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錢愛民哲理詩集》

    2016年02月15日 10時31分 

      

      書 名:錢愛民哲理詩集 

      著 者:錢愛民 

      出 版 社:團結出版社      

      出版時間:2015年11月 

      書  號:978-7-5126-3694-1  

      定  價:36.00元  

      作者簡介: 

      作者從事新聞采編工作30余年,是資深媒體人,主任編輯。曾出版過《錢愛民小說集》,名字作為辭條入編了《中國小說家大辭典》。 

      作者年逾半百后崗位變動頻繁,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人生挑戰”。新的工作、新的環境,作者激發出新的創作熱情,幾年來陸續吟哦出厚厚一疊哲理詩稿。其詩作了這樣的“規范”:每一首都是3行;每行最長不能超過10個字。如斯,“螺螄殼里做道場”,在有限的篇幅里即要表達所蘊含的哲理和寓意。集子里的詩盡量地追求著視角、詞句、長短、形式、寓意等的“多元化”,記錄著作者對新生活的所感、所思、所悟。 

      500首短詩“通俗理不俗”,讀者會從中受到一些有益的啟迪。 

      

      

      

      

      徜徉在哲理的詩苑 

      

      ——《錢愛民哲理詩集》自序 

      

      上世紀80年代初,我開始了文學創作的起步。那時,讀了小說感到很有趣味,我就邊模仿邊涂鴉學著寫小說;讀了詩歌覺得耐人尋味,我就依葫蘆畫瓢學著寫詩歌;甚至劇本、相聲之類我也去鼓搗它幾下,現在想來是“初生牛犢不畏虎”了。寫多了自然想發表,便向一些報紙、雜志投稿。我清楚地記得,自己見報的第一首詩是《少年文史報》1981年11月5日的《鼠捉貓》:“在非洲有一種捉貓老鼠/長得家鼠模樣嘴硬特殊/它靠濃烈的臭氣熏倒對方/撲過去再用利牙咬斷咽喉/大千世界無奇不有/憑著想當然常會誤入歧途”。不久我收到報社匯款單,版面編輯還附言:“可再寫些類似哲理詩,希多多來稿?!蔽矣悬c辜負編輯的希望了,因為此后的許多年間自己早沉醉于微型小說的創作,寫了幾百篇,發表了百十篇。不過,雖說不太寫哲理詩了,但我仍然喜愛“名人名言”、“人生格言”之類,長年累月地從報刊上抄錄了數千條到自己的筆記本中,不時翻閱以啟迪心智。 

      1991年3月,揚州五一食品總廠新春廣告詞有獎征集活動揭曉,被活動評委會認為“有點哲理意味”,由我創作的“金果、銀果,難比‘五’字糖果”,在近萬條廣告詞中脫穎而出,一舉奪得征集活動頭獎,獲獎金1000元。當時的五一食品總廠在央視“榜上有名”,該企業廣告詞征集有全國眾多省、市的來稿;當時的國人每月工資僅是百十元,千元獎金足以把大家的視線拉直。況且,廣告詞評委會由3位揚州市副市長外加市委宣傳部、市工商局、市新聞媒體負責人以及知名作家等19人組成,這樣的評委“陣容”今天以至今后,恐怕是再難一見了。我深知廣告詞獲大獎本是可遇不可求的事,有“瞎貓撞上死耗子”的偶然因素。但是,愛好哲理詩對自己的確有潛移默化的影響,行文造句不經意間就打上了“哲理思索”的烙印。對此,我慶幸自己與哲理詩所結下的緣分。 

      2007年秋季,揚州市紀委和揚州市文聯擬合編一套“廉政文化叢書”,其中“文學卷”、“詩詞卷”的主編向我約稿。以廉政為主題的文學作品我手頭有現成的,于是挑了十余篇微型小說送上;而廉政詩詞我卻空空如也,唯有走進生活去進行創作。在捕捉“靈感”后我一氣寫了《電梯》、《點鈔機》、《絲瓜》等短詩,冠以《哲理的火花》交差了。2008年1月《揚州廉政文化叢書》出版,一些文友認為“詩詞卷”中我寫的18首哲理詩,像《電梯》:“有上升的時候/就有下降的時候/上上下下 平等待它”;《絲瓜》:“年輕時就供人享受/年老僅剩下一把筋絡/還當洗鍋抹盆好幫手”等等,都“短小、精悍、有寓意”,鼓勵我“多寫一些”。我想任何事兒都是由主、客觀因素促成的:如果沒有人約稿,或者自己不愛好哲理詩,我當然就不會去苦思冥想進行創作。但是,現在要我“多寫一些”,似乎還缺少些“動力”呀。 

      然而,諸事難以預料。此后不久,我的工作崗位有所變動,離開了熟門熟路的廣電報“熱窩子”,先是到電視臺《綠楊茶館》節目組當編導,繼而到市文聯參與創辦《文藝家》彩報,接著又到市文博城建設領導小組辦公室干起采寫《工作簡報》,參與策劃文博活動、編輯文博叢書等工作來。年逾半百還頻頻換崗,我遭遇了前所未有的“人生挑戰”:在《綠楊茶館》節目組,那里的編導大都是年輕人,專題撰稿、攝像、制作是“一手下”,他們一旦找準選題就“撲上去日夜連軸轉”,我摻和其間只有跟著“眼睛一睜忙到點燈”,有時還要搭上星期天,直把自己的“生物鐘”給攪亂了;在市文聯工作,方知那里人員不多,但管事不少,它龐大的群體在民間,諸多協會要開展活動總離不開文聯人員的策劃和指導,我參與創辦《文藝家》彩報,單單要想在20多個協會中建立通訊員隊伍,就足足忙碌了個把月時間;而在市文博辦做事,每天與原市委領導打交道,所接觸的不是文史專家就是文博場館負責人,寫的材料比較雜,搞的活動也比較多,像韭菜割了又長總有干不完的事兒。上述崗位,無論工作環境抑或人際關系,對自己來說都是全新的。于是,本人的創作熱情被大大激發了,進而“一發而不可收拾”,幾年來陸續吟哦出厚厚一疊哲理詩稿。 

      我對哲理詩作了如下“規范”:每一首都是三行;每行最長不能超過十個字。這樣,“螺螄殼里做道場”,在有限的篇幅里即要表達所蘊含的哲理和寓意。坦率地說,從第一首到百十首,我寫得比較順手,費時也不多,似乎“靈感撞擊火花”無處不在,可以“信手拈來”。但隨著詩稿數量向上攀升,我逐漸陷入“左右逢石壁,舉目一線天”的困境,感覺到難以往下寫了。此刻,平時摘抄的多本“名人名言”、“人生格言”等派上了用場,我反復地閱讀、琢磨著,思路的燈泡不時被點亮。比如對“怎樣走好人生路”的名人名言進行梳理,我先后創作了《探路》①至④、《路的異化》①、②等多首哲理詩。這里例舉《探路》②:“通向謬誤之路千條萬條/通向真理之路僅有一條/縱使千尋萬覓也難找到”;《路的異化》②“世上已開筑的道路/設立關卡越來越多/逐漸衍變成了‘搖錢樹’”。我還對“十二生肖鼠?;⑼谩?、“象棋車馬炮”之類一一褒贊,這樣就拓寬了創作的路子。比如,我這樣寫《十二生肖:鼠》:“天生會掘洞 旮旯可身藏/手腳從不閑 總為生計忙/窩里貯食物 鼠目有遠光”;這樣寫《象棋:卒》:“斷卻退路只知前進/狹道相逢敵將也敢生擒/牢記使命:自己是個兵”。我又對古人詩句進行“逆向思維”,比如唐代詩人虞世南詠蟬詩句是這樣的:“垂緌飲清露,流響出疏桐。居高聲自遠,非是藉秋風”; 而我則用當今“上層要深入基層”的視角這樣寫《鳴蟬》:“飲著清露 

      位置居高/俯察阡陌 朗聲‘知了’/不接地氣 難免浮躁”。另外,對一些社會流行語、順口溜之類,我也注意收集整理、提煉加工,力圖使其內涵得以拓展和延伸。比如,《人在“江湖”》:“點的是煙 抽的是寂寞/干的是酒 喝的是應酬/身不由己只因人在‘江湖’”;《“三字”人生》:“漢字‘尖斌卡’人生可概括/‘尖’能大能小 

      ‘卡’能上能下/‘斌’能文能武 敬業展才華”…… 

      近幾年來,我一直在哲理的詩苑徜徉,不時有新的發現和新的感悟。眼下,這些新發現和新感悟已轉換成500首哲理詩,大都匯聚在這本集子里了。我愿把它敬獻給諸位友人,并跟愛好哲理詩的讀者作心與心的交流。 

      

      

      《錢愛民哲理詩集》后記 

      

      50歲時,我曾出版過一本《錢愛民小說集》;年屆60也想出版一本書,它就是《錢愛民哲理詩集》。 

      500首哲理詩,每首都是3行、每行不超過10字,且每頁皆刊登3首,這樣的“規范”可能會讓人覺得太呆板,從而影響閱讀的興趣。我注意到了這點,在詩集里盡量地追求著視角、詞句、長短、形式、寓意等的“多元化”。這對我來說還是個新嘗試,效果如何有待檢驗??傊蚁雵L試一下,如同詩集中《嘗試》所寫:“不下河 人無法劈波斬浪/不展翅 鳥無法藍天飛翔/不嘗試 成功永遠是幻想”。 

      “對喜歡的東西喜歡嘗試,還常?!粭l道上走到黑’,甚至‘撞上南墻’也不回頭”——這是一位文友給我畫的像,我認為基本抓住了本人的特征。舉例說吧,52歲以后我的工作崗位先后變動了3次,在如比“動蕩”中我竟萌發了一個新聞老兵的“中國夢”——欲申報新聞副高職稱。這當時被許多同道議論為“不現實”,而我卻“一根筋”地想嘗試一下,便鼓足了勇氣直往前沖:幾年前的第一次申報沒有成功,緣由是本人成教本科文憑視同???,而??粕陥箜毱聘?,獲獎作品及論文數量都得翻一番;隨后的第二次申報依舊落榜,原因是所提交的論文有幾篇不合要求;去年我又第三次申報,除新添在《軍事記者》、《新聞傳播》、《記者搖籃》、《聲屏世界》發表的多篇論文外,還有在《人民日報》和《中國記者》發表的多篇評論等,經過省新聞專業人員高級專業技術資格評審委員會14位評委投票,以14人贊成全票通過,終于才躋身于“主任編輯”行列。我從自己三次申報的經歷中提煉出這樣的概括語:“敢于嘗試,收效總在嘗試之后;敢于堅持,成功貴在堅持到底”。而面對類似于上述“有點意思”的話語,我常會陷入沉思:能否加工成一首哲理詩? 

      這本詩集草成后,妻子作為“第一個讀者”談了自己的看法:“有的詩沒啥意思,有的詩還能看看”,她勸我對詩稿多多篩選。我吶“瞎子吃肥肉塊塊是好的”,總甩不掉敝帚自珍的包袱。無奈,就把它們“整體打包”推出了,只為讓其去“經風雨,見世面”。 

      我深知寫哲理詩不易,想寫好哲理詩更難。也許正因為老是在寫,可又老寫不好,才使得我如癡似醉地去琢磨。然而,琢磨來、琢磨去,自己也難免犯起了迷糊,有時真的不知道怎么寫哲理詩了。不過,我從眾多古人詩詞名句中感受到的哲理蘊涵以及詩的韻味卻益發清晰,像王之渙的“欲窮千里目,更上一層樓”、陸游的“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蘇軾的“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此事古難全”、龔自珍的“落紅不是無情物,化作春泥更護花”等等,都“橫看成嶺側成峰”地聳立于眼前,讓我百讀不厭,常讀常新,高山仰止。 

      雖不能至,我心向往之??!

    文章來源: 責任編輯:江蘇作家網 【打印文章】 【發表評論】

    主辦單位:江蘇省作家協會

    版權所有 江蘇省作家協會

    蘇ICP備09046791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