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方言是有根的鄉愁——《泗洪方言俗語》自序

    作者:莫 云 (2020-05-09 17:42) 5873109

           一方水土養一方人,也創造了一方特定的語言。

           唐代詩人賀知章寫了一首膾炙人口的詩《回鄉偶書》:“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識,笑問客從何處來?”這首詩中的情節看起來有趣好笑,但一個中老年人讀起來想哭。為什么?因為詩中有鄉情,因為詩中有鄉愁,因為詩中有辛酸與感慨。一個80歲的老人,回老家時還能鄉音不改,太不容易了,其中有多么大的堅守力呀!當然,這種堅守力中有對故鄉真的不能再真的感情。紹興的父老鄉親該給賀知章發一張特大的獎狀。
           2009年深秋,江蘇省委宣傳部方秀龍主任及黃兆康教授一行來泗洪調研期間,專訪當年朱家崗戰斗中幸存的小鬼班戰士張崇利,邀我陪同。我們找到重崗社區張家時,張崇利老人已生病在床,門前還擺放一口“六六同”棺材。此情此景,大家都明白。我們從床上扶起張老,他已80多歲了,但說話還可以,一口泗洪方言。他回憶朱家崗的戰斗情景,說:“我們小鬼班都是十五六歲的孩子,團首長派來一個副排長指揮打仗。那蝗子,頭上要是有一根毛,我算該栽的。”這句方言只有泗洪人聽得懂。我給省里來的人做翻譯:“張老話的意思是,那個人是個禿子,后面的方言是加強肯定的語氣。”大家都在微笑中點頭釋然。
           從那以后,我便開始整理記錄家鄉的方言,每次回老家有事,我身上總要帶個小本本,聽到鄉親們說方言,便隨時隨地記了下來,回來后再抄寫在專用的筆記本上,不然就會忘記。至今正好10年了,我也密密麻麻地記錄了四五本筆記,大概有上千句吧。加上陳斯金整理的泗洪俗語,正好合集出版。
           誰不說俺家鄉好?這其中有人有物有山有水有草有木有情有愛,還有方言。
           泗洪古為泗州本州之地,換句話說,就是泗州的直轄區。水漫泗州的故事在這片土地上流傳了一代又一代??梢哉f,“水漫泗州”是泗洪人永遠的鄉愁。清康熙十九年(1690),古老的泗州城沉沒于水底;到清乾隆年間泗州才移治虹鄉,就是今天的安徽省泗縣,泗洪依然是本州之土。1912年元月,伴隨著中華民國的成立,泗州撤州改縣,家鄉的土地隸屬泗縣。當時泗州的范圍是:盱貽、天長、五河,代管泗鄉與虹鄉。其中的“泗”指后來的泗洪;“虹”指的是今天的泗縣。19494月,也就是在新中國成立的前夕,泗洪才從泗縣析出獨立成縣,先屬安徽省宿縣地區管轄,1955年劃歸江蘇省淮陰地區。無論區劃如何調整,泗洪人的口音沒有改變,這就是家鄉的方言。
           泗洪方言中最有特色的是萬能動詞“尅”,還有多用形容詞“尚”。“尅”字東北人說“整”,合肥人說“搞”。但“尅”只有一個地方不能用,那就是上廁所時。記得在編修《泗洪縣志》時,南京師范學院顏景常教授負責撰寫“方言篇”,他是外地人,為了熟悉地方方言,他編了一個故事,讓我把普通話翻譯成泗洪方言。其中有“這家伙因為飲酒誤事被領導批評得啞口無言”句。我便將“這家伙”翻譯成“這蝗子”,將“飲酒”翻譯成“尅酒”,將“批評得啞口無言”,翻譯成“熊給探筒樣”。顏教授看后笑得合不攏嘴。泗洪方言把“訓人”說成“熊人”,更為奇怪的是,許多泗洪人還不知道“探筒”是什么樣子。朋友陳家聲為雙溝酒廠寫了一首歌曲,歌名就叫《來剋酒》,長起來既有酒味,又有鄉情味。
           十年前,江蘇省宿遷市政府廣場設計了一個城市雕塑,造型是豎起的大拇指,下面加了句創業口號:“我能我行我成功。”有人看了開玩笑說,七個字多了,用泗洪方言六個字就行了:“我能我行我尚。”這句話還真的就成了玩笑傳開了,有時還故意在泗洪人面前說,權當下酒的菜肴。
    “哪三條子”是泗洪比較特殊的方言,其本意和字面意義一點聯系都沒有,讓外鄉人瞪大兩只眼睛也猜不出來。這句方言的實際語義是:我在干什么?或者圖個啥?從字面上看,只有“哪”表明示問句,其中的數量“三”與“條子”已經跑得不見蹤影了。
           泗洪方言有三大顯著的句式結購。“的”字結構句,如:稱理發師父為“剃頭的”,稱馬屁精為“呵大蛋的”,稱說話不靠譜為“離眼鉆天的”。“子”字結構句,如:稱不懷好意為“歪心眼子”,稱說假話的人為“侃空簍子”,稱背后說別人壞話為“撒小票子”。“了”字結構句,如:說話辦事反應遲頓稱“鐸了”,向對方求饒稱“告饒了”,稱大材小用或材料浪費為“辜廢的了”。
           泗洪方言還曾經相傳過一個有趣的故事。與雙溝一衣帶水的鮑集鄉,屬淮河河套平原地方口音,從南北朝時期開始,就一直屬于泗州本土,1985年才從泗洪縣劃歸盱貽縣。上世紀70年代,國家控制外流人口。有一個鮑集人在江南外流被遣送回原籍。遣送人問:“你是哪里人?他回答:“我是鮑集(寶雞)人。”遣送人誤將他的方言當普通話,把他送到了陜西省寶雞市。
            泗洪的俗語歌謠也與眾不同。不知從什么時代起,家鄉人就把地方大姓編成了歌謠:“雙溝朱馬趙,青陽許石江,鮑管杜戚汪,界集一群楊,趕不上城頭半碗湯。”前四句沒有異義,這最后一句連我這個城頭人都懷疑。城頭鄉二萬人口,而姓湯的不會多于50人。泗洪有句俗語叫“是話有因”,我留意了多少年也訪問了多少人,至今城頭湯姓還是個謎。
           “老要隨時少要乖”,這是家鄉一代代沿傳下來的俗語,具有深刻的哲理,成為老年人與青少年做人的準則,既通俗易懂,又耐人尋味。它要求老年人順應時代,年輕人要乖巧聽話,正所謂“小孩不聽老人言,吃虧在眼前”。泗洪有些俗語可以直接翻譯成成語,如:“麻爪子了”,相當于麻木不仁;“水響刀快的”,相當于雷厲風行;“拉大褂襟子”,接近于狐假虎威;“一夜上十八吊,不知哪吊能吊死”,相當于見異思遷。
           人以群居,離不開一方水土;土地能長出莊稼,也能長出特定的方言。方言是無形的莊稼,方言是有根的鄉愁,方言是一方人難以割舍的情結。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