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半嶺松風》(散文集)

    (2020-07-02 16:17) 5905857


      一、基本信息

      書名:《半嶺松風》

      作者:包松林

      出版社:上海文藝出版社

      出版時間:2020年5月第1版

      ISBN:978-7-5321-7524-6

      二、內容簡介

      一壟精神家園的青翠,一份歲月縱橫的獨白。這本書是作者多年來個人情感、心靈、思想的交織互動,蘊現出對日常生活的感知與品悟。作者浸歷于下鄉、工廠、機關,在八小時之外用文字認真記錄日子的吐絲結繭和生活的絢麗燦爛,既有對自身履痕的坦誠著墨,更有對紛繁社會的清晰洞察,尤其是對人性真善美的剖析弘揚,力求抒情與思考的融合。

      《半嶺松風》是包松林的首部散文集,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全書30多萬字,共分七章,由水墨江南、麥穗時光、親情綿長、山河煙嵐、厚德生香、文史滄桑、海外云帆組成,集子的內容,皆是作者親歷,以原生態的視角呈示了一名普通人的生活脈象。既是對昔日時光的打撈,接受心靈的叩問,又是對未來的開啟,在雋永深長的日子里延續書香。國家一級作家吳翼民評曰:“讀松林的散文可以觸摸到他一無雜音的脈動和拳拳赤誠的心跡——對祖國和家鄉的眷戀、對組織和事業的忠誠、對父母妻兒的深愛,都在篇目中時時滲透,感動了他自己,也感動了讀者,必能引起讀者的共鳴”。

      三、作者簡介

      包松林,江蘇無錫人,中共黨員,研究生學歷,高級科普師,現任無錫市行政審批局副局長,中國散文家協會會員,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1969年隨父母下放農村,1979年回城,曾在國有企業工作10年,后入機關。八小時之外愛好文學創作,作品先后發表在《人民日報》、《中國旅游報》、《新華日報》、《華夏散文》《中國散文家》《散文百家》《太湖》等報刊雜志。文學作品多次在全國性文學征文大賽中獲獎。

      四、文學評論

    精神家園的守護者

    ——評包松林散文集《半嶺松風》

    張頌炫

      散文創作是要以真切的感受,深刻、獨特的體驗和從中感悟到的思想為基礎的。它是一種對經驗、閱歷有著很高要求的文體。它應該讓人們在閱讀的過程中,受到感動,得到啟發,從中感受到散文的魅力和力量。包松林的散文集《半嶺松風》,我認為是具備了這些要素的。

      首先,《半嶺松風》立足于真情實感的表達,寫出屬于自己的那份認真思考和真切感受,以情動人。對于散文創作來說,如果不準備坦露自己的心聲,不準備投入自己的真情,是寫不了﹑寫不好散文的。它是一種側重于抒發內心情感和表達內心體驗的文學樣式。包松林就是以這種態度來對待自己的散文創作的。他對父母的養育之恩和教育之情是沒齒難忘的,他用訴諸于文字的方式來加以表達時,只寫了兩篇。一篇曰:《父親的味道》:一篇曰:《母親九十猶春蠶》。包松林的《父親的味道》,有自已的視角和切入點。他著眼于從“吃”字上來進行書寫。父親生松林時,已經五十一歲,老來得子,又是獨子,愛之切是無須多說的。在那個全民都比較窮的歲月中,包松林三歲隨父母下放,就更苦了。用“吃”來體現父愛是非常自然和現實的做法。我們在該文中看到的有關這方面的情節和細節是非常感人的。包松林寫《父親的味道》時,父親離開包松林已有七年了。包松林的《母親九十猶春蠶》,緊緊扣住母親九十這個關節點,寫出了因為趕上了改革開放的好時代,母親從下放的農村重新回到自己已經習慣了的城市生活之中,物質生活不錯,兒女都很好,母親的心情是舒暢的,因而得以長壽。包松林寫這篇散文時,采用了縱向結構的方式,選取了母親一路走來的幾個關鍵點,以情節為經,細節為緯,將母親的正直﹑善良﹑刻苦的優良品質寫得栩栩如生,十分感人?!多l間母?!芬彩瞧渲械囊黄炎?。對于該文,包松林是看重的,認為是童年時代記

      憶中最為深刻的重要部分。前幾年他還特地回到下放時的地方去看看。他在百感交集之中,記憶的閘門打開了,情感之水潺潺地流過心田,于是,欣然命筆,寫得生動而感人。

      第二,注重思想內容,將其作為散文創作中應該秉持的核心和守護的靈魂。包松林的經歷﹑閱歷和平時所受的教育和工作環境,決定了他的散文創作必然注重于突出作品的思想內容,立足于正能量的表達。在《半嶺松風》中,我們看到主旋律的篇章是占了較大的部分的。寫韶山題材的散文之多,用“過江之鯽”來形容是一點都不為過的。文學創作的特殊性就在于,即使面對的是別人已經寫過的同一題材,只要有自己的視角,只要有自己個性化的體察和感悟,照樣可以寫出好作品來。包松林的《到韶山》,就體現出了這個特點。在這篇散文中,包松林抓到了這樣的一個情節。在毛家飯店,他和同事剛入座,只見一位老太緩步而來。她徑直朝掛在墻上的主席像走去,正面朝像,恭敬地鞠了一躬。旁人介紹,這位老人叫湯瑞仁,89歲了。她用濃重的湖南口音向大家問好,懷著對主席的熱愛,充滿深情地作了演講。然后指著墻上的那幅大照片自豪地說:“這個抱小孩的就是我。”當年她才29歲,在那種場面下,又興奮又緊張。她走到主席跟前,對三歲的兒子講,快喊爺爺。主席擺擺手,風趣地說:“要不得,要不得喲,你兒子輩份大著喱。這個情節也就成了《到韶山》這篇散文中的“文眼”。對于一篇二三千字的散文來說,只要有一二個“亮點”,就滿盤皆活了。

      第三,注重作品的文學性,在散文創作的語言上狠下功夫。以《布達拉宮的守望》一文為例。只要一看這個題目,就知道其文難度不小。但是,包松林有心在歷史和文化的連結點上用散文這種形式來進行一次文學性的探索。應該說他是下了功夫的。在他精心構架下,該文故事性很強,在描寫﹑敘述﹑抒情的過程中,參插進思考和想法,很有見解。文筆也很好。請看其中的一段抒情文字。“文成公主時常向外眺望。遠處綠色草甸,溪流銀帶,山頂上的積雪襯映在湛藍的天幕上,浩淼深邃。她的思緒,飛過唐古拉山,越過昆侖山,飄過沱沱河,回到朝思暮想的大唐。鄉愁,是一種始終剪不斷的魂牽夢繞,隨著光陰的流逝愈加綿長。”

      該文在上海市作家協會、文學報社、上海文化雜志社共同舉辦的第六屆“城市、建設與文化”全國散文大賽中榮獲優秀獎,就是對他這篇作品的充分肯定。

      五、后記

    《半嶺松風》后記

    包松林

      初識文字,是在兩個地方:一處是自家門外,父親在土墻上刻的“自力更生”;另一處是室內土灶正面,寫著“年年有魚”,還配著荷花的圖案。當時還沒上學的我,對這八個字不甚明了,但對文字的啟蒙,算是開始了。

      童眼所見,灶膛里閃爍的火苗猶如跳躍的標點符號,裊裊炊煙如同飄動的詩行。一路走來,忽然發現文字如影相隨,鄉下城里,工廠機關,歲月蹉跎中,我猶如在葳蕤的松林中行走,文字就像一棵棵樹相伴左右,或茂密,或挺拔。我從哪里來?原來是從文字的光陰里穿越;我到哪里去?遠方必定生長著文字的精神田園。途中有坎坷,有艱辛,也有收獲,不管哪種形態,都少不了文字的原動力。那些密密麻麻的橫平豎直有恩于我,什么時候都不能忘了那一支支筆,鉛筆、鋼筆、毛筆,甚至包括在海邊灘涂上習字用的細樹枝——漲潮了,稚嫩的字消失,退潮了,那些字重寫在灘上,并與時不時出現的文蛤濕漉漉的呼應。

      于是,在時光的片斷里,有意無意間留下些許的文字,似乎有點上癮,車間的鍋爐旁,家里的閣樓上,出差的火車上,一直讓位于文字,邊看邊寫,邊悟邊寫??傆幸恍┦伦屛铱坦请y忘,總有一些人讓我心生感動,在記憶的原野里收集人性的美好,在思考中品嘗生活的滋味。由此,有了上百篇涂鴉的所謂作品,說不上質量,至少是原汁原味的記錄,字里行間滲透著生活的本真。這次在諸多文學老師的鼓勵下,將散落的篇章歸類,形成集子,也是對歲月的示好。整理文稿時,在成堆的存檔中,邂逅一本很舊的《太湖雜志》,標著1993年1月,里面刊登了我的一篇習作《日出》。時隔多年,泛黃的內頁間依然溫溢著淡淡的油墨香,亦遙遠,亦親切。

      對于文字的體裁,我涉及過詩詞、小小說、新聞言論、報告文學等,但對散文尤為偏好,因為能充分享受表達的自由,有一種酣暢式的幸福感,更重要的是,散文的血脈里,從上到下流淌著真誠。我總認為,優質的散文和高尚的人一樣,真誠是首要的,不同于小說的虛構,散文要的是傾注真情,敞開心扉,須眉盡現,真誠、真實、真情,永遠是散文的生命真諦。在此架構下,那些遇見的人和事,無論璀璨或普通;那些景和物,無論是壯麗或平凡,均是在真善美的經緯中織出別樣的大千氣象。父母情,師生情,同事性,朋友情,同學情,這些清澈綿長的情感,在喧囂物欲的生存狀態下彌足珍貴,也成了這本集子的樸素基調。

      在繁忙的公務之余,我常做三個事:讀書、寫作、行走,且是融合互補的。讀書是精神的旅行,旅行是精神的進化,如果只讀書不行走,那是書店里賣的復讀機,如果只行走不讀書,行了萬里路也只是快遞郵差。唯有兩者的嫁接,才能

      綻放出絢麗的花朵,加上讀、行之后的寫,自然三得益彰了。少年時錢塘踏雪,青年時獨闖海南,中年時松花江冰上跑步,每一個時段都用近乎狂野的方式與大自然坦誠對話。仰望黃河,面對奔騰咆哮的壺口瀑布,感悟民族的千年雄壯;俯視瀾滄江,浩浩湯湯,迸發萬年的激蕩;遙望藍色的羊卓雍措湖,多少高山雪水穿谷辟壑,沖出亙古的天地洪荒。守望歷史,汲取滋養,在莫高窟與那些壁畫、飛天相遇。徜徉在金碧輝煌的布達拉宮,精美的建筑,絕倫的唐卡,閃爍的酥油燈映照著漢藏一家親的千古絕唱。

      我的文字之路,實際上是“雙軌線”:一條是公文寫作,另一條是生活淺墨。公文像骨架,堂堂正正,文件起草、調研報告、理論研究等,務必言之有物,上接天氣,下接地氣,注重指導性操作性。這些文字的表面是筆畫,背后是思維,為文者不能滿足于“文字匠”,更應做“思想者”。我有緣在這條線上浸潤多年,收益不少。至于散文隨筆,就是血肉膚色,加上舒筋活血,便是很有生命力了。于是,八小時之外,大部分時間交給那些輕松的文字,靈動的筆端,胸中塊壘,行云流水,寒來暑往,不知疲倦,一行行溫潤的文字足以調和煩瑣的日常,燙熨生活的褶皺,情感所系,心靈所托,并與公文互補。如果說公文彰顯的是高度和寬度,那么散文蘊現的就是厚度與溫度,這兩條線是相互依存的,似兩條并行的鐵軌,以良心為引擎,行穩致遠。

      “文章合為時而著,歌詩合為事而作”,真情動人是作文的要義,但還要處理好小情與大情的關系,筆下親情涓涓的溪流中,去細尋清泉之源。不宜小樓孤簫,風花雪月,更需關注時事,傾聽新時代足音,以貯備現實主義的思辨意識和唯物主義的哲學底蘊,讓主旋律發聲,讓文字達到醒世育人之效。也時常在政務大廳看到一批批辦事的群眾,開辦企業的需求,面對那些渴望的眼神,我腦子里陡然冒出一詞:如履薄冰。行政審批,也是一種特殊的“寫作”,簡政放權,像遣詞造句,宜減宜精。放管結合,如篇章結構,疏密得當。優化服務,似主題立意,便民利企。這樣的“文章”,市民百姓才愿意讀。

      幸好,數十年來,我把工作與寫作組合起來,力求以較高的標準寫好人生的這篇長文,有點累,卻終究是快樂的,文字的內涵和外延在歲月荏苒中升華,我也得到欣慰與知足。當然,作為一個初級的碼字者,始終對文字有著敬畏之心,一個個方塊字,猶如一縷縷清風,消塵蕩霾,留下明月清輝,蘊現人與自然的美學呼應。這本集子的內容,皆是親歷,雪泥鴻爪,以個人視角呈示了一個普通人的生活脈象,既是對昔日時光的打撈,接受心靈的叩問,又是對未來的開啟,在雋永深長的日子里延續書香。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