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望川:英雄史詩的當代回聲

    2015年07月10日 14時46分 

      

      

      通常,英雄是具備一定神性的人,英雄史詩來自人類記憶的深處,那遙遠的過去。從這個意義上說,當消費主義時代正在消費一切的時候,英雄似乎成為一種快速消失的族群,只留下壯麗的背影,英雄史詩也同時成為在俄耳甫斯身后飄逝的歌聲。在此背景上,彌漫起普遍的文化的鄉愁,歷史無奈地觀望著浪漫情懷的退潮,而令人樂觀的是,在現代科技反復復制文化贗品之處,語言卻能縱橫馳騁,以它的藝術魔力喚醒沉睡的心靈,把過去與未來召集到當下,以此拯救失血的人生。這是我在閱讀王成章先生報告文學后生發的感慨。繼激起強力反響的歷史題材長篇報告文學《抗日山》和《和你在一起》之后,近日,人民出版社又推出了他擇取當代題材的長篇報告文學《國家責任》。隨著閱讀的深入,我感知了一種創作的自覺。對于一個優秀的作家而言,所有的作品都是他的精神自傳,王成章先生的報告文學也不例外。若是把上述三部作品視為渾然一體的英雄交響曲未免失之牽強,那么,至少可以看出其中薪火相傳的精神譜系。當年北島的一句詩持久地感動著我,“我并不是英雄/在沒有英雄的年代里/我只想做一個人”,我理解為美好的人性可以納入神性的行列。當年,相對于普遍的茍且、怯懦與背叛,對一個堅守自己內心、在大地上挺直脊梁的人,還有比“英雄”更合適的稱號嗎?而今,“在奢靡成風、土豪橫行、娛樂至上、裙裾翻飛占領大幅版面和熒屏的時候”,王成章先生在思考,“我們到底該弘揚什么?我們到底該謳歌什么?”,從這一角度看,作家是有著濃烈的英雄情結的,不僅從他瞄準題材的準星能夠感知,更以他焚膏繼晷的創作狀態得到證明。正是被一種英雄精神激蕩著,他零距離地介入筆下的時代風云中,隨著主人公在時代洪流中跌宕的命運而歌哭、長嘯、搏擊、沉思,有寫作經驗的人不難體察其中心力的耗損。從這一角度讀《國家責任》,我也就因此讀成一部英雄史詩的當代回聲了。 

      《國家責任》實現了描寫對象從戰斗英雄到建設英雄的輕盈轉身,把視角從民國動蕩不安的戰爭年代,轉向上世紀八十年代初至二十一世紀初葉波瀾壯闊的共和國經濟改革,濃墨重彩描畫一個沿海企業的發展史,一個現代企業家的成長史。如果把這部作品比作一部交響曲,那么在樂章的呈示、展開、再現,直至終曲,企業的沉浮與個人的成長兩個主題始終或平行,或交織,或扭結著推進,若兩道同向的水流,穿過相同地質的河床,或滔滔,或蜿蜒,不倦地奔流,在交匯入海的一瞬間,撞擊出雷鳴般的最強音,那就是報效祖國、振興民族的宏愿,如一滴水回歸大海,個人的理想融入到對國家的責任與民族的夢想中。書中主人公張國良的理念點亮了主題:“企業家為社會創造財富的同時,應該更多地參與國家、國防、民生的建設,如果企業家只為了賺錢,可能中國的繁榮就像中國歷史上五千年不斷重復的那樣,都將會是曇花一現?!闭菓驯е@一理念,他把目光投向尖端的碳纖維產研領域,矢志于突破歐美日對碳纖維的嚴密封鎖線,以背水一戰的勇氣,圓了國人四十年碳纖維產業化的夢想,而一個瀕臨倒閉的小作坊,也從此登臨行業制高點,發展成現代化的集團企業;正是懷抱著這一理念,在考察市場時偶然獲悉呼倫貝爾盟邊防地區水質很差,嚴重危害邊防官兵的身體健康后,心系守衛邊疆的共和國衛士,把為邊防連隊改水當作頭等大事,數度北上,斥巨資為水質差的11個邊防連隊都安裝上先進的凈化水設備;正是懷抱著這一理念,以他的謙卑、誠懇、執著叩開了業界一個個學者與專家的大門,同時叩開了碳纖維產研的神秘之門;正是懷抱著這一理念,他超越了常人難以想象的艱苦卓絕的挑戰,也一次次創造了常人難以想象的成功的奇跡;正是懷抱著這一理念,他熱心于社會公益、慈善、教育、文化事業,為企業注入社會良知,為自己完善了大寫的人格。正是這一理念激發的光華,當地政府引導業界關注“張國良現象”,一向沉靜內斂的作家情不自禁稱道“有了企業英雄才有英雄企業”,“張國良就是連云港這片土地上走出來的英雄?!?。作家在報告文學的長廊里,增添了一座“當代英雄”的造像! 

      無疑,若是沒有典型環境的渲染,若是沒有細節的支撐,若是沒有人物群像的輝映,若是沒有這部交響曲中抒情副題——愛情、親情、友情和日常生活片段若隱若現的變奏,這一當代英雄的形象難以血肉豐滿地樹立。作為本職為記者、業余兼寫詩歌、小說的“三棲”作家,他以記者的敏銳把握著時代的脈搏,以記者的犀利捕捉到常人容易忽略的生活細節;他以小說家善于鋪陳的技法營造宏大的社會場景,以小說家善于抓住個性特征的儉省的筆墨,塑造了一個個語言、外貌、神態、動作、性格各異的人物群像;他以詩人的細膩,將靈動的筆觸探入人物幽微的內心,以詩人善于篩選意象的眼光,通過一個個特寫鏡頭還原了一個從鄉村少年到青年學子到現代企業家的典型人物的成長足跡,一個既理智又感性,既敏銳又率直,既鐵腕又柔情,既謙遜又驕傲,既沉穩又冒險,既心思內斂又坦蕩如砥的當代拓荒者。報告文學的核心詞是文學,《國家責任》接續了王成章先生的文本實驗,且更為嫻熟。詩歌、寫景與抒情美文、小小說樣式和哲理小品與主體的敘說有機嚙合,給報告文學引進豐饒的文學元素,形成獨特的報告文學文本體式。文學元素的滲透,使作品超越了平鋪直敘的先進人物事跡報告,而使主人公成為典型環境中的“這一個”——一個當代英雄。也許,這是人物原型的內心肖像?也許,作家代表我們表達了對一個國家責任的堅定履行者的由衷致敬?“張國良現象”可以找到精彩的解讀文本了,有心的人還可以從一個個生動的案例中,獲得企業發展與個人成長的啟示。文學元素的滲透,同時也有效地掌控了作品的敘述節奏,平衡了篇章結構的呼吸,收放自如,更添抒情調子,增強了文本的可讀性。 

      一個優秀作家是必須具備穿越地平線的眼光的。如果把地平線當作一種隱喻,不僅指特定的觀察對象,也包括表達方式,乃至意味著人類存在的時間——過去、現在與未來。記得王成章先生曾飽含激情地抒寫了總題為《寫給南沙的情書》的組詩,其中有幾行寫道,“我想尋找你古代的波濤/古代的水的吟唱/我想和你重新刻下元代的石碑/明代的廟宇和木樨花/尋找清代的螞蟻和蟻冢/群島啊,請你用最先的那根蕨草迎接我……在海上的光輝里/我要你的最初的露水/打在我的眼睛上/讓你百合的香氣/喚醒一個膽怯而又緘默的男人/喚醒一滴還在燃燒的血”,謹摘錄于此,權作對本文論題的尾注。 

      

    文章來源:中國作家網 責任編輯:江蘇作家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