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霍俊明:后社會主義時代的南方詩學——江蘇新世紀十年詩歌的一個側面

    2013年05月26日 17時25分 

    霍俊明(北京教育學院中文系教授,詩人,評論家)

      2007年5月27日,南京。一場雨在不停地下著。在南京這個城市我想到了子川、張桃洲、吳情水等詩人。如今張桃洲和吳情水已經離開了這座城市,但是闊大的梧桐樹的陰影,潮濕、油膩的夫子廟,肥大的揚子江,雨水中的梔子花,蒼茫的中山以及城市拐角處低矮的民居都讓我感懷歷史的無常和詩歌的巨大而“虛無”的力量。我想起圣經里的一段話:已過的世代,無人紀念;將來的世代,后來的人也不紀念。而在新世紀十年已經結束的時候,我們應該對這一節點的詩歌寫作進行及時的追蹤、考察和反思。江蘇詩歌無疑是漢語詩歌史地理版圖中非常富有個性且獨具魅力的存在,總結這一階段的新世紀江蘇詩歌無疑具有必要性和重要性,而有關“南方詩學”的討論也已不再是單純的美學趣味,而是一定程度上具有了地域的意識形態性和社會性。

      一 “南方詩學”:柔靡而銳利的鋒芒

      江蘇詩歌在漢語詩歌史上無疑具有重要地位,尤其是以1986年為標志的第三代詩歌運動甚至成了江蘇青年先鋒詩人集體登場和狂歡的舞臺。在1986年的中國現代詩群體大展中江蘇的9個詩歌群體和流派(共涉及24位詩人)獨領風騷,他們是韓東、丁當、小海、于堅、小君、普珉的“他們”,海波、葉輝、祝龍、林中立、亦兵的“日常主義”,柯江、閑夢的“東方人詩派”,朱春鶴、趙剛“新口語”,川流、姚渡的“超感覺詩”,楊云寧、糜志強的“闡釋俱樂部”,王彬彬、靜靜的“色彩派”,貝貝、岸海的“呼吸派”,程軍的“新自然主義”。這在當年的詩群大展甚至是中國漢語新詩史上都是獨一無二的現象。而1990年代末期尤其2000年以來詩歌寫作和詩歌生態都發生了不小的變化,比如新媒體力量的崛起,全球化和消費化的浪潮,泛意識形態化的推進。詩壇也在詩歌運動退潮之后,在看似繁榮、喧鬧、多元的詩歌景象中集體進入了休眠期和喪失詩歌“英雄”的平庸的世俗年代。詩歌運動和詩人群體被無限張揚的網絡媒介的似乎無限敞開的虛擬空間所取代。隨著社會政治運動和革命風暴的早已告一段落成為歷史陳跡,隨著后社會主義和新移民運動背景下無限同一化和城市化的現代性景觀對個體的壓抑,包括江蘇在內的新世紀詩歌越來越多的呈現出“日常詩學”的寫作趨向,詩人更多地將詩歌視閾投注在波瀾不驚的天鵝絨監獄般的日常景象和現實“冷風景”當中。我們看到與此相應的是隨著政治運動時代的遠去,詩歌寫作在多元的維度中又不約而同地呈現出對日常和無“詩意”場景的關注和重新發現。具體言之就是無限提速的時代使得目前的各種身份和階層、經歷的詩人面對的最大現實就是日復一日的平淡而又眩暈的生存語境,所以無論是從題材、主題還是從語言和想象方式上詩歌越來越走向了“日?;?。詩歌的寫作背景大體是具體化、日?;?、個人化的,而這種具體化和日?;倪^程并不意味著詩人耽溺于瑣屑的生活細節的漩渦之中,而恰恰相反一些詩人努力在超越和拒絕這些瑣屑的日常生活所形成的強大的慣性力量所制造的眩暈與茫然。這些詩作都是來自于平淡的甚至瑣碎的日常場景,在一些評論者看來屬于日常敘事的一類,但是這些日常景象在詩人的過濾和整合之后獲得了一種更為普遍的象征意味、先鋒精神和濃重的生存陰影。在江蘇的各個城市、鄉村和街巷的地理位置上日常詩學幾乎無處不在,而這些地名和城市“大多與日常生活相關,具體而細微,令人稱道。這些地名并不僅僅是生活之外的政治意象或修辭學,相反,它更像一面鏡子,體現出對生活細節的敏感”(黃梵:《南京:蒙面的城市》)。中國詩歌批評界一直誤解了“先鋒”這個詞,甚至在有些詩人和評論者看來“先鋒”就是脫離日常語境的“自言自語”和“自鑄偉詞”。而新世紀以來江蘇的詩歌則在重新提醒著人們實際上到底先鋒與否并不重要,關鍵在于詩人在日常的生活之流中以怎樣的常人難以企及的姿態進行詩歌的發言甚至質問。

      新世紀以來江蘇的詩歌寫作不能不讓我強調地域性和文化根性對于一個地域和詩人個體寫作的重要性,誠如梁啟超先生所言“蓋文章根于性靈,其受四周社會之影響特甚焉”。勃蘭兌斯認為人和文學都是時代、種族和環境的綜合產物。據此勃蘭兌斯強調盧梭《新愛洛綺思》的重要性并區別夏多布里昂與盧梭文學作品的差異主要是在景物描寫上,而這種環境的差異在勃蘭兌斯看來也正是盧梭與夏多布里昂以及其他作家的相異之處的根源。所以在那部影響深遠的《十九世紀文學主流》中勃蘭兌斯以大量的、華采的、美侖美奐的散文詩般的筆觸來極其細致地描述盧梭的故鄉,也即《新愛洛綺思》的取景之處,借此說明環境對人和文學的重要影響。確實不容忽視的是一個作家的“出生地”以及他長期生活的地理空間無論是對于一個人的現實生活還是他的精神成長乃至他的文學寫作都有著一定的影響。當然筆者這里所要強調的“南方”的詩歌創作與其故鄉之間的血緣關系與海德格爾所強調的“詩人的天職是還鄉”的觀點是有差異的,海德格爾更多是強調詩人和語言、存在之間的復雜關系,而筆者更多的是從文化地理學意義上強調南方詩人的“出生地”(包括精神上的)和環境對于一個作家的重要影響以及時代意義。這讓我想到智利詩人聶魯達的一生尤其是后期詩作更為關注普通甚至卑微的事物,他的眼光不時地回溯到遙遠的南方故鄉,故鄉的這些自然景觀和平凡事物成為他詩歌寫作的最為重要的元素和驅動力。聶魯達的一生就是時時走在回望故鄉的路上,南方的雨林、植物和動物都成為他詩歌創造中偉大的意象譜系,“我從幼小的時候起,便學會了觀察像翡翠那樣點綴著南方森林朽木的蜥蜴的脊背;而凌空飛架在馬列科河上的那座高架橋,則給我上了至今無法忘懷的有關人的創造智慧的第一課。用精致、柔美、會發出聲響的鐵帶編織成的那座大橋恰似一張最漂亮的大琴,在那個明凈地區散發著芳香的寂靜中展示它的根根琴弦”。正如海德格爾強調的地理學者不會從詩歌里的山谷中去探詢河流的源頭,而新世紀以來的江蘇詩歌仍有一些詩人在義無反顧而又強大有效的在詩歌的山谷河流和地理學中不斷探詢精神、生命“河流”的若隱若現的“南方詩學”源頭。這些南方詩學的心理起源、歷史傳統和現實性依據為考察當下詩歌寫作提供了啟示性的參照?!澳戏健辈粌H是現實存在,更是語言的存在和想象的存在。同時我也注意到作為一種典型的南方詩學遭受到了全球化、城市化和娛樂化背景下后社會主義時代的挑戰與同一化的消解。子川、龐培、朱朱、朱文、張維、車前子、葉輝、馬鈴薯兄弟、黃梵、胡弦黑陶、馬永波、小海、葉輝、代薇、沈木槿、張桃洲(南京時期)、龐余亮、姜樺、孔灝、吳清水、丁成、祁國、古箏、白瑪、韓墨、風子、黑馬等詩人不斷在看似日?;恼鎸嵉纳鎴鼍昂湍戏叫缘牡乩韺W場域中設置大量的戲劇性、荒誕性、想象性但同時更具有強大的暗示能量和寓言化的場景,在這些蒼茫的黑色場景中紛紛登場的人、物和事都承載了巨大的心理能量,更為有力地揭示了最為尷尬、疼痛也最容易被忽視的時代的華美衣服的骯臟、褶皺的真實內里。實際上這些經過語言之根、文化之思、想象之力和命運之痛所一起“虛擬”“再生”的景象實則比現實中的那些景觀原型更具有了持久的、震撼的、真實的力量和可以不斷拓殖的創造性空間。這些詩人的南方詩學和南方想象顯然在當下的語境下具有不言自明的重要性和兩難性,“南方”在文化、存在和歷史想象力的容留中濃縮了一個時代的民族志和地方史。江蘇,很容易讓我們聯想到江南詩歌的古老和歷久彌新的魅力和傳統,很容易讓我們在空蒙、清麗、細膩、柔軟的氤氳水氣中感受一次次降臨的詩神和文化的不可言說之美。江南以其長期的純粹性、獨立性和陰性文化色彩生成個性化、詩意化的生存方式與詩歌想象。江南特有的水鄉、山川地貌以及潮濕陰郁的氣候形成詩人更具人文格調的心理圖式。正是得力于這種南方傳統和江南氣韻,漢語新詩史上劉半農、朱自清、郁達夫、瞿秋白、沙白、韓東等人為詩歌版圖提供了不可替代的堅硬地層和基石。全球化和城市化是以消弭地區特征、文化區域、民族根性和地理景觀甚至個體思想方式的“地方化”和差異為前提和代價的,我們已經目睹了個體、差異性和地方性、民族性在這個新的“集體化”時代的推土機面前的脆弱和陣痛。由此,“在南方”的寫作就具有彌足珍貴性,當然也具有不言自明的尷尬性。由此我更為認可羅伯特?佛羅斯特所說的人的一半個性是地域性,而這種已然不是單純空間屬性的而更多帶有文化象征層面的地域性寫作顯然在新世紀以來遭受到了限制甚至規訓。而江蘇的一些中青年詩人近年來的詩歌寫作恰恰就是要不斷恢復和強化“地方性”,恢復個人的精神“基地”和地緣文化的基點。正是因為地方性在一些詩人那里可貴的恢復和重新確立,這些詩人的南方詩學也呈現出了個性化和差異性,這在蘇南和蘇北詩人那里可以較為清晰的看出。布羅茨基說詩歌是對人類記憶的表達,這句話在當下語境中一定程度上可以被轉換為詩歌是對地理文化的記憶。在子川、龐培以及其他一些江蘇詩人身上我看到了南方水域沉痛、陰暗和遲疑的一面,看到了后社會主義時代江南煙雨的冷與密,那種揮之不去的傳統、古典、憂郁、生命和愛的沖涌是永遠都不能稀釋和抹去的。值得注意的是一些詩人盡管并未出生于江蘇,但來此之后的寄居顯然受到了“南方”文化的浸潤和影響,“南方的雨會突然在 / 某個晴朗的時刻從天而降 / 那些熱帶植物所散發的腐質氣息 / 使天空不住地晃動 / 傍晚的雷聲 / 令蝙蝠們倒掛在古老的屋檐下”(代薇:《旅途》)。這些詩歌猶如反觀過往和地理精神的鏡像,這些詩句顯然是發自詩人的內心深處和強大的生命體驗與想象力相拓展與挖掘的結果,但是這些句子又是出于江南的,屬于中國詩歌不滅的血脈的,它來自我們所熟悉的這個國度,更來自于“前朝”式的隔岸的歌吟和本源性的生命和文化的雙重鄉愁。

      我們的時代多像迪斯尼樂園和經過華麗包裝的麥當勞游樂場,其掩蓋的是商業時代的平庸和垃圾。我們已經目睹了個體、自由和寫作的個人化、差異性和地方性在這個新的“集體化”“全球化”時代的推土機面前的脆弱和消弭,“異鄉”和“外省”讓詩人無路可走。很多江蘇本土的詩人和其他地域的詩人一樣不斷離開鄉土到異鄉生存,而這些身處異鄉和“外省”的詩人比如洪燭、清平、大衛、周瓚、沈浩波、吳晨駿等詩人更是愈益顯豁地呈現出對南方詩學的眷顧以及遠離“本土”的尷尬困境,南方成了這些詩人在外寄居的白日夢,“幾天后列車載我南下,/ 哐當聲中黎明的江南,/ 帶給我另一些陳舊的感想,/ 而在北上的歸途中,/ 我的腦??赡芤黄靵y,/ 在更遠些的歲月,/我的生活是否完全由 / 提前到來的往昔構成”(清平:《自家鄉返京》)。江蘇一些中青年詩人(盡管為數不多)的詩作甚至有種義無反顧的姿勢來構筑自己“基地”的地緣政治學。他們不斷將散落在各處的地理空間以詩化的意義,不斷在日?;坝^中呈現一個當代詩人的微觀地理學圖景。那些宏大的、虛假的、卑劣的、齷齪的政治文化、鄉土文化、城市文化以及三流詩人的自大、自閉傳統所一起構筑起的廣場諂媚學和紀念碑早已在無比令人驚悸的黑暗與痛苦中煙消云散。正是在真實地域和想象空間的交織中,一個詩人在語言的空間和自身生命履歷的軌跡上呈現出波詭云譎的氣象與心像,夢囈與白日夢,現實與寓言。

      二 “南方詩學”如何成為可能

      但是我們面對新世紀的江蘇詩歌同樣不能不發出追問。

      在一切都成為消費和“娛樂至死”的全球化語境里,我們該如何進行“南方”寫作?

      當我們的思想被主流話語再一次集體“征用”的時候,我們該如何處理詞與物、個體與地理和文化的關系?

      面對著1990年代現代主義美學旗幟下的個人化寫作以及新媒體的迅猛推進,尤其是新世紀以來網絡平臺和博客的發展,詩歌寫作已經達到了空前的個人化、自由化和技術化的令人“歡欣鼓舞”的時期。在這種寫作潮流的影響下我們本應看到不僅語言精粹、想像奇特、技藝超拔而且在思想的先鋒性、前沿性、獨立性和自由性的探索上都相當出色的作品,但是我們看到的卻是在大量的復制性的寫作中即使出現了上面所說的優異的作品也往往被這些泥沙所淹沒。應該意識到新世紀以來的詩歌觀念看似已經相當繁復和多元,詩歌寫作也是在差異和多個向度展開,詩歌的技藝也似乎達到了新詩發展以來較為樂觀的時期,但是在近些年所涌現的一些詩學問題、甚至在某些人看來大是大非的問題已經揭示出詩歌問題已經不是單純的文學自身的問題,商業、傳媒、大眾文化、話語權力、詩歌趣味、詩人身份都和詩歌極其含混、曖昧而又不容分說的糾纏在一起。在一個寫作越來越多元化的今天,實際上人們對詩歌寫作多元化道路的認識并不樂觀。尤其是在“個人化”和現代主義美學視野下,一部分詩人在過分沉溺于“個體”的同時墜入到不及物的迷陣之中;與此同時在新世紀以來更多的詩人投入到底層、打工、草根和弱勢群體的“現實主義”的民生寫作的時代潮流之中,在不斷復制中喪失了詩人的真實體驗、知識分子良知和詩歌寫作的多樣化。詩歌的地域性、文化根性和知識分子的操守正在日益淪落、喪失,甚至連承載了千百年的文化和詩歌精神的蘇南、蘇北的山川河流、園林建筑也一同被同一化和祛地方化。當年詩人肖開愚在1990年代對“南方”和“南方詩”的詩意描述和文學想象在日益城市化和工業化的今天看來顯然有“隔江猶唱后庭花”的失意和惆悵,曾經的南方山水霧氣和氤氳的詩意情懷甚至一定程度上成了“前朝”舊夢,“南方霧嵐縈繞的丘陵地區,江河縱橫、溝渠密布的水鄉,和野獸出沒的熱帶與亞熱帶叢林,都是滋生還鄉、刺激想象力的強制性地貌”(肖開愚:《南方詩》)。在江蘇密布縱橫的河流和逶迤的群山之上,后社會主義時代的城市建筑和工業推土機正在削減著中國文化版圖和詩歌史上的精神坐標,我們甚至無可奈何地發現“方言”、文化的南方和一個個群落的母語難以挽回的消失。方言被普通話改寫,地方被國度修正,詩歌寫作再次尷尬地充當了寓言的角色,“長途公交車穿越水鄉 / 車廂發出怪異的聲音 / 司機用剎車贊美、肯定 / 綠色、桔色和淡青色紛紛讓道 / 廣袤的氣流追趕至車頂 / 乘客擠在車門縫 / 和春天肩并著肩 / 上車時踏板仿佛踩著少女的發育 / 衣領和樹葉絮談 / 徹夜不眠 / 一個個池塘,睡蓮掠過車窗 / 水杉的尖刺著天色的蒼白 / 塑料袋和零食沙沙響 / 有人開窗,朝著高壓電網咳嗽 / 有人喊停 / 看見油菜花開時 / 車廂里一下子變得安靜 / 車門嘆息著,又一個還鄉的夙愿”(龐培:《公路上》)。當年新文學浪潮中劉半農使用江陰方言創作了《瓦釜集》(1926),這種如此集中、純粹、完整的“方言”寫作似乎成了詩壇絕響。

      后社會主義時代和新移民運動時代,真正的詩人都不能不與強大的生存現實發生巨大的摩擦甚至沖撞。而近年來江蘇的一些富有知識分子良知的詩人然除了與現時代的櫥窗、游樂場、夜總會、玻璃幕墻、高速城鐵發生有距離的詰問之外,也同時地將視野投注到山川、河流、叢林、寺廟、教堂、村莊等帶有原生態和文化遺存的重新復活的靈魂般的景物和場景之中去,它們所組成的巨大的寒流和閃電包圍著一個詩人遠非強大的內心??梢院敛豢鋸埖恼f盡管目下有一些詩人自命或被命名為后移民時代的“鄉土派”、“新鄉土派”、“農民工派”或“草根”詩人,但是真正體悟當下語境中鄉村的家族、歷史和個人命運,能夠具備震撼人心膂力的詩作卻是相當匱乏。江蘇的一些新銳詩人尤其是出生于1970年代之后的詩人卻在真正意義上從生命和語言的臨界點出發,從血脈的根性出發抒寫“南方”繁復的氣象并生發出綿延不絕的文化地理學上的“鄉愁”。

      文化產業的興起以及消費主義話語“天鵝絨監獄”式的“柔軟”的強權使得城市作為一種“恐怖性的魅力”在一些南方城市的詩歌寫作者有關“打工”和“底層”詩歌的作品中成了另一種方式的對欲望敘事的崇拜,發廊、歌舞廳、股票交易所、銀行、美容院、健身中心、地下鐵、酒吧、星級酒店、夜總會、酒吧、地下室、天橋、工地、浴池、洗腳屋、按摩吧也只是虛設的背景,這一切都成了吸引作為消費主體的讀者的有效手段。而值得警惕的則是世紀初以來的受到詩人和各種文學機構、文學獎項所追捧的“新農村”詩歌顯然同樣是國家農村政策調整和現代化藍圖的直接顯現。江蘇一些詩人的鄉村敘事仍然承擔了控訴者和啟蒙者角色的同時,相當的一部分作品則充當了現代化藍圖的“頌體”調性的歌者,歌頌取代了真實,平庸替代了思想。我想我們需要寫作“底層”和“新農村”等具有現實介入題材類型的“當代性”文學,我們需要具有直面現實和擔當精神的詩人,但是我們需要的又不是簡單的“傷痕性”的、“感動”的、“疼痛”的詩歌和簡單庸俗的時代倫理道德的“苦難”和空洞的能指。顯然階級文學的傳統和中國的“新左派”所關注的底層、控訴貧富差異在“底層”和“新農村”的寫作中得到了最為及時和有力的呼應。甚至在一些詩歌中打工者、底層、農村和弱勢群體成了被反復展覽人性“丑陋”的空間。需要指出的是“底層”和“新農村”概念是與所謂的中產階級詩歌相對立而出現的,過于強烈的階級歸屬和道德屬性使得這些作品在整體性上出現了思想探索性的下滑。在當下的各種雜志和媒介中這種類型的詩歌寫作已經是以驚人的速度復制,甚至這種帶有階層和苦難敘事的寫作類型已經成了新一輪的主流話語。由此可見在后社會主義時代和新移民運動的語境中“新農村”和“底層”已經不再是中性的題材問題,這一人們談論的“公共話題”顯然被賦予了更多的意識形態的色彩和道德論傾向?!靶罗r村”和“底層”寫作已經成為日益高漲的詩歌“主旋律”,一體化和集體化的癥候越來越顯豁,這成了粘合各種詩學觀念的良方,而這也使得這種題材的寫作帶有了因一哄而上而導致的思想的貧乏和拙劣的仿寫。

      當然需要注意甚至警惕的是為數不少的江蘇青年詩人群在不停向內心和特有的感受挖掘和拓展的同時也普遍顯現出流于時代主流美學規范的趨向,甚至其中包括一些較為年輕的“70后”、“80后”和“90后”的女性詩人。她們也不斷在詩歌中表達對底層、農村、草根和弱勢群體的“關懷”和“致敬”。盡管她們的詩歌中不斷出現“滄?!?、“淚水”、“疼痛”、“苦難”、“死亡”等詞語,但是這些語言因為缺少真正的生命體驗、現實感和足夠的想象提升能力而顯得蒼白乏力甚至失效、“死亡”。面對著新世紀詩歌,一個同樣屢遭誤解的問題是“詩歌要反應時代”,而“時代”一詞已經反復被歪曲、庸俗化和強暴,“時代”、“現實”、“社會”、“人民”,成了一個又一個可以吞噬一切、涵括一切的虛無黑洞,在巨大的旋渦中吸蝕著一切。這在相反的向度上呈現了集體性宏大詞語背后被不斷庸俗化、狹隘化、政治化的荒謬性癥候。換言之值得警惕的是世紀初以來受到詩人和各種文學機構、文學獎項所追捧的“新農村”、“底層”、“打工”詩歌顯然同樣是國家農村政策調整和城市化藍圖的直接顯現和比附。在一些女性詩人的鄉村敘事仍然承擔了控訴者和啟蒙者角色的同時,相當的一部分女性詩人的作品則充當了現代化藍圖的“頌體”調性的歌者,歌頌取代了真實,平庸替代了思想,成了被“征用”的體制化詩歌寫作。

      可以肯定地說在很大程度上我們低估我們目前所處時代的困境,我們不約而同的認為這是一個已經完全擺脫了政治和意識形態的商業化、消費主義化的開放、自由和個性的寫作時代。但是無限加速度前進的商業、城市化和工業化的列車并沒有降低寫作的難度和思想的深度,只是我們過于迷信和樂觀于時間的進步神話。而事實上任何一個時代都會給寫作者制作出種種難度和困境,政治年代如此,經濟年代同樣如此。當1972年的冬天北島把偷偷寫好的《你好,百花山》給父親看的時候遭到了父親的不解和反對。而在2009年11月12日北京罕見的大雪中,在第二屆中坤國際詩歌獎頒獎典禮上,北島在受獎詞中同樣表達了對全球化語境下詩歌寫作的難度與危機,“四十年后的今天,漢語詩歌再度危機四伏。由于商業化與體制化合圍的銅墻鐵壁,由于全球化導致地方性差異的消失,由于新媒體所帶來的新洗腦方式,漢語在解放的狂歡中耗盡能量而走向衰竭”。在后社會主義時代以及全球化、城市化圖景中對地域性和差異性的消弭,我希望以江蘇為代表的“南方詩學”重新確立她強大的發聲和持久的膂力,“我在北方的夜晚 / 透過寒冷 / 看見你上空 / 與內部 / 柔靡而銳利的光芒”(馬鈴薯兄弟:《南京的光芒》)。

      詩歌無疑成了承載南方詩學和江南記憶的最好話語方式和最適宜的精神裝置,這不能不讓我想起斯蒂芬?歐文在《追憶》中說——“在詩中,回憶具有根據個人的追憶動機來建構過去的力量,它能夠擺脫我們所繼承經驗世界的強制干擾。在‘創造’詩的世界的詩的藝術里,回憶成了最優秀的模式?!?/p>

    文章來源:江蘇網絡電視臺 責任編輯:程家由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