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胡弦:在琴弦上彈奏詩歌的清音

    作者:徐衛鳳 (2020-05-09 17:26) 5873085

      

           “生活的秘密總是無窮無盡,并會自然而然地被轉換成情感秘密,旋律一樣穿過詩行,使得眼前的風俗畫面成為富有魔力的心靈回聲……”這是詩人胡弦在魯迅文學獎獲獎感言中的一段話,也從中透露了他將生活轉換為詩歌時的方式,或曰其寫作秘密。
           胡弦既是編輯,也是詩人。著名詩人吉狄馬加在評價他的詩歌成就時說:“胡弦的詩歌除了對日常經驗的捕捉、對細節的把握,又有很多形而上的東西,在詩歌的精神高度、詩歌技藝上,都達到了相當的水平。
           胡弦出生于徐州市黃河故道上的一個小村子,曾在家鄉工作近二十年,做過教師、報社記者等,現定居南京也有十幾年了。像他這樣的人生經歷,鄉愁是其心靈和創作的主題之一,而從中梳理自己的精神履歷,觸摸心底最溫暖的那部分珍藏和感受,也是他詩歌創作的課題。像這首《節日》:
     
           走很遠的路去看一個長輩,集市和雪
           在窗外搖晃,其實,車子很穩。
           或者坐在桌邊,和笑鬧的孩子們在一起,
           享受縈繞在心頭的一小片寧靜。
           多少年月、顏色,凝結成眼前光華,
           煙花和酒,仍然是個奇跡。
           有人離去,有人出生,似乎
           沒有比這更好的幸福了:損耗
           復滿溢,我活在
           孤單而又永恒的親人之愛中。
           ……
           從前,我也是河水,沖撞,尋找;現在
           更像河道,不斷被沖刷,卻懂得了
           是什么在經過,并值得捧在手中。
     
           這幾乎是經歷的實錄,可以清晰地看見詩人在老家輾轉時的生活細節和片段。但每個詞每行詩句,集市、雪、煙花、酒、廢黃河鐵橋、青色薄冰,無不攜帶著溫暖的情感,使被歲月損耗的愛和幸福在一首詩中重新滿溢。詩既是正在朝前滾動的生活,生活也是被他理解之后的詩。“孤單而又永恒的親人之愛”,是這首詩的情感內核,也是詩人寫作的永恒動力吧?所以他曾說過這樣的話:“一個人寫詩,可能既非在深刻思考,也非對語言的警覺與感知,而是一種古老的愛戀。愛,使他在質樸的聲音中,尋找那種歷久彌新的知覺,從而給所愛之物以別樣的觀照。”
            每個優秀的寫作者都是清醒的,也都是有使命感的。觀察胡弦這幾年的寫作,人們會發現,山水詩占據了他寫作相當大的份額。為什么要去大量寫作山水詩呢?寫作的目的是什么?對此,胡弦說,山水詩是中國古典詩歌的重要組成部分,山水,可以為天地立心,可以成為精神寄托,還可以從中參悟人生的哲學。但山水詩發展到現代,發生了很大的變異,多數已變成了類似“到此一游”式的淺層抒情,而人類的精神很難再穿透、投射到山水之中了。由此可見,胡弦重拾這一古老題材,一是為接續文化傳統,同時也是在進行探索,尋找別樣的精神呈現和新的寫法。
           重構山水詩歌成了胡弦的一項美學追求,他希望把人和山水之間的“精神隔斷”彌合起來,以新詩的形式重建人和山水的精神契合。比如他在《通玄寺看山》中寫到:大霧彌漫,朝代失蹤,只剩這峰巒青郁/只有命名中/這群似是而非的動物獲得了/放生的機會。毫無疑問,這是有穿越感的詩句,歷史的光穿過歲月、山水,投射在這叫著各種名字的石頭上。而放生,就是新生吧。詩人要尋找的,正是當代山水中新的發現和最具活力的那部分東西。但他寫新山水詩,又明顯有別于別的詩人。他的山水詩,似乎有意識地與能在各種商業場合朗誦的詩歌拉開距離。同時,與那種放歌式的抒發不同,他更注重沉郁靜穆之美,這個行走于當下的詩人,深諳“筆墨當隨時代”的道理,也深諳個性與傳統的價值,他的詩,奔放磅礴者有之,更多的,是把激情內化,瑰麗和恣肆變成了收發自如的法度。讀他的詩,人很容易安靜下來,進入賈島“僧敲月下門”般的靜夜思索,甚或還有老莊式的哲學思考。譬如他的《臨江閣聽琴》:有人在鼓琴,干瘦的十指試圖/理清一段流水。窗外,/濤聲也響著——何種混合正在制造/與音樂完全不同之物?……樂聲中,江水的舊軀體仍容易激動,仍有/數不清的漩渦寄存其中,用以/取悅的旋轉輕盈如初,而那懷抱里,/秘密、復雜的愛,隨樂聲翻滾……
           這里,自然中奔流的大江,也是時間流,是一去不復返卻又獨能被詩歌留住的光陰。整首詩的情感潛流暗涌卻又控制得井然有序,使秘密的懷抱得到了澄明的表達。而縈繞整首詩的琴聲,則暗喻長江就是一件巨大的樂器,既帶給詩歌以樂感,同時使詩中的沉重之物有了應聲起舞的輕盈。于是獨白、理性、獨特認識便渾然一體,“復雜的愛”依舊復雜,但已有效地進入了我們的情感范疇。這也正是胡弦詩歌的獨特魅力所在。
           胡弦的詩在語言上節制、簡潔,往往在看似平淡的敘述中出現出人意料的陡轉,形式上比較考究,注重細節。詩如此,他的散文也同樣如此,可以說和詩歌有異曲同工的靜謐和深邃的哲學思考。他的詩和散文可以參照著看,散文,也許就是他不分行的詩吧,品讀他的散文集《永遠無法返鄉的人》,無論是故鄉物事,還是沉吟山水的漫漶時光,竹子,落雪,遠山,溪流,歲月,故鄉的人,山川風物……你都會品讀到悠遠綿長的味道,清麗的色彩,是幽篁獨坐琴聲長的靜然怡然淡然深然。詩人的心游蕩在文字里,徘徊在風景外。詩人在安靜的歲月里,用一顆詩心品讀生活,即便是苦寒歲月的回味,亦無大悲大喜,只有靜逸淡然。
           詩人是一個遺世獨立的發現者、敘述者,他從容、淡定、安靜地書寫自己的發現和感悟,他不媚俗,在繁雜的生活里保持一顆詩歌的純粹初心。正是這種初心和對文學的癡迷,帶給他可觀的成就。2017年,胡弦以詩歌集《沙漏》斬獲魯迅文學獎之桂冠,對他的授獎詞說:“胡弦的《沙漏》具有疼痛和悲憫的氣質。他善于在詞與句的聯系中發現精妙的詩意,深邃的經驗融入和對現實、歷史、時間的復雜省思,使文本富于理趣,觸摸到世界的深處。”這是對他文學探索的肯定,也是他多年堅守終于贏得的回報。
           寫作如“蒹葭蒼蒼,道阻且長,溯洄從之,宛在水中央”。詩人不懈追求,深得詩歌三味,文學三味。他的詩是大浪淘沙,是一顆詩心在琴弦上的舞蹈,也是在大自然和世俗生活中的漫游。盡管現實生活中他是忙碌的,工作,會務,傳幫帶學生等等,會占去大量時間,但他仍保持了一個寫作者沉潛的特質。從他的作品中,我們窺見了生活之美更內在的一面。
            人,應該怎樣棲身在生活中?對此,胡弦有自己的看法。在阜寧縣作協《廟灣》雜志首發式暨“詩歌與生活”的文學講座中,他對“詩意棲居”這個話題做了闡釋。他說,“詩意棲居”容易被進行心靈雞湯化解讀。他舉了孔子的弟子顏回“一簞食,一瓢飲,在陋巷,人不堪其憂,回也不改其樂”的例子,強調了“心中有道”的重要性,強調了在婆娑世界的喧囂中獨守精神田園的必要性。
           在這里,用胡弦的話結束本文,他說,詩意更多的是心靈的尺度,是“吾善養吾浩然之氣”,是心靈世界的充盈,和一個人的財富、地位、標簽式的外在處境并無對等關系。沒有高標準的精神追求,人,就無法詩意地棲居在大地上。
           這就是一個詩人的世界觀。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