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劉瓊:《對岸》對于女性愛的能力的發現

    (2020-06-09 16:03) 5891516

      沒有無緣無故的寫作,我一直堅信。所以閱讀文本時,常常會不由自主地揣測作家的創作動機。比如,早已憑借中篇小說《香爐山》獲得魯迅文學獎的葉彌,新寫的這個短篇小說《對岸》,一定是對于某種技巧或者經驗的表達。問題在于,是對哪種技巧或者經驗的表達?

      從技巧運用的角度,《對岸》可以說“去技巧”,幾乎素面出場。五個中年女性的月夜談話,從講述“每個人心里最后的秘密”開始,到集中分享一個女同學的遭遇,以被講述的女同學也即茶館老板娘突然主動現身和繼續自述為高潮。全篇不到九千字,是一個長近景,加一個大特寫和幾個追光遠景。月夜交談是近景。女同學的生動出場是特寫。女同學的坎坷遭遇是追光遠景,包括在絲織廠做女工時脫年輕男機修工短褲、被父親逼嫁并離婚、做股票開茶館之后邂逅暗戀對象,以對話式講述為主,見縫插針的場景描述為輔。對話這種形式,對語言本身的要求高,語言表達要切合人物身份或者能準確勾勒人物特征,好處是視角多元化,劣勢是容易讓人調線,話劇常用,小說寫作其實是忌諱的?;蛟S因為語言細膩生動是葉彌的擅場,藝高膽大的葉彌,不僅用了大段對話,而且采用的是簡約結構。

      從這個叫柴云妹的女同學正式出場后,小說進入高潮。追光打上去的三個遠景,都是與紫云妹的性和愛有關的人生經驗。

      這個叫紫云妹的女性,從灰撲撲的鄉下姑娘到愣乎乎的工廠女工到美滋滋的茶館老板,實現了經濟地位的翻身。結合改革開放以來長三角地區的快速發展,紫云妹的變化的人生是有代表性的,也是可信的。但這些不是本小說的重點,也不是我看到的亮點。小說讓我感興趣的是寫出了這二十年來中國式女性的愛的能力的變化。

      紫云妹這個角色,極好地詮釋了中國式女性由未嫁靠父親、出嫁靠丈夫的傳統依附關系,進化到經濟獨立后的離婚和不婚。即便是我們這個相對開放的年代,一個沒有經濟來源的女人,她的婚姻仍然不能以愛為前提,仍然要通過婚姻解決吃飯問題。因為貧寒,剛剛讀完高中不久的紫云妹,急急忙忙到工廠當女工,嬉鬧中脫去男工友的褲子,這一發生在工友之間帶有明顯的饑餓色彩的性游戲,改變了紫云妹此后的人生。在一個傳統社會,她因此失去針織女工工作,經濟不能獨立。要重新尋找“飯票”,不久被迫與父親看上的到家偷衣服的小偷結婚。這個情節是極端敘事。作家無非是借此強化說明,哪怕是極不般配的婚姻,在傳統社會里,也好過沒有婚姻、沒有“飯票”。經濟依附必然導致精神依附。

      紫云妹由此開始的精神壓抑,看似是工廠事件的后果,實際上長期沒有經濟自由的后果。隨著社會發展,女性經濟獨立的機會增多,能賺錢養活自己的紫云妹,獲得了身的自由,也獲得心的自由。要為葉彌點個大贊。我知道葉彌不是通常意義上的“女權主義”,她無意間窺破了所謂男權女權的秘密。

      一旦老百姓也即個體實現經濟自由,這個“個體”主要指女性,對于性和愛的需求,也會調整。小說寫到紫云妹被丈夫拋棄、離婚后,又結了兩次婚,又離婚,直至不思婚姻。不斷離合的經歷,看起來坎坷不順,恰恰說明中國式女性戀愛和婚姻的自由越來越多。通過對婚姻和性的試錯,紫云妹擁有了正常的愛的能力,這其中,以邂逅早年暗戀的男同學后重新萌發戀愛的感受為最。所以,文章結尾寫到“往常這個時候,祝風還在電腦前碼字,回去也不會睡覺,所以她一時還不想走。今晚實在是讓人拍案驚奇,她得想點什么,或者說,當她發現自己也是一個孩子時,她要有一點時間接受這個事實”,是“卒章顯志”,也是女性的角色反思。

      之前的近景,是幾個中年“杜拉拉”的“自白”,聚焦職場女性的情感和婚姻,間或把筆墨刺探到原生家庭。三個自述,“我從小就咒我爸死”“我從來就沒愛過男人”“我十年前就得了精神病,嚴重的焦慮癥。每天都要服藥”,重口味,反傳統,異質性。作家用的是極致化的筆法,直接把人物送到健康、倫理、道德甚至法律的邊緣,比如同性戀、殺父、精神病,勾畫這些現代文明背景下細致羸弱的精神世界,目的是為后面故事設置一個整體性背景。這個整體性背景很刺激,像都市情感題材分集電視劇。這些都是前奏、鋪墊,是后面故事的反襯。后面的主要人物的故事,反而平和、優雅,這是指故事講法,用的是對比法。小說的結尾,另外五個女性的悵然若失,其實還有一種解釋,即經濟地位的鞏固未必與身心健康同步。

      小說的基本要素,簡言之,是“故事內核”和“怎么講好故事”。短篇小說更如此。一個以自述和他述為主的對話體小說,如果沒有硬核故事,真的很難吸引人。短篇小說要精彩,故事有硬核,講法要有意思。硬核故事是前提。以《對岸》為例,小說寫六個中產階層中年女性月夜宵夜時的“精神會餐”,硬核就是一個女人的性愛遭遇和性愛能力的覺醒。這是現代版的“祥林嫂”和“丑小鴨”變成白天鵝的故事,是女性的成長故事。有了這個硬核故事,怎么講?葉彌動了心思。性和愛本身有色彩,也可以添油加醋,講得更有色彩。但這不是葉彌的興趣,也不符合葉彌的語言習慣。這篇小說延續了葉彌一貫的細膩、清靈的文風,哪怕寫性和愛,也是干干凈凈,具有主觀浪漫主義色彩,而不是煙火氣。一個帶色的話題,偏偏用至為簡約的形式,也符合紫云妹這個人物拙樸的底色。

      我想,這就是葉彌的經驗,即便是看懂了人生,也還是像孩子一樣天真。技巧上,葉彌是圓熟的,但我感興趣的恰是這些關于女性的無意間的發現。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