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張德明:疫情下悲憫的語言藝術之花

    (2020-05-09 17:15) 5873080

      2020年的頭兩個月,無疑是殘酷難熬的時日,新型冠狀病毒在中國大地上瘋狂肆虐,嚴峻的疫情令所有國人都心焦如焚,也催迫詩人們拿起筆來,以筆為援,用詩歌為災難中的人們加油鼓勁,并將詩人的憂患意識和擔當精神彰顯出來。不過,當下詩壇的災難書寫似乎并不盡如人意,當每天幾萬首的疫情詩像雪花一樣漂浮在中國大地的各個角落時,我們從這些分行的文字中,閱讀到的似乎不是疫情的殘酷、恐怖,以及成千上萬家庭的病患苦痛和生命消失,而多是振奮、激蕩的高分貝歌唱,甚至不乏直呼口號的豪言壯語。如果不是出自內心的情感沖動和深摯的生命感懷,口號式的疫情書寫很難真正給人帶來心靈的震顫和精神的鼓舞,那種無病呻吟的硬寫之作,可以說是一種無效表達。還有那些民間段子似的消費災難的閑逸之作,顯得虛矯而木然,部分口語詩簡直就是缺乏精神重量的插科打諢,讀之不禁令人倒胃。對于疫情的文學表達,需要有詩人發自內心的痛感參與,需要有符合詩歌美學的藝術性,只有做到此二者的有機統一,才能真正給人們輸入抗御病毒的人性啟悟,增強取得戰疫勝利的精神力量。

      直到春色漸暖,全國發起抗擊新冠病毒總攻時的214日,我驚喜地看到這樣一首題為《打門的迎春花》的疫情詩,其精巧的構思和深峻的思想,令我印象深刻、入目難忘。

      空寂得發沉

      迎春花咽下吐沫……憋著

      黯黃著臉,不敢吐氣

      無論城市大街和社區,還是鄉村道路、村莊,新冠病毒把人們逼入室內,逼入恐慌的心理情緒中。那真是“空寂得發沉”,連本該因時盛開的迎春花都“咽下吐沫”,難受無比的“憋著/黯黃著臉,不敢吐氣”,因為吐沫中可能含有病毒,吐氣時可能吐出病毒。還有一個客觀環境的暗示,迎春花自己也怕染毒,不敢任意呼吸,不能傳播未經核實的信息。三行22個字,將疾病及其環境的隱喻,暗設在本該嬌艷絢爛的迎春花上,把殃及眾生的疫情狀況書寫得入木三分,淋漓盡致。

      口罩領銜著時裝秀

      露出疑慮、煎熬、求生的眼神

      對著升天的背影哭不過來

      從來沒有過以戴口罩為時裝形式的,如果“口罩秀”成為一種時裝形式在全民中“流行”,那一定是現實社會出現了某種特殊的狀況。詩人以反諷的方式,暗示了情勢的嚴峻,令人傷感揪心。一張張臉龐“露出疑慮、煎熬、求生的眼神”,三個形容詞并舉,把眾生的緊張局迫的心理情緒如刻如鏤地表述出來。為數萬的患者焦慮,為自身的命運擔憂;對著上千的死者,病故的家人親友,凝望他們離去的背影,有誰不會悲從中來,感傷縈懷呢?

      暗疾,明傷

      被些微的暖流化開,一絲亮

      打在夜幕上映射成哨聲

      聽懂的耳朵知多少

      “暗疾”和“明傷”無疑是有著雙重意義的,一方面,它描述了病毒肆虐下人們的身體狀態,隱蔽的病毒造成不明不白的暗疾,也造成了明明白白的傷害;另一方面,它也表征著疫情威脅之下,人們的精神和心靈上也受到打擊,也染上了暗疾或者明傷。任何苦難之初,就像疫情之初,由于認知、感受有限,生命的警覺度不夠,迅速形成某種共識幾乎是不可能的。不過,也有先知先覺者,也有深懷仁心的醫者,他們是社會的“暖流”,這種“些微的暖流化開”,正是用良知和勇氣的光燭所燃放的,“一絲亮/打在夜幕上映射成哨聲”,無奈“聽懂的耳朵知多少”,一些遺憾在所難免,一些災禍就此埋下,這是多么令人痛心疾首。疫情的起因,除了醫學上的因素,與一部分人類對于生存環境的驚擾、損害有關,對生物平衡的破壞有關;當吹哨人發出警示,許多的耳朵竟然置若罔聞,這許多習慣于附和眾聲、明哲保身的耳朵,有沒有深刻反思和認清到危及自身的問題所在?隨后出現的重大疫情,或許就是對自私欲望和麻木不仁的狠狠敲擊。

      太多的床喊累

      承接無主的枕頭的傷悲

      久閉的門睡夠了不想睡的覺

      夢見迎春花開

      多日的困居不出,讓一張張床蒙受了太多的睡眠重壓,那些染病的主人逝去了,把枕頭的傷悲也施加給了床。床這個意象,就是生活難以安身的象征。“久閉的門睡夠了不想睡的覺/夢見迎春花開”,多么無奈又心酸的門,它也在關閉自己而睡覺,在不想睡也得睡的悲情中,產生了本能的幻境,夢見迎春花開了,生命復蘇了。按照精神分析學的觀點,夢是愿望的滿足,其實也昭示著心中的愿望難以實現。詩人藉物移念,夢見迎春花開,希望能盡快擺脫困居和隔離的窘境,能走到大自然中,暢快地擁抱春天和百花。

      河道撕開冰凍

      路面開障

      機器人打掃戶內戶外的殘跡

      發動機激動地走上街頭

      疫情還在延續,情勢還很緊迫。抵抗病毒的認知在加深,人心和力量在凝聚,在全民防控疫情的氛圍中,病毒被有效地遏制、消滅。困居而久久不出,是不現實的,就像歷史上的任何一個戰爭年代,人們不會因為刀槍炮火而放棄生存的努力,照樣開窗通風,開門勞作,謹慎行事,充滿信心地面對未來,而不會被流彈的飛舞束縛住精神。“河道撕開冰凍/路面開障”是氣候規律使然,也是生活需求使然。代表現代科技與工具手段的機器人,“打掃戶內戶外的殘跡”,代表產能的發動機,“激動地走上街頭”。機器人是程序化的冷物質,喻指重整現實的理性設計,該清掃的可見物或許都能夠清掃掉,而不可見物包括人體和心理的病毒則無法清掃,需要綜合治療和根除;發動機是手控的熱物質,喻指挺身而出的生活本身,未必就是無畏犧牲那么單純,或許體現為應勢而上、不甘落后的某種公民性。這些情形的描述,生動預示了人們浴血抗疫而終將獲勝的歷史場景。

      人人參演了一場驚悚

      主角,消隱在無數滴春雨中

      迎春花憋不住才情

      挨戶打門,唱起“生活多美好”的歌

      我們可以把抗擊新冠病毒的全民行動稱之為抗疫戰爭,“人人參演了一場驚悚”。關鍵的字句來了,它是一首詩的硬核——主角,它是誰,它從哪里來,它往哪里去?這個終極的涉及到生命存在、環境空間和人生理想的主角,“消隱在無數滴春雨中”??挂邞馉庍h沒有結束,病患者和逝者還在日增,疫苗、藥物還在研制之中;這個引發抗疫戰爭的主角,無論是蝙蝠還是穿山甲,或者是不能推卸責任的某些人,他們都“暫時地”消隱著。此時的迎春花已經按捺不住了,這由它迎春綻放的基因和本性所決定,也許它敏感多情,也許它喜愛炫美,也許它無法深刻起來,甚至想以姿色裝扮人間;在抗疫戰爭如火如荼的時候,它已經“憋不住才情/挨戶打門,唱起‘生活多美好啊’的歌”。

      迎春花是情緒和理性的雙重隱喻。情緒化,有時很真誠,有時失之于淺薄、矯飾,理性則負載了科學態度和良知責任。迎春花也是疫情的受害者,它不會反思已經發生的悲劇,也不會擔憂還將延續的劇情,但是它代言了哲學的命題——生活多美好啊,何其的真切而深邃。其他的問題就留給人類去思考解決吧,去取得抗疫戰爭的勝利。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