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殷毅:兒子的警帽

    (2020-05-20 09:13) 5879270

      江蘇省作家協會“同舟共濟,戰疫有我”主題創作選題

      202048日。

      這一天,武漢“解封”——華夏大地抗擊新冠病毒取得重大轉折的日子。

      這一天,是時席席離開的第58。

      徐州市張集煤礦富強小區。時衛東家。

      窗外,更闌人靜,冷月、朔風。屋內,燭光孤影,靜寂、凝重。

      時席席在披著黑紗的相框里微笑著。烏黑的頭發,彎彎的濃眉,明亮的雙眸,胖乎乎的面頰。

      活脫脫的兒子就站在時衛東的面前喲!他的心里又是一陣隱痛……

      相框的下面,端放著兒子生前戴過的那頂警帽,銀絲綴成的警徽醒目、莊嚴。有點褪色的警帽上還散發著那股熟悉的味道,還保留著兒子的體溫。

      席席,你身體一向棒棒的,怎么說走就走了呢?

      時衛東真希望這是一場夢。握了二十多年掘進機的手,又一次狠狠捏了一把大腿——疼哩,疼得他淚流滿面。

      走了,席席真的走了。這刻骨銘心的疼告訴時衛東,兒子的靈魂已經溘然逝去!只是,這頂警帽還在,警帽上的故事還在,故事中那些溫暖的細節還在……

                         

      聽說兒子把孵化廠的工作辭了,時衛東很惱火,“你學的是生物工程專業,孵化廠的工作對口,怎么說辭就辭了?”

      “爸,您先別生氣,我有新工作了,到劉集派出所當輔警。”時席席滿臉堆著笑,從房間里拿出一頂嶄新的警帽。

      “什么,輔警?一天到晚跟在警察的屁股后面東奔西跑的,那算什么正經行當。一個月能掙多少?”

      “剛進來的,九……九百多元吧。”兒子呑呑吐吐。

      時衛東瞪大雙眼,“才九百多?你在孵化廠一個月怎么說也能掙個三四千元的。我看你小子腦瓜抽筋了!”一把奪過警帽,扔到桌子上,

      “爸,您這是干嘛!”身高一米八四的時席席滿臉的委屈,“您不是知道,我從小就想當警察,高考差幾分沒進警官學院,現在當個輔警也算是進了公安的門。聽說上面有政策,以后優秀的輔警可以轉正式民警哩。”

      “哼!想得美。從你太爺爺那輩起,我老時家三代都在井下挖煤,從來沒有人穿過官衣。趕快回了公家,還是到孵化廠上班,過點安穩日子。”

      “這孵化廠又不是我們家開的,說回去就回去???”時席席十分不情愿地咕噥著,“再說了,我已經到派出所報到了,這輔警的裝備都領回來了。”

      這小子膽忒大了,職業這么大的事,也不跟家里的人商量一下。“你剛有了妮兒(女兒),媳婦在飯店打工,想過沒有,你們的小日子往后咋過?”

      “該咋過還咋過唄,反正我輔警當定了!”時席席的口氣依然很堅定,拿起警帽整了整,戴在頭上。

      父子倆為此杠上了……倔犟的時衛東一個多月沒搭理兒子。

      不搭理歸不搭理,可是時衛東的心里卻一直裝著兒子,每次從礦上回家,總是先瞟一下兒子的房間,兒子不在家,都會向老父親問上幾句才放心。他聽說了,公安輔警這份工作不好干,沒日沒夜的,而且也有危險,時席席可是他的獨苗苗。

      好在老時家兄妹幾個都住在張集煤礦的宿舍區,房子緊挨著,算是四代同堂,時席席的妮兒平時就由爺爺奶奶照應著。

      自此,三代挖煤的老時家算是和公安結上緣了。

      一晃,時席席干輔警有了8個年頭,先是劉集派出所的巡防隊員,由于工作出色,又被選調到徐州市公安局銅山分局巡特警大隊,當了一名防暴隊員。

      華夏九州之一的徐州,古稱“彭城”,是全國重要的煤炭產地、華東地區的電力基地,年產煤炭達2500多萬噸。銅山區環繞徐州主城區,地處江蘇西北部、蘇魯豫皖四省交界處,總面積2010平方公里、人口130萬,轄17個鎮、11個街道、1個國營農場、1個國家級高新區和1個省級經開區。從平安建設的角度看,環形的銅山區是徐州城的一道屏障,按公安上的說法叫“護城河”。

      由于特殊的地理位置,這里的治安狀況相對復雜,巡特警大隊的任務很重。時席席所在的防暴隊平時巡邏卡口,有了突發情況就得沖到一線處突防暴,家里人很少見到他的影子。

      2016年,國家大力發展新能源,減少碳排放,煤炭產銷不景氣,時衛東所在的煤礦關閉了。干了26年井下掘進的他一次性結算,回家帶了兩年小孫女。40多歲的壯漢子成天窩在家里也不是個事兒,他尋思著再找份工作。

      一天中午,十多天沒歸家的兒子風風火火地回來了。

      “爸,您不是想找個事做做,我們分局要新招一批輔警,想不想干?”

      “我都這么個年紀了,當輔警合適嗎?再說了,兒子干輔警,老子又干,人家不會笑話咱?”時衛東沒好氣地回了句。

      時席席朝爺爺擠了下眼睛。他知道,每遇到這種情況,爺爺總會和他站在一起。

      “我看哪,合適。”逗著重孫女的爺爺開腔了,“當初我當礦工,你又進礦,咋就沒人笑話?”

      “唉,您老糊涂了?這都哪跟哪呀,礦工是正經工作,這公安輔警又沒編制,說穿了,就是個臨時工。”時衛東朝老父親苦笑了一下。

      時席席“咕咚、咕咚”喝了幾口涼茶,抹了一把下巴,“目前輔警雖然沒有正式編制,但是承擔的任務很重要,局里正在加強輔警隊伍的正規化建設哩,不是誰都能當輔警的。”

      時衛東被兒子將了一軍,“呼”地站起來,“聽你的意思,我還不夠格?”

      “說不定呢。”時席席又激了一句。

      “我就不信了,明天就去報名,就憑我這硬朗的身子骨,準行。”

      別讓兒子小瞧了!時衛東要搏一把。

      時席席立即脫下頭上的警帽,從帽兜里拿出一張表格,“爸,就等您這句話呢,我都替您填好報名表了。”放下表格,時席席戴上警帽,又匆匆去卡口點執勤了。

      望著兒子忙碌的背影,時衛東還能說什么呢?

      其實,這么多年下來,他己經從一開始的不理解、不支持,慢慢接受了兒子當輔警,而且通過兒子也逐漸了解了輔警的工作,這大街小巷的平安穩定,還真少不了他們。

      你還別說,自從兒子干了輔警后,就跟換了個人似的,渾身有股子精氣神。有一次,聽劉集派出所的劉所長講,那起盜割電纜線的系列案件,就是在時席席的建議上雪夜蹲守破獲的。還有,那套輔警制服現在看上去也挺不錯的……

      時衛東的心被兒子燒熱了。

      第二天一早,時衛東就到銅山分局遞交了報名表。政審、體檢、體能測試……一套流程下來,時衛東還真的被錄取了。

      他樂了:臭小子,從現在起,咱爺兒倆比試比試,看誰干得過誰!

      穿上輔警制服后,時衛東一直想和兒子合個影??墒?/span>這對輔警父子,一個在鄭集派出所,一個在銅山分局巡特警大隊,兩人相距40多公里,而且工作都很忙,不是值班就是巡邏,一直沒有機會。

                       

      2020年的陽光剛剛灑入華夏大地,一個看不見、摸不著的魔鬼正悄悄侵入人們的生活,顯微鏡下怪異的冠狀病毒,如同艷麗的罌粟花,嚴重威脅著人類的生命。

      這個后來被醫學專家確定為“新型冠狀病毒”的惡魔很狡猾,善于偽裝,受感染者主要以發熱、干咳、乏力為臨床表現,往往誤以為是普通的流感。因為主要通過呼吸道飛沫和接觸傳播,人群普遍易感染。

      年,越來越近。

      流經荊楚大地的長江水,異常冰冷。江城武漢籠罩著一層烏云。

      一個震驚國人的消息迅速傳開:武漢被新冠病毒感染了!

      120日,新增確診病例60例,累計258例。

      121日,新增確診病例105例,累計363例。

      122日,湖北省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二級應急響應……

      武漢告急,湖北告急……隨著全國疫情地圖的擴張,新冠病毒的傳播似乎變得越發嚴重,已經不是一地一域的事件。

      黨中央及時發出打響全國疫情防控阻擊戰的總號令!

      武漢,九省通衢。距離武漢600多公里的徐州,五省通衢,隴海、京滬兩大鐵路干線在此交匯,京杭大運河從中穿過,公路網四通八達,空港航班密集,是江蘇西北部以及蘇、魯、豫、皖四省陸路、空中、水上交通流的重要集散地,每天人員流動量非常大,疫情防控的形勢十分嚴峻。

      徐州市公安局會議室。新到任的副市長、公安局長王巧全召開緊急會議,迅速部署全市公安機關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明確了全市公安機關“找人”“查車”“守點”“控面”“管網”的五大主責。

      全警總動員,各警種條線迅速發力……

      銅山分局巡特警大隊長李輝站在巡防圖前,思考著如何調兵遣將,守家護院。全轄區內,人員最密集、治安最復雜的當數萬達廣場。

      李輝思忖:這個廣場是一座64萬平方米旗艦城市綜合體,集聚大型購物中心、國際豪華影院、時尚室內步行街、萬達金街、中心豪宅、精品SOHO等多種業態,地處商業圈核心區域,是徐州城南規模最大的24小時繁華生活場。商業門類多、從業人員多、營業時間長、人員流量大。

      就疫情防控而言,這里可是重點區域,戰“疫”防控巡邏組的力量一定得配強了。派哪些隊員去呢?

      李輝的腦海里出現了一個高高的身影——時席席!

      在大隊148名隊員中,席席的年齡雖然不算大,但是他參加公安工作的“工齡”已有9年,是個“老資格”隊員,經驗多,多面手,一人頂幾個用,把他放到那里,李輝既放心又省心。

      就這樣,時席席作為骨干力量,從防暴隊來到了萬達廣場的防控巡邏組。

      巡邏組既承擔日常的社會面巡邏防范、防控宣傳、維穩處突、簡易警情處置等任務,還要參與防疫應急演練、各類備勤、盤查,并且負責新區圭山菜市場等人員密集場所的人員疏導工作。

      由于當時正處于疫情的初期,徐州一些市民對新冠病毒傳播的嚴重性認識還不足,照例舉家帶口來這里購物休閑。隨著春節臨近,萬達廣場的人流量又比往日明顯增加了許多,隨之而來的各類糾紛、警情不斷。

      時席席像“釘子”一樣扎在巡區,真誠的服務、靦腆的微笑、負責的態度,許多群眾記住了那張“熟臉”?,F在都是智能手機了,一些受助人希望拍張照片發到朋友圈里表達一下敬意,可是這位人高馬大的輔警有點“怪”——做了好事后,不愿意合影。

      “媽媽,我要找媽媽……”

      一名戴著小兔子絨布帽,大約3歲的小男孩站在萬達金街的電梯口,揮著小手臂不停地哭喊著。

      徒步巡邏到這里的時席席一眼就看明白,孩子和大人走散了?,F在外面鬧疫情,孩子亂跑更危險,得趕緊找到他的家人。

      他上前撥弄一下小家伙頭上的兔耳朵,“小兔兔要勇敢,叔叔和你玩小兔兔找媽媽的游戲好嗎?”

      看著時席席頭上的警帽,小家伙停止了哭泣,點了點小腦袋。

      “那小兔兔告訴叔叔,你什么時候看不到兔媽媽的?”

      “……”

      “那你在哪里看不到兔媽媽的?”

      小家伙伸出小手,一會兒指東,一會兒又指向西,吱吱呀呀,還是說不清楚。

      時席席立即用對講機通知萬達廣場警務站,一起尋找孩子的家人,隨后抱著他在附近找了一圈,還是沒有發現“兔媽媽”。

      天已經擦黑,他估摸著小家伙肚子也餓了,就買了一只漢堡包,繼續打聽、尋找。

      兩個多小時后,對講機傳來了隊友的聲音:“孩子的媽媽找到了,已經在警務站。”

      原來,小家伙當天下午隨母親到萬達廣場購物。孩子要進游樂場玩,粗心的媽媽就讓他先在游樂場玩一會兒,抽身到旁邊的超市買點東西。誰知小家伙看不到媽媽,就自己跑出來找媽媽,東跑西撞地轉到外面的金街上。

      第二天上午,小家伙的父母專程來到萬達警務工作站,送上一面寫著“做人民滿意公仆,為百姓排憂解難”的錦旗。

      時席席向他們提出建議,“現在武漢出現了疫情,電視上說已經有了人傳人的跡象,最好不要把孩子帶到人員密集的場所。還有,大人也要注意防護。”

      孩子的父母連連點頭,再次表示感謝,并要求和時席席他們合個影,留個紀念。

      隊友把手機的鏡頭調好了,卻發現時席席沒影了。

      又一天下午,時席席和隊友吳全駕車巡邏到上海路機關幼兒園附近時,一位中年女子踉蹌著,一步步朝警車走來。

      “這位大姐需要幫助。”時席席立即踩下剎車,趕緊下車。誰知女子此時突然倒地,雙目緊閉,一臉痛苦的表情。

      應該是突發疾??!經驗豐富的時席席把她輕輕平抱上警車,讓吳全留下疏導人群,只用了不到兩分鐘的時間,就把已經昏迷的女子送到銅山中醫院,爭取了寶貴的搶救時間,突發心臟病的女子脫離了危險。

      事后,這位中年女子也提出合影的要求,時席席憨笑了一下,又把隊友推到了鏡頭前……

                             

      除夕的傍晚,老時家的廚房溢出肉香。

      時席席的母親和愛人宗桃桃正在張羅著團圓飯,雖然外面疫情嚴重,但他們的臉上都露出一絲欣慰的笑容。

      昨天,時席席打電話回來,說大隊領導考慮他已經好幾年沒回家過年夜了,特意照顧他回家吃頓團圓飯。“我要好好陪陪爺爺和兩個‘毛妮’!”兩個“毛妮”是時席席對愛人和孩子的昵稱。

      時席席的母親特意燒了幾道兒子喜歡吃的菜。

      爺爺翻出兩瓶老酒,“聽說白酒能殺病菌呢,給衛東和席席喝幾口。人家都呆在家里了,就他倆還在外邊跑。”

      “爺爺,席席上次就說過了,現在他們是戰時,不能喝酒。”宗桃桃遞上一杯茶,“您先坐著,菜一會兒就好。”

      “什么……時?”爺爺聽不明白。

      “戰時就是打仗,他們公安在抗擊疫情。”時席席的母親解釋道。

      “戰時,戰時,就公安規矩多,這大過年的都不能喝酒。”爺爺嘀咕著。

      滿滿一桌菜燒好,一直等到晚上8點,就是不見時衛東和時席席的人影。宗桃桃正要打電話催。

      “不打了,席席下午打電話給我,說隊里人手緊,他實在不忍心回來,叫我無論如何要回家一趟。好像就他崗位重要。”時衛東一臉倦容進門了。

      爺爺掰了下手指,“6年,席席已經6年沒回家吃過團圓飯了。”

      時衛東安慰老父親,“席席說了,明天一早,他肯定回來給您拜年。”

      “那這頓團圓飯改到明天吃。”爺爺發話了。

      大年初一的上午,時席席趕回家給一家人拜新年。

      時席席的女兒摟著他的脖子,吵著要棒棒糖。時席席狠狠親了一口女兒,“乖妮兒,現在外面正在防疫情,超市關門了。過幾天,爸爸一定給你帶一大袋奶酪棒。”

      一家人吃著除夕夜那桌年夜飯。時席席似乎很開心,“媽,兒子到家就是年,雖然沒能在家過除夕,但是等疫情退了,我一定請上四五天的假,咱一家人出去好好玩玩。”

      邊說邊翻著手機屏,突然站起身,說有任務,戴上警帽,轉身讓宗桃桃立即拿幾件換身衣服。

      細心的時衛東發現兒子有點疲憊,現在公交、出租都停了,趕回大隊要走很遠的路,就放下筷子說:“我也要到所里值班,就開車送你一下。”

      團圓飯才吃了一半,這對輔警父子又跨出了家門。

      “爸,現在的疫情形勢越來越嚴重,我剛才在大隊藍信群里看到了,要成立抗擊疫情處突隊,我趕回去報名,要站就站到戰‘疫’的最前沿。”車上,時席席向父親道出了實情。

      “嗯,是吃緊,我也報名參加了所里的戰‘疫’應急小組。處突隊在分局疫情防控的最前沿,我想任務應該會更重。”時衛東扭頭望了一下兒子,關心地問:“看你最近瘦了一圈,身體撐得住嗎?

      “爸,您也是干這行的。您說這么多天來,每天巡邏站崗十幾個小時,能不累嗎?可是現在這時候,咱們民警和輔警,哪個不是忙得連軸轉?”席席打了個哈欠,“公安工作就是這性質,再累咱也得堅持啊,但愿這疫情早點過去。”

      拐了個彎,前面兩百米就是巡特警大隊了。時席席說,“爸,不要往里走了,您還要趕回所里呢,這個時候不能缺一個人。”

      “就一點遠,用不了多少時間,還是往前送送吧。”此時,在時衛東的心里,想盡量讓兒子多歇一分鐘,少走幾步路——他知道,兒子的確很累!

      時席席背上雙肩包下了車。不知為什么,時衛東也推門下車,整了整兒子身上的輔警服。

      時席席看了看父親,催促道,“爸,您回所吧,開車慢一點。”轉身跨進了大門。

      這是時席席和家里人見的最后一次面,吃的最后一頓飯。

                       

      還是在除夕的前一天,“封城”二字成了全網的關鍵詞。微信、微博、朋友圈,紛紛都在轉載——武漢市發布公告:從上午10點起,全市公交、地鐵等停止運營,離漢通道全部關閉!

      全國人民的目光齊刷刷轉向武漢,轉向湖北。

      由于春運,人員流動較大,中國的其他省份也陸續發現輸入性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者。電視里、手機里,一條條新聞直播著疫情。

      “湖北省啟動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應急響應!”

      北京和廣州分別確診2例和1例。”

      “泰國和日本先后確診3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

      “韓國確診首例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病例。”

      “歐洲也出現新冠肺炎……

      急促的語氣,空蕩蕩的街頭,越發讓人們感受到了疫情形勢的嚴峻。

      武漢首先報告疫情不等于就是病毒源頭,新冠病毒究竟源自哪里尚未確定。病毒溯源是一個極其嚴肅、復雜的科學問題,需要科學家和醫學專家以科學為依據,去分析研究。

      徐州的百姓們雖然正在忙年,但是都一直關注著這個讓人難以捉摸的新型“肺炎”,紛紛購買儲備一些防疫物資。

      “席席嗎,你知道哪里能買到消毒液和口罩?”兼職所里內勤的時衛東,心急火燎地打電話給正在萬達廣場防疫執勤的時席席。

      “都什么時候了?我們這里的藥店里也買完了。不過,聽說局里正在緊急組織一批防護用品,估計這兩天就會下發。”

      “這個我知道??墒乾F在所里的同志都在防疫一線,沒有防護用品怎行?我跑遍了整個城北和郊區,硬是東拼西湊了30來瓶消毒液,就是一只口罩沒買到。”

      時席席想了想,“上次妮兒感冒,我買了20只,好像還剩十幾只,您先拿給大家伙湊合一下。”

      “那咋行?小妮也要用呢。”

      “妮兒呆在家里,另外叫家里人勤洗手,屋內多通風,沒急事別出門,做好防護就是了。爸,您自己也要注意,多保重。我這里很忙,先掛了。”

      “臭小子,你忙我也忙。”收起手機,時衛東開車回到家里,翻出十幾只口罩,匆匆趕回所里。

      眼看著萬達廣場的商戶逐漸停業,人越來越少,而時席席卻更忙了。他向大隊領導表態,“請領導放心,我會堅決守好自己的‘責任田’,我這塊保住了,就是為銅山的疫情防控作貢獻。”

      21日,徐州市政府開始投放平價口罩。銅山新區天賦廣場中健藥房,是一處比較大的售賣點。

      早上不到7點,人員開始在廣場上聚集,一度達到100余人。由于藥店在售賣首日還沒有經驗,準備不足,排隊的群眾情緒激動,一些人謾罵甚至開始推搡。

      “這樣不行,有傳染的風險!”

      時席席挨個勸說群眾:“一定拉開距離,不要擁擠,不要摘掉口罩。”

      騷動的隊伍慢慢安靜了下來。時席席的引導下,群眾有序購買口罩,再沒有出現擁擠、推搡現象。

      由于每人按戶限量購買口罩,一直到下午1點才全部售完。這6個小時中,時席席的腿沒有歇過,嘴沒有停過。

      晚上,結束了一天的巡邏,時席席尋思著第二天藥店還要繼續出售口罩,就主動聯系了值班民警和隊員,設立了五米一哨的預案。

      第二天剛剛微亮,時席席就和隊友來到售賣點,提前畫好排隊路線,按照預案分工各自到站位執勤。

      購買的群眾全部按照既定路線,在有序引導下排好了隊,保持安全距離。藥店順利售完了當天的口罩。

      23日,時席席繼續在天賦廣場現場執行任務。

      “你知道嗎?明天有家公司要在這里免費發放口罩呢,而且不限量。”

      “我在微信上看到了,明早兒我們全家都來。”

      時席席發現購買口罩人群中,有許多群眾在議論。

      真有這事兒,我們怎么沒有聽上級說過?

      時席席警覺起來,擔心聚集的情況再度發生,趕緊向當班民警和派出所、相關公司做了核實,確定并沒有所傳的發放計劃。于是,他立即依托廣場的警務工作站和微警務平臺,向群眾說明情況,及時辟謠,避免了一次人員聚集傳播病毒的風險。

      ……

      時席席戰“疫”的最后日子里,他吃住在大隊,白班巡邏10次,夜班巡邏不少于7次,每次5公里。同組的輔警吳全年齡比他小,夜班時,時席席看夜深了,就會跟他說:“你歪一會,我盯著。”隊友們都說,時席席是全隊最能“熬”的人,夜班從晚上八點到早上八點,他從來不打盹。

      兒哪,你是最能熬嗎?在家你可是最貪睡的??!”時衛東把兒子的警帽緊緊地貼在臉上……


    戴著兒子的警帽上崗

                          

      今年的冬季有點長。雖是過了春節,但是,寒冬一點沒有離開的意思。

      211日,凜冽的北風繼續呼嘯著。大街上、田野里,幾乎看不到一個人影。除了抗疫一線人員,人們都宅在家里躲避新冠病毒。

      這天下崗后,時衛東因老母親生病,就請假回家看望一下。剛跨進家門,他愛人告訴他,席席已經17天沒回家了。

      “現在疫情如火情,他走不開。”同是輔警的時衛東當然理解兒子。

      愛人埋怨道,“好像這全世界就你們爺兒倆最忙!”

      “這不都在抗疫嘛。兒子你還不了解,雖是個輔警,可是干活認真著哩。”

      “也不知道席席這十幾天怎么過的?你抽空去看他一下。”說著,愛人收拾了幾件丈夫和兒子換洗的衣服。

      “知道哩。”時衛東應了聲。

      說來也怪。時衛東一直記著晚上值班的事兒,出了家門就往所里趕,下車時看到包里兒子的衣服才想起,氣得他直拍腦袋。

      時衛東撥通了兒子的手機。

      “還在巡邏嗎?”

      “回來了,剛填好今天的疫情處置表,正在備勤室里躺一會兒。您那兒的情況咋樣?”

      已經撤掉兩個卡點,稍好點。你這邊呢?”

      “我們這里情況稍復雜些,雖然沒有發現有人傳染,但是廣場的商家都關門了,我們還得巡邏執勤,不但要防疫,還要防盜防火什么的,發生意外可不是個小事。這時候,咱可不能給干警和領導添亂啊。”

      “上面不是有要求,疫情不滅,公安不退嘛。”

      “就是吶。咱雖然累點,可一點不能松勁。前兩天,我看到有輛武漢牌照的小車停在路旁,就查詢小車信息,沒查到。我立即向領導報告,請求轄區派出所處置,一直到派出所的人處置好才離開。李大還夸我呢,說‘有什么事,交給了席席,我們就放心。’”

      “哎,你小子可別翹尾巴!”

      “咱有啥可翹的,不都是日常工作嘛。爸,咱們小區封了嗎?”

      “封了。”

      “您在派出所干,知道疫情有多嚴重,有空跟街道上說一聲,小區的門一定要守好了,外面車輛一定不能進的。另外,張奶奶家的氣罐快用完了吧?”

      時衛東笑了,“放心吧,你在家你幫著換罐,你不在有我呢,聽說咱們這片也快裝管道煤氣了。喂,我說你小子心里裝著那么多事,不就是個輔警嘛,要是當了領導你還了得?”

      時席席在那頭也笑了笑,“咱這里是個老小區,老爺爺老奶奶多,都是街坊四鄰的,搭把手唄。爸,不跟您聊了,我有點累,先睡會兒。”

      “你注意點身體,抓緊時間休息。”

      “沒事,上回局里組織體檢,就一點脂肪肝,我會注意的。”

      兒子把電話掛了,時衛東習慣地看了一下通話時間:2004秒。

      這是時衛東和兒子最后一次通話!

      時席席和頭頂警帽上的警徽相伴,把青春獻給了他鐘愛的公安事業,他人生最后的身影,留在自己的崗位上,唯獨不在家人的視線里。

      當晚945分,正在值班的巡邏中隊副中隊長何山聽到一陣急促的敲門聲,“何隊,快來,席席不好了!”

      何山立即跑到隊員備勤的宿舍。時席席和衣躺在床上,臉色煞白,已沒有了意識。

      “趕快撥打120!”何山一邊招呼身邊的同事,一邊立即對時席席進行人工呼吸和心肺復蘇,“席席,我知道你累,可是咱不能這么歇下啊……”

      救護車趕到了,時席席被緊急送往醫院……

      同事們都在期盼,期盼下午還在一起巡邏的席席能醒過來。

      然而,最后的時刻還是來臨了。

      醫院的王主任推開搶救室門,搖了搖頭,痛心地說,“時席席是心源性猝死。”王主任解釋,這種情況通常無任何危及生命的前期表現,突然意識喪失,出乎意料的迅速死亡。不少猝死者平日給周圍人的印象都是“一向身體很棒”。其實,過度勞累,是心源性猝死的一個重要誘因。前不久,臺灣藝人高以翔參加《追我吧》奔跑競技秀節目,錄制時間長達17個小時,發生心源性猝死。

      疫時未過憾離“席”!年僅30歲的輔警時席席就這樣永遠地倒下了,倒在了疫情防控的第一線。

      接到巡特警大隊長李輝電話后,時衛東立即趕到醫院。才通話不到兩個小時的兒子,靜靜地躺在那兒。枕邊,放著那頂還熱乎著的警帽……

      一團青春的火焰突然熄滅了!

      兒子身前的事兒,一件件在時衛東的眼前顯現。這一個個讓時衛東感到既自豪又有點愧疚的故事,有些是他親身經歷的,更多的,是后來從兒子戰友的口中、報紙、電視上看到的。他這才真正了解自己的兒子為什么要戴這頂警帽!

      2020211日,這個不尋常的寒夜,為一個年輕的生命劃上句號,又為這遠去的背影留下一道無言的光環。

      時衛東知道,以后的每一個夜晚,蒼穹里,那個燦爛的面容會在星光中閃爍……

      撫摸著兒子的警帽,時衛東口中喃喃,“兒啊,你當輔警那么些年,走了,竟沒有留下幾張相片,就剩這頂警帽了。要是咱爺兒倆拍張合影,也是個念想啊。”

      前些日子一直在抗疫執勤,時衛東還沒有和兒子好好嘮嗑嘮嗑呢。他拿起筆,給天堂里的時席席寫了一封信:

      兒子:

      今天是你離開的第58天。先跟你說個好消息,經過兩個多月的努力,現在疫情已經好多了,武漢已經“解封”了,咱們銅山一個新冠病例都沒有。

      家里一切都好,爺爺奶奶身體還行,你就放心吧。小妮還小,我們會慢慢讓她明白,他的爸爸是不平凡的人。從小把你帶大的爺爺,也很堅強,他說席席是為了國家和人民倒下的,光榮。

      爸爸以前脾氣不好,過去咱爺兒倆因為你干輔警,沒少吵嘴,爸爸當時實在理解不了你,讓你受了很多委屈。你說你熱愛這個工作,我那會兒真不懂,你說你干了你就會懂……后來爸爸也干輔警了,才明白你說的話。這次參加抗疫執勤,更讓我理解你對這份工作的熱愛,這不是錢的事,咱們干的事,真真切切是為了保護更多的人。

      兒子,你走后,公安部發來了唁電,家里來了很多你的戰友。在和他們的交談中,我知道了更多的你。前不久,你被授予江蘇"最美防疫先鋒"的榮譽稱號,還說你是這個寒冬最可愛的人哩!

      現在爸爸經?;叵肫鹪蹅z過去在工作中相遇的情景。那兩回,咱爺兒倆都在出任務,遇到你的時候,我很高興,當時很激動?,F在想起來,更覺得幸福、光榮和自豪。

      兒子,我和你是父子,也是戰友。你的警帽,我戴著,這身輔警制服我會一直穿下去。你說當輔警是你追求,現在也成了爸爸的追求,你沒站完的崗爸爸接著站,沒完成的工作爸爸替你完成。

      臭小子,下輩子,咱倆再做父子,再做戰友……

      放下筆,時衛東戴上了兒子的警帽。

      門外,大地正從晨曦中醒來。四月的風,帶著復蘇的氣息,吹拂著……


    給天堂的兒子寫信

                      (2020517日,于徐州·銅山)

      作者簡介

      殷毅,筆名:遲人,警營作家、詩人。鹽城市警察協會常務副會長、秘書長,公安文聯負責人,公安文學雜志《鹽阜警風》主編。1984年開始發表作品,先后創作發表中短篇報告文學《躍出地平線》《二十一世紀的軍人》《無言的紅綠燈》等120余篇,出版長篇報告文學《魂牽越北那座山》《與燕共舞》《黃海行動》等,合作編著出書《騰飛之路》《紅燈與警笛》等?!陡赣H的心空》《海春軒塔的千古之謎》《鄉野里,那棵老梨樹》《警察的忠誠》《誓言》等160余萬字的散文、詩歌散見于報紙、雜志和網絡文學平臺。

      中國紀實文學研究會調研員,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全國公安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報告文學學會常務理事。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