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汪政:文學評論的文風

    2013年05月28日 09時17分 

      前幾天參加一個文學評論期刊的研討活動,會上涉及的話題很多,期刊的改制與生存,期刊對文學現實的干預,評論家的分化與改行,現在大學的學術體制對評論的影響。說著說著就說到了上世紀80年代,因為參加會議的都上了些年紀,大部分人也都是從那個時代走過來的,所以不免有些懷舊。那不僅是一個文學創作的高潮期,同時也是一個文學評論的高潮期,而且評論與創作的關系非常的緊密,是難得的一個蜜月期??上Ш萌兆右蝗ゲ粡头盗??!?/p>

      大家說起上世紀80年代的文學評論,深刻的印象之一是它的文風,是它對評論家個性充分的顯現?,F在已經有學者在做中國當代文學批評史,不知道如何描述那時的批評文風,那時的批評修辭,那時批評“人本”與“文本”的關系?80年代是思想解放的時代,是個性張揚的時代,也是一個沒有學術規范的時代,是一個見人而不見制度的時代,它追求情感,追求感性,追求人與人的碰撞與交流,追求人與對象的真實的有效的聯系。那是一個沒有關鍵詞、沒有內容摘要,沒有什么項目、課題、核心,也不在意什么轉載與引用的時代,更不在乎表達者的學術身份。 

      在那個年月,誰也不會想到制度會有如今這么大的力量,身份會這么重要,利益與文章會被架上這么沉重而牢固的鎖鏈,這一切在當時是被蔑視和唾棄的東西。形勢的改變隨著上世紀90年代中期大學的擴張而愈演愈烈,這種改變經由學術制度這一中介具體化到了批評家們的寫作方式上。他們被要求按照一定的格式來表達,從表達的對象(你的論述對象是否有“學術意義”),表達內容(是否有“學術內涵”)一直到話語風格(是否合乎“學術話語的規范”)。這樣一來,文學評論不可避免地從現場撤出,因為那些正在成長的寫作者和他們的作品是未被文學史驗證的,當然也就沒有“學術意義”;同時,情感的、個人主觀的感覺也不能太多,因為這些東西都是“非學理”的,是需要在學術研究中控制的;當然,話語風格也就不能那么文學化了,必須使用規范的學術概念,必須是邏輯的推演,而不能是詩意的、感性的、描述的、想象的。而且,不管你怎么有道理,都不能三言兩語無話則短地一說了之,還不能一個人說了算,而是要旁征博引,沒有四千字、五個以上的注釋那斷然是寫了也是白寫!到年終是算不了工分的!一個作者可以說過時的話,可能將那些陳谷子爛芝麻再炒一遍,可以與你要言說的對象南轅北轍,但你不能不規范。學習文學研究與文學評論,不是從閱讀作品開始,也不是從鑒賞文學開始,也不必知道當下的文學現實與文學環境,更不要熟悉你所選擇的作家,管他是怎么想怎么寫的,只要你掌握了“論文”寫作的技巧就可以了。 

      如何評說這樣的文學評論現狀?如何從文學評論有效性的角度來看待現在的學術制度的功過當然不是一篇短文所能說清的,一個從80年代走過來的人更要警惕因立場與局限而產生的誤判。但是許多現實卻又不能視而不見,比如有多少人,有多少讀者和作者還在關心文學評論?比如,這樣的制度產生了那么多的學者,但卻少有如當年那樣似過江之鯽的“青年批評家”。 

      文學批評沉落的原因很多,但我只做這樣簡單的年份的比較,也只說文體與文風。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陳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