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陳法玉:寫詩、評詩、譯詩、詩人 ——論陳義海詩歌實踐的四個方向

    2017年03月21日 10時15分 

      

      

      

       

      內容提要 陳義海是一個集學者、評論家、翻譯家與一身的學院派著名詩人。如同其詩作《方向》所寫的那樣,他在寫詩、評詩、譯詩以及如何做好一個詩人這四個方面,都取得了突出成就。他寫詩,讓那些繽紛爛漫的意象陌生而又深刻;他評詩,能夠發現詩歌的本身和詩歌以外;他譯詩,遵循“信達雅”的標準,讓詩歌還是原來的那種樣子;他以大批優秀詩作,成就了自己的地位和影響。陳義海是中國當代詩壇一道別樣的風景,極具研究價值。 

      關鍵詞:陳義?!≡姼鑼嵺` 四個方向 

      陳法玉,江蘇省宿遷市社科聯副主席,文學創作二級, 223800 

      

      四只鳥飛向四個方向 

      天空中留下翅膀的刀痕 

      旅人啊 

      你要到什么地方去 

      ——我要到四個方向去 

      

      四只鳥飛向四個方向 

      天空中留下翅膀的刀痕 

      上述引用的詩句,是鹽城師范學院文學院院長陳義海教授《方向》一詩中的最后三節。我們可否這樣的理解:《方向》這首詩不僅代表了陳義海的詩歌立場抑或是既定目標,也是陳義海數十年來詩歌實踐的真實寫照。寫詩、評詩、譯詩、詩人,是陳義海詩歌實踐的四個方向。對陳義海來說,這四個方向都沒有終點,他可能是在一個時期朝四個方向齊頭并進,也可能是朝其中的一個方向集中發力,在每一個飛翔的過程中,他都為自己留下了刻痕清晰的里程碑。 

      一、寫詩,讓那些繽紛爛漫的意象陌生而又深刻起來 

      陳義海的詩歌創作既貼近現實、貼近生活,但又充滿著浪漫主義色彩并深受現代主義的影響,有著明顯的“去時代特征”。他的詩率性而又唯美,智性而又感性,初讀艱澀難懂但又能很容易找到體驗的相通之處。特別是他善于把那些繽紛爛漫的詩歌意象有意無意地進行顛覆、重置、改造、衍生,突然間讓其變得陌生、深刻起來,不僅凸顯出形式上的創新和獨具個性,更是在詩歌的內涵、意蘊上也給人以耳目一新之感。在通讀了陳義海的《被翻譯了的意象》、《狄奧尼索斯在中國》、《迷失英倫》和《一個學者詩人的夜晚》等四部詩集后,筆者對這種認識愈加清晰起來。 

     ?。ㄒ唬┰谑煜ぶ兄圃炷吧?nbsp;

      《獻詩》一詩是陳義海第一部詩集《被翻譯了的意象》(2009年)中的開篇之作。蝴蝶、蚯蚓誰沒見過?但是詩人把它們一一裝進自己的筆管,結果筆就“飛了起來”、“爬了起來”。詩人進一步將自己和地球也裝進了筆管,最后導致他的筆便“哭了起來”、“瘋” 了起來。從實際上看,不是那些物體能夠進入“我”的筆管,而是當“我”的書寫對象一旦進入到了“我”的情緒之中,“我”就會隨之發生相應的變化,乃至成為這個物體的本身。不是我的筆管在哭,而是我自己在哭;不是筆管瘋了,而是地球瘋了。在這個日益瘋狂的地球上生存,“我”怎么能不哭?而地球因為有了詩人在哭,會不會變得更加瘋狂?詩人是多愁善感的,他的哭,尤其是他無名的哭,必將預示著有什么事情要發生。詩人,是不是有時也會成為一種超現實的力量? 

      我將一只蝴蝶裝進我的筆管 

      我的筆便飛了起來 

      

      我將一條蚯蚓裝進我的筆管 

      我的筆便爬了起來 

      

      我將我自己裝進我的筆管 

      我的筆便哭了起來 

      

      我將地球裝進我的筆管 

      我的筆便瘋了 

      還是從《獻詩》這首短短的八行詩句說開去。我們在這首詩中,即可以看到詩人的詩歌向度,也可以揣摩出詩人“普世”般的人生向度。從詩歌向度來講,詩人給人類獻詩,既寫天上飛的、地上爬的,也寫站立、行走著的我們自己,更寫承載著這些包括飛鳥蟲魚和我們自己在內的無所不包的地球?!拔摇庇梦业墓P,以“詩”的狀態去展現他們的生存境況、萬千情緒,給人以審美上的愉悅和情感上的共鳴。從人生的向度來講,一個人在年少時一般都是理想主義者,幻想著像蝴蝶一樣縱情花叢,無限美好。然而現實是殘酷的,很多人在經受一番打拼無果、遭遇失敗后不能高飛時,便又重新回到現實,像蚯蚓一樣貼著地面爬行,而后自生自滅,了卻一生。面對這種理想與現實的沖突,奮斗與結局的落差,怎能不讓人悲從中來、長歌當哭?即使這樣,那就干脆把自己和地球一起裝進筆管,徹底地瘋掉算了! 

      古今中外,寫蒼老、寫暮年的詩有很多很多,但是像陳義海如此寫蒼老的尚屬僅見:“清晨,我看見翠綠的鳥聲∕把玩我的蒼老∕我沿著我的哭聲回去∕讓小鳥在淚中的島上∕為情侶們編織謊言?!√鞖庹婧猫M是衰老的好日子∕天氣真好∕我的每一種痛苦∕都躍躍欲試?!边@是陳義?!渡n老》一詩的前兩節。鳥聲是“看見”的么?鳥聲的是“綠色”的么?哭聲是有跡可循的路徑么?小鳥有淚么?即使有淚會變成汪洋大海而且在當中還會有小島么?這些熟悉的詞匯在詩里卻變成為陌生的詩歌意象。我們是否可以這樣來讀詩:因為老了,耳朵聾了,所以聽不到鳥叫了,但是我知道它們在叫;因為春天來了,萬物復蘇,所以小鳥的叫聲也是綠色的;我悲傷我的蒼老,我懷念逝去的青春,所以我只能在傷感的哭聲中回望;小鳥繼續它綠色的叫聲,讓現在依然年輕的人們很少想到人還有老的時候,沉浸在青春不老的謊言中怡然自得。面對春光越是傷懷,各種痛苦就越是一齊襲來??吹饺绱税衿鄾龅纳n老情態,怎不令人為之動容?詩的最后一節是:“蒼老的白帆升起來了∕陽光照耀著它∕然后隕落下去?!鄙n老之后是死亡,曲終人散的況味躍然紙上。 

      占領了墻壁中的時間 

      像花朵一樣無情 

      從樓梯上流淌下來 

      燭光懂得了該做些什么 

      不穿衣服的音樂 

      黃昏永遠鏤刻在你的表面 

      夜晚嘩然 

      葉子停留在空中 

      風。不可能有風 

      放眼望去 

      鮮花遍地 

      布滿陷阱 

      只是目光已將你蛀空 

      輕輕一觸 

      你就變成了昨天 

      這首具名為《裸體》的詩作,初讀起來讓人無論如何也讀不出與人體、與性、與欣賞、與色情等等有關的任何意象。在這里,“裸體”只是一個時間的概念,一個“夜晚”的表達,或者是一個人,一個孤獨的人在思緒翻飛中又度過了一個寂寥之夜?!帮L。不可能有風”,暗喻著一個人呆在屋中;“燭光懂得了該做些什么”,指出了夜晚已經來臨;“輕輕一觸,你就變成了昨天”,道明夜晚結束,新的一天又重新開始。陳義海詩作中的這種陌生感、晦澀感,倒是更能調動起讀者閱讀的興趣,激起非要讀懂的欲望,哪罷得出一些與詩人寫作動機和意蘊內涵大相徑庭的認知。 

     ?。ǘこV邪l現的深刻才是真的深刻 

      我們很多人在小的時候出于好奇,可能都會在一盆清水中放進一塊玻璃,看看玻璃在水中到底會是什么樣子。這些尋常的小事情一經陳義海入詩,就被賦予了深刻的哲理意味?!胺胚M去的是水的溫柔∕撈起來的是水的鋒利∕∕刻骨的仇恨∕總是穿行于太平盛世∕所有的傷口∕都不露痕跡∕∕一只東方的大瓷器∕滿盛著逆來順受 ∕它停放在原野的中央∕誰都看得見 ∕誰都看不見∕∕沒什么危險∕比穿著裙子的劍更危險∕∕就連天堂的云朵落入水中∕也不會因為切成碎片∕而有半句反抗”。這首詩既可以理解為是寫一個人的隱忍,但更可以理解為對祖國過去遭受西方列強凌辱的悲憤和隱忍。但是,祖國不會一直隱忍下去,她外柔內剛,不露鋒芒,復仇、還擊的利劍早已磨好,只等待把一切來犯者切成碎片! 

      將一些看似相互間沒有多少聯系甚至是毫不相干的日常情景和具體物象放在一起來說明一些道理,是陳義海詩作的一個顯著特點。如《現實》。 

      電停了 

      花還在開 

      

      收音機關了 

      魚還在討論 

      橋斷了 

      水包扎好自己的傷口 

      繼續趕路 

      水中沒有魚 

      但魚的嘴里有水 

      血已經不再流 

      雨還在下 

      船夫已死 

      船正趕往下一個目的地 

      這就是現實!現實中,確實存在著那么多沒有相互聯系、沒有因果關系的事物。植物界的花開花落,不關乎有電無電;人的情緒變化,也不受天氣影響;你悲你的,我樂我的,每個人的生活都在按照各自的軌跡運行。因此,我們要正視現實,面對現實,立足現實,坦然地接受現實給予的一切,努力做一個生活的強者。 

      “不是所有看見日落的人∕都能看到了日出∕不是所有看見日出的人∕都能看到了日落∕∕不是花瓣落下∕是我的嘆息在發芽∕∕不是路把我帶向遠方∕是我的腳印頑強地迷失天涯……不是所有的日出∕都有可能看見他們∕不是所有的日落∕都有可能看見我們?!痹凇恫皇腔蚴恰芬辉娭?,詩人一方面用近乎白話的詩句告訴我們生命無常、人生短促,一方面用寓意深刻的詩句引導我們面對現實中的萬事萬物,可以從反方向去思考,不斷調整自己的心態,“用心靈去飛,而不是用翅膀”(陳義?!睹允в悺罚?。 

      陳義海的另外一首詩《陰影也是陽光的一種》也非常值得玩味。讓我們先將這首詩讀一遍: 

      其實,陰影也是陽光的一種 

      所謂先知,就是 

      將長長的身影鋪在道路上的人 

      長長的身影往往是夸張了的陽光 

      先知用影子向人子宣講箴言 

      讓他們在看不見陽光的地方目眩 

      就是說 

      地獄和天堂使用的是同一種貨幣 

      通向山頂的路也是通向山腳的路 

      其實,上帝是一個便衣 

      他混雜在上車的人群中 

      無論詛咒還是贊美 

      都是寫在火焰上的水 

      我們這些平凡人,都是先知、圣人抑或是上帝光環下的陰影。但是,我們完全沒有必要妄自菲薄,我們景仰、信奉、膜拜他們,但我們也要對自己有足夠的自信。陰影也是陽光的一種,我們和他們走的是同一條路,上帝穿著便衣就夾雜在我們中間和我們一起上車。雖然如此,我們還必須真心實意、踏踏實實地去景仰、信奉、膜拜他們!沒有陽光,我們連陰影也不是。我們做好自己的陰影就是了,對陽光不可有任何的輕慢、妒忌、非議,因為“無論詛咒還是贊美∕都是寫在火焰上的水”,頃刻之間便會消失。 

     ?。ㄈ┌焉畹拿谰幙棾稍姷拿馈?nbsp;

      美好的生活,激發著詩人的創作激情、創作靈感,讓他把生活變成詩歌,把詩歌變成生活。在陳義海的詩集中,描寫生活、贊美生活的詩篇隨處可見。這些表現生活的優美詩篇,不僅是作者發自內心的詠唱,也深深地感染了廣大讀者。 

      組詩《家》中的四首小詩從傍晚寫起,溫情、溫馨、溫暖,令人向往,令人陶醉?!半x鋼琴四尺遠的地方∕是一雙拖鞋∕音樂滲了出來∕拖鞋隨游動起來∕途徑巴黎∕到了維也納”。是誰的琴聲喚醒了小憩的詩人?夫人的?女兒的?音樂響起,怎能不翩翩起舞?伴著樂聲,踏著舞步,神游浪漫之都,神游音樂圣地,并在這里暫時停下,再去聽一遍《維也納森林的故事》?!耙荒ㄐ标枿M剛把墻上的《晚鐘》摸了一遍∕教堂的鐘聲便響了∕我將脖子天鵝出窗外∕見十九世紀的背影已經消逝在∕鐘聲的余燼里”。多么美??!墻上的的晚鐘圖畫與現實中的晚鐘情景相融一體,愜意而又浪漫,本身就充滿了無限的詩意。探頭窗外,“我”似乎看見那個十九世紀的背影在慢慢消逝。米勒把如此精美絕倫的《晚鐘》留給了后人,讓我們以何為報?讀到這里,我們好像又看到了一對在田野勞作的法國夫婦,在聽到晚鐘后是怎樣虔誠地站在那里禱告?!澳赣H說:‘該吃晚飯啦’∕我朝稀飯里一瞧∕看見一張東方的臉”。有母親真好,證明自己還是個孩子;有還能做飯的母親真好,證明她老人家的身體仍然比較健朗?!拔摇痹谙★埩丝吹揭粡垨|方的臉,多中國化??!是不是只有中國才有稀飯?是不是只有中國晚餐中才有稀飯?生活中的小事,平凡中的溫暖,是那樣的感人?!耙粓A月亮從日本上空滾了過來∕在我的窗前愣了一下∕往阿拉伯方向滾去∕像一枚中間沒有方孔的銅錢”。月到中天,月往西斜,萬物靜籟,在這個美好的夜晚,詩人會不會又去點起一支香煙,走到書桌前攤開稿紙? 

      生活的美在陳義海的筆下就變成了詩的美。請看短詩《粽子》: 

      幾片蘆葦的葉子 

      裹住了一小片稻田 

      一口大鍋 

      把稻田煮熟了 

      吃粽子的人 

      腹中傳來了流水的聲音 

      多么生動,多么傳神,多么優美,濃郁的書卷氣息中彌漫著可感的煙火氣息。蘆葉裹住了一小片稻田,大鍋煮熟了一大片稻田,腹中傳來了流水的聲音……這是吃粽子么?這是在把鄉野風光的美咽下去??!以這樣的心情看粽子、想粽子、吃粽子,人不是飄然若仙了嗎?生活如此之美,詩歌如此之美。 

      也許是太熱愛生活的緣故,陳義??偸且员瘧懙那閼讶克廊サ囊磺?。他寫鳥之死、魚之死、船之死、花之死……面對死鳥,他會“扒開它的眼睛∕看見一片天空∕死在里面”;面對死魚,他會“將它用水埋葬∕用水給它砌一座墳墓”;面對死船,他似乎聽到了“木頭的哭聲”,看到了“哭聲染紅了海水”;而面對死花,他會想象面對林黛玉(或者是奧菲莉婭)的死一樣,唱出哀婉的悲歌:“音樂在懸崖上勒住了韁繩∕雕塑在深夜慘叫一聲∕口吐鮮血∕一道芬芳的軌跡∕將夜撕開一道裂縫……夜鶯∕用冰冷的沉默∕送出了火的歌聲……這至高無上的死∕寫在每顆星星的眼中∕每一個抬頭仰望的人∕眼中都滲出今夜的露珠……花園的尺寸就是墳墓的尺寸”。春去夏來,綠肥紅瘦,一陣風過,落紅成泥,現實中有誰這樣面對過花的死?花的死,原來也可以這樣的凄美、悲壯,原來也可以這樣的讓人心悸! 

     ?。ㄋ模┇I給繆斯女神的花環 

      在陳義海的詩集中,有大量作品是獻給詩神、獻給詩歌的。他把心愛的詩歌視為“小愛人”,給她取“阿巧”的名字、“西茉納”的名字、“丁香”的名字、“菊花”的名字……他把追求詩神、追隨詩歌的熱情,化成了一首首激情洋溢的詩篇,用詩歌編織成了一個敬獻給詩神繆斯的花環。 

      “在有花朵的日子里∕我認識了你的小手∕你的手無限溫暖∕你的手無限憂傷∕透過你的手∕我看見了遠處的光芒” (《小愛人<之一>》)?!耙购苌盍栓M你的雙唇散發出草原的氣息∕我一下子就讀懂了你的雙唇∕但你的秀發∕我只能拼讀其中的一部分” (《小愛人<之二>》?!爱斘蚁胫鬈约{的時候∕她便出現在我看不見的地方∕在那個我看不見的地方∕我看見她的楚楚動人(《西茉納之歌·想象》)。陳義海寫了六首《小愛人》,寫了五首《水的女兒》,寫了五十一首《西茉納之歌》,這些寫給詩歌的詩歌,成為陳義海迄今全部詩歌創作的重要組成部分。我們在《西茉納之歌·頌詩》中,讀到了陳義海對詩的虔誠、對詩的追隨。 

      西茉納,我只希望 

      在每一條路的盡頭 

      分享你的悲哀 

      或者,看你的喜悅 

      像帝王一樣 

      從我面前盛大地走過 

      我像你的臣民一樣 

      牢記你繽紛的大愛 

      在我瘦弱的天空里 

      舉滿我歡呼的手掌 

      …… …… 

      在你走過的路上 

      鋪滿我不朽的贊美 

      年復一年 

      一百年又一百年 

      日子就這樣過去了 

      西茉納,西茉納,西茉納 

      陳義海以赤子之心用詩歌表達了對詩歌的熱愛,以情詩的表現去張揚自己對詩歌的追求和贊美,因此這些作品更加感性、唯美,它一方面感染我們對詩歌的熱愛,讓我們分享了他詩歌創作的心路歷程;一方面給我們提供了不可多得的詩歌文本,讓我們看到了詩歌呈現的另一種獨特的方式,滿足了審美的愉悅,帶來了閱讀的快感。 

      二、評詩,發現詩歌的本身和詩歌以外 

      現為江蘇省鹽城師范學院文學院院長的陳義海出于教學和研究的需要,平時要騰出較多的時間和精力從事詩歌評論工作。他的詩歌評論立足文本,著眼鑒賞,重學理,重分析,重發現,重探究,在充分運用歷史的、人民的、藝術的、美學的觀點對詩歌作品進行評論時,特別是善于從詩學的角度去考量,用美學的觀點去審視,不僅研究詩歌作品的本身,而且研究詩歌作品的“溢出”效應,從而使其評論作品更趨客觀公正、更具學術價值、更加饒有興味。 

     ?。ㄒ唬脑妼W的角度去考量 

      曾經就讀于西南大學中國新詩研究所研究生的陳義海有著深厚的詩學專業功底。因而,他的詩歌評論首先會從詩學的角度去加以考量,把是否符合美的規律、是否具有審美價值作為衡量作品優劣高下的重要尺度或標準。在評論著名詩人王家新的詩作《帕斯捷爾納克》的時,陳義海首先把該作品定性為“是一首典型的抒情苦難詩”,認為這首詩雖然著力渲染了苦難,但是卻能讓我們從中感受到一種崇高的力量,一種向上的力量。不管是俄羅斯式的苦難,還是作者在生活中所體驗的苦難與黑暗,由于是以抒情的方式再現,它并不給人以絕望的感覺;相反,它卻透露出某種高貴的氣息,給人的靈魂以凈化的作用。這或許是抒情文體比敘事文體更顯優勢的地方。雖然全詩貫穿著悲劇性、流溢著苦難色彩,但抒情主體因為找到了一個可以對話的偉大的靈魂,作者像一個信徒似的向這個偉大的靈魂虔誠地傾訴,甚至向他懺悔,這使得整首詩因此具備了某種宗教特質,一切的悲劇、苦難、死亡、憂傷便因此獲得了一種純潔性。⑴在評論詩人沙克及其作品詩時,陳義海側重把沙克作為一種“60后”的“新歸來派”詩人的現象加以研究,探討沙克詩歌的總體特征,認為沙克在“新歸來派”詩人中比較具有代表性,是一個“徘徊在學院和民間之間的精靈,”“沒有風格”與陌生化“是沙克詩歌創作遵循的基本原則,使得其詩歌文本成為多向度的矛盾復合體,在透明與半透明乃至晦澀之間穿梭。⑵ 

      陳義海運用詩學的觀點除了針對一些詩人及其作品進行研究評論之外,還出版了詩學方面的理論專著,如《外國名詩鑒賞辭典》(河北人民出版社,1989年)、《先鋒詩派》(花城出版社,1991年)等,在《上海師范大學學報》、《甘肅社會哲學》等報刊發表了較多的理論性文章,闡發自己的學術觀點。在《中國新詩的唯美主義潛流------從1919到1949》(《甘肅社會科學》2007年第1期)一文中,陳義海質疑了“一般認為的中國新詩發展的歷史,就是中國詩歌在外國詩歌的影響下擺脫中國傳統詩歌的歷史”的觀點,認為其中國新詩的歷史也是中國新詩不斷唯美化的歷史。在現實主義、浪漫主義、象征主義的顯在運動中,中國新詩始終涌動著一股唯美主義的隱在潛流。唯美主義因素的不斷作用,使得中國新詩在“為人生”與“為藝術”之間獲得一種較為合理的張力,從而也使得它沒有成為純粹的宣傳工具,并在經歷了時間的考驗后仍然保留其永恒的詩學價值。⑶陳義海還認為詩情沒有優劣之分。所謂的題材、主題、主體性這些東西常常會不可避免地烙上時代的烙印,而抒情主體身上當時所涌動的詩情,跟任何時代的詩人的經歷與感受是一樣的。杰出詩人與一般詩人,其激情和靈感的“質地”是沒有多大區別的,都是柏拉圖所說的“神靈附體”。 

     ?。ǘ┯妹缹W的觀點去審視 

      運用美學的觀點從事文藝評論,是構建文藝評論新高度的最新要求。習近平總書記在文藝工作座談會上的講話中指出:追求真善美是文藝的永恒價值。藝術的最高境界就是讓人動心,讓人們的靈魂經受洗禮,讓人們發現自然的美、生活的美、心靈的美。文藝評論就是要善于運用美學的觀點,去發現、贊揚文藝作品中的這些真善美。 

      “美學的觀點”就是將馬克思主義哲學的歷史與邏輯相統一的辯證法具體運用到文學活動實踐中的結果?!懊缹W的觀點”成為一切文學藝術研究所必不可少的視角。⑷必須用美學的觀點對具體作品進行審美特征的研究分析,才能發現蘊含在作品最深層次的審美質素。 

      長期以來,陳義海自覺地在詩歌評論中介入美學的觀點,遵循美的規律,著眼于詩歌作品的藝術構思與藝術表現,把是否符合美的規律、是否具有審美價值,作為衡量作品優劣高下的重要尺度或標準,強調作品的審美取向和價值取向。如在對王家新《帕斯捷爾納克》的評論中,陳義海積極肯定王家新在詩歌節奏方面的創新,認為全詩并沒有去遵循傳統的聽覺上的音韻與節奏,它所強調的是情感的節奏,內在的節奏,并通過這樣的節奏,來體現作者情緒的起伏、情感的色調。他評論沙克的詩《有樣東西飛得最高》,解析那“飛得最高”的東西,可能是詩人心目中最美、最純、最神圣的東西,可能是詩人所追求的藝術的最高的境界,可能是跟柏拉圖的絕對“理式”相仿的神性存在;它難以企及,但值得為之永遠“犧牲”。他評論砂丁詩歌的敘事性,認為砂丁詩歌中的敘事可以用“極其真實”和“極其不真實”來概括,作者對生活的態度、在美學上的叛離,通過這種奇異的敘事得以實現。⑸在評論臺灣詩人余光中的《鄉愁》和《鄉愁四韻》時,陳義海認為它們在藝術表現上的特點主要體現在四個方面:一是意以象言,象以言著;二是聯想自然,環環相扣;三是音韻和諧,一唱三嘆;四是無理而妙,富于別趣。而《鄉愁四韻》同時又具有聞一多先生所提倡的新詩“三美”特征,即建筑美、色彩美、音樂美。⑹ 

      三、譯詩,讓詩歌還是原來的那種樣子 

      陳義海是一個徘徊在兩種語言之間的詩人?!皩懺娙?,我深刻地感覺到我是在兩種語言之間糾纏、掙扎,在邊寫邊譯、在邊譯邊寫之間,迷失又找回自己,找回之后又迷失”(陳義海語)。多年來,陳義海一直尊崇“信達雅”的標準,在翻譯領域取得了突出成績。他先后翻譯出版了《傲慢與偏見》、《魯賓遜漂流記》、《苔絲》等世界名著和一些國外的兒童文學作品。作為詩人的他,更會自然而然地翻譯起詩歌,把國外的詩歌翻譯成中文,把中文的詩歌翻譯到國外。1992年,他翻譯的葡萄牙詩人安德安拉的詩集《白色上的白》在臺灣出版;2005年,在英國出版了第一本個人英文詩集《西茉納之歌和七首憂傷的歌》;2007年,他翻譯的中國當代詩歌集《霧外》又在英國出版;2010年,出版了自己的雙語詩集《迷失英倫》?,F在,他仍然在不斷地推出自己的翻譯作品,以至于把翻譯變成為自己的一種生活方式,“寫不出詩時,我會用翻譯來調節自己,讓自己在詩歌的活水中“保鮮”。為了讓自己不至于在浮躁的生活中輕飄起來,我會翻譯一點緹絲黛爾(Sara Teasdale)那類帶有古典色彩的詩,讓自己始終沉浸在浪漫主義的保鮮液里”(陳義海語)。 

      英國沃里克大學蘇珊·巴斯奈特教授說過:翻譯是文學復興自身的最主要的手段之一,通過翻譯我們可以了解國外作品的樣式,可以發現并且發展這些樣式。在翻譯詩歌詩最要緊的是,譯者應該有生成一首新的詩歌的能力。譯者的任務就是把由一種語言所寫的作品傳遞給另一種語言的讀者,并能讓他們像原語讀者那樣對作品如癡如醉,流連忘返。成功的詩歌翻譯的標準是,詩歌的譯者必須是詩人,他必須知道如何去組織語匯,使之在美學上盡善盡美。⑺作為詩人兼譯者的陳義海,很容易地做到這一點。他的譯作忠實于原文,較好地完成了語言和文化上的轉變,讓人們欣賞和感受到了“跨越時空的詩歌所賦予的美感和力度”(墨西哥詩人奧克塔維奧·帕斯語)。 

      在陳義海于2010年出版的詩集《狄奧尼索斯在中國》里,附錄中收入了其翻譯的葡萄牙詩人安德安拉的詩集《白色上的白》。這是安氏的這本詩集首次完整地與大陸讀者見面。在《白色上的白》中,我們看到了自然與人類的情感、人類的體驗是怎樣的渾然一體,藝術與現實之間是怎樣的暢通無阻。這種超現實主義的“純詩”擺在我們面前,給我們帶來了別樣的審美趣味。 

      奇跡就是這座房子的陽臺 

      風就是從那兒吹起的 

      我已經開始發現我的身體 

      把光作為我的知己 

      時間緩緩地停在高高的石墻上 

      那是夏天,在失眠中 

      我將我的馬獻給了大海: 

      它們一碰到水就驚恐地叫喊, 

      或許是在戀愛,我不再有把握。 

      那時的生活,就是 

      同我牙齒間的一朵花一起生長 

      學會在危險中呼吸,每走一步 

      我的皮膚就隨著一陣閃光而爆炸。 

      

      ——《白色上的云·八》 

      讀了這首詩,我們應該怎樣去理解?我是一個孤獨的人么?是不是如果沒有陽臺上刮來的風給我帶來或涼爽或寒冷的感覺,我甚至都不知道還有自己的存在?是風叫醒了我,讓我知道向外望去,并發現我并不孤獨,還有光作為我的知己。雖然如此,但我過的又是一種什么樣的生活?那是“牙齒間的一朵花”的生活啊,危險隨時都可以發生。人生,有時就會落入到這種境地!我們漢語中形容危險常會用“千鈞一發”、“危如累卵”、“險象環生”等等,誰會想到過會用“牙齒間生長的花朵”來形容?超乎尋常的想象,令人心顫的美感,讀起來別有意味。 

      近十年來,陳義海在漢譯英方面主要是翻譯自己的詩歌,并于2010年出版了雙語詩集《迷失英倫》。在不斷翻譯自己詩歌的過程中,陳義海發現自己詩歌創作的語言風格發生了很大變化,自己所寫的漢語詩歌越來越容易翻譯,在用漢語寫作時,英文的句子會同時出現在腦海里,甚至會中、英文交替使用。更為奇怪的是,陳義海有時首先會想到一個英文的句子,然后才有中文的句子。他稱這樣的創作方式叫“從兩頭進入”(enter from either end)。 

      陳義海在詩歌創作中詩形成了“自我詩語庫”和“獨特的個人語法”,形成了獨具個性的詩歌風格。 

      陳義海結合自己翻譯自己詩歌的實踐,對詩人自譯問題作出了深入的思考和研究。他在《當詩人是一個譯者的時候——詩人自譯研究初探》一文中,就自譯與自譯研究的身份、從詩人譯詩到詩人自譯、創作與自譯的身份界定、詩人自譯的權威與操控權、詩人自譯在翻譯研究領域所面臨的處境等問題進行了探討,提出了自己的觀點,認為詩人自譯是一個特別且頗具魅力的現象,不管是從翻譯研究的視角切入還是從比較文學的層面展開,對于我們充分認識詩人在兩種或多種語言之間的抒情狀態,都是非常有意義的。⑧ 

      四、詩人,從里到外 

      陳義海骨子里就是一個詩人,“不管做什么,不管寫什么,其間流淌著的應該是一條靈動的、詩性的河”(陳義海語)。廈門大學王諾教授也曾經說過:我的判斷是,義海對于這個世界,最大的價值,是他因詩而生、為詩而活。如果他在不得不為維生所付出的精力之外,還把本該獻給詩歌的心血澆向別的植物甚至荒野沙礫,那真的真的真的是自我貶值!可見,大家對陳義海應該成為詩人的心情是多么的熱切。不負眾望,陳義海做到了,而且做的很好?,F在,他以其獨特的詩歌風格,特別是別具一格的學院派風格,引起了國內外詩壇越來越多的關注。著名詩歌評論家葉櫓教授給予陳義海高度的評價,認為陳義海是“一位相當典型的純詩追求者、多種藝術表現方式的探索者、在自我與他我變身中的夢游者”⑼。 

      在中學時代,陳義海就是一個詩歌的追求者,覺得擁有了詩歌就擁有了一切,把上課之外的時間全部獻給了詩歌。上大學、特別是上研究生之后,他對詩歌更是如癡如狂,在西南大學新詩研究所讀書期間,猛寫了五個學期的詩歌,即使在第五個學期的最后一個月,也是上半夜寫論文,下半夜寫詩。研究生畢業后到了高校工作,繼續寫詩、教詩。詩歌伴隨著陳義海的人生,伴隨著陳義海的生活。對于陳義海來說,詩歌就是他的一切,詩人就是他的名片。正如他自己所說的那樣:沒有了詩歌,我書房里的吊蘭也會變成灰色的。 

      說陳義海是一個從里到外的詩人,主要是基于他獨特的詩性人格。評論家沙克在其評論中就曾這樣描述過陳義海:作為詩人的他,就讀、游學、工作于中國大陸、香港和英國多所大學后,已經失卻一般文化意義中的具體土壤,成為一位現實世界與精神世界之間的暫住者和行吟者,既有孔子的入世智慧,又有莊子的出世風度,就如他在《我要到很遠的地方去》的詩中寫的,“把那些用過的炊煙埋掉∕把音樂捆好,將鳥鳴裝箱……我要到很遠的地方去∕比大海更遠,比十五世紀更遠”。關鍵是,他還像一位保守莎士比亞和華茲華斯靈魂血脈的紳士,踱著幽雅的步子,手拿學術的文明棍指點學院黑板上的課程和黑板外的詩歌,預示著從不靜止的身心運動的方向》:“四只鳥向四個方向飛去∕天空留下翅膀的刀痕”。中國學院派詩人很多,如今比民間詩人還多,你找不出第二個不愿被時代牽著步子前走,而漫步在英國中古近古以來詩歌精神中的詩人,就這一個義海,在學院里寫“資產階級的詩”。⑽ 

      陳義海的性格也頗具詩人特點。對于酒,不善飲卻喜歡喝一點,每每如此對于寫詩還很有狀態。2010年出版的詩集《狄奧尼索斯在中國》,其中很多詩篇都與酒精、酒神有關;對于煙,他的愛抽在多部詩集中都能得到驗證,真不知道他一天要看著多少支香煙化為灰燼;他耐得住寂寞,認為寂寞和真情是一個詩人極大的財富,常常在寂寞中結出詩歌的果實;他長期留著長發,儀態上更顯得飄逸灑脫。 

      真正讓陳義海成為一個著名詩人的是他那些充滿想象、充滿智性、充滿意蘊、充滿美感的詩歌作品。這么多年來,陳義海為我們捧出了《西茉納之歌和七首憂傷的歌》、《被翻譯了的意象》、《狄奧尼索斯在中國》、《迷失英倫》和《一個學者詩人的夜晚》等五部詩集,現在,他還在繼續為我們寫著,在夜晚寫著。他鐘愛夜晚,相信夜晚是詩歌的源泉,事實上他要寫100首詩,其中有99首是在夜晚特別是在凌晨寫成的。 

      陳義海的詩歌創作成為學界、評論界的一個新的熱點。湛江師范學院文學院張德明博士分析了陳義海詩歌較為突出的超現實主義特征,認為他的詩歌表現出現實與夢幻的融鑄、想像的無羈與非理性高揚、意象的超常規組合等特點。張德明博士同時認為,陳義海在漢語詩性與新詩語言學重構方面也有自己的建樹,詩人通過建立一套具有專利色彩的個人語法系統和自我詞匯表,使現代漢語在詩歌之中增長了彈性力度和審美容量,進而呈現出意蘊豐盈的詩學張力。⑾東南大學人文學院教授、福建師范大學文學院博士生導師王珂認為,陳義海詩集《一個學者詩人的夜晚》中的很多詩作,是“情感細膩、技藝純熟、唯美至上的學者之詩”,這本詩集是中國新詩史上少見的奇特詩集,是“學院派唯美寫作”的代表作。⑿沙克在其《后退的詩歌步履》一文中對陳義海做出過這樣的評價:在當代中國詩壇,義海顯然是一位掌握現代詩歌精神和藝術手段的現代主義詩人,又顯然是受到英國詩歌傳統及其所聯結的西方文化脈絡影響的傳統主義詩人。義海的詩歌是血液的,而不是土壤的。⒀ 

      四只鳥飛向四個方向 

      天空中留下翅膀的刀痕 

      旅人啊 

      你要到什么地方去 

      ——我要到四個方向去 

      四只鳥飛向四個方向 

      天空中留下翅膀的刀痕 

      寫詩、評詩、譯詩、詩人,我們有理由相信,陳義海今后會朝著這四個方向,飛得更高、飛得更遠! 

      

      注釋: 

     ?、抨惲x海:《跨越時空:靈魂與靈魂的對話——評王家新〈帕斯捷爾納克〉》,見子川主編《新詩十九首》——中國新詩沙溪論壇推介作品賞析》,江蘇文藝出版社,2013年,第111-116頁。 

     ?、脐惲x海:《沙克倫》,見《南京理工大學學報》,2011年第6期。 

     ?、顷惲x海:《中國新詩的唯美注意潛流——從1919到1949》,見《甘肅社會科學》2007年第1期 。 

     ?、葪罱埽骸稓v史的與美學的觀點:當代文學批評的科學武器》,見《文藝理論研究》2008年第1期。 

     ?、申惲x海:《“一根釘子”與“一只老虎”——“砂丁的詩”與“吳素貞的詩”》,見《揚子江詩刊》2015年第6期。 

     ?、赎惲x海:《一樣的的鄉愁,不同的節奏――余光中〈鄉愁〉、〈鄉愁四韻〉賞析》,見《名作欣賞》2004年第7期。 

     ?、颂K珊·巴斯奈特:《翻譯與詩歌》,見陳義海所著《迷失英倫》(南京大學出版社,2010)。 

     ?、嚓惲x海:《當詩人是一個譯者的時候——詩人自譯研究初探》,見《中國比較文學》2013年第3期。 

     ?、腿~櫓:《義海詩歌藝術的多重性》,見《詩探索》2012年第3期。 

     ?、紊晨耍骸逗笸说脑姼璨铰摹u義海詩集〈被翻譯的意象〉》,《淮安文藝》2012年第2期。 

     ?、蠌埖旅鳎骸冻F實主義變奏與新詩語言學重構——義海詩歌論》,見《名作欣賞》2011年第8期。 

     ?、型蹒妫骸都毮佄赖膶W者之詩——序義海詩集〈一個學者詩人的夜晚〉》,見陳義海詩集《一個學者詩人的夜晚》(南京大學出版社,2013)。 

     ?、焉晨耍骸逗笸说脑姼璨铰摹u義海詩集〈被翻譯的意象〉》,《淮安文藝》2012年第2期。 

      

      

     ?。惙ㄓ裣到K省作家協會理事、江蘇省文藝評論家協會常務理事、文學創作二級、宿遷學院客座教授、宿遷市社科聯調研員) 

      通聯:江蘇省宿遷市社科聯 郵編:223800 電話:13951591126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江蘇作家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