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人間值得》:為我的兄長們立傳

    作者:黃孝陽 (2020-05-09 17:40) 5873108
           我對這個劇變動蕩的世俗生活充滿敬意,但知道它并不足以安放心魂。
            人是道德的人。隨著現代性浪潮的狂飆突進,人事物三者的碎片化,社會結構的塊莖化等,昔日的各種道德準則已被懸置,其內在動能基本耗盡。新的道德體系呈現出極大的不確定性,猶如湍流。是時間概念(須臾片刻),也是個地理名詞(甲地之蜜糖,乙處之砒霜),還是對社會各階層的特征書寫,同時又具有了某種迭代更新的科技屬性。這個湍流里當有著當代中國人的真正面容。
           我想找到它,找到“四十年前的中國人與今天的中國人是兩個物種”一說的根源所在。
           寫完《眾生》系列后,我回了幾趟老家。江西中部的一個小縣城。
           一路高速,到生我養我之地。這個時代太快了,腦子還沒有從南京城轉出來,多年未見的老同學就給了我一個結結實實的熊抱。入座,舉杯,把少年往事當成下酒菜,不知不覺已有微醺。說話放肆了許多,葷素不忌。就有人提起當年的某某某,其他人紛紛附議。這個名字如同一場颶風席卷而來。他是惡棍,亦是激動人心的傳奇。他死了,他的魂靈似乎已潛入在座諸人體內,讓他們的嘴里不斷吐出諷嘲與挖苦,不忿與憤怒,還有如狼在圓月下的長嗥。
           半夜,我在床上睡,他敲響我的房門,一點也沒有因為中學欺負我的往事而表現出半點羞愧,施施然坐于床榻。我本來以為他要對我說他的夢想與遺憾(不敢奢望道歉),又或者是“平等觀念、精英崇拜、宗教衰落帶給人們過高的期望和無限的焦慮”之類的雞湯話語,沒想到他居然問我有無聽說過七宗罪。我當然聽過,不僅聽過,還看過,大衛•芬奇拍的《七宗罪》看過不下三遍,還看過法國新浪潮導演們各顯身手的《七宗罪》,更重要的是,我的體內好歹已有四十余條年輪,這些色澤質地不一的環紋里的部分線條,即是由它們構成。我承認,故沉默,在這沉默的時刻,我想起干寶筆下的宋定伯,都打算往這團虛實不定的魅影吐出兩口痰——宋定伯就是這樣干的,把因此變成羊的鬼賣了一千五百文。
           結果他說了一句話。
           “我們明明知道犯下七宗罪后所要受到的可怕懲罰,也都清楚作為七宗罪對立面存在著的那些美德書,為什么我們還要犯罪?是因為我們生來就是罪人嗎?不,是因為這七宗罪不是人的錯,皆有人之真性蘊藏其中,相對應的是:渴望、自信、性愛、進取、安靜、好奇、力量。”
           他說得很輕,每個字都有著鐵的硬度。準確說,是夸克的硬度??淇?,一種不可分的構成物質基本單元的基本粒子,肉眼不可見,我偏偏看見了。蓋爾曼在其著作《夸克與美洲豹》中,解釋了夸克這個詞的由來,它根源于詹姆斯•喬伊斯的《芬尼根守靈夜》。它的本意是指:海鷗的叫聲。
            我記得很清楚,說完這句話,他臉上露出一個奇怪的笑容,緊接著像海鷗那樣叫了兩聲,消失不見。我醒了,汗濕重衫。這是一個讓人不寒而栗的夢境,是如此真實,以至于我在翌日就開始下意識地收集關于他的一切,他的灰暗往事,他所置身的仇恨深淵,他可怕的偏執,以及他的孤獨,他的各種仁義與佳話,他對一個女人的愛(他本來是有機會逃亡的),等等。
           他是這般復雜的一個人啊,博爾赫斯的《小徑分叉的花園》在這種復雜性面前算什么呢,文本游戲罷了。我接近失語,不得不在夢里對著這個不愿意死去的鬼魂一次次豎起中指。
           一次機緣,我到了云南,席間酒酣。魯院同學胡性能兄與我說起他老家縣城的一個朋友,說起他的諸種惡行,鮮活生猛。我咋舌之余,想起那個糾纏了我大半年的鬼魂生前所行之事,換下人名與地名大致相同(這種相隔千里的同構現象讓我著迷),都是野蠻生長,有一個極為強悍的意志,稟賦超群,蔑視弱小與平庸,才情和想象力噴涌而出——不是樹與草那種依賴土壤的生長,或馬鈴薯式的隱忍匿伏,是真如巖漿涌出,熾熱黏稠,令人嘆為觀止暗自驚心。這巖漿是地球的生命力,要改變地殼面貌,徹底改變生態的。甚至,它是渴望重新篡寫被人視為具有神性的自然律的底層代碼。
           我也終于聽見了那“像海鷗那樣叫了兩聲”的內容。兩聲,四字:
           人間值得。
           《人間值得》這個書名二十年前就在腦子里盤桓。與小時候經歷過的一些人事有關。
           一個是在縣影劇院賣票的年輕人,長得很帥,據說以權謀私與幾位異性同時保持了不正當關系,以流氓罪被槍斃了。同牢犯問他后不后悔。他說值得。
           一個是鄰居大哥,人品有問題,打小即聽聞他各種偷雞摸狗、作奸犯科的事。人長得也瘦小猥瑣。九十年代初去廣東,路上出了車禍。本來是有機會活下來的,可他偏偏不肯老老實實躺進救護車,翻進爬出,從倒覆的車廂內背出十幾位傷者,還直說自己沒事。第二天人就倒下了。說是內出血,說是當天能上手術臺就好了。據說他的遺言就是“值得”兩字。
           還有一個就是同學嘴里的某某某。那時縣醫院門口有幾個賊,專門偷鄉下趕來看病的人。他撞見了,開口叫破,還死命拽著那賊的手讓他還錢,結果被賊的同伙打得腦震蕩住院。好多人說他蠢,我不這樣覺得。他大我幾歲,是我的朋友,尚還沒有把我打得頭破血流。我偷了一本《鹿鼎記》去看他。我們在秋日的暖陽里拼命地背誦金庸小說的章節回目,互相PK,當他念到“教單于折箭,六軍辟易,奮英雄怒”時,突然甩袖輕嘆,吐出四字,“人間值得。”
           同學某某某死了。小說的主人公張三也死了。但還有百個千個萬個的“他們”還活著,他們不是鄉村秩序下的蛋,也不是都市文明的孩子,他們體內的基因片斷是在一個被現代性浪潮重組的過程中,與中國改革開放四十年緊密勾連,有諸多崩毀殘存,亦有突變進化。他們人至中年,現已多半在事實上成為縣域政治經濟文化各生態系統內的話事人,是權力的毛細血管,亦是各種潛規則與隱秘秩序的制訂者,諳熟不同的話語體系,自如切換,能在一個時辰內分別扮演畜類與人類。他們對世界的看法,尚未成為當代中國人精神的主體部分,在實際日常層面開始影響大多數百姓的生活。中國有二千多個縣城,這是一個極廣袤的如同風暴一般的現實,是“真實的真實”。
           而他們中的一小撮人,比如張三,試圖從歷史與現實情境等維度,以及生命意志的高度,反思“人”這種奇妙存在,講述唯獨屬于他們的故事,或者說傳奇,故而《人間值得》。
           凡所有人,身體里都有一個神靈?;蛟S可以說,這個融合了哲學家、黑社會老大、情種、政協委員、退伍軍人、小公務員、商人等多重角色于一體的張三就是我的兄長們體內那個多面神。
           人心唯危,道心唯微,為他們立傳。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