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文壇記憶 | 春來草自青:楊苡

    (2018-05-02 09:19) 5604307

      編者按: 

      在中國文學的歷史長卷中,江蘇文學無疑是其中最為華彩的篇章。一代代江蘇作家辛勤耕耘,留下了無數名篇佳構,為中國文學的繁榮發展做出了杰出的貢獻。去年以來,江蘇省作家協會著手收集、整理江蘇老一代作家的資料和創作成果,留存老作家的影像資料是其中重要的項目之一。這項工作,既是為了給江蘇文學的研究批評事業留下一份寶貴的歷史資料,也是一次文學精神和文學傳統的回溯之旅。在此,我們將開設“文壇記憶”欄目,陸續推出憶明珠、范伯群、海笑、楊苡、梅汝愷等江蘇老一輩作家的采訪視頻,共同回憶老作家們走過的文學歷程。

      本期視頻播出的是中國著名翻譯家、作家楊苡先生。

      

      江蘇老作家影像——楊苡

       楊苡,中國著名作家、翻譯家,原名楊靜如,1919年9月生于天津。就讀西南聯大外文系。代表譯作《呼嘯山莊》至今已再版數十次,曾獲南京市文聯金陵文學翻譯獎,其精裝本被英國勃朗特紀念館收藏。 

      “五四運動”這一年,楊苡降生在天津一個富庶的家庭。父親楊毓璋,時年47歲,天津金融巨賈,掌管天津中國銀行,與時任民國大總統的徐世昌等軍政要人過從甚密。第二年,楊毓璋因病去世。未曾體會過父愛的楊苡從小便依賴著兄長楊憲益。

      “小時候我總是拽著我哥的衣袖跟來跟去,跟他逛市場,看電影,到書店買書。他的中學同學嘲笑我,叫我‘小尾巴兒狗’。”楊苡在2015年1月出版的紀念楊憲益先生誕辰百年叢書《魂兮歸來》中這樣回憶道。楊憲益也是我國著名翻譯家,曾與夫人戴乃迭合作翻譯全本《紅樓夢》、全本《儒林外史》等多部中國歷史名著,是將《史記》推向西方世界的第一人。

      1935年,楊苡開啟了她的文學之路,陸續開始發表作品。1937年,楊苡從天津女中畢業,保送南開大學中文系。1938年,楊苡離開天津,轉去昆明的西南聯大外文系。同年,楊苡在昆明文藝家協會主辦的《戰歌》雜志9月、10月刊上發表了《九一八紀念日》《破碎了的鐵鳥》兩首詩作。此外,她還創作了一些兒歌。1959年出版的《自己的事情自己做》獲得了建國十年優秀兒童作品獎。

      楊苡的翻譯生涯始于西南聯大外文系。葉公超、馮至、吳宓、沈從文、楊振聲等,這些在中國現當代文學史上赫赫有名的學者、作家,都與楊苡有過師生之誼。在西南聯大,楊苡不僅如饑似渴地汲取著知識的營養,還與文學社團學長趙瑞蕻結為譯壇伉儷,一生相濡以沫。

      1944年,楊苡開始翻譯國外的文學作品,譯有《永遠不落的太陽》《天真與經驗之歌》《呼嘯山莊》等。其中,《天真與經驗之歌》曾獲江蘇省作家協會第二屆“紫金山文學獎”之文學翻譯獎。被大家最為熟知的《呼嘯山莊》舊版由梁實秋翻譯,書名譯為《咆哮山莊》。楊苡將“咆哮”二字改為“呼嘯”,沿用至今。

      1987年,三聯書店出版了楊苡編注的《雪泥集——巴金致楊苡書簡劫余全編》,收錄了著名作家巴金致楊苡的書簡60余封。文革時期,楊苡為了保全這些信件被前來搜查的紅衛兵狠狠地打了一記耳光。那是她一生中受過的唯一一記耳光。

      而楊苡與巴金的友誼早在半個世紀前就開始了。

      1935年,正值“一二•九”運動,渴望著為自由獻身的十七歲少女楊苡內心非??鄲炨葆?,就像尋找指路燈一樣,她開始給內心敬仰的小說——《家》的作者巴金寫信。

      “把精神一半寄托在工作上,讓生命的花開在事業上面,也是美麗的……”“一個人應該有幻想,幻想不但鼓舞人上進,還可以安慰人的心靈。”巴金書信中的這些溫暖話語,極大地鼓舞了楊苡。

      2010年1月,《雪泥集:巴金致楊苡書簡劫余全編》由上海遠東出版社再版,增補了后期書簡五封。

      2013年11月,楊苡著的《青青者憶》一書由復旦大學出版社出版。在其中的一篇《碎夢難拾》的開頭,楊苡這樣寫道:“有夢的人是幸福的……和先生通信不是夢,只是一個傻乎乎的說夢的人找到一個能耐心聽她說夢的收信人。但這又太像夢,好長好長的夢中道路!”楊苡這本列入“研究巴金叢書”的《青青者憶》,就是她從十七歲做到九十四歲的一個獻給巴金先生的“好長好長的夢”。

      “時光是一種神奇的化學反應,綿軟、緩慢,卻堅決,它能把遺傳、教養、學識、修為、智慧與心性耐心地組合起來了,變成待人與接物、言談與舉止,一顰與一笑,一句話,變成一種特別的風度,和光同塵,月明風清。我要承認,這樣的風度不屬于我們這個時代,那是‘講究的歲月’在她們的身上留下的非物質留存。”著名作家畢飛宇這樣描述他眼中的楊苡,“巴金對楊苡說長壽是懲罰,我想告訴楊苡先生,在這個問題上你不要相信巴金。長壽是獎勵,是榮耀,這獎勵與榮耀不只是給你的,是給中國的當代文學和現代文學的。”(微信號“江蘇文學”<點擊查看>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