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李潔冰:性情葉彌

    (2019-04-25 10:37) 5615959
            
            認識葉彌,始于二十年前。
            孿生姐姐在南京讀大學時,班長是位蘇北漢子,鼻直口方,凜凜一軀,頗具武松風范。偏偏女朋友生得嬌小玲瓏,不惟姑蘇女子,還是作家。這兩項指數,讓班長風頭一時無倆,傳為南北合璧的佳話。
            蘇州女子便是葉彌。其時的葉彌,事業如日中天。被譽為新活力文學的領軍人物。作品一經發表,便“站在了青年文學的至高點上。靈感有如天賜,妙筆宛若天成,出落于江南,惹眼于全國文壇。”
            此言不虛。那時候,翻開各類文學雜志,選刊,到處都是她的名字。
            于是去蘇州玩。實則是好奇心驅使,想一睹名作家真容。乍見之下,身纖體瘦,不施粉黛,遠非想像中的蘇州美人。甫一開口,機鋒盡在唇齒之間。卻又山水不露,棉里藏針。暗忖蘇北武松這回遇到克星了。必定是馭夫有術,婦唱夫隨。聊天時,聽說有稿子在某刊候著,抄起電話就打過去。對方喏聲連連,這邊廂聽得感動莫名。
            那次蘇州行,吃喝玩全歸了光陰。惟有葉彌侃的若干段子,至今仍有記憶。便想如此個性異秉,怕是不能囿限于規制。果然不久,葉彌便自我放逐,成了自由撰稿人。
            后來到蘇州公干,便去訪葉彌。一次暴雨,颶風將雨傘吹得花朵怒綻,幾次翻轉過去,仿佛瞬間要將人帶到天上。正惶急時,葉彌開車來了。頭上波浪翻卷,一身時尚麗人裝束。當時她住在佳安別院,蘇州的核心區域。進了家,一只棕色小黃親熱熱地迎上來。夜晚,也不閃躲,就安臥在床底下,各自睡得秀氣。葉彌說,阿隨怕生,倒跟你有緣呢。便在一起開聊。女作家見面,有些話題自然聊得很深??傮w感覺,自己仍在俗世,而葉彌早已越過三重門,攜生花妙筆,隱形翅一副,于不動聲色中,向著外太空間翩然而去。
            翌日,葉彌到蘇州大學開講座,說你也來聽聽吧。問講什么,她說對話蠻有趣的。今天回憶起來,物我皆忘。只記得越過亭臺,穿過一地繁花,又繞過幾條青瓦粉墻外加滴水檐的小巷,然后就看到三三兩兩的大學生,在校門外的茶座,書吧,或小橋邊閑坐,喝茶聊天,寫作業。其情怡然,其狀逸然。少頃,走進校園,直奔某某廳??吹饺~彌著一身碎花連衣裙,卻素面朝天,只拿絹帕將頭發松松綰了。正在跟學生對話,其間兵戈來往,火花迸射。實則,講座只開了十幾分鐘。中場閑隙,葉彌笑笑說,她更喜歡互動。始知無視板眼,是個率性的人。
            幾年后出差路過,葉彌正在趕稿。聊過片刻,忽然抄起一只相機說,帶你去拍照吧。然后一起走到相門橋附近的城門前,彼此拍了幾張。這時候,夕陽正好從天邊照過來,斷壁殘垣之下,畫面中的人,眉宇間竟都有了幾分滄桑。
     
     
            二
            梨園行的大哥,一次忽然問,葉彌的小說讀過嗎?我搖了搖頭。對面又說,這女子不可小覷。彼時長兄沉潛業界多年,曾有數部傳統京劇大戲被國家院團投排并上演,其中《成敗蕭何》《高陽公主》《金頭野史》《徐?!穼覍⒉茇畡”惊?、文華大獎收入囊中。閱讀視野之寬,堪稱雜家,且性格狷傲,一般少有稱許。即出此言,想必是了。
             時值九十年代未,文學業已過了全盛期。我尚在文壇外閑逛著。一位姑蘇小女子,卻攜中篇小說《成長如蛻》入道,此后一路款行,以質高,量穩,不徐不緩的速度陸續推出自己的作品,在次序謹嚴的文學長廊里,辨析度愈來愈明晰,果然成了氣候。
    葉彌屬于文壇里的異數。其手法,語言,語境里的峭拔,凌厲,智識,全然不似女性作家。文壇曾有戲言,男作家獻技,女作家獻血。翻看葉彌的小說,似兩者皆不搭調。既無炫技,亦無血漬淋頭?;蛟灰粋€字,智。即讓你無法一眼看到底的那類。人物,情節,場景,少有大開闔,或峰高谷底的 跌宕。細品起來,卻又兵不血刃,于幽冥處完成敘事理念的傳遞。
            再曰透,即洞悉。南方女子的眼神,多靈秀,機敏,通達,惟獨不見傻氣,卻也過早參悟世事,失卻了天真。生于姑蘇的葉彌,想必兼具上述元素諸種。加之早年隨父母下放蘇北經年,被粗礪的風沙一打,南北融匯,于是產生了化學反應。自此蛻骨換胎,修成今天這般模樣。一個透字,對世事的洞明,對俗世的深諳,對大悲憫后的省思,皆訴諸于文字。這幾乎使她一上手,便邁過青蔥歲月,真抵中老年的思辯而去。幸也,非也,自有文學解說。
            讀葉彌的小說,很久以來,似乎找不到合適的字眼,去概括那種曠寂感。直至靈光乍現,始識禪意?!断銧t山》《明月寺》《香雪禪》,單看篇名,除卻意象之美,更有一種徹骨的空蕪,從頭發梢里隱約浮游上來……無論《《明月寺》的月光,《桃花渡》里黃昏的薄暮,僧人,老叟,落花流水,佛龕;還是《香爐山》上那一輪明月,傳說中升降的神燈,這些或隱遁,或散逸于筆墨間的符碼,無一不牽引著人性向著更廣遠的淵藪掘進,抑或掙開塵世的牽絆,向著天外飛升。若非對世相及生命體察之深,痛之切膚,思之窮途,何以修煉至此呢。
            寫到這里,不免想起那句老話,一方水土養一方人。舉凡江南才俊,無分性別,尊卑,長幼,那種骨子里的空靈感,幾乎是集體無意識的。它于小橋流水,回廊曲徑,水中月,影墻花,以及飄彌不盡的絲纏細雨中浸洇;于舉止談吐,動靜起臥之間生長,幾乎是天然地嵌入生命的每一道紋理。然后由內而外,在筆墨文牘,在鍵盤敲擊處自然流淌。
            想來,葉彌在其敘事文本里的禪意,承于天澤,得益于生命本體的自悟,也就不奇怪了。

                       

           
            再訪葉彌,聽說她已經搬到鄉下去了。此時我與文學結緣十載,常有秉燭逆風之感。雖說此后偶有相遇,都是在省作代會上。但那種見面,紛紜,熱鬧,噪雜,來去匆匆,再也無法坐下來深聊。抑或各自在路上跋涉,已無暇細聊了。
            最近一次作代會,是跟孿生姐姐一起聚的。葉彌的話匣子打得很開。說話的語調漸高,頻率漸稠。中心議題只有一個,貓狗經??吹贸?,她對家里的每只貓狗,都視若己出。它們的來路,脾性,喜怒哀樂,凡俗點滴……完全擬人化的表述,時時逗得聽者捧腹大笑。天吶!原來葉彌還是那么能講。我心里不由暗呼一聲。當然,侃得最多的,還是那些撿來的流浪貓狗。幾乎每一只,都有讓人或流淚,或擊節的歷險記。有缺鼻子的,有少眼球的,有被車輛輾壓半殘,扔至路邊的。聽著聽著,不免覺得,葉彌的額頭上佛光閃爍。是??!現今世相,人活已經大不易。若非菩薩心腸,誰還會有心去伺候那些折翼的生靈呢。
            這其間,曾有機會常去蘇州采訪,撰寫一部反避稅題材的長篇報告文學。中間遍訪國內頂尖級的反避稅專家。那是另一個領域的精英和才俊,與文人多有不同,個個理性思維超凡,對數字有著近乎癡狂的天賦和迷戀。閑暇,自然想到葉彌。仍是屢約不遇。葉彌總是行蹤飄忽。忙寫稿,忙開會,忙跟文學有關的諸多事情。坊間倒是不時傳來消息。一說她在鄉下種地。就想像葉彌頭頂藍花布帕,腮上兩塊太陽紅,手拎菜籃子的農婦模樣。如此方好,葉彌一直有田園情結,這回終于返樸歸真了。又聽說,她作了莊園主,基本上閉門謝客。我半信半疑,再約一二。
            葉彌終于來了。拎了兩盒安吉白茶匆匆而至。聊至正午,邀她一起用餐。葉彌說家里還有一大堆貓狗等著喂呢。這倒很符合她的個性,寧可空著肚子,也不能讓那堆撿來的寶貝餓著。于是不再換留。送過斑馬線,遠遠看著她回過頭來,揮了下手,很快在視野里消失了。
            近來的聯系,基本是在微信圈上??慈~彌曬貓狗圖,曬它們的成長史。還有一年四季的春種秋收。每到收獲時節喜滋滋的采摘。有一堆堆的桔子,金光閃耀;幾棵葉綠菜,覆著雪花。還有那些各有名字的雞貓狗兔們,各種嬉戲,憨態,睡姿,大卡,小卡,麻餅……每曬必引來一堆點贊。
            在現代化列車一路狂奔,許多人生怕被拉下的今天,一位叫葉彌的作家卻遠離喧囂,再度放逐了自己。不管她是否成為真正的莊園主,有一點卻是勿庸置疑的。她表達的方式,依然是文學。
            沒準哪天,她突然捧出一部葉彌版的《動物莊園》來呢?照這個節奏,很像。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