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詩性的飛翔與心靈的冒險》(評論集)

    2013年05月24日 20時35分 

      

    《詩性的飛翔與心靈的冒險》(評論集)張宗剛著  北岳文藝出版社2012年2月版 

      內容簡介 

      本書22萬字,系國內實力派青年文學評論家張宗剛博士的第一本評論自選集。書中所收文字及所評對象,顯示了作者諸體兼擅的能力和評論多面手的風采。 

      全書四輯。第一輯為文學現象評論,對莎士比亞、安徒生、曹禺、朱自清、豐子愷、汪曾祺等大家名流作整體性文化觀照;第二輯為小說評論,對當代作家劉震云、龐瑞垠、蘇童、畢飛宇、儲福金的小說予以個案解讀;第三輯為散文評論,收錄了《散文中的腐敗與鬼魅》等有影響的批評篇章;第四輯為詩歌評論,除《回望顧城》《我們這個時代的“詩歌秀”》諸文外,另有對清代詞人納蘭容若詞風和唐代邊塞詩篇的審美解讀。作者的自序《批評的意義何在——一個人的批評觀》,大開大闔,亦莊亦諧,誠為解讀當下亂象紛呈的文學批評現狀的一篇重要文章,彰顯大眾批評的魅力。 

      全書高屋建瓴,激濁揚清,既具美文路數,亦富思辨色彩,整體上堪稱劍與歌的合鳴。作者秉持批判眼光和人文視閾,行文活色生香,詩性昂揚,融學理、見識、趣味、才情于一爐,時而氣吞萬里,時而工巧細膩,于揮灑自如雄麗并舉中,發散著浩然之氣,蘊含著盛唐精神,直追20世紀80年代中國文學純正磅沛的批評風采。其獨特的文風和個性,在今天不容樂觀的評論語境中,彌足可貴。通過本書彰顯的出類拔萃的文本分析能力,不難理解作者為什么會被譽為“真正懂得文學的文學評論家”了。 

      作者介紹 

      張宗剛,男,1969年生,山東濰坊人,南京理工大學詩學研究中心主任、副教授、文學博士、碩士生導師,江蘇省大眾文學學會副會長,美國愛荷華大學(the University of Iowa)訪問學者,南京文聯簽約作家。 

      主要從事現當代作家研究、文本闡釋及文化現象分析,近年致力于散文、詩歌研究。先后在《南方文壇》《文學自由談》《文藝爭鳴》《當代文壇》《揚子江評論》《名作欣賞》《文藝報》《文學報》等發表論文、評論多篇,部分文章發表后被《新華文摘》《中國社會科學文摘》等轉載。曾獲全國第四屆“冰心散文獎-理論獎”、江蘇省第四屆“紫金山文學獎-文學評論獎”、江蘇省首屆“長江杯”文學評論獎、江蘇省高校第六屆哲學社會科學研究優秀成果獎、江蘇省文聯首屆文藝評論獎等。 

      專家薦語 

      “直見性命”是我讀張宗剛評論的直接感受,此外還有一種“文章知己”的親近,更有一種“千里快哉風”的痛快淋漓感。難得的是,宗剛為文并不是居高臨下地自以為站在道德至高點上俯瞰眾生的,而是始終從文本出發,與論述對象平起論道。 

      張宗剛的散文評論,顯示出獨有的見地、章法、文采、格局及文本細讀功夫。我絕對相信這是漢語世界第一流的散文論。 

      ——蘇煒(耶魯大學東亞系中文部主任,學者、作家、詩人) 

      張宗剛的評論英華馥郁,氣勢如虹,筆風颯爽,直指人心,自成一種新氣象。他的文章哪怕隱去姓名,你只需讀上三行,即能看出是他的手筆。 

      一個好的批評者,應該是有才有學有識,三者缺一不可,張宗剛顯然是三者得兼的,且才、學、識搭配均勻。 

      ——陸建華(汪曾祺研究會會長,評論家、作家) 

      張宗剛的評論文章最大的特點,就是能從作品出發,貼著文本來寫,而不是從理念出發,用作品去印證某個現成的結論。他對于作家的藝術經營可以算得上是心有靈犀,往往要言不煩,一語中的。 

      ——曉華(江蘇省作協創作室副主任,評論家) 

      此書內容扎實豐厚,洋溢著抑制不住的激情和才華,讀來感覺其立論嚴謹,性情率真,文風典雅又不失犀利,有一種醍醐灌頂、興會淋漓的快感。在理論的世界里游弋,我讀了太多僵死的文字和陳腐的知識,毫無生命的體溫,與之為伍,自己也變得俗不可耐;而張宗剛的文字讓我眼睛為之一亮,有一種欲罷不能的感覺,內心里涌動的創造與超越的欲望被重新激發。 

      ——楊榮昌(青年評論家) 

      圖書目錄 

      批評的意義何在——一個人的批評觀(代序) 

      第一輯 

      詩意的觸摸――走近大家(四題) 

      江間波浪兼天涌 塞上風云接地陰――重讀《原野》 

      關于汪曾祺的美學思考(二則) 

      天才與病態——科幻奇才迪克及其小說 

      讀書-寫作-危機-困惑——蘇童訪談錄 

      第二輯 

      油滑其膚 沉痛其骨——劉震云《故鄉相處流傳》文化分析及審美解讀 

      厚重明朗的歷史畫卷——龐瑞垠《秦淮世家》解讀 

      歸去來兮 吾歸何處——蘇童《桂花連鎖集團》解讀 

      詩性的堅守 深度的探求——畢飛宇《玉米》三部曲解讀 

      平原上的挽歌——畢飛宇《平原》解讀 

      江天一色無纖塵——儲福金《黑白》解讀 

      第三輯 

      散文中的腐敗與鬼魅 

      散文之末路 

      孤獨者的恢弘心跡——魯迅文本細讀 

      看,那些有尊嚴的文字——關于韓少功散文隨筆的話題 

      不凋的紅顏——趙玫散文印象 

      六朝如夢鳥空啼——《斜陽舊影》審美品讀 

      男兒當出塞 仰天唱大風——長篇散文《走過額濟納》解讀 

      畢竟是書生——從《汪曾祺的春夏秋冬》談起 

      靈魂的拷問——董健《跬步齋讀思錄》解讀 

      歷史不容美德——《昨天──中英鴉片戰爭紀實》漫筆 

      第四輯 

      回望顧城:感受不了光明是由于本身陰暗(二題) 

      我們這個時代的“詩歌秀”——2006年詩壇非正常事件回望 

      詩性的守望 

      蕩氣回腸 靈秀旖旎——康橋詩歌論 

      盛唐精神與壯士情懷 

      西風多少恨 吹不散眉彎——納蘭詞漫筆 

      

      批評的意義何在 

      ——一個人的批評觀 

     ?。ㄎ膶W評論集《詩性的飛翔與心靈的冒險》代序) 

      張宗剛 

      當下,文學批評生態的變異有目共睹。商業批評風行不衰,學院批評一統江湖,20世紀80年代那種“萬類霜天競自由”式的格局悄然瓦解。一種流行已久的說法是,欲當批評家,必欲先拜碼頭,找門子,傍高枝,尋找話語平臺,方可發跡有望,不致被淘汰出局。其過程無非先是屈身為奴,之后做大做強,其成名速度堪比養雞場里快速繁殖的肉食雞。倘此說法成立,曾經不無神圣的評論確已成為與時俱進的壟斷性行當。尤其在文學凋敝評論式微之際,公眾注意力發生集體性轉移,遂給一些慣于跑馬圈地的業內大佬以天賜良機,自恃長纓在手,公然蠅營狗茍。于是,英俊沉下僚,劣貨行其道,一干小馬仔呼朋引類,同氣連枝,切蛋糕,分殘羹,緊隨佩帶知識者徽章的文化班頭攻城掠地、搶灘占點,吶喊聒噪聲不止。以20世紀90年代為分水嶺,批評的陽關大道,一轉而為羊腸小徑??v有三二清流,面對此情此景,往往也只如神龍一現,幾聲慨嘆過后,終究和光同塵。 

      今天的批評界貌似熱鬧,卻幾乎是清一色的學院派當家。學院派中雖不乏高人英士,終究庸者苦多。其備受詬病之處,乃是圈養于學府,暢享體制春風,飽食終日而鬼話滿篇,五迷三道而尸位素餐,惟知在“學理”“規范”的幌子下賣野人頭,以似懂非懂為時髦,以不知所云為榮耀,樂此不倦地炮制著有字之天書、綠林之暗語。表達能力的匱乏和審美能力的低下是其通?。簩W理既無足可取,文字亦粗疏濫俗,偶有一星半點華詞麗句的賣弄,終究欲振乏力,腐氣滿紙,朽如敗革,讓人悲哀于所謂的“圈內人”竟不諳文章之道,不得文章之要。為文應如靈狐煉丹,當全力施為才好,此系基本常識。正視問題和展開學理是必要的,回到常識尤為必要。 

      20世紀90年代以降,一些作為批評主陣地的業內刊物,多為市儈、鄉原者流盤踞把持,或是鐵板一塊針插不進,或是按篇索價六親不認,一夫當關,萬夫莫開,彌漫著令人掩鼻的江湖氣和幫會氣;他們把黨同伐異說成同仇敵愾,把拉幫結派說成志趣相投,把小圈子叫做同仁,把財迷心竅喚做“與國際接軌”,彰顯修辭高手本色。當八面來風變成了簾幕重重,當開放的廣場萎縮成獨家小院,一些缺乏基本才具的外行,竟也通過特殊渠道混入批評之門,安然討得一杯羹湯。如此,遂有了指鹿為馬,看朱成碧,有了南轅北轍,焚琴煮鶴,評論的生態怎不惡化?只須駐目評論圈,看看有幾多不三不四之人、不痛不癢之文,即可明白問題的實質。而那些隳突乎南北、叫囂乎東西的“研討會動物”,則赫然成為時代一景。 

      當批評不再向大眾敞開,而成為少數人的專利,批評也便日漸蛻化為交際的手段,蛻化為評職稱的敲門磚。我們經常在報刊見到的那些鈍于感知而敏于闡釋、拙于創造而長于勾兌的呆鳥文章,也許僅僅對職稱有用。此類批評文字之所以喇喇不休,未能言盡而止,正是出于量化的要求和職稱的考慮。在今天的各色學府及科研機構,文章倘不能達到某一規定性長度是不能被確認為“成果”的,而“成果”是可以直接轉化為現實待遇的。這不免讓人想起希臘神話中那張魔鬼的床,為求整齊劃一,不惜把短的拉長,把長的削短。 

      本是源諸性靈的批評,正變得越來越技術化、格式化、量化,同時也越來越異化、僵化。個性是學術的靈魂,真正的個性是隨心所欲不逾矩的。因強調學理而刪除個性,摧折鋒芒,剿滅思想,此種殺雞取卵式的舉止,無異于倒洗澡水時連同嬰兒一并潑出。大樹不能在花盆里生長,大象無法在手帕上漫步,若無天馬行空式的大精神,又怎會有大藝術的產生?遙思今人樂道的盛唐氣象,該是怎樣地放想無礙一任天縱,豐茂盛大開闊恢張;——何謂盛唐氣象?一言以蔽之,曰百花齊放,曰氣象發皇,曰靈魂粗壯?;厥滓再|取文的20世紀80年代,正是一個感應盛唐精神的文化時代。班聲動,北風鳴,劍氣沖,南斗平;20世紀80年代的批評文字多是拿擲飛騰的,熱風撩人的,血性昂揚的,就事論事的,讀來何等痛快淋漓!那樣龍騰虎驤的時代,我們往往稱之為大時代,如20世紀80年代,如“五四”;向上追溯則是唐、漢、先秦,其間還可以包含魏晉。那是些培育大動物的時代,放眼彌望,但見阡陌縱橫,冠蓋連云,獅虎鷹隼雄視闊步,狐兔蛙鼠各安本位,洋溢著原生態的粗礪和自在。今天的我們,顯然已經身處貌似眾聲喧嘩實則千部一腔的“小”時代。俱往矣,當習成軟熟取代了發唱驚挺,陳陳相因遮蔽了戛戛獨造,剩下的惟有以“學理”為恃,螞蟻裝大象,侏儒充巨人。只是,有了“學理”這匹怪獸的橫加羈勒,批評之馬如何還能所向空闊、驅馳萬里? 

      思想的缺失,分析的乏力,概念的羅列,術語的堆砌;對異域文論的生吞活剝,對他人成果不知饜足的引用,種種的談空說有不著邊際,都使得當下的批評文體流于神秘和玄虛。一些無良學人偏愛將此種文體芹獻于眾,恨不得遍撒四海,邀天下人共享術語大餐。所謂學理、規范,原本只是形式層面的要求,在淺表的邏輯論證和格式規范之下,更應有著豐富的內心,深邃的精神。優秀的批評文字永遠是空諸依傍而直指靈魂的。一篇批評文章,即便從技術的角度觀照,也應援引有度,布局合理,倘一味沉溺于掉書袋,做文抄公,在“學理”的堂皇面紗下,彰顯的乃是令人齒寒的跪拜之姿。這正如一個人要走路,只須放開步子即可,倘其腿腳無恙卻偏喜倚杖前行,必然令人忍俊不禁。綜覽那些主體缺席的批評文字,隱去評論者的姓名,你看不出是誰寫的;隱去被評論者的姓名,你也看不出是在寫誰。又遑論學理的清通,思路的暢達? 

      在“學理”“規范”的指揮棒下,多少低能的批評者因了運筆躑躅變得不說人話,猶如故事中原本行走如飛的蜈蚣,待到被問及走路應先出哪一條腿時,反而再也不會走路?!昂鋈缫灰勾猴L來,千樹萬樹梨花開”,“輪臺九月風怒吼,一川碎石大如斗”,“黃云萬里動風色,白波九道流雪山”……那樣的生動有趣、奇光異彩沒有了,那樣的差異性、多樣性和個性不見了;萬卉競發既成一花獨放,光明之燈頓變幽幽鬼火。勃蘭兌斯《十九世紀文學主流》式的顧盼神飛知人論世的性情學術幾成絕版,俄羅斯別、車、杜式的手揮目送移山填海的批評風范隕聲哀遠。評論的黃金時代杳如黃鶴,“將軍一去,大樹飄零”,此情此景,怎不讓人一次次臨風擊劍,呼喚批評精神的魂兮歸來? 

      鐵石相激,必有火花;水月相蕩,乃生長虹。批評必須有感于心不平則鳴,方可心追手摹筆下生風。與創作無異,批評也是創造性極強的個體活動,也是詩性的飛翔、心靈的冒險,融鑄著主體的人格、氣魄和性情,精神、信仰和胸襟。批評文字應該是大氣磅礴的,運斤成風的,自由自在的,特立獨行的;是草根的也是精英的,是謙遜的也是高揚的,是包容的也是亮烈的。開闊的思路,縝密的邏輯,優美的學理,銳利的鋒芒,都應成為評論必備的元素。探囊取物,心有靈犀,一針見血,直擊腠理;談笑間檣櫓灰飛煙滅。這樣的批評真是令人拍手叫絕,尤其在屢屢領教過吹鼓手的媚俗、長舌婦的惡毒和文抄公的迂腐之后。 

      批評應秉持審美標準與道義標準,與流動不居的文學星河齊頭并進。批評的要旨在于護守文學本體,捍衛普世價值,切實把握所評對象的豐富與復雜。批評的立場是隨和的,平易的,彈性的,又是鮮明的,超拔的,高遠的,不茍且的。立場彰顯尊嚴。一個批評者,哪怕他立場有誤,倘能如尾生抱柱,堅執如一,亦不失其可敬可佩。時見某類批評俊彥,才思不凡而立場飄忽,一夕三變,因其過于聰明的行止令人嗟嘆。 

      批評者不是上帝、判官,被評者亦非賤民、罪人。反之亦然。批評的過程不是在審判在施舍,而是在交流在對話??膳碌氖且恍┡u者,高擎客觀公允的大纛,卻將個人恩怨置于批評的公信力之上,或投桃報李,或睚眥相向,遂使批評淪為純然的報恩工具和泄憤載體。如此“摻沙子”式的舉動,誠為對批評的輕慢褻瀆。說好即抬入九霄、在天為龍,說壞則全無是處、黃泉為蟲,這樣的二值判斷和線性思維斷不可取。舌燦蓮花的表揚,意態亢奮的謾罵,二者同為價值失范時代的劣行惡舉。倘若說文字如刀,其功能則在于療疾而非傷人。從亂象紛呈的捉對廝殺中固然可以獲得虛假的凱旋,然而,攻擊與謾罵畢竟是心怯的體現,沉靜內斂遠勝于詞氣浮露,包容大度遠勝于刻薄尖酸。一個合格的批評者,在其文章中所展示的應是澄澈的內心,而非渾濁的內分泌。當然,在我看來,哪怕是酷評,只要不是出于嘩眾取寵聳人視聽的病態心理,也總比那些生死人而肉白骨的關系批評、人情批評、哥們姐們批評好出許多。不論酷評雅評,均須析之成理、言之有物,蘊含著懷疑的精神和個性化的元素。 

      往事惟余歌哭,現實尚須直面。今天的評論雖已失去昔年振臂一呼應者云集的王者之風,但仍具備照亮世界溫暖人心的作用。修辭立其誠。從事批評不能強作解人,斷章取義,發誅心之論。批評家務須虔誠檢視內心的道德律令,方可坦然仰望頭頂的燦爛星空。 

      一篇好的批評文章,必然是雍容的,舒展的,詩性的,深美的,閎約的,人文的,具備了慧黠與厚重、溫情與幽默等多種美質。評論大可隨意,但絕不能隨意到穿著內衣見客、光著膀子上街的地步,如此傲慢和托大,便是把莊嚴的文場當成了自家臥室(每每讀到此類批評文字,每每感慨于垃圾是怎樣生成的)。評論應該是神采奕奕的,猶如天雞唱曉;是枝葉紛披的,猶如高樹婆挲。今天,我們很難再讀到李健吾、宗白華、鐘惦棐、胡河清式的活色生香沁人心脾的批評文字了——那樣地隨物賦形,風骨卓犖,靈動豐沛,如同云層激發出閃電一般令人感奮。近年在內地文壇閃亮登場的美籍華人學者王德威,其批評理念大可商榷,其批評姿態頗值嘉許:文體如瓔珞敲冰,驚彩絕艷,筆調如鳴溪出澗,滿眼生鮮?!拔逅摹币越蛋自挐h語的純美風情,或許正可從中見出端倪。 

      面對文學和批評,全力投入的姿態是需要的,閑云野鶴的心態同樣需要。對于我,評論是全部,還是部分?是主業,還是副業?是生活,還是娛樂?不得而知。一腳在門內,一腳在門外,用業余的眼光看問題,用專業的態度寫文章,也許正是我屬意的。 

      批評是精進不息的文學遠征。時流所致,批評的墮落在所難免,不必大驚小怪,更不必譴責連連。世間本無絕對的圣徒。與其討伐別人,不如清理自我。建構比批判重要。行動比言語重要。我們尤應將視線從灰色的理論之樹移開,去關注常青不凋的生命之樹。批評是如魚飲水冷暖自知的事情。我只希望自己播下龍種,不至于收獲跳蚤。 

     ?。ā对娦缘娘w翔與心靈的冒險——張宗剛文學評論自選集》,張宗剛著,北岳文藝出版社2012年2月第1版,28.80元)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程家由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