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王愛軍:詩性的訴求——羅望子新鄉土敘事小說論

    2013年05月26日 20時49分 

    羅望子

      摘要:2000年以來,羅望子創作了以《珍珠》為代表的新鄉土敘事小說系列。這類作品風格質樸古典,詩意盎然。主要通過四種修辭格實現了其詩性的訴求,即“回憶”視角下的詩意化敘事;題名“隱喻”中的象征化手法;語言“所指”中的理趣化追求;詩文“互滲”中的審美化效應。羅望子新鄉土敘事小說的詩性訴求昭示了羅望子小說文體意識的自覺性、小說結構的張力性、小說意蘊的多義性。作家執著于詩性訴求的同時,又因為出現日常生活敘事的雷同,從而對其孜孜以求的詩性經營有所削弱。

      關鍵詞:當代文學;羅望子;詩性;新鄉土敘事小說;象征

      “詩性”( Poetic)概念源自維柯。在《新科學》中,維柯從認識論的背景下認為,童年時代的先民本性就是詩人,靠想像達成“詩性智慧”,形成“詩性意象”,如隱喻等。詩性來自想象,想象使先民達成“各種人的完整化的意象”,它是人類與抽象推理能力相對的另一種能力。[1] 即詩性是以想象構思意象或觀念,隱喻、轉喻、替換、暗諷是其構思的媒介。而中國學界關于“詩性”的認識多見之于海德格爾的“詩思”觀,在本體論背景下,海德格爾提出“人,詩意地棲居”、“詩性地共屬一體”,指的就是“規定者與受規者共屬一體”、“棲居地共舞于一體”。[2] 即詩性是物我之間棲居地共舞于一體,進入澄明之境界。實質上,若以文學語言為紐帶,維柯與海德格爾的兩種“詩性”觀在文學活動中是可以轉化融合的[3],即詩性是以比喻性、暗示性、象征性的符號表意體系溝通心靈世界與對象世界融為一體而生成的自由自在自適的澄明境界,并映現著物我一體的生命力、情感力、想象力和創造力。以此維度來考量羅望子的新鄉土敘事小說,即進入2000年代,羅望子創作的《本能》、《伴娘》、《珍珠》、《墻》、《吃河豚》、《麥芽兒》、《我們這些蘇北人》、《老有所愛》等小說,這些作品新鄉土氣息凝重,風格質樸古典,標志著羅望子完成了回歸現實與傳統的文學轉型,同時也昭示了羅望子小說的“詩性”訴求,即以語言為載體的心靈與對象世界渾然融合,并映現著物我一體的生命力和創造力。作家是以“回憶”、“隱喻”、“所指”、“互滲”等四種修辭格建構了一個意蘊悠長的詩性王國。

      一、回憶的視角:日常敘事詩意化

      回歸現實的羅望子一往情深地關注民間村鎮日常生活,筆觸伸向被宏大主題和時代精神所遮蔽的個體生存狀態和內心情感世界。他放逐了五四新文學以來的“城鄉二元模式”,既反對把鄉村生活寫成苦難所在地,隨意取消日常生活自身的意義和豐富性;也拒斥把鄉村寫成虛幻的心靈樂園,構筑知識分子逃避現實的精神皈依地,“在他的小說中,我們看到了現實批判和精神歸隱之外的另一種生存表達?!盵4] 所謂的“另一種生存表達”便是以“童年回憶”介入的抒情化敘事。實際上,“回憶”已成為羅望子小說的敘事修辭。羅望子早期的回憶系列以《橄欖鏡子》為發端,以《南方》為代表,追懷少年往事,充滿水鄉詩意;中期的小說創作雖然繞過回憶呈現生活,但小說主角基本上還是少年,以《紅色消防車》、《望風》、《握著刀片溜達》等為代表;進入新世紀,回憶依然是羅望子新鄉土小說的敘事修辭,主要以“童年視角”和“還鄉情結”兩種方式顯現出來。

      童年視角的成功運用勢必會采用第一人稱敘事,而第一人稱敘事又進一步強化了日常生活敘事的詩意性。羅望子的新鄉土敘事小說正是童年視角與第一人稱敘事的復合疊加?!渡凰馈窂摹拔摇钡耐晟铋_始追憶,“小時候,我最喜歡湊的熱鬧有兩樣,一是去知青點看西洋景,二是到河工上看挑河去”。[5] 童年本身就是詩意的,它充滿了想象、幻想。狄爾泰說過:“最高意義上的詩是在想象中創造一個新的世界”。[6] 顯然,童年“想象”創造了一個“色不死”的新世界,它容納著驚奇(看知青化妝打扮)、神秘(看知青親嘴親昵)、酸楚(欺騙同學王平)、甜蜜(美餐一頓紅燒肉)、惆悵(生病看醫生)、激動(看鄉村露天電影)等等色彩斑斕的詩意鏡像,“生活關聯制約著詩的想象,并且在詩的想象中表達著自己,一如它影響詩人的感知圖景一樣?!盵7] 正是童年生活繪制了主體精神世界最初而厚重的底色。乃至于多年后,“我”還在追問:“王平,李大嘴,趙師秀,陶弟,還有大紅袍,周扒皮,土撥鼠,他們變得咋樣了呢?!?童年的生活經歷和彩色記憶將誘惑著“我”繼續構筑又一個夢幻般的成年世界,直到再與李小蘭——一位曾令兒時“我們”屢次激動的“性幻想”對象。維柯在《新科學》中,將詩性同人的想象、驚奇與兒童的天性聯系起來,認為正是憑借著強烈的感覺力與想象力,原始人在思維的昏暗與混沌中創造出了人類童年的詩篇。[8] 《我是小強》亦如此。小說敘述的是通過成年人“我”的眼睛驚奇地讀出智障兒小強的天性:對母愛、溫暖、安全的向往,以及“我”對善良、親情、信任、純潔的呼喚,其中的紐帶便是那塊系著紅線的碧綠的圓形玉佩——寄托“詩性想象”的具體物象,該物象打通了我和小強之間的障礙,小強看似混沌的思維實際上在編織一個“母愛”的夢想,而“我”眼中的小強猶如一首純凈的、永恒的詩篇,一如那塊碧綠的玉佩?!拔摇迸c小強的童年想象完全超越了形而下的健全或殘缺的肉身,共同訴求于理想的人生狀態和生命境界,即溫暖、純凈、信任。

      日常敘事抒情化還來自于羅望子小說中富有自敘傳性質的“還鄉情結”。所謂還鄉,就是對于童年故土的懷想和追憶,主體以親歷性體驗去親近鄉土、回味鄉情、感知鄉俗,并在這種親近、回味和感知中獲得一種情緒的釋放與精神的寄托,甚至喚醒并激發出沉睡的生命力激情,皈依詩意的棲息地,所以說“這種還鄉在本質上是充滿詩性的,它具有別的文化經驗所不能取代的獨特人生內蘊和審美價值”。[9] 《我們這些蘇北人》稱得上是一篇有著“還鄉情節”的自敘傳小說。作家曾言:“《我們這些蘇北人》可以說是我童年到青年的再現。這部半自傳體小說,寫的是我的父輩兄弟之間的糾葛,有愛無恨,有情無仇,有關我的家,以及我叔叔的一切,都是平淡無奇的,甚至可以說有些淡而無味。但一個人的根常常與他的目標僅僅相連,因而長久以來,不管我如何折騰,如何成敗,揮不去的總是我的出生地,我的那些親人們?!盵10]  這篇小說的敘述人“我”帶著讀者進行了一次情意綿綿的還鄉漫游,所持的仍然是童年視角,把親情、愛情、友情交織糅合在廣袤的鄉村原野上。其中有奇異的鄉俗民風,父親和叔叔之間的神秘關系,偷看盲人奶奶洗澡,窺看兒時伙伴堂姐的私處,觀看鄉村露天電影,等等,酸甜苦辣被盈盈詩意消解。尤其是“我”和堂姐雯雯的一段情感欲望糾葛,原始而不骯臟,純潔而不卑污,朦朧而不曖昧,唯美而不頹靡,充分彰顯了個體生命力的激情和情緒的激蕩,是一首自然人性的贊美詩。當然,這也只能疊加在童年世界和鄉村原野中才顯得“美麗”,猶如《受戒》中明海和小英子。

      二、題名的“隱喻”:敘事物象象征化

      維柯認為人類最初的歷史是“詩性歷史”,初民用“詩性文字”說話和思想,因為他們還無力把事物的具體形狀、屬性等從事物本身中抽象出來,于是講述的神話寓言故事,莫不以“詩性人物性格”為本質,其主體是感性的,憑借想象力,運用具體的感性意象、物象,通過隱喻、轉喻、替換等方式來構思事物主題或觀念。[11] 這是隱喻的淵源及其作用。黑格爾認為:“隱喻是一種完全縮寫的顯喻”,它“只托出意象”,“實際所指的意義卻通過意象所出現的上下文關聯中使人直接明確地認識出,盡管它并沒有明確地表達出來”。[12] 指出了隱喻、意向與象征三者的關聯。文學藝術中的象征,即是指用具體可感的形象、意象來表示或暗示與其有著一定相似性的思想感情。由此可見,小說作品中的系列隱喻(題目隱喻、人名隱喻、物象隱喻、形式隱喻等等)實際上創造了一種象征的詩學體系,“真正的隱喻即象征”,[13] 并且表現為“相當于一般概念的一個具體形象”,從而形成“詩性的類”。[14] 由此觀之,羅望子新鄉土敘事小說中的諸多標題、名稱富有隱喻功能,形成“詩性的類”,寄寓了創作主體真摯的感情和獨特的觀念——對自然生命力的禮贊和對生存本質的追問。

      首先,羅望子新鄉土敘事小說標題的隱喻。標題之于小說有著重要意義,“小說的標題是一篇的名字,就好像一個人的名字一樣,顧名思義,所以標題的選擇是很要緊的。短篇小說的標題應當有暗示。這一層最緊要?!盵15] 藝術成熟的作家皆深諳此道,羅望子也不例外,對于自己的小說標題顯然是刻意經營之。他在創作談中曾多次論及“標題”,如“昨天一天都不太爽,一天都在看一部長篇新作《零年代》,眼睛干澀。引起我閱讀的原因是小說的標題?!盵16]、“小說《針灸師和他的女友》發表時,編輯要求我改為《非暴力征服》,我沒同意,結果她還是做主改了,這樣便成了針灸師用非暴力征服了女友,但還是覺得改后的標題比較暴力?!盵17] 可以說,羅望子新鄉土敘事小說每個篇章的標題都富有“暗示”義,諸如《色不死》、《墻》、《珍珠》、《麥芽兒》、《酒窩》、《向日葵》、《蘋果園》等等,一如作家筆名——“羅望子”一樣,賦予小說敘事物象以象征義,具有多種闡釋的可能?!渡凰馈分械摹吧凰馈?, 小說中解釋為:“現在的孩子玩陀螺得花錢買,那時候就是削個木陀螺?,F在叫戰斗陀螺,那時候我們叫做‘色不死’?!恰?、打’意,色不死也就是抽打不死的意思?!?隨著敘述的推移,“色不死”連綴了“我”、王平、趙長明、趙長松、趙大炮和女知青李小蘭之間的微妙關系及命運趨向。當“我”成年后,去采訪已是“李總”身份的李小蘭,“和李小蘭握了握手,眼睛卻瞅著桌上的小國旗,瞅著國旗下安放的一顆色不死。紅色的色不死。我扔了記者包,撲上去,逮到手里?!?文中跟著敘述“我”“讀完莫言的《四十一炮》,自己便發了一炮,且一炮打響,能不高興么?!?此處突然言及莫言的《四十一炮》(2008年8月1日由上海文藝出版社出版)似乎別有用意?!端氖慌凇肥悄缘默F實主義巨作,莫言曾說:“書名的意思由兩方面構成,一:炮是山東的方言用語,在莫言的家鄉把喜歡吹牛撒謊的孩子叫做炮孩子,本書也是以孩子的視角看世界的小說;二:全書共四十一章,從第一炮到第四十一炮用極具時代特點的民間口語講述,幽默生動,句句是實話?!盵18] 莫言這篇小說也是以一個孩子的口氣講述,以象征肉欲的“五通神廟”為主要現實場景,虛線折射了主人公老蘭(老和尚)曾經榮華糜爛的生活。至此,《色不死》比照《四十一炮》獲得了更為清晰的結構和寓意:童年視角(“我”、羅小通)——口語講述(色不死、炮孩子)——欲望的象征(陀螺、五通神),正所謂色心不死,色念不絕。此外,《向日葵》中人們稱之為太陽花的“向日葵”具有向光性,它實際上象征了現代生存的不安定和懸置性;至于《珍珠》,作家曾自白:“1963年,赫拉巴爾完成他的第一個短篇小說集《底層的珍珠》時,我還沒有出生,現在,2008年,在他逝世十一周年后,《珍珠》仿佛我懷想中的香艷戀人閃亮登場了。很顯然,無論是在老赫那兒,還是在我這里,珍珠就在底層,底層就是珍珠?!盵19] 很顯然,“珍珠”實物雖為貝類外套膜受異物刺激或病理變化而形成的圓形固體顆粒,以此成珠原理暗示平凡中也能見出高貴、風雨后的彩虹才是最美之意,猶如小說中主人公小水和水仙波瀾不驚的生活和簡簡單單的日子。小說《墻》的題名象征了現代人之間的隔膜以及對隔膜的拒斥。

      其次,羅望子新鄉土敘事小說中人物名稱的隱喻。好的小說家十分注重筆下人物的命名,“替書中人物起一個適當的名字,是大小說家所具的本領?!盵20]  羅望子顯然具備這種本領。小說《珍珠》中的男主人公叫小水、女主人公叫水仙,名字皆有詩意和寓意,前者象征了外剛內柔的性格特征,后者象征了人生所求不多,唯有清水一盆,追求潔身自愛的生命形態。甚至于兩個三陪女的名字也詩意盎然:清荷、采蘋,她們兩個最后也是改邪歸正,清荷開了足療公司,采蘋嫁為人婦,亦如雨后彩虹一般?!尔溠績骸分信魅斯宣溠績?、男主人公叫高粱、他們的女兒叫穗子;麥芽進城打工時認識的女工友一個叫水芹、一個叫吹雪(小說中敘述“吹雪是個黑妹子。身材高大,前翹后凸,黑亮得連麥芽兒都有些心動”),這一串串富有詩意的名稱足可以喚起讀者無限的想象和思量,是創作主體詩性智慧的外顯和投射。該小說中的麥芽兒“一直喜歡詩,什么唐詩呵宋詞呵元曲呵,麥芽兒能背好多首。麥芽兒還喜歡兒歌民謠,喜歡冰心泰戈爾的詩。麥芽兒的秘密,都在詩里面?!边@又進一步凸顯了該篇章的詩性元素,超越了現實生活的油鹽醬醋和雞毛蒜皮,隱喻并象征著個體自然人性的勃發以及新農人精神生活層面的升華。

      一言之,羅望子對隱喻性寫作有著自覺的追求,他也認同:“我自感到自己的東西有如下特點:一是寓言化,二是多樣化?!盵21] 筆者以為,這一寓言化特點較多地借助于小說的題名得以顯現,它是對世俗生活的詩意超越,并指向生活與生命的形而上層次,具有極為豐富的詩學內涵,“以寓言承載人類生存狀態的嚴肅命題,用幽默、個人化的立場批判現實生活,向深層意義掘進,反映了他批判現實的激情和超越平面化的追求。羅望子個人化的敘述方式和創作風格,不僅更新了我們對現實社會認識的深度和高度,也確立了他在文學上的獨特品質?!盵22]

      三、語言的“所指”:意蘊訴求理趣化

      “能指”和“所指”是語言學上的一對概念。索緒爾把符號看作是能指(significant,signifier,也譯施指)和所指(signify,signified,也譯意指)的結合。所謂能指,就是用以表示者,意為語言文字的聲音,形象;所謂所指,就是被表示者,是語言的意義本身。[23] 而文學語言除了具有意象性和隱喻性等特性之外,還具有“能指”與“所指”的統一性特征。羅望子在本質上顯然是個詩人,他煞費苦心地經營著筆下的文學語言,創造出了一系列“所指性”極強的文學話語,意境豐富,意蘊悠長,詩性闊達。

      《色不死》中,“我”成為名記后去采訪李小蘭——是“我們”孩童時代的性啟蒙對象,到她辦公室后,“和李小蘭握了握手,眼睛卻瞅著桌上的小國旗,瞅著國旗下安放的一顆色不死。紅色的色不死。我扔了記者包,撲上去,逮到手里。------李小蘭的辦公室非常寬敞,我們交叉站位,你來我往,那團火星如若活了,又非常乖順,我的頭發濕了,李小蘭也鼻尖堆汗?!?這段話語若從“能指”角度理解,不外乎就是“色不死”(陀螺)勾起童年的生活趣事,然后抽打“色不死”以活動筋骨。但作為文學話語,它有著更為闊大的所指意義。這得回溯小說前文。當孩童的我們第一次看到趙長明親吻李小蘭時,“我當時就張了嘴,流了口水,好像我也中了電?!?經歷此情此景后,“我們好像一夜長高的玉米。先進班級的流動紅旗也插到我們教室門口?!?再后來,有段描述是:“我”看見“李小蘭和趙大炮都卷著褲管兒,趙大炮凸出黑乎乎的多毛的腿肚,李小蘭卷得低些,只瞅見兩片白,閃亮在路上,就像河面上的碎光?!?至此,李小蘭的光腳丫強化了“我”無限的遐想和期待,隨著“我”的成長在向后延伸。循此邏輯,“我扔了記者包,撲上去,逮到手里”的“色不死”就不僅僅是只陀螺,它更像一個肉體,一個陀螺形狀的乳房,甚至于一個童年時代性幻想之具象物;而“你來我往”賣力抽打“色不死”的行為也必然暗示著肉體欲望的釋放和自然人性的勃發。但這一切,并不顯得齷齪和卑劣,因為創作主體遵循了生活和藝術的邏輯進行有效的暗示、關聯和象征,這便是文學話語的魅力所在。

      小說《向日葵》更像一個夢?!傲鲃訒荨北闶菈粝肱c理想的載體,是“我”放飛生命自由之所在,寄寓了“我”夢想的構筑、輝煌和破滅的過程。盡管如此,“我”仍然在堅守:

      “到城里去,到城里去??赡芩麄兪鞘艿轿业漠媹蟮挠绊懓?,現在,他們走進了畫報,他們成了畫報里的人了。我呢,給他們看報的人卻還在田里守著,守著什么呢?守望他們,還是守候他們留下的土地,桑樹,棉花,麥子,炊煙,豬狗?可他們就是回來了,也不到我這兒來了,他們帶回了城里的畫報,也不給我看,他們帶回了城里的消息,也不給我聽,他們帶回了城里賺的鈔票,也不給我用?!?/p>

      從能指層面看來,“堅守”讓“我”感到困惑和無助,是一種無意義的、非與時俱進的被動行為。但從所指層面會發現不同的意義:“畫報”、“田里”、“土地”、“城里”等詞匯折射出“他們”生存的無根狀態和奔波鏡像,這恰恰是“我”所不愿意承受和面對的。因為,“我”始終渴求的是一份寧靜、安然和自由,“我”甚至“還在想著和小紅坐在房子里,坐在床邊看電影的好事?!?但這顯然是一種奢望,“我”被不停地追趕,直到“流動書屋”被龍卷風席卷“停棲在一棵槐樹的樹杈間”,在父親看來“像一顆葵花匾”。因此說,“向日葵”作為向光性的物象,實際上象征了現代人生存狀態的不安定和懸置性。

      《蘋果園》中開篇就是寓情于景的大段描寫:

      “天每種植物都盛開著花朵,斑鳩在樹林中咕咕叫著,云雀在樹梢上飛翔,知更鳥經常不明事理地騷擾他們,蝴蝶在開花的灌木叢中翩翩起舞,光彩奪目。小路在兩排盛開著白色花朵的玫瑰樹籬之間延伸。在涓涓細流經過的小塊平地上,溪流兩邊柳樹之間,點綴著火紅的月季藍色的勿忘我?!?/p>

      醉翁之意不在酒,在乎男女主人公的性情也?!鞍啉F”、“云雀”、“知更鳥”、“蝴蝶”、“小路”、“月季”、“勿忘我”等花香鳥語,無不暗合著魏明亮、尉鳳珍春心激蕩的身體欲望和蓬勃旺盛的自然生命力,所謂一切景語皆情語。此外,《過云雨》中,男主人公李憶常?!把捞邸钡倪@個細節,所指的就是人生戀愛過程,愛情猶如牙疼,牙不疼意味著成長的完成,愛情也就消逝了。

      海德格爾說:“作為被創構(被建立)者,它并不是報應, 而是贈品?!盵24]  藝術家全力創造出的藝術品,并非僅僅是對世界疑難的解答,而是奉獻給人性以更加豐厚的潛在意義。海德格爾晚年極力推崇詩人荷爾德林的創作,稱他在“詩性語言”的探索中,形成了關乎人類本質及原初意義上的新視域,即藝術化了的“人與自然”的第三世界。事實上,在羅望子的新鄉土敘事小說創作中,在其“詩性語言”的探索實踐中,不無存在著與西方美學觀念的互動。

      四、詩文的“互滲”:文體形式審美化

      羅望子新鄉土敘事小說存在著“文體互滲”的形式特征?!拔捏w互滲”指的就是不同文本體式(包括體裁、語體和風格)相互滲透、相互融合、相互激勵、相互適應以賦予新的結構性力量而形成新的文學體式和文學類型,它折射出作家、批評家、讀者獨特的精神結構、體驗狀態、思維方式和接受習慣,以及其它社會歷史、文化精神內容,諸如新文學中的日記體小說、散文化小說等。羅望子新鄉土敘事小說的“詩文互滲”現象的背后,實質上潛在著作家的詩性想和浪漫情懷。如《麥芽兒》、《往日的愛情》、《向日葵》、《我們這些蘇北人》等篇章,完全可以稱之為詩化小說,它們富有獨特的審美意味。

      《麥芽兒》整篇充滿泥土的清香,詩意盎然。主人公麥芽兒是個熱愛文學的鄉村女性,她“一直喜歡詩,什么唐詩呵宋詞呵元曲呵,麥芽兒能背好多首。麥芽兒還喜歡兒歌民謠,喜歡冰心泰戈爾的詩。麥芽兒的秘密,都在詩里面?!?這似乎已為全篇定下了敘事基調,舒緩有致,波瀾不驚,但其實不然。麥芽兒竟然棄鄉進城了,她目的很明確,“一邊打工,一邊寫詩,最好找個人評價評價點撥點撥。要是能發表一首,哪怕短短的兩三行,就可以了結她的心愿了?!?很顯然,她進城的主要目的就是為了實現自己的夙愿——詩歌創作的文學夢想。然而,城市生活的快節奏和惡劣的生存環境使得麥芽兒自顧不暇,寫詩成為一種奢望。但一次偶然機會看到了城里醫生辦公桌上的一首小詩:

      “兩個村莊隔河相望??一只渡船在它們之間的小河上往來劃行??財富的大樓高高升起,又毀成廢墟??這兩座村莊卻隔著這條潺潺的溪流交談??渡船在它們之間往來擺渡??過了一個世代又一個世代??從春耕到秋收”。

      小詩令麥芽兒激動不已,更加堅定了她的詩歌夢想:“再怎么著,城里的生活都更像首詩呵?!比欢?,姍姍來遲的小說并不是什么好兆頭。因為小詩詩意與麥芽兒的詩夢之間存在著悖論,小詩分明表達了城市的反詩性,但麥芽兒卻放逐自我的身份認同去反詩性的城市尋找詩歌夢想,頗具反諷。因此說,小說中的“小詩”不僅沒有驚醒麥芽兒走出困局,反而強化了麥芽兒詩夢追尋的飄渺性。就小說文本結構而言,小詩介入反而割裂了小說伊始的敘事基調,但它又擴大了文本的內在張力,小詩誘惑麥芽兒又將放逐麥芽兒——城市絕不是麥芽兒圓夢之所在,可見小詩文體拓寬了小說文體所規約的闡釋空間。

      《往日的愛情》以第一人稱敘述“我”的堂哥——問題少年王跑與阿文的愛情故事。小說中穿插了孟國平的詩歌作品《在兩個世界吟唱》,該詩歌分為九個小節置入小說中。與《麥芽兒》不同的是,這首詩篇不僅暗合著小說的敘事基調,而且豐富了小說中的人物性格,甚至預示著人物的命運趨向。其中一節詩歌是:“由冬天預言風。讓傾述無處不在??又無從著落,仿佛人群里再也讀不出??一雙潔凈的眼睛不被貪婪污染”,詩中凸顯了欲望化主題,而這種欲望化表達便與下文中堂哥與阿文的情欲化行為相吻合,即“她不在乎堂哥以往的一切,暴力、女人、流浪,相反正是這一切促成了她對他的迷戀和渴望。她渴望成為他的一部分,她渴望成為他這部大書中的一個小節”,并且,“一雙潔凈的眼睛不被貪婪污染”的確預示了文中的人物性格,如被欲望蠱惑的阿文。作家孫犁是認同詩文入小說這一藝術形式的,他曾說:“為了加強敘述和描寫”,可以在小說中“插上兩句這樣的韻文,使得前面的敘述,得到一清晰深厚的概括印象,加深藝術的感染的效果” [25],很顯然,《在兩個世界吟唱》中的詩句反復介入《往日的愛情》,不但預示了人物的命運走向,而且強化了藝術感染力??芍^是詩歌文體對小說文體滲透后的相得益彰,它超越了單一的小說文本體式所能涵蓋的思想內容及審美容量,顯示了詩文互滲的文體形式多種闡釋的可能。

      實際上,羅望子是位有著自覺文體意識的作家。從1990年代以來,他先后在《花城》、《作家》、《鐘山》上發表中篇小說《婚姻生活的側面》、《閑暇時間》、《月亮城,我在注視你》,在《收獲》、《花城》、《大家》上發表同題短篇小說《老相好》,風格多變,備受關注,即被譽為“人文主義與技術主義并重的作家”;創作談中也屢次論及“文體”、“風格”等形式元素,認為“奧茲的小說直接而內斂,充滿著一種訴說的愿望,而且文體意識極強”。[26] 談及“昆德拉的短篇小說與他的長篇小說沒有多少區別,無論是敘事上,還是結構上,昆德拉是所有作家中風格最為鮮明的一位”。[27] 這些都無疑顯示了羅望子文體意識的自覺性,從而使他與畢飛宇、荊歌、王大進、朱輝、陳武、浦玉龍、嚴蘇等江蘇本土作家的新鄉土敘事大有異趣??傊?,詩文互滲使得羅望子新鄉土敘事小說具備了新鮮的外在形態和內在結構張力,從而超越了單一的小說文本體式所能涵蓋的思想內容及審美容量。

      綜上所述,羅望子的新鄉土敘事小說通過童年視角、語詞隱喻、詩意語言和超文體形式傳遞了創作主體的詩性智慧和文學想象,逐步構建了一個意蘊悠長的詩性王國。然而,羅望子在執著于新鄉土敘事詩性訴求的同時,又因為日常生活敘事的雷同和藝術邏輯的違逆,從而不同程度地削弱了其孜孜以求的“詩性智慧”。諸如在《我們這些蘇北人》和《往日的愛情》中,共同細節是堂姐送“我”毛衣,然后請堂姐看電影《雷雨》,前者如:“那時節,鄉里的影劇院正在上映《雷雨》。----等到雷雨大作,繁漪叫喊時,她的手又過來了,這回她干脆抓住了我的手,我回抓著,她的手濕漉漉的,我稍一愣神,趕緊推了回去?!焙笳呷纾骸拔艺埶ユ偵峡戳藞鲭娪啊独子辍?。整個看電影的過程中,隨劇情的發展,我們兩個逐漸激動。我們的呼吸變得粗重。我曾經幾次企圖伸出我的黑手,但最終我的手還是退回到我的褲袋?!?可見連“我”的心理活動都是一樣,即渴望親昵,又充滿罪惡感。情節的雷同足以說明作家的親歷經驗之深,但是,體驗一旦成為固態的經驗,機械的重復,那也就意味著斫折了想象的翅膀,詩美也就消解殆盡。至于藝術邏輯的違逆,主要體現在被作家所重視的《伴娘》中。作家曾說:“《伴娘》是我的‘新鄉土’系列中的一篇,雖然此前我也曾寫過《尹縣長》(《作品》)《迷人的田園》(《山花》)《失神的目光很慈祥》(《雨花》)《灰姑娘》(《莽原》)《向日葵》(《延河》),但總是斷斷續續,盡想著炫技,玩花活兒,只有到了《跟人》(《文學界》)和《伴娘》,才較為自覺與清醒了,對所謂的“新”也有了些把握?!盵28] 這篇小說不僅背離了生活的邏輯(聰兒逃婚、老人再婚),而且違逆了藝術邏輯(人物平面化、理想虛假化),這就成為羅望子新鄉土敘事小說中的敗筆,多少削弱了羅望子孜孜以求的詩性經營。

      參考文獻:

      [1][意]維柯:《新科學》[M],朱光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9,第30—31、120、175、181、383頁。

      [2][德]海德格爾:《思的經驗》[M],第176頁,陳春文譯,北京:人民出版社,2008年。2008年漢譯海德格爾全集第十三卷《思的經驗》對傳統譯名有了改進,譯“詩意”為“詩性”。

      [3]劉陽:《文學“詩性”的語義學考察》[J],《學術月刊》,2010年11期。

      [4]張艷梅:《那個講故事的人叫羅望子》[J],《作品》,2010年8期。

      [5]羅望子:《墻》[C],鳳凰出版社,2010年11月。后面關于小說內容的引文皆來自于《墻》,不再另注。

      [6][德]狄爾泰:《論德國詩歌和音樂》[M],1933德文版。

      [7]謝有順:《追問詩歌的精神來歷——從<出生地>一書談起》[J],《文藝爭鳴》,2007年4期。

      [8][意]維柯:《新科學》[M],第30—31、120、175、181、383頁,朱光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9。

      [9]陳劍暉:《現代批評視野與詩性散文理論建構》[J],《文藝爭鳴》,2011年3期。

      [10]羅望子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54ae90100d3jn.html

      [11][意]維柯:《新科學》[M],第30—31、120、175、181、383頁,朱光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9年。

      [12][德]黑格爾:《美學》(二卷)[M],朱光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6年,第127頁。

      [13]張遠山:《從賦比興到繁體象征》[J],《社會科學論壇》,2004年7期,第14-20頁。

      [14][意]維柯:《新科學》[M],朱光潛譯,北京:商務印書館,1989年,第30—31、120、175、181、383頁。

      [15]清華小說研究社編:《短篇小說作法》[A],嚴家炎編,《二十世紀中國小說理論資料》[C],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7年,第169-171頁。

      [16]羅望子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54ae90100d3jn.html

      [17]羅望子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54ae90100d3jn.html

      [18]正義網,《四十一炮》,http://review.jcrb.com/200709/ca641172.htm

      [19]羅望子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54ae90100d3jn.html

      [20]天用:《桌話之六——<吶喊>》[A],嚴家炎編,《二十世紀中國小說理論資料》[C],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7年,第354頁。

      [21]張鈞:《寓言化敘事中的語詞王國》[A],《小說的立場——新生代作家訪談錄》[C],桂林:廣西師范大學出版社,2002年,30頁。

      [22]陶中霞:《懷疑、修正和重建》[N],《文藝報》,2005-02-08。

      [23][瑞士] 費爾迪南?德?索緒爾:《普通語言學教程》[M],高名凱譯,北京:商務印書館,2007年。

      [24][德]海德格爾:《荷爾德林詩歌解釋》(Erlaeuterungen zu Hoelderlins Dichtung)[M],Frankfurt: V. Klostermann, 1981年,42頁。

      [25]孫犁:《說書》[A],《孫犁文集》(第四卷)[C],天津:天津文藝出版社,1982年3月。

      [26]羅望子:《我站在書海的邊緣》[J],《時代文學》,2002年6期。

      [27]羅望子:《我站在書海的邊緣》[J],《時代文學》,2002年6期。

      [28]羅望子的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e54ae90100d3jn.html

      Poetic aspirations and highlights: study of new local narrative fiction by Luo Wangzi

      WANG Ai-jun

      (School of Chinese language and literature , Huaiyin Normal University, Huaian 223300,China)

      Abstract: In terms of literary language as a link, Vico and Heidegger's two "poetic" views of activities in the literature can be transformed into integration, the poetic wisdom can be integrated with the object world. This dimension into consideration of Luo Wangzi’s new local narrative fiction, We can find that there is a clear "poetic" feature means that the main object of poetic wisdom and integration of the intersection of the world, specifically as follows: First, under the lyric of childhood memories narrative; the second is the symbol under the title metaphor of the way; three is the language "within the meaning " of the poetic pursuit; fourth, the aesthetic effect from theinfiltration between poetry and fiction. However, Luo Wangzi obsessed with the new demands of local poetic narrative at the same time, and because of the emergence of daily life and art of narrative similar to defy logic, which to varying degrees, undermined its sought-after the poetic wisdom.

      Key words: contemporary literature; Luo Wangzi; poetic; new local narrative fiction; symbo

     ?。ㄔd《解放軍藝術學院學報》2012年第四期   作者:王愛軍,筆名:文默之)

      ?基金項目:江蘇省社科基金項目(11ZWD019)、江蘇省高校哲學社會科學基金項目(編號:2011SJD750014)的階段性成果。

    文章來源:江蘇網絡電視臺 責任編輯:程家由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