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羅振亞:新時期江蘇詩壇概觀

    2013年05月26日 17時28分 

    羅振亞(南開大學文學院教授,評論家)

      江蘇一直是新詩之鄉,這里不僅走出過卞之琳、辛笛、唐祈、杭約赫、聞捷等詩歌大師,而且數次聚焦全國詩歌界的目光。20世紀30年代沈祖棻、程千帆、孫望、吳奔星等的新古典主義探索,使南京和北京、上海形成詩壇的鼎立三足;80年代南京的“他們”詩派以生命意識、語言意識的雙重自覺,更被公認為“第三代詩”的領軍群落。新世紀的今天,江蘇詩壇仍有許多可圈可點之處。

      客觀地說,當下的江蘇詩壇已形成一種相對理想、健康的生態格局。給人最直觀的感覺是詩人輩出,抒情陣營壯觀。遠有丁芒、憶明珠、沙白等筆耕在先,中有黃東成、王遼生、孫友田、趙愷、鄧海南等緊隨其后,近有孫昕晨、車前子、丁可、小海、朱朱、代薇等中堅堅持,后有“新生代”馬永波、黃梵、李德武、馬鈴薯兄弟、龐培、陳傻子等打拚,再有許強、純子等更年輕的新人嶄露頭角。稱得上是五代同堂,交相輝映??上驳氖嵌鄶翟娙硕寄芤曉姙樯袷サ木窦覉@和生命意義的寄托形式,嚴肅而有尊嚴地寫作,整體上做到了題材闊達,手法繁復,時代與個人諧和,傳統與浪漫兼有,質樸與空靈并存,相互間“和平共處”,姚黃魏紫,各臻其態,眾語喧騰。

      具體說新世紀的江蘇詩歌至少有幾個清晰的審美流向:

      一是詩人們有策略地全方位“及物”。他們普遍認為詩歌不能做空載的列車,所以基本上都能注意協調詩和現實的關系,從內視點的出發,表現日常生活中的境遇和感受,用“此在”處境和經驗,規避烏托邦和宏大敘事。如果說當年朱文的《讓我們襲擊城市》已觸及生活最細微的皺折之處,不乏異化痛感的心理咀嚼里不乏人性的溫馨,日常生活表象“資料”的自動敞開即透著平淡而豐滿的詩意光芒,是對當下現實的一種“深入”;那么一直迷戀于當下場景撫摸的朱朱,則體現了“深入”的另一個維度,即回歸過去的現實即傳統題材和精神。組詩《清河縣》中的《武都頭》影視場景是傳統的;但文學靈感是創新更是重組的思想觀念,仍使作者窺見了“被觀者”的思想動機,觸及了武松對潘金蓮既“愛”又“恨”的隱秘矛盾的性意識和性心理,又現代味十足。在貼近生活方面《揚子江詩刊》有很好的導向,它在走純抒情的路子同時,最注重的就是就是以民生題材為主,刊發富有洞察力的現實主義之作;至于在汶川地震、奧運召開之際,江蘇詩壇更以“行動”的力量,書寫民族的大悲大喜和深摯的人道主義情懷,切入了國家的靈魂和人性的深處。

      二是致力于藝術技巧和思想深度的打造。江蘇詩人與詩歌本質相一致的生活、寫作方式,是令非常認可的。他們不像四川、廣東等省詩人那樣有強烈的群體意識,他們好像對詩歌創作和文本之外的意氣之爭、唇舌之戰不感興趣,所以在盤峰論劍、衡山比武等詩壇“事件”中找不到他們的身影,甚至他們對時尚和流行的寫作風氣也保持足夠的距離和警惕。新世紀后,他們更多的是參悟寫詩、讀詩乃寂寞的個人化行為本質,淡化打旗稱派的狂熱,鐘情于藝術自身品位的經營和提升。尤其是那些優秀者更意識到,不論到什么時候詩歌創作都必須靠文本說話,因此努力使寫作日趨沉潛,在詩的本位上專注于寫作自身,沉穩內在地多方尋找詩歌藝術的可能性。這種方式和狀態使江蘇詩壇沒有轟動性的大舉措,也少速榮的詩人和詩作,但卻沉潛為一種成熟的藝術風度,保證了詩歌和詩人不會速朽,留下了一批質量上乘的文本。如知識分子氣十足的馬永波,那種靈動機智的情思經驗、客觀化的呈象狀態,尤其是質感純粹的出色的語言感覺,給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像《電影院》《幸福的蒸氣》等詩,或通篇運用小說筆法,客觀場面、心理活動、解剖評論攪拌,情節、細節、氛圍兼俱,有種非詩體的蕪雜,童年性覺醒的意識流遐想和自言自語的獨白,使文本更近于散文隨筆和小說的路子;或在有關大姐的事態的轉換和流動中,把作者溫暖而感傷的情感傳達得客觀內斂卻悠遠異常,節制而智慧。內斂嚴謹的黃梵寫下的作品多具有較高的藝術品位。以道義和良知的擔當尖銳地介入社會病態題材視域的《墜落》《灰色》《二胡手》,就昭示了他善于攝取其他文類優長、處理復雜微妙生活與情感的強勁能力。雖然他從不在詩里炫耀自己的淵博和深邃,但厚重的知識底色仍使他的作品逸出了一般性情感寫作的苑囿,在簡雋的表達中俘獲了一種直指人心的力量。并且不論是馬永波、黃梵,還是比他們年長、年弱者,都積極探尋詩歌的本質,通過對生命、人生、宇宙等抽象命題的凝眸,在以往被奉為圭臬的抒情說的基礎上增添著新的理性內涵,如純子的《一切未遂》即多含感情因子,但在情感流脈底層蟄伏著想象力對知性的追逐,注重個人經驗和對人生看法的發現,“在人生的中間站/我偷生,未遂/欲死,也未遂”,它是作者的一種心得:在永恒的世界和命運面前,渺小的人能力有限,有時美妙的幻想與邪惡的陰謀都無法實現,甚至主宰不了自己的思想、動作與生死,未遂乃人生常態。無形中敦促著詩歌走向了主客契合的情思哲學境地,強化了思想的穿透力。

      三是通過多元化的探索,使90年代以來的個人化寫作落到了實處。一般說來,和北方的理性粗獷相比,江蘇詩歌雖然不無吳野《孫中山》似的大氣磅礴之作,但更多的時候則滿溢著浪漫和才情;只是每個詩人又不在風格上求同,而有著自己個性追求的“太陽”。如從代薇的《可能》《鐘聲敲響》等詩中,我讀出了她以超凡的想象力重構世界、經營自足心理空間的努力,悟性高妙的陌生化句子,跳脫輕盈的思維轉換,以及內里緊張而節奏舒緩間的張力,完全不能用慣常的語法、情感標準去闡釋,這使她的詩貌似清水,實為深潭,氤氳著一股神秘而美麗的氣息。從子川的《重讀寓言》、《總也走不出的凹地》《時光流轉》等詩里,我讀到了江南的柔美和精巧,但他仿佛有四兩撥千斤的功力,其詩歌綿軟的憂傷調子,承載的竟是生和死等頗具哲學硬度的體驗和頓悟,舉重若輕,婉約而又超拔、深邃。從丁可的《哼著小曲兒的農發婦》《母親的專列》等詩里,我似乎聽到了農村四季的生長和土地拔節的聲音,它們好像是從土地里面直接生長出來的精靈,樸素的語言態度,簡捷的傳達方式,徑直走進了農民悲涼的命運內核和沉郁的情思旋律,完全超越了那些只為鄉土畫像的浮光掠影的吟唱。從小海的《田園》《村莊》《平原的日子》的系列村莊建構,我相信它們已經飽具形而上的精神意義,他對鄉村世界執著撫摸的浪漫情懷,在90年代乃至當下的很多人看來是背時的,但我以為那恰是他的價值所在,他守住了現代異化社會里的精神清潔,其寧靜、恬淡、本色的寫作態度對詩界也不無啟迪。再有胡弦的詩精巧奇詭,寄寓含蓄;朱朱的詩內斂嚴謹,冷寂而孤傲;沙白的詩靜穆泊淡,韻味綿遠;車前子的詩怪誕睿智,常出人意料之外……它們多色調、多風格的對立互補,增加了江蘇詩壇肌體的活力和絢爛的美感,是個人化寫作徹底到位的體現。

      我個人以為,看一個地域、一個時代詩歌是否繁榮的標志,應該視其有無相對穩定的偶像時期和天才代表。檢視當下的江蘇詩壇,可謂群星閃爍,十分紅火;但艾青、穆旦一樣的拳頭詩人還未閃現,在常態中前行的江蘇詩壇離真正的繁榮還有一段距離。好在江蘇詩壇已經開始正視這種大詩人匱乏的現實,何言宏、姜耕玉、馬永波、傅元峰等批評家已經開始著手于理論建設,同時江蘇詩壇自己的陣地《揚子江詩刊》開放而大氣;所以只要詩人們能夠在及物的基礎上,提升思維層次,注意自娛性與使命感的平衡、精神和藝術的同構,構筑感性與理性契合、情緒與智慧交匯的詩歌本體,江蘇詩壇就會像江蘇的經濟地位一樣,進入全國排頭兵的位置。

    文章來源:江蘇網絡電視臺 責任編輯:程家由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