆息和寂寞/交給一年一度的落葉//我們用山谷容納一生的寬度/讓神建造悲傷的塔/讓露珠踩著人類的莊稼覲見太陽/閃電和莊稼合二為一/在比喻中死去的,同時將在萬物中永生”(《永恒》)。馬馱著他的傷痛,他馱著時代的傷痛,迎著西風,既在尋找可供人類生存的理想“棲居地”,也在尋找人作為人的尊嚴感。

       “馬”作為一種“驍勇善戰”的動物,它的高大形象曾令不少的人羨慕。但在《蘇北記》里,我分明看到了一匹馬痛楚的歌吟。這匹“黑馬”仿佛帶著前世傷痕累累的軀體,孤獨地在詩行間彳亍而行。它拒絕了成為新的閃電,而是以沉靜的速度,自適的節奏,一步步地朝著光明之地,緩緩地完成心靈的抵達。而那個騎在馬背上的蘇北漢子,正在將他手中的筆,變成詩中的“馬鞭”。鞭子高高地舉起,鞭打生活,也鞭策自己。

      他在借詩藐視這個時代,又在借詩向這個時代致敬。

    ——吳佳駿(詩人,散文家,現居重慶)

      閱讀《蘇北記》,閱讀黑馬,我看到蘇北大地上最美的一株稻子!迎風而舞!用愛和青春歌唱一片古老的山水,蘇北有福了!

      詩歌應該寫什么? 

      “我相信,每一個真誠的寫作者,都不會離開他腳下的土地,離不開身處的時代和人民,我們相信這才是屬于作品生命力的東西。”當我讀到黑馬兄弟這句,我知道這是蘇北之幸!是一株稻子之幸!是一位詩人之幸!也就是說,這里黑馬兄弟回答了我們該寫什么的問題。

      唯有腳下的土地才是能夠接地氣,才讓詩歌有了生命力。是蘇北手心擎舉起的一株唯美的稻子,讓黑馬的詩歌橫空出世。因此,黑馬的詩歌才能在全國各大知名刊物上搖曳、蓊郁,形成一道獨特的風景。讓我們對蘇北的質樸、大氣、悠遠、輕盈有了神往。那流轉的“心燈、薄霜、木門、稻草人、牧羊女、燭火、蘆花、五月的蟬、燈籠——”,那一閃而過的“鐵匠、守燈的人、彈琴的人——”,蘇北的就是黑馬的,黑馬的就是蘇北的,彼此血脈相連。

      必須感謝蘇北,誕生了一粒優良的詩歌種子。從這個角度說,黑馬兄弟的詩歌是真正的有根的,能夠汲取大地的營養,不斷茁壯。

      詩歌該怎么寫?

      不能不說,閱讀《蘇北記》,閱讀黑馬是一種享受!我喜歡黑馬兄弟詩歌的大氣和唯美!那種空靈、飄逸、如夢似幻。詩歌里的蘇北,夢幻般的蘇北,閱讀之余牽引著我真想去看看。“我喜歡把豐富的想象力和有質地的語言貫穿作品始終,把生與死、懷念和向往、過去和未來緊密結合,營造出似夢非夢、亦真亦幻的感覺,那種極其抒情的浪漫主義情調的確令我入迷。”黑馬兄弟如是說。這句,黑馬兄弟告訴我們,詩歌該怎么寫?!

      詩歌去修辭也好,大白話也好,到語言為止也好,但是詩歌的“意境”不能丟。如果詩歌失去了構建意境之功能,詩歌的世界也就坍塌了。這是中國詩歌的血統。黑馬兄弟的詩歌意境之美令我嘆服。體現了其想象力天馬行空的瀟灑,語言上能真正打開,極富屈子的浪漫主義色彩。

      從這個角度說,黑馬兄弟已經形成了自己獨特的語言風格。當然,在處理敘事上,近期也看到了黑馬兄弟的一些新的嘗試。但是其語言的大美、思維的開闊、意境的透徹、唯美,是他抹不去的的底色和氣韻。這點,值得我們學習。

          詩歌的終極追求

      黑馬兄弟說:“寫作不僅僅是寫作,寫作本身應該針對公眾和時代面臨的精神危機予以答復,即文本表現出來的信心、啟示和力量。”實際上他說出了他自己對詩歌的終極追求。

      我曾一度追問詩歌的功能問題。諾貝爾文學獎得主切斯瓦夫·米沃說詩歌是拯救;于堅說詩歌要能讓人學會熱愛生活;雷平陽說詩歌要具有審美和社會功能;徐俊國說詩歌讓人學會感恩和愛——我覺得文無定法,似乎都是也都不是。而黑馬兄弟提出的“信心、啟示、力量”我很是贊同。前提是對公眾、時代的關注,證明黑馬兄弟對詩歌的功能的確有自己的思考,并且站在了時代和社會的平臺上。他關注精神和內心,表達信心、啟示和力量。能夠悟到這個層面,竊以為不亞于某些所謂的大師們。

      我在黃海之濱向蘇北豎大拇指,感謝你為詩壇擎舉起一株有良知、有責任心、有大愛的稻子!

    ——趙大海(詩人,現居青島)

      黑馬是劉邦的同鄉,他是從黃昏一路乘騎劉邦的遺風、馳馬星奔的詩人。他心中裝著大蘇北,沉浸在故鄉已逝的江山中,起風歌唱。他書寫了一個立體的時空交織的蘇北。上面是星光閃礫,字里行間掛著他自己的燈火。他的燈光來自薪火相傳,來自蘇北的精神深處。他是精神背景化為自然意象,獨具創造之心關于造境達界的詩人。

          是蘇北抓住了詩人,使他遼闊、蒼茫又內心一團錦繡。

          在這境界中,下雪也是一場儀式?!洞笱┑膬x式》:我多次愛上蘇北雪林中的寧靜/向上是無限藍的天空/冬天的遠處,禿楊樹上有烏鴉在坐禪/它用安靜瓦解著內心的暴風雪//滿紙的淚水,一路向北/寫著梅花,寫著雪/我想在濃濃的黃昏中傾訴衷腸/在蘇北,眺望蒼茫大地。

          蘇北歷史的光輝被凝聚成一個黃昏的時刻,在這個重要時刻,詩人總有無端的淚水。那些逝去的英靈也許會感到那世上有人無端地想哭。“我站在蘇北的中央,聽風的呼吸,花的歌唱/而天空,卻落滿了雪”詩人自問除了詩人“還有誰愿做這大地上守燈的人/鎖住村莊的落日”?歷史像落日沉沒,當年大風歌讓后生詩人吊古傷今,吟痛了心中詩句:落日下的歌風臺,一次次高過黃昏的白楊/坐滿天空和雨水的苦歌/讓我流浪一生的笛聲/守住泗水的漁火/大風吹亮你的星空,也吹亮我的星空”(《蘇北懷古》)。

      清澈的泗水已被黃河殺死,奪去河床,最終連河床也消失了,化為漫長的淤泥。所謂故道其實就是泗水的遺墟。詩人敏銳地發現:“黃河故道,兩千年的大風飛沙/磨禿了樹枝的尖銳”。故黃河比起泗水來說是短暫的,作者所說的兩千年暗指這兩條河流的重疊,詞語覆蓋著詞語。“被星月一次次照耀的黃河故道/正被思想的沙粒/輕輕搬走”,只要低頭思想,故道就不是黃河的了,也不是泗水的了,滄海桑田,故道里可能涌動著耕田。有河就有源頭,它的尾巴流到哪里并不是歷史長河的心臟。正本清源,詩人說他在寫黃河源頭一樣的詩。“月朗星稀,仿佛一個世紀/它們被迫回溯到河流本身,歷史的源頭/靈魂以西,詩人成為河流/是春風吹活了大地上的石頭”(《源頭》)。河流淤實了,詩人就是河流。大地即使淪陷了,但石頭也能在詩歌中復活。

          徐州不是歷史的尾部,它其實是一個源頭。彭城上空壽星閃耀,這里被史書記載就是黃帝真正的初都涿鹿所在,麋鹿嘯嗷群雄逐鹿。黑馬似乎有神啟一般寫下:“像一場宗教/把天空抬高的人們,正被內心的閃電喚醒/我胸中的麋鹿開始了憂傷的奔跑”。

          詩人就是一群執意從黃昏走向燈火與星空的人。作者一再詠嘆,對于普天下詩歌的黃昏來說,“不能不提到蘇北的黃昏”。蘇北的黃昏燃起所有大自然的元素,并且呈現紫微垣的星空,那一片王者的氣象、傾國傾城的佳人麗水。蘇北黃昏之下是《披星戴月的蘇北》:“大地是一種歸宿,草尖上的露滴,搖晃著黎明的光/大地長出毛絨絨的耳朵,深情地呼吸,席卷蘇北”。詩人黑馬將“蘇北,這個詞,比任何時候都抱得更緊”,仿佛詞語也抱著他的馬蹄飛奔。“把天空抬高的人們,正被內心的閃電喚醒/我胸中的麋鹿開始了憂傷的奔跑”。在這時他是孤獨的,就像“南天門的神跡”只能獨個看見。人杰地靈的蘇北的天空充滿星君、諸神的光輝,大地也是離地三尺有神靈。

      “在我所居住的蘇北,神得以安息/木門向南敞開/屋檐下雙手可以接到白銀/北斗七星舀著月光/抬頭,我能感受到大地上的愛與時光”(《木門向南敞開》)詩人說出了他的感動,他感受到大地上的愛與時光。蘇北在時光中奔跑,向作者迎面跑來?!段覑蹠r光中的蘇北》:時光的舊梯子/交給登高的夢和火焰/遍地秋霜,我身邊的窮鄉親/風正在把虛無帶走。

          迎著浩浩長風,作者必將寫出他自己的蘇北,而不是李旭的蘇北,也不是大衛、胡弦、管一等等的詩歌。這是黑馬自個的蘇北,是《我的蘇北》:“我的蘇北啊,有歌有雨的蘇北/大風的秩序,浩蕩無邊/心中裝著遼闊的蘇北/微山湖的那一方湛藍的水域/苦難的圣歌,如一方祭壇”。這就是詩歌的烙印,詩人在紙張上按下的手印。詩歌必須要個性,留下那獨一無二的指紋。頭頂著月光和星光的黑馬,星月交輝,他是明亮的,奔向故鄉又從心愿之鄉出發。“月光是沒有邊界的情操和閃電”,星宿永留英魂。

      “蘇北,此乃一首天然之詩/我的詩篇明亮,澡雪,音韻的袍子悠長/星辰,是那么迷人而遙遠/月光像一個孤獨的倒裝句懸在蘇北的夜空。”蘇北的詩本為天成,像歷史和自然自動的分行。詩人需持一株“還魂草”,才能將詩歌的大風與沉睡的靈魂一起喚醒,進入到歷史與自然的長河中,點亮不滅的心燈。“還魂草,經卷迷人的河流”,“我數著跌落的星辰,聽大地的心跳”。詩人的心燈與蘇北的心燈合明,照亮兩岸的河水與土地?!短K北的心燈》:“蘇北的心燈,熔化了星辰/我和我的夢到底距離星辰還有多遠?”達到無間,天人合一,“我內心的麋鹿,淡定,從容地活了下來/這個時候,如果誰沒有翅膀都會長出一雙來”。

      蘇北天然是一首大詩,蘇北是一種偉大的境界,一般人不容易抵達。但黑馬兄寫下這樣的詩句:那些托舉的火焰,遺失的燈盞/冬日寂寥,那些星辰/注定成為我版權的一部分(《蘇北造境》),可見他充滿了自信和詩意。

      蘇北,生成著詩歌古老的風氣,召喚一代代的詩人去妙手偶得。最后,我期待所有留守故鄉的詩人們,馳騁出遼闊的屬于自己的詩歌版權。

    ——李旭(詩人,現居睢寧)

      在重讀海德格爾《荷爾德林詩的闡釋》的時候,我收到了黑馬《蘇北記》的詩稿,仿佛命運早已注定的安排。這種對應正是海德格爾在《荷爾德林和詩的本質》一文首先列出的荷爾德林的“五個中心詩句”——對黑馬來說,無論是在《我為什么寫作》一文中的自我認定,還是在蘇北構建“詩意的棲居”中,都有一種猶如“決心書”天才式的心靈相通。詩人的“決心書”自然不是普通意義上的,而是一種來自內心整飭的必然性,且不容更改。這就是黑馬,沒有人強迫他寫詩,他只是順應了內心的召喚,他就像“喜歡睡覺那樣喜歡詩”。真正的詩人,正是受控于這種必然性和使命感,胸懷萬千意境,吐納錦繡于筆端。

      當一個人在蘇北成為詩人,顯然正是他得到了那個地方特有的文化暗示,而且他覺得“一首詩我想寫得比風輕,比水干凈,比塵埃還要低/一首詩將代替詩人活下去/一首詩注定要比詩人活得更為長久”(《一首詩的自白》)。所以,黑馬的《蘇北記》猶如帶著讀者去一片詩歌的森林中歷險,蘇北是“關鍵詞”,是中心,是氣場的所在。蘇北是具象的,地域性的,更是精神的意旨。蘇北是一個古老而又年輕的地方,一方面,詩人在生活中不停地截獲著;一方面,詩人在經驗中不斷地給予著;這樣,作為一個地域的蘇北與詩歌的蘇北,非此非彼?或此或彼?還是亦此亦彼?我喜歡這種縱橫交錯、互換靈魂的詩意。“大地突然失去了隱喻/這銀飾的月光,這燈燭的思念/讓蝴蝶開遍每一個春天/還有這含淚的冷梅/在高高的枝頭,開著凋零的花”(《空曠的蘇北》)這些有著“通感”效果的詩句表達了什么?正如本詩題目中作為副詞的“空曠”這個詞,暗示了時光的蒼茫、大地的蒼茫——實際上是內心的蒼茫。同時,全詩的排列、混合、轉換,也得到了這種效果,而這些詩句的銜接、搭配,在用詞上也是十分“考究”的,有一種微觀處理上反對“自動”的控制力。

      “落日下的歌風臺,一次次高過黃昏的白楊/坐滿天空和雨水的苦歌/讓我流浪一生的笛聲/守住泗水的漁火”(《蘇北懷古》)這首詩,有一種無理而妙。“落日下的歌風臺,一次次高過黃昏的白楊”,這里我們不禁要問:為什么?不是一個為什么,是一組為什么。為什么是歌風臺與白楊形成了高與低的對比關系?為什么是“落日下的”和“黃昏的”?為什么是“一次次高過”?為什么是歌風臺比白楊高?……實際上在我讀到這些詩句的時候,正是若干個“為什么”一同而來,形成了這首詩的張力。這不是素描或圖解,而是詩歌在揭示一種事物內在的秘境與聯系,一種自內心發生的情感上的渾然一體的聯絡。接下來,“坐滿天空和雨水的苦歌/讓我流浪一生的笛聲/守住泗水的漁火”。在這里,我確實不知道詩人為何用“坐滿”(這個詞)天空和雨水來表達苦歌。從詩意上看,天空、雨水可以理解為苦歌之源、發出之地,但若簡化之后,把“坐”與“歌”放在一起,似乎是講不通的。不過,如果詩人決意要這樣用,是否有他的道理和考慮?這本該由詩人自己來回答,但這首詩本身已經作出了回答:……/讓我流浪一生的笛聲/守住泗水的漁火。上面省略的是誰?正是這個“誰?”一問,就讓讀者明白了為什么詩人用了“坐”這個假定的具有人格化的“苦歌”。有時,詩歌需要這樣用象征來保守和打開一些秘密。的確,詩歌是寫給心靈相通的人的。正如《空曠的蘇北》中:“讓蝴蝶開遍每一個春天”。這個“開遍”作為動詞,僅僅是源于蝴蝶與花的相似性的一個比喻?還是回應“空曠”并不拒絕的東西,或者說恰恰顯示出“空曠”的那種“遍”處都是的狀況。好的詩歌,不需要太多的回答,也許這個回答、一切回答、包括任何回答,都是多余的,因為最好的回答都藏在詩歌本身。

      在《老屋》一詩中,黑馬寫道:“一心碎,就想到了秋雨/一思念,就望見了月光/一回到故鄉,就聽見有人叫我的乳名”。這里,由“一……就……”這種句式建立起來的聯系,正如黑馬對《蘇北記》的命名,都是發生在他自己內心的事實;詩歌的表達,不應講究邏輯上的對與錯,而是展現感覺本身賦予的東西,那才是詩歌最富有生命力的所在。我不想窮究蘇北是什么樣的,也不想追問什么才是詩人心目中的蘇北,盡管這是《蘇北記》的豐富性所在、詩意所在。我只想用一個詩人些許的感受,來讀一讀《蘇北記》,假如有一千個詩人讀《蘇北記》,那就會有一千個不一樣的蘇北。即便我只讀了一部分,但我不認為這是以偏概全,我認為帶著隨意性挑出來的詩都有一種較高的質地,更可窺一斑而知全豹。

      境由心造。在《蘇北造境》中,黑馬寫道:“冬日寂寥,那些星辰/注定成為我版權的一部分/它們充滿了詩意,和陡峭的意境”。黑馬那種自我認定的書寫,已經并將繼續讓“夢想和詩詞一起綻放”(《蘇北造境》)。在《蘇北記》里,黑馬陡峭的意境,仿佛龍脈,已成為遼闊中的、遠遠的起伏。

      ——這起伏,才是生命的本真。

    ——崔國斌(詩人,現居合肥)

      有限的生命是一本大書,我們甚至來不及感嘆和回顧。

      當我的記憶回到我的高中時代,回到李白故里,回到了我走上寫作道路的江油中學,上面的某一頁有我和黑馬兄最初的相遇。在幾乎破碎的記憶里,我尋找光芒。并且,試圖把我們之間的友誼讀成一段故事,故事發生在我的身高永遠停留在一米八三的高中時代。某一期《讀者》上面,一組詩歌點亮了我的眼睛。要知道那時候的我,還是一個整天在日記本上涂寫著自認為詩的懵懂少年。我欣喜若狂,恨不得把作者的名字改成自己的名字。多年以后,我嘲笑自己的膽大妄為。一個名字,尤其是一個詩人的名字,一旦進入人們的視野,便意味著一種光榮而神圣使命,同時也意味著一種高貴而孤獨的事業,人類的事業、文明的事業,總而言之,是詩的事業?!蹲x者》上那組詩歌作品的作者,便是黑馬。我記住了黑馬這個名字,從某種層面上說,我也認識了詩人黑馬。我承認,對于一個剛剛開始學習寫作的人來說,這種相遇,無疑是莫大的鼓勵和鞭策。故事的高潮和結束在于:幾年之后,我認識了黑馬兄,黑馬兄也認識了我。雖然素未謀面,我們卻能在這個充滿變化和神奇的年代,有幸成為朋友。在充滿孤獨的今天,詩歌用友誼拯救了詩人。我很高興。

      詩人們從不愿意肯定什么。但乘著詩歌這只大鳥,我們看到了大地的廣闊和幽深,看到瞬息萬變的世界,所綻放出來的孤獨而永恒的光芒?!短K北記》便是這樣一種見證,一種膜拜,或者,還是一種仰望。不是每個詩人都能夠進入生活,但是,詩人若是沒有將自己的靈魂融入作品,就絕對不能算是一部嚴格意義上的作品。不幸的是,我們有愧于詩。大多數時候,中國絕大部分詩人們,把詩歌的衣服脫了下來,穿在所謂的現實上面。純粹的詩,猶如大海撈針。詩歌不是武林大會,但自有殘酷的一面。就像所有人都是殘酷生活的讀者一樣,我們都在用自己的經歷耐心閱讀著生活的殘酷。如同我所知道的真相一般,一部偉大的作品,往往隱藏著一座墳墓,偉大作品的偉大之處就在于它站在死亡上面,卻能夠讓人感到某種不朽。因此,在我逃離忙碌準備詳讀《蘇北記》的時候,我有一種期待,這種期待,可以說是朋友對于朋友的期待,也可以說是一個詩人對于一個詩人的期待。我可以真誠地表示,顯然,后一種期待要強烈得多。

      黑馬兄的詩集名字取得很漂亮,賞心悅目。對于詩人或者不是詩人的蘇北兒女來說,無論作為肉體或者靈魂的故鄉,美麗動人的蘇北需要這樣一些文字,永遠地保留和珍藏下去?!短K北記》的誕生,顯得尤其珍貴。這個夜晚,我的目光一步步在黑馬兄的《蘇北記》里徜徉的時候。一個令人心跳、心疼的蘇北,一個詩意盎然的蘇北,猶在面前呼吸。一個詩人的蘇北,一個詩人的幸福和憂傷,亦仿佛躍然紙上。正如詩人在《樸野》中寫道的一樣:“北是曠遠、空靈的/延伸著西漢夢境/風的微塵,帶走北國的虛無和寂寞/寧靜神秘的歸羊/嚼著漸漸被時光吹涼的落葉/田野里的村民,電線上的麻雀/像標點,或者靜止的音符/卻生動著牛皮卷一樣豪邁的大地史詩/這是我一個人的蘇北/一個人生于斯長于斯的鄉野/落日瑰美,神奇,遼闊/我走過,不驚動前世與來生的花朵/只是走過,像夢的一部分/相對于大地的秘密,我不急促/不放棄/對故鄉的愛有著清晰的隱忍/在這首詩的結尾,我還情深地挽留秋風”這樣的作品,在詩人黑馬的作品集《蘇北記》里比比皆是。

      這個夜晚,我下落不明。讀黑馬兄的詩歌,人亦仿佛融入到蘇北的呼吸中去了。

      《蘇北記》,詩風成熟穩健,看似瀟灑隨意,卻自有妙處。詩的背后,隱藏著詩人深沉的愛意和胸懷。實至名歸。

    ——羌人六(羌族詩人,現居綿陽)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