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陸渭南:成熟的心態與克制的表達

    (2020-05-09 17:20) 5873084

      朱凱生寫完兩本書后總結說:“寫作過程中,我先是講我進入山野河流的過程,寫那些風景,思考人與自然的關系;然后寫城市生活,寫自己的觀察和感悟;也寫鎮江農村,寫工作中的見聞和思考。”

      閱讀朱凱生著作的《生來滄?!放c《凱風的步調》,真是一段愉快的冬季時光。他的書給了我風景四季及心靈的審美滋養。

      之前對朱凱生先生了解很少,除了一次去安徽的筆會,幾乎沒有其他交往??戳怂膫€人簡介,知道他生于上世紀六十年代。按照以往的閱讀經驗,本來以為朱凱生的筆下會有一些沉重的回憶。我們每個人都有一個回不去的故鄉。這既有時間的沖淡,又有空間變化造成的陌生。每個人都會擁有對鄉土、鄉情的常態回眸,但是,只有極少數人會由此升發出鄉愁的美學。鎮江日報滕建鋒主任在評論朱凱生的作品時,說了這樣一句話:“凱生關于故鄉和過往的回憶,表現出了一個中年人的成熟與克制。”這是一個報紙副刊編輯的專業眼光,他說出了一個很好的散文命題。

      我們已經進入人工智能的時代了,遍觀許多中老年作家還依依不舍地活在農耕時代。這一類作品很快或者已經沒有市場,可是很多作家選擇無視。這不是寫得好不好的問題,是中國的城市化進程之快,已經讓廣大讀者對農村陌生,對這些文字的關注度急速下降。唐宋時期山水田園詩非常美,非常流行,因為那時候幾乎都是農民。前幾天我們去了揚中的一家農莊,農莊的主人說要種一點水稻、棉花、花生等,讓來農莊的人認識莊稼。大多數人對土地已經沒有感情,尤其大城市的人。他們打王者榮耀,看電子競技,愿意活在二次元中,或者去修仙。寫散文的人很多,如果想寫出打動人心的優秀作品來,題材最好也要能夠與時俱進。

      朱凱生先生有兩年加七個月的報紙專欄寫作經歷。每周一篇文章的高強度訓練后,他對于選題是真正修練到家了,豐富的經驗積累,使他對寫什么是謹慎與機智的。

      “雖然是第一次來吃,但味道一點也不陌生,覺得這個鍋貼和片兒湯是與我很有緣分的飯食,而不僅僅是充饑的食物。此時,鍋貼的香脆,片兒湯的柔滑,與我的腸胃融為一體,他們互相依存,互相欣賞,不著痕跡地化為能量。”(《餛飩鍋貼片兒湯》)

      詩人的思維是跳躍的,或羚羊掛角,或來去無蹤,一般人不容易通過作品發現其學養和蹤跡。小說家擅長虛構,他們的學識是神龍見首又見尾,散文家的學識與修養全暴露在字里行間。

      我喜歡讀詩與隨筆,當然是有選擇也是非常挑剔的。我喜歡純粹而又飽滿的文字,朱凱生的許多篇目是沉淀的學養與飛揚的才情的結合。讀他的《城里的樹》《回味新安江》《神農架的聲音》等,我讀到了一個凝神諦聽萬物與自我的靈魂歌者,讀到了心靈的遠方。

      說實話,平時總是能收到文友的新書,我經常不想看,不敢開頭看,不是沒時間,而是生怕失望。我怕別人老套的選題,似曾相識的文字,這些也無可厚非,偏偏動筆就寫,匠氣透頂卻沾沾自喜。朱凱生的散文,寫的非常謹慎,但謹慎的選題并不妨礙他自由的表達。比如他寫的《炊煙》,真正達到了一種自由的書寫。

      “我站在山崗上看滿村的炊煙。炊煙有時像頭發,有時像樹枝,當時沒有風,煙柱久久不散。我倒是覺得,炊煙是很軟,風一吹就會散,但實際上,炊煙是村莊的根。這條根,一直往天空扎去,有好多東西被炊煙從天空吸進來,悠然進入每個農家,進入每一口鍋,每一只碗,每一張嘴。炊煙就像一棵倒長的樹,根扎在天空里,煙柱就是樹干,村莊就是樹冠,人就是活在樹冠里的鳥。”

      朱凱生的《拿什么獻給你,江花》一文,完全掏出了一顆滾燙的心坦誠與讀者交流,不僅如此,他對自己有深刻的觀照,是對人到中年后人生百般滋味的體悟。讀者可以觸摸到他的心跳。朱凱生為什么在散文創作中獲得這么大的進步,正是因為他懷著一顆真誠的赤子的心,這顆心不僅有對人生、對大自然的敬畏,更有對寫作,對散文這一文體的敬畏。

      文字只是一個媒介,作家的創作才是一場關于靈魂與審美的對話。正因為作家的用心,讀者在閱讀的過程中,才會被美擊中,不會疲倦與失望。作家同時是一群普通人,他們只是對身邊的景、人與事多了一份觀察與敏感。

      散文是最古老也是最吸引人的文體。散文最能體現人性骨子里的溫暖與關懷。沈從文曾經希望:“用我自己的力量,為所謂人生,解釋得比任何人皆莊嚴些與通透些。”散文是發自心底的聲音,有著最為自我的精神感召。

      什么樣的人可以寫散文?不少人在當今的寫作現狀中產生了困惑,在動輒百萬字的網絡小說面前,似乎寫散文的成為弱勢群體,甚至不被人理解,有新加入作協的人會問:散文創作能有什么前途?也有人自嘲自己也就是業余寫著玩。懷人、憶事、描景,一般人都認為散文是唾手可得的。君不見,為了一篇千字文,多少作家點燈熬油,無論是興奮還是沮喪經常失眠至后半夜。寫好后,改了又改,有時不免全盤推翻,其中的苦悶與郁結,不寫作的人又怎么理解。散文是一件文藝作品;散文是情感的結晶。王國維是研究詞的,他的《人間詞話》曾經是文科生的必讀書。他對于散文有一句驚人之筆:“散文易學難工。”

      史鐵生的《我與地壇》,寫出了境界;朱自清的《背影》細致卻雋永;梁實秋的《雅舍小品》有舉重若輕、瀟灑自如的文人氣度。“寫散文要說自己的話。”這是一句非常有力道的話。凱生的散文已經有鮮明的個性烙印,有成熟散文的范兒。這是積累一二十年伏案寫作得到的成果。

      2018年起,朱凱生開始寫作短詩。短詩與攝影相配,圖文并茂粉絲不少。換了一種體裁在創作,并沒有丟下筆,我愿意相信,他是在反思。

      朱凱生懂農業,記得不知多少年前讀過一篇文章,說一塊農田不能連續幾年種同一種莊稼。這跟寫作非常像。放棄越寫越順手的體裁,去嘗試另一種體裁,這樣的體驗會非常激發創作欲望,保持對寫作的新鮮度與寫作欲望。這與一個書畫家不斷突破自我,去探索與創新風格是一樣的。這也可以看作是作家對一種熱愛已久的文體的敬畏與熱愛,因為愛,所以在尋找、積淀。這樣的過渡看起來云淡風輕,其內核卻像冬至后太陽從南回歸線北移,一點點推進,一點點靠攏。時間足夠讓人等待。

      “孩子們相互關愛,友情如同陽光——這友情不需要任何容器——山腳下農民的屋頂,山路上的拱形石橋,水面上悠然而駛的小船,河邊飄揚的柳樹,還有山里水牛的眼睛,都是陽光的歸處。這時,我們已經遠離了公文和會議,遠離了網絡游戲和作業,也遠離了不滿和對抗,即使行走的道路布滿刺人的荊棘,但我們的腳步依然踏實而有力,我們的夢境依然平坦和安靜。在距離城市越來越遠的時候,我們找到了屬于自己的快樂。”

      再三品咂,依舊是凱生的文字。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