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文壇記憶 | 身處江海,志懷邦國:梅汝愷

    (2019-04-09 10:02) 5604777

           編者按

      在中國文學的歷史長卷中,江蘇文學無疑是其中最為華彩的篇章之一。一代代江蘇作家辛勤耕耘,留下了無數名篇佳作,為中國文學的繁榮發展做出了杰出的貢獻。2017年以來,江蘇省作家協會著手收集、整理江蘇老一代作家的資料和創作成果,留存老作家的影像資料是其中一個重要的項目。這項工作,既是為了給江蘇文學留下一份寶貴的歷史資料,也是一次文學精神和文學傳統的回溯之旅。在此,我們開設“文壇記憶”欄目,陸續推出憶明珠、范伯群、海笑、楊苡、梅汝愷等江蘇老一輩作家的采訪視頻,共同回憶老作家們走過的文學歷程。

      本期視頻播出的是著名翻譯家、作家梅汝愷先生。

    江蘇老作家影像——梅汝愷

      梅汝愷,江蘇阜寧人,翻譯家、一級作家,國內唯一的波蘭人民共和國文化藝術金質獎章獲得者。

      1928年12月,梅汝愷出生于阜城梅家巷。祖父梅品山是一位畫家,在縣城里頗有名氣。父親梅冠芳曾在武漢、上海等地讀過大學,他教梅汝愷國學,幼年的梅汝愷便能熟背古文二百多篇。梅汝愷七歲時寫過一篇文章,大受老師的贊揚,為了鼓勵,叔父送他一整套《兒童世界》和《小朋友》?!秲和澜纭匪故镜奈膶W天地,讓年幼的梅汝愷著了迷。

     

      抗日戰爭爆發,梅汝愷合家逃難去了鄉下。在戰亂的環境里,梅汝愷系統地閱讀了三十年代重要作家的所有選集,也閱讀了許多古典名著如《三國演義》、《水滸傳》、《紅樓夢》、《桃花扇》、《長生殿》等。梅汝愷很小就跟從家庭教師學習英語,十二三歲時,他就開始閱讀《古史鉤奇錄》、《泰西五十軼事》、《海外軒渠錄》等英文版小說了。

      1949年,梅汝愷畢業于國立上海商學院。隨即梅汝愷去了無錫惠山,在蘇南新聞??茖W校學習。一個月后,梅汝愷被分配到《蘇南日報》社任記者,從此,開始了漫長的筆耕生涯。

      到《蘇南日報》后,記者崗位所接觸到的海闊天空使梅汝愷懂得要在生活中汲取養分,采訪中的所見所聞所感,梅汝愷都詳細記錄下來。凡他所寫的新聞報道,隔日就能見報。1951年,梅汝愷開始嘗試新聞業務中的大器之作,5萬字篇幅的報告文學《我在清水塘》,因采訪深入,資料豐富,思路清晰,情緒飽滿,洋洋灑灑,一氣呵成。作品發表后,上?!段膮R報》、《福建日報》等六家報刊作了轉載?!段以谇逅痢愤€于1952年成書,再版7次。

      這種新聞意義的成功,極大地影響著梅汝愷以后的文學創作。從新聞到文學的轉折,梅汝愷付出了很多艱辛和努力。1957年2月,梅汝愷調任江蘇省文聯專業作家。1954年,梅汝愷創作了16萬字的長篇小說《農場女兒》。

      1957年冬,梅汝愷和方之、高曉聲、陸文夫等文學青年一起組成“探求者”文學社團,先后被打成右派。梅汝愷即將出版的長篇小說《艷陽春》和即將投拍的電影文學劇本《揚子江頭腳步聲》也隨之夭折。

      梅汝愷被下放到揚州勞動改造,一呆就是22年。“文革”又使他飽受“牛棚”之苦,但正是在這種惡劣的條件下,他開始了諾貝爾文學獎獲得者、波蘭作家顯克微支鴻篇巨制的翻譯,《火與劍》、《洪流》、《君往何方》、《邊塞喋血記》、《條頓騎兵團》5部小說共計400余萬字,占據了梅汝愷全部文學譯著的三分之二。梅汝愷在《從波蘭的顯克微支“拿來”》一文中回憶道:“六年之內,溽暑酷寒,夜夜勞作不輟,寫下的累積字數不下480萬言,可謂心已嘔矣,血已瀝矣。”1984年11月29日,波蘭駐上??傤I事柯瓦爾代表波蘭政府文化藝術部長在南京授予梅汝愷“波蘭人民共和國文化藝術獎章”??峦郀栂壬谥罗o中高度評價了梅汝愷,稱他“使中國人民在深刻了解顯克微支創作方面做出了貢獻”。這是江蘇文學界第一次獲得外國政府獎。


      1979年3月,梅汝愷平反后重回江蘇作協,他夜以繼日,奮筆疾書,把在揚中宿舍小屋里構思的4萬多字中篇小說《真理與祖國》很快寫成,同年9月在大型文學刊物《清明》第二期頭條刊登,引起文學界廣泛注意和高度評價。

      接著,梅汝愷陸續創作并出版了《晴雨黃山寄情錄》、《編輯小谷軼事》、《女花劍傳奇》、《哀感揚州羅曼史》等中長篇小說,還發表了數十篇短篇小說、報告文學、散文隨筆?!栋Ц袚P州羅曼史》代表了梅汝愷長篇小說創作的藝術高峰,它向讀者展現了一幅揚州歷史、人物、風情的畫卷。

      1995年,在伊斯蘭堡召開的有百國作家參加的國際作家會議上,梅汝愷作為中國作家代表團的唯一發言者以《關于“文學、文化和民主”之我見》為題就作家們關心的文學使命等問題,發表了自己的見解。

      早在1987年,《人民日報》大地專欄編輯就曾來函,要梅汝愷談談自己從事文學的心態,梅汝愷便以“牛棚”譯作為例,回函道:“然而即使我時乖命蹇,終我此生等不到春暖花開的一日,但我殫精竭慮的努力,在未來的時間里,這些筆跡褪色的遺稿,或還可為祖國的新生報效于萬一。個人時運是未知的,我中華前程錦繡卻是可知的。”

      “身處江海,志懷邦國”,這是梅汝愷此生的真實寫照。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