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一個人和他的平原——序周榮池長篇散文《一個人的平原》

    作者:穆 濤 (2020-05-09 17:35) 5873102
            我與榮池相識于水鄉高郵,那里是里下河平原的腹地,因為汪曾祺,這里成為了當代文學的福地。那次走訪高郵的幾處文物古跡,在他的老家一處叫做“龍虬莊遺址”的古老村落遺存,陪同的人介紹隨行的榮池與我認識,一轉眼已經多年,可見光陰是默默而堅決的?,F在,當榮池的《一個人的平原》長篇散文付梓出版之際,我著實欣喜于他的用功,可見他在寫作上也是一個靜默而堅決的青年人,我愿意為這本書寫鄉土、鄉風和鄉情的書提筆作序。
           《一個人的平原》是一個孩子站在三蕩河邊一個叫做南角墩的村莊,講述了平原上河流、莊臺、歌聲、漁事、味水、節刻、鄉人、生死以及回鄉的事情。南角墩既是里下河平原上眾多自然村落中平凡到只剩下名字的村莊,又是廣袤的里下河平原上風土人情的一個縮影,書寫她的風景、風俗、風情大概也只有這些村莊的子孫有這種本領和幸運??傆[這部散文,我覺得榮池在意境、手法和意識上有自己的用心和努力,通過尋找、記錄與分析,讓自己的故土在書寫中落紙為安,也讓南角墩成為里下河平原諸多村落文學意義上的標本。
    他的書寫承續了傳統的意境。在《自序:逃離南角墩》中他開宗明義地講道:我曾用二十年時間逃離一座水邊的村莊,并且如愿以償。既然說是逃離其實說明是無法如愿的,他的如愿以償只能說明無法忘卻,惟其如此便談不上所謂的逃離,而這部書中接下來點點滴滴的記錄,都在證實這個平原的孩子對土地的戀戀不忘。首先他就是很好地承續了村莊里真實的傳統存在。從河流到莊臺,從歌聲到味道,從農事到生死,每一筆書寫都是蘊含著古舊意蘊的,特別是一些細節上的表達可以看出這種樸素與真摯,如在《漁事》一章寫道:“如果我今天沒有能力判斷好壞,但且讓我們記下這些很多已經被稱為“古法”的生產也是生活的方法”。接著他用細致入微的筆觸,記錄了數十種傳統的捕魚方法,這種記錄已經超越了文學本身的價值,在人類學、社會學的范疇中作了鄭重而珍貴的表達。如果說這種對傳統本身的記錄還處于技術層面,那么這部散文還同時在傳統文學意境的傳承中作了有效而有益的探索。里下河地區有一種士紳、市井和鄉土的文學意蘊,讓這處平原在文化、文藝特別是文學上,成為一處別具一格的高地。
            毋庸置疑,汪曾祺的文學世界影響了里下河作家的寫作,那種素凈的描寫、優雅的表達以及唯美的意境,讓這一地區的寫作有了自己的意蘊標識,而后世的作家們也承續了這種良好的文學傳統。同時,周榮池的書寫也追求著現代的表達。土地和村莊所構成的鄉土,在全球化、現代化、城鎮化這些熱鬧詞語的倒逼之下,在文學表達領域某種程度上已經有了落后與倒退的意味。寫作者必須對此有所警惕,這也是我在看這部散文之前有的一種疑慮。在此之前,他還出版過幾部散文作品,特別是長篇散文《村莊的真相》成為他一個階段散文寫作的重要收獲。但毋庸諱言的是, 《村莊的真相》的敘述與表達某種程度上依舊是站在當下的“回頭看”,而對于文學與現實的關系,過去與當下的關系,鄉土和城鎮關系的思考,還是有所欠缺的??上驳氖?,這個問題在《一個人的平原》這部散文中有了自覺的探索與實踐。他寫村莊,不再是戀舊式的“回頭看”,而是依靠對過去的梳理與記錄,打通過往與現實的文學通道,這對于一個作家,一塊土地以及一次創作而言,都是一種突破。城鄉二元結構是回避不了的問題,對于一個作家而言,城鄉表達也是必要的一次修煉。這不僅僅是因為榮池在現實生活中離開了鄉土定居于城市,更是因為他從精神上面對了這種城鄉共生的現實。因此,他作為一個城市居民來反觀鄉土,便更加有優勢,也更加可靠與可喜。比如在《莊臺》一章中寫道:“現在,這些莊臺和名字也都悉數地慢慢消失了,他們有了新的莊臺,叫做小區。小區在娘舅家所在莊臺的人們而言,并不是一個普通的名詞,他們拆遷后所在的小區,是有一個洋氣的名字的,但是他們似乎用不慣這個名字。他們只叫這個安置區叫做小區。這是他們的新莊臺,這個莊臺的名字就叫做小區……”雖然過去與現在的抵觸依舊存在,但是客觀的改進與改善實際上已然發生,作為一個書寫者應該有這種接受的勇氣與胸懷,否則鄉土寫作必將如現實中某些鄉土現狀一樣,變得消極而無力。
           榮池的書寫體現出對未來的覺悟。好的文學是代表過去面向未來的,這就是傳統與經典的魅力。一個有“野心”的寫作者應該有這樣的抱負和覺悟,不然他的寫作必然墜入古舊、自我與封閉的圈套。如果我們撇開某些書寫者出于體己與自度的目的不論,那么有“野心”的寫作應該更多具備面向未來的公心與良知。在這部書的序言中,作者寫道:“我這些年的書寫一度時期非常的混亂。小說、散文以及評論都有所涉獵,現在想起來多少是有些‘無知者無畏’的莽撞。”這些話是一個寫作者的疑惑,也是自覺更是一種宣言,這體現了他在寫作上的自律。在這部散文的內部,這種自覺在現實與文學之間是有掙扎的,限于他的年齡與閱歷,有些問題的解讀與解決是吃力的,但是我們始終能看到他真誠與努力。雖然在有些表達中我們看出了他對城鄉現狀以及未來走向的某種擔憂和焦躁,但總體上他以自己的克制和理性逐步在接觸、干預甚至試圖解決這些自我的、社會的,也是文學的問題。在末章《回鄉》中他雖然以近乎悲觀的語氣在表達著改變的殘酷與對未來的擔憂:“如果這些在每一個村莊都會發生,我也不必淚流滿面,我也不想去了解更多關于村莊的消息,南角墩的改變已經令人情傷不已。但愿那些草木能夠被鳥獸的離開帶到另外一個世界里,那里有這樣一些詞語:阡陌交通。河網密布。炊煙裊裊。一馬平川。良田沃野。雞犬相聞。”無論榮池在理性上的梳理手法對錯與否,他自覺思考未來的感性是真誠和善意的,即便方法有錯,我相信他在日后的人生與寫作中會有很好的調適,因為他的寫作體現出了一個農民后代的樸素、真誠和善良。
    榮池一直堅持為村莊書寫,為土地書寫,也為平原書寫,這是他的苦心也是他莫大的幸福。讀罷《一個人的平原》,覺得這部長篇散文從情緒講上像平原版的《一個人的村莊》,從內質上看如散文版的《平原》,這是榮池個人的收獲,是平原的收獲,更是文學的收獲。也希望他在自己選擇的文學土地上繼續勤奮耕耘,所有的花開花落都將在他自己的里下河平原上生生不息。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