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賴爾:網絡文學的創作維度與實例分析

    (2020-07-22 11:30) 5916204

      作為一名從2003年開始文學創作的作家,與一名2018年開始任教的大學老師,我想與各位朋友分享一下我的課程,聊一聊“如何講故事”這個話題。

      其實我們每個經歷過九年制義務教育的同學,都具備基本創作的能力,多多少少都能完成“講故事”這個任務。但是,從講故事,到編故事,傳統的語文教育沒有告訴大家的是,如何從01去寫一篇故事。學生們在面對創作時,往往會面臨幾個問題:

      1、我要寫一個什么樣的故事?為什么我要寫這個故事?

      2、我要創造一個什么樣的人物?我要怎么寫他(她),他(她)才像是一個真正的人?

      3、故事怎么編才好玩?為什么我寫了起因經過結果,還是覺得自己寫的故事像坨屎。

      ……

      創作初期,各種問題會接二連三地涌現出來,有的問題想不通,同學往往連動筆的欲望都沒有了。有些同學是動了筆,然后發現自己的行文一點都不好玩,感覺既無聊又幼稚,心生“我果然不是寫文章的料,沒這才能”,然后就甩甩頭,決定放棄挑戰。

      這都是正常的過程,尤其是現在文化市場這么繁榮,同學們看到的小說、電影電視都是很厲害的作品,大家的審美層次提升了,對故事的要求提升,但自己下筆的實踐能力,也就是自己的“文筆”還很弱。這種“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的對比,會讓大家產生強烈的心理落差,這是很正常而普遍的現象。

      那究竟如何才能從無到有,從01,撰寫一個屬于自己的網絡文學小說作品呢?

      我先來分享一下,我個人創作十六年來,自己總結的感想和經驗——

      首先,對于一部網絡文學作品,在創作之前,我先將一部故事進行分解,只留內核部分。我認為,一部文學作品的內核,其實是分為五個維度的:

      ·題材

      ·立意

      ·主梗

      ·人設

      ·體量

      


    圖片:網絡文學作品內核的五大維度

      一、題材:

      題材是創作的基礎,首先選取哪個類型的題材,是每個創作者必須要思考的問題。

      目前的中國網絡文學,從題材上看,主要分為以下類型:玄幻、武俠、仙俠、奇、科、都、言、歷史、軍事、游戲、體、靈、同、二次元、耽……

      當然,隨著題材的不斷擴充,隨著各種新創意的涌現,這些類型還在不斷地擴大和變化,諸如“種田”、“重生”,也成為了一個新的題材流派。而傳統的武俠、仙俠,以及西方奇幻等題材,如今風頭不再,甚至是成為了冷門。

      二、立意:

      立意是什么?立意是指小說所傳達的精神思想。

      傳統文學往往講究弘揚善美,針砭弊,要有社會價值的承載,所謂“文以載道”就是這個道理了。

      但是,在網絡文學發展的今天,有很多網絡文學創作者,是不去思考這個問題的。這主要是因為付費閱讀,也就是“訂閱”的付費方式,讓很多作者在創作之時,更需要去迎合讀者的口味,甚至是討好讀者。在這樣的主導思想下,吸引讀者的眼球,讓讀者在看文的過程中收入更多的爽快感,就成為了作者創作的重點。于是,典型的“爽文”誕生了,這種文章不需要有立意,只是圖個純粹的閱讀的“爽”——換句話說,以娛樂性作為創作的主導。

      網絡文學的創作中,普遍存在這種“爽文現象”。那么,網絡文學的創作,是否還需要立意呢?讓我們從兩個層面,來分析這個問題——

      第一,從功利的角度來分析。

      我們得承認,現在的網絡文學創作,是十分功利的。不同于四十年前的中國,甚至是百年前的中國,那時候,文學是屬于小眾精英的。文學是是士大夫各抒己見的方式,是精英文士抒發情懷的手法。而在中國,隨著時代的發展,隨著教育的不斷普及,隨著九年制義務教育的全國推廣,以及越來越高的大學生錄取率,可以說,現在我們絕大多數人都有寫作的基礎能力,只是看有沒有訓練,有沒有發揮。至于有沒有才華,能不能寫得好,那是另一個層級的事情,但不可否認,我們在基礎語文教育中,就具備了公文寫作、記敘文寫作、議論文寫作等一系列的文字創作能力。

      一方面,具備基礎寫作能力的人多了,另一方面,互聯網在全世界飛速發展,中國更是憑借龐大的人口基數,贏得了互聯網發展的巨大紅利,這是中國網絡文學能發展到如此規模、甚至領先世界的根本原因。

      網絡作者多了,大家的目的性也是五花八門。“寫文章,究竟圖個什么?”,這是我們要探討的話題。有的作者只是想展示自我才華,成為一代網紅甚至大咖。有的作者是為了寫出優秀的作品,希望自己的作品能夠得到讀者的共鳴,為讀者帶來感慨或思索。有的作者,更直白一些,就是靠寫文章爭訂閱賺錢——這些目的都無可厚非,全然在于個人的選擇。

      好了,那么,讓我們回到立意的問題上。咱們很功利地說,“圖什么”,決定了你的文章里是否需要有立意的存在。特別是2018年的文化政策的收緊、管控方式的變化,讓網絡文學非常明顯地分出了兩個大方向——

      一是無線向,純粹走掌上閱讀,和移動互聯網結合,在手機、PAD、KINDLE等終端進行閱讀的文章,一般都是百萬字、千萬字的大長篇,完全依靠讀者訂閱,依靠流量收費。這種類型的網絡文學,伺候好金主是第一位的,當然要討好讀者。這種類型的作品,可以有立意,也可以沒有立意,但看作者的自我要求了。

      一是IP向,故事體量本身不長,一般是二十萬字到百萬字,主打動漫、影視、游戲改編的網絡文學。多元化的文化產品開發,要求這樣的故事,必須要有明確的立意,要弘揚真善美,要三觀正,要宣揚正能量,起到一定的教化作用。不然,怎么通過廣電“爸爸”的審核呢?而影視動漫游戲公司,除了追求經濟價值之外,畢竟也要承擔社會責任的。

      這兩種方向,也沒有高下之分。無線向的網絡文學作品,更需要賺快錢。別看IP改編不多,但是訂閱和流量分成的收益頗豐,真正是悶聲發大財。而IP向的網絡文學作品,動漫影視游戲改編,看似風光無限,但實際上開發周期長,其中也存在各種不確定因素的風險,經濟收益未必有無線風的作品高,但是對于個人品牌和價值的提升,有很大幫助。

      所以,從功利的角度看,文章創作的過程中,加不加入立意,加到什么程度,全看個人的選擇。作者圖個什么,想賺錢有賺錢的玩法,想改編有改編的玩法,自己想得通透就好。

      第二,從個人價值的實現、未來發展的規劃來分析。

      誠然,剛才分析到,每個作者“圖什么”,這個只能自由心證,旁人犯不著去指手畫腳。但如果我們進入更深層次的討論,當我們作者發展到一定階段,解決了基礎的錢的問題,那下一步要考慮的,就是人生規劃了。

      正如馬斯洛的需求原理,當賺到了錢,解決了基礎的溫飽問題,人一定是尋求更高尚的精神世界的,尋求精神的富足,尋求個人的成就,尋求未來的發展,希望自己能變成一個更好的人。而這個“更好”,既表現在社會地位的轉變上,也表現在精神世界的豐盈上。

      很多網絡文學作家,靠著自己的創作碼字獲得很好的收益之后,會面臨一個問題,一個自我否定的過程:我的作品,能夠流傳下去嗎?我的下一部作品,是否可以寫得更好?

      特別是一些無線向的作家,多少有過一些自我懷疑。我和一些作家朋友們聊起這個話題,無線向創作的小伙伴們,往往會流露出疲憊,在創作了以“千萬字”為單位的超級大長篇之后,他們會對自己的創作感到厭倦,會對未來的創作感到迷茫。他們不敢結束手里正如火如荼的連載作品,因為完結就意味著收入的大幅縮減。他們更害怕開啟一部新作品,因為新的作品還是一種自我重復,他們希望突破,但又看在錢的面子上,無法割舍這種盈利取向明確的超級套路的創作。

      到了這種時候,他們可能會選擇挑戰。他們會拿出壯士斷腕般的決心,跳出固有的舒適圈,進行新的作品創作。而在這個過程中,他們會明確作品的立意,提高創作的難度,這是自我的進化和提升。

      所以說,創作也是一座圍城,圈里的人想出去,圈外的人想進來。IP向的作者羨慕無線向的作者來錢快,收入穩定。無線向的作者羨慕IP向的作者有文化產品,有可以拿出去炫耀說叨的作品。但在這樣一個階段的相互歆羨之后,每個作者都會生發出屬于自己的人生規劃,最終,創作還是會回歸到本質,作者也會領悟到自己的使命:

      寫出一部好作品,可以流傳下去的作品,可以光明正大給孩子看、給師長看,能夠讓各個年齡層級的人,都能領略到故事價值的經典作品。

      回歸到創作本質,從求快錢、求改編,到求作品,只有不斷提升自己的精神境界,提升自己的文學水平,才能不斷接近“創作一部好作品”的目標。這時候,作者就變成了作家。而作家一旦明確了自己的目標,“作品的立意”,就根本不是一個問題,而是一個自然的結論了。

      三、主梗(獨特故事):

      主梗是什么?

      梗是一個網絡詞語,也是隨著網絡文化的發展,逐漸鞏固和確立含義的詞匯?,F在的網絡文學市場,特別是IP向的作品,從文化經濟到影視公司,往往會強調一個作品,是否“有梗”,也有人會將作品描述成“是否有網感”。

      梗是什么?網感是什么?這似乎是一個虛無縹緲的感覺,但如果我們用一些案例來進行分析,就會發現,梗是一種新奇的、獨特的、原創的、打動市場的賣點。

      它可以是一種獨一無二的情節設計,也可以是一種前所未有的思維碰撞。一個梗好不好,一要看它的市場稀缺性,也就是有沒有人做過相應的題材。二要看它的社會話題性,這也是一種價值的體現。

      我們以電影《夏洛特煩惱》來舉例。拋開這部電影本身的三觀不談,這里我們不評價這部電影作品的好與壞,只談它的故事主線,它的劇情用一句話來概括,就是“中年屌絲·夏洛回到過去,重新掌握自己的人生”。這個主梗是有趣的,它不算很新鮮——網絡文學中有太多這種“重生”設定,比如一個蒙冤而死的人,回到過去重新開展一條時間線,開始復仇計劃,將自己的敵人扼殺在搖籃里等等——但《夏洛特煩惱》卻是首次將這個設計以大電影的形式,展現在中國觀眾的大屏幕上。正是由于這個獨特的故事設計,這部電影才成為了2015年的票房黑馬,從此“開心麻花”的名號,也在江湖上開創了屬于它的傳說。

      還有一個非常典型的案例,電影《閃光少女》。青春勵志題材的作品,屢見不鮮,但像是《閃光少女》這么有“梗”的青春,在國內的影片市場,還并不多見。不同于動不動玩感情糾葛、被網友吐槽為“我的青春才不是這樣”的一些青春片,《閃光少女》將故事背景設計在音樂學校里,主打的是“民族樂學生VS西洋樂學生”的真人PK,主打的是用COSPLAY、用漫展、用同人音樂等二次元的手法,來結合中國傳統民樂,弘揚傳統民樂,讓更多的年輕人喜歡民樂的故事。“西洋樂VS民樂”、“傳統文化VS二次元”,成為了這個故事的兩個關鍵概念,這個主梗,著實令人眼前一亮,也引起了年輕人的共鳴。

      其實,主梗設計在文學創作、影視創作這些IP向的領域中,是十分重要的。特別是日本、韓國的一些影視劇目,就非常擅長“玩梗”,諸如《來自星星的你》講述大明星和外星人的戀情,《DOCTOR X》講述一個自由醫和醫院體制的碰撞。至于美劇就更不用說了,漫威系列的所有設定,都有主梗當道,比如說《蜘蛛俠》就是一個被蜘蛛咬了的少年獲得了超能力,從而打擊犯罪的故事。

      近年來,國內也涌現出一批玩梗的網劇,也就是咱們所說的“網感”。早期有萬合天宜的《萬萬沒想到》系列,主打網絡小段子。而發展到后期,則有更多的、與眾不同的故事設定,如《太子妃升職記》講述男兒心女兒身的太子妃熱血闖蕩皇宮,一路順利升職。如《柒個我》講述一個角色人格分裂,形成七個自我人格的故事。又如《盲俠大律師》,講述一個盲人律師,專門為弱勢群體進行法律援助。這些,都是非常棒的主梗設計。

      那怎么從無到有,去想一個獨特的“梗”呢?這個我在后面有設計課程專題,來進行分析和講解。

      四、人物設定:

      人物設定也是一篇文學作品的核心競爭力。從某種程度上,人設的優劣,決定了這部作品的流傳度,也決定了它版權衍生的可能性。

      一個好的人設,人物本身要有成長性、話題性,能引起讀者的共鳴。而從版權衍生的角度來看,唯有有演繹性、有代入感的人物設定,才能獲得導演和演員的青睞,成為一個可供真人化的優秀作品。

      我們以《我不是藥神》舉例。眾所周知,這個電影是由真實事件改編的。主人公·程勇的原形——陸勇先生,是一位慢性粒細胞白血病患者,他在無錫開了一家針織品公司,是一位企業家,為了自己治病以及幫廣大病友買到救命藥,他購買了抗癌藥物格列衛的印度仿制藥。而到了電影當中,為了帶來更高的戲劇效果,編劇將主角的人物設定進行了重新設立,采用了夸張、反差等一系列藝術加工手法。于是,程勇成為了一個賣印度保健品的小老板,個性也加入了懦弱、雞賊,甚至不可理喻的部分。而在電影中,隨著故事的進展,程勇從開場的一個“慫人”,成長為了一個有擔當的好人——這種改編和藝術夸張,都是我們創作文藝作品時,應該考量的元素。

      當然,不同類型的作品,對人設也有不同要求,比如《阿甘正傳》是典型的小人物勵志故事,又比如開心麻花的一系列喜劇,每一則故事,對于人物設定的側重點都不一樣,對于人設的飽滿度和復雜性,也有不同的要求。

      那么,對于初學寫作的同學們來說,要怎么從虛到實,構思一個完全不存在的人物呢?后面也會有專門的課題講述。

      五、體量:

      在網絡文學寫作的五個維度中,這是最好理解的一個維度。所謂的“故事體量”,由幾個層面組成——

      第一層含義,咱們用最簡單的語言來概括理解,就是篇幅。再直白一點說,就是長度,就是這個故事寫了多少字。

      長篇小說、中篇小說、短篇小說,對于作品的體量要求不同。傳統文學作品對于篇幅的定義,和網絡文學也完全不同。傳統文學將十萬字以上的作品視為長篇小說,但放到網絡文學的衡量范圍中,十萬字就是一個短篇的概念。尤其是靠訂閱流量取勝的無線向網文,不寫到個200萬字以上,都不好意思跟人打招呼,說自己是寫網絡小說的。

      體量的第二層含義,是指故事內容的豐富性,包括:情節是否復雜,人物是否眾多,描繪的時代背景是否廣闊等等。

      體量的第三層含義,是指故事結構的復雜性,這屬于寫作技巧,敘事是單線還是多線并行,故事結構是否完整甚至宏大。

      不同類型的作品,其體量是不同的。根據作品的不同體量,所進行的情節設計、人物設定、時空環境,以及敘事手法,都有不同的展現形式。

      以日本暢銷書作家·田中芳樹舉例,他的作品類型豐富,每部作品的體量都不相同。被改編成電影、動漫、游戲、舞臺劇的《銀河英雄傳說》系列,就被評價為“太空史詩”,其故事背景設定在宇宙當中,以人類星球的三大勢力為主要敘述對象,登場角色眾多,三線并行,也被稱作“宇宙戰艦版的《三國演義》”。而他的另一部作品《創龍傳》則是現代都市異能的輕小說,人物數量相對精簡,更注重情節的刺激性,和人物關系的互動。田中芳樹先生的每一部作品,都依照不同的作品類型,采取了不同的體量,進而影響到他的行文方式。

      以上五個維度:題材、立意、主梗、人設、體量,是我在自己這十二年的創作之中,總結出來的網絡文學寫作的經驗。這五大維度,和傳統小說寫作的三要素,是有共通之處的。

      小說寫作三要素是指:人物、情節、環境。但在創作之初,我們首先要考慮的,是題材和立意,也就是思想的部分。這樣看來,我們進行創作的基本步驟,也就非常分明了——

      第一步,思考,確認故事的思想性,也就是明確創作的立意。

      第二步,選定一個題材,這就決定了這部故事的基調,自然社會環境,時代背景。

      第三、四步,人物設定+主梗設計,也就是人物塑造和情節設計的環節。

      之所以將人物設定和主梗設計這兩步放在一起,這是因為,在實際創作的過程中,故事的基本驅動力會有所不同。有的故事是以人物驅動型,也就是我想寫這樣一個人為主角,我想寫這個人的故事。有的故事是以主梗驅動型,也就是說我腦子里有一個好玩的梗,我想寫這個有趣的故事,至于主角是誰,我還沒有完全想好。兩種不同的驅動力,造成了我們實際的創作過程中,進行構思的先后順序會有所不同。

      下面,我會用自己的一部作品,來進行分析和解釋——這里使用自己的案例,不是為了自賣自夸,而是可以最直接地向各位同學傳達,文學創作的基本過程,諸如:

      我是怎么想到這個故事的?

      我為什么要選擇這個題材?

      我為什么要設計這個人物?我為什么要給這個人物設計這個背景,這種經歷?

      我想借用這個故事表達什么?這本書我是為了賺錢寫的,還是為了讓讀者看得開心,還是一種自我表達與個人心情的展現?

      這種從01,從無到有的過程,也只有身為作者的我,拿自己的創作經歷來分析,能解釋得最為到位,絕不會胡編亂造、過度解讀了。

      當然,這部作品創作得比較早,以今天的標準來看,或許會有些稚嫩,請各位讀者朋友們多多擔待了。

      案例分析:《我和爺爺是戰友》賴爾

      1、創作時間:2008-2009

      2、作品內核·五大維度:

      ·題材:兒童文學、抗日戰爭

      ·立意:愛國主義教育

      ·主梗:兩名高三生穿越到1938年,參加新四軍,參加抗日戰爭。

      ·人設:熱血活潑學渣 + 書呆子學霸

      ·體量:15萬字

      


    圖片:《我和爺爺是戰友》封面,中國出版史上,第一本現代青年穿越到抗日戰爭時期、加入新四軍參與抗戰的小說作品。

      3、創作經歷分享:

      2008-2009年,我創作了《我和爺爺是戰友》這部兒童文學。這是中國出版史上,第一部用穿越的手法,講述現代青少年參加抗日戰爭的小說作品。

      在這里,我也和各位同學分享一下我的創作過程。我將自我剖析,為什么我會寫下一部“穿越+抗日戰爭”的故事——

      撰寫《我和爺爺是戰友》這部書的時候,我正在讀研,法學·思想政治教育的學習,涉及了大量的馬克思主義哲學、心理學、社會經濟學,涵蓋的范圍非常廣泛。我的具體研究方向,偏向于大學生在校思想政治工作教育。在和同學們的相處和探討中,我發現大家對現行的思想政治教育模式,非常排斥。

      他們最大的不認可在于,這些思政教育十分老套,既不貼近他們的審美,也不貼近他們的生活。比如說愛國主義教育,教育來教育去,都是老生常談,極其無聊。就連黃繼光、董存瑞的英雄事跡,也被學生們認為是違背人性,并因此否認他們的真實性。

      那這些學生們,喜歡的是什么呢?他們喜歡穿越故事,喜歡《步步驚心》,喜歡《尋秦記》。女生想要回到清朝,跟阿哥們談戀愛,最后成為皇妃皇后。男生們希望回到秦朝,征戰天下,最后成為王侯將相,一呼百應。他們是如此希望設身處地,希望自己置身在歷史之中,展示自己的能力,綻放自己的才華。

      突然間,我產生了一個大膽的想法——

      如果把“穿越”和愛國主義教育結合起來,會怎么樣?

      思想政治教育,要讓同學們喜歡,其中很重要的一點,就是要貼近他們,讓他們喜歡看,喜歡讀,讓他們能夠自我代入,引發他們的思考。

      而這些,正是我擅長的。因為我有一桿筆,我能寫故事啊。

      于是,《我和爺爺是戰友》這本書,因此應運而生。

      這個故事,講述的是兩個90后的高三學生,穿越到1938年抗日戰爭時期,加入中國新四軍進行戰斗。

      兩個來自現代的主角,一個是只愛玩游戲的學渣,一個是一心做試題的學霸,他們都很討厭愛國主義教育,因為他們覺得,這種教育徒勞無功,還耽誤了他們玩樂和學習的時間。

      ——這樣的人物設定,故事主角對于愛國主義教育的態度,就是你,就是我,是我們生活中極普遍的學生形象,也是他們的共性問題。

      當兩位主角因為意外,來到了1938年,他們曾抱著我這么聰明,還搞不定你們這些農村來的小戰士,什么抗戰,不就是打仗嗎,有什么好歌頌的等等想法,直到他們上了戰場,直到他們被血淋淋的歷史甩一巴掌,他們被嚇得尿了褲子,他們想過當逃兵,他們想躲想逃,卻逃不離這遍地瘡痍的中華大地。

      終于,他們理解了什么叫做國仇家恨,什么叫做“天下興亡,匹夫有責”,他們理解了,這些烈士們拋頭顱灑熱血,是什么樣的信念在支持著他們,戰斗下去,為了中國,戰斗下去。

      隨著戰友們一個個的倒下,學渣和學霸接過了新四軍的旗幟,他們從少不更事的學生仔,成長為了真正的戰士。

      創作《我和爺爺是戰友》這本書,不是為了出版,不是為了掙錢。我知道抗日戰爭題材的故事,有多么難出版,市場化幾乎不可能。但我覺得,我有責任寫這樣一部作品。

      在創作完成之后,我在第一時間,將故事發送給了我母校的一些在校本科生們閱讀。有一個大二男孩,在QQ上敲我,說他看小說的時候,半夜三更躲在宿舍被窩里偷偷地哭,第二天起床眼睛腫了,室友以為他失戀了。

      他還說了一句話:我現在特別能夠理解,什么叫做‘我們今日的幸福生活,來之不易’,真的是烈士們拿血和命換來的。

      那一刻,我覺得,我的創作,我的故事,有了新的價值。

      咱們寫小說,寫書,先要感動自己,才能感動別人。在創作《我和爺爺是戰友》的過程中,父子嶺一場戰役,我寫得眼淚與鼻涕齊飛,而看到讀者回復說躲在被窩爆哭的那一段,我既覺欣慰,又覺甜蜜。對于一個作者來說,沒有什么比這更好的回饋了。

      所以,也是通過這部小說的創作,從此堅定了我自己寫作的一個信念——無論我寫什么樣的故事,一定要有立意。

      


    圖片:《人民日報》、《光明日報》、《解放軍報》、《文藝報》、人民網等主流媒體,紛紛對《我和爺爺是戰友》進行了報道。

      4、版權衍生分析:

      先前的課程中我們分析過,目前依托于小說母本的版權衍生,主要分為六個大類:小說發表(圖書出版或網絡連載)、有聲讀物、動漫、游戲、真人影視、線下實體體驗店(主題公園、體驗空間等)。而這些衍生的方向,其實完全是根據作品內核,最終決定的。

      那么,像《我和爺爺是戰友》這部書,它的內核決定和限制了它怎么樣的衍生產品發展呢?

      其一,它適合于圖書出版,不適合網絡連載,這是由作品體量決定的?!段液蜖敔斒菓鹩选愤@部書由福建少年兒童出版社在2011年進行了出版,但是電子版權我一直沒有釋放。因為它只有15萬字,它太短,在網絡連載的層面幾乎不可能實現盈利。

      其二,它可以做成有聲讀物和廣播劇。有聲讀物對體量要求不高,只要有賣點或流量的作品,都可以嘗試著有聲讀物的方式變現。

      其三,它在動漫的改編上,有變現難度,這是由故事題材決定的。這部書的故事是抗日戰爭題材,而目前國內動畫公司在這個題材的接受程度上相對較低,小觀眾們也并不買賬。

      其四,它無法改編成游戲,這是由題材和讀者定位共同決定的。戰爭游戲的受眾,和兒童文學的讀者群,幾乎沒有重合地帶。

      其五,關于真人影視,目前《我和爺爺是戰友》正在進行網臺聯動電視劇和大電影兩個方向的改編。之所以能進行影視開發,主要得益于它的題材、立意,以及人物設定三個方面——

      首先,和動漫游戲截然相反的是,抗戰題材在影視產品中是一個便于開發的成熟類型。其次,作為影視產品,這部書有立意,有教育意義,故事弘揚了正能量,又絕不假大空。最后,故事里角色眾多,特別是主角的人設,都是青年人,個性鮮明,具有成長性,很適合影視公司推出年輕的新鮮面孔。

      其六,也是最后一種變現方式,包含主題公園、體驗空間在內的線下實體體驗店。這部書的世界觀設定并不奇特,不具備視覺“奇觀性”,所以并沒有線下實體的價值。

      這里多說兩句,線下體驗店的要求極高,除了流量基礎之外,對于故事的世界觀有著非??量痰囊?,必須故事有與眾不同的奇觀性——比如《鬼吹燈》在北京大悅城就設立了線下體驗店,讓玩家可以真實地走進古墓,跟胡八一、王胖子他們一同進行探險,甚至與僵尸激戰。這種故事IP+密室體驗的設計,能令玩家們真的身臨其境。我認為,IP與線下結合的模式,是文化市場新的風口,將漸漸成為一種新的體驗主流。

      拉回來,繼續進行《我和爺爺是戰友》的相關分享,剛剛我分享了這部作品的故事內核五大維度,以及相應的版權衍生狀況,但回歸到創作的本源,這部作品之所以能獲得成功,是因為在創作之初,我除了故事立意和“我想寫,我必須寫這個故事”之外,沒有去思考任何功利性的變現問題。

      不求出版,不求稿費,不求任何文化產品變現,只是因為我想寫。這樣的“無欲則剛”的創作狀態,讓我可以更靜下心來去思考這個故事,盡我所能,做到最大的發揮。當然,我也要承認,我用了一種投機取巧的方法——在當時,我分析了自己的能力和筆力,我知道我沒有能力去寫下戰爭類的鴻篇巨制,所以我采用了兒童文學這種形式,用了兩名青少年作為主角,一個是貼近自己,貼近生活,二是我可以用“青少向”來規避很多創作中的難點,比如宏偉的戰爭場面,比如更為深刻的人性探討。

      我自己也沒有想到的是,正是因為無欲,正是因為無求,《我和爺爺是戰友》這部書,卻獲得了極大的成功。這部作品在2011年出版之后,參評了全國第十二屆精神文明建設“五個一工程”獎,后來被《人民日報》、《光明日報》、《解放軍報》、《文藝報》、《文學報》等眾多主流媒體報道,中國新四軍和華中抗日根據地研究會給我發放了“文學創作員”的聘書,人民網對我進行了專訪,更被眾多影視公司、平臺網站相中,都想要買它的版權,改編成電影、電視劇??梢哉f,這部作品從某種意義上,改變了我的人生。

      如果說,從這部作品的創作經歷中,我領悟了什么,那么就是兩句話:

      第一,好的立意,是作品成功的基石。

      先前我說過,大家在實際創作中,IP向和無線向對立意的要求是不一樣的,寫不寫立意,都是個人的選擇。但我真誠地希望,每一位同學在自己的創作中,都能考慮到故事的立意,因為它會給你的作品,帶來截然不同的層次提升。

      第二,如果有一個創意,讓你產生了“無論能不能賺到錢,我都想寫寫看”的念頭,那么,請一定把它寫出來,因為那是來自你內心最深處的表達,最為真摯的創作欲望。

      誠然,在上課的一開始,我就講文化市場,講文學母本如何進行變現,因為歸根到底,創作不是餐風宿露,大家不是靠喝露水和西北風就可以活下去的仙女,談用創作來掙錢,是很自然、也很正當的事情。但如果有一個故事,徘徊在你的腦海里,讓你覺得哪怕我不掙錢也想寫寫看——那么,請別猶豫,請不要放棄這個構思,它將是你創作生涯中,最珍貴的財富——因為你知道,這個故事的創作中,你可以不去考慮市場,不去考慮變現,只為了自己,為了表達自己內心深處的創作欲。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