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殷毅: “王老憨”家的戰“疫”

    (2020-05-27 10:11) 5883698
           王老憨戰“疫”宣言:我們父女三人是親人,更是戰友。我一定會站好自己的崗位,給女兒們做個榜樣。
     
           老王是個警察。說具體點,老王是個交警,一個鄉鎮交警中隊臨近退休的交警。
           今年59歲的老王既實在又憨厚。黑乎乎的臉膛,敦實的身板,個兒不高背還有點駝,脫下那身警服,簡直和村民沒兩樣。
           其實也沒啥可奇怪的,老王原本就是種田的。他老家在海安市曲塘鎮一個長了許多銀杏樹的村子,叫果木村,后改名富民村。
           曲塘,位于南通市境的西部,與泰州市的姜堰接壤。別看這個鎮的地域面積不是很大,卻是個千年歷史名鎮、全國重點鎮。
           清幽的曲塘像個世外桃源,既有蘇北里下河流域的夕陽帆影,又有江南水鄉的小橋殘雪,小河彎彎,荷塘點點,曲塘之名由此而來,素有“金姜堰、銀曲塘”之美譽。
           老王的父母種田,家中兄妹七人,排行老五的他小名叫“王小進”,由于從小就寡言少語,像只悶葫蘆,鄉鄰們叫他“王憨”。大他11歲的大姐讀過幾年書,當家,就說,“憨”“漢”諧音,干脆就改名“王漢文”吧。
           后來老王當了幾年兵,回到家鄉時,正趕上全國交通管理體制改革,組建鄉鎮公路交警隊,他就這么穿上了警服。
           鎮上的人說,老王有兩個“特點”。
           一個是他顧家。只要不加班,下班后他一準兒到農貿市場轉上一圈,然后回到家里,燒飯做菜,過著老婆孩子熱炕頭的舒坦日子。
           老王有兩個漂亮的女兒,大女兒王麗,小女兒王群。他一直把這兩個女兒視為掌上的一對明珠,呵護著哩,要是有個頭痛腦熱的,他要心疼上好幾天。當初王麗到南通市里讀書,他哭,后來王麗出嫁,他又是哭得稀里嘩啦。王麗結婚七年了,他再忙,每天都要和她通個電話,嘮叨幾句,身邊的小女兒王群就更不用說了。街坊鄰居都夸老王顧家,是個稱職的好丈夫、好父親。
            另一個,老王他憨。他在曲塘交警中隊一干就是32年,別人都陸續調到城里了,就他沒挪過窩。每次到了論功行賞的時候,他總是把那幫小兄弟往前推,幾十年下來,他獲得的最高榮譽也就是局里的“十佳交警”。你說,這好幾百號人的公安局,那么多的警種所隊,“十佳交警”榮譽的規格,能有多高?
           其實,老王不是不在意這些獎牌什么的,干好自己的本職工作就是了,榮譽那些個事,還是讓給年輕人吧,他們的路還長著哩。
           老王因此落了個外號:王老憨。瞧,當了警察后,他又把這“憨”字兒給撿回來了!
           雖然王老憨這輩子沒干出什么驚天動地的事兒,但是這風里來雨里去的,在公路上闖蕩了那么些年,也練成一把好手。特別是調解交通事故,他一坐就是大半天,家長里短的,市里省外的,最后連當事人都快坐不住了。你說他憨不憨?
           “他那把尺子,公平!”案子結了,雙方當事人往往會這么感嘆。因此,鎮上一些久調未結的矛盾糾紛,也經常請他來當“老娘舅”。
           可是前不久,一向不出名的憨警老王出名了,竟然成了“網紅”!
           不信,你上網搜一下。喔,忘了靠訴你關鍵詞:江蘇最美防疫先鋒,王漢文。



     
           除夕:王老憨吹響了戰“疫”集結號
     
           2020年的春節注定不尋常。
           面對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全國的交警一起按下了轉換鍵:從春運安保模式立即跳到戰“疫”模式。
           1月23日上午,曲塘交警中隊召開緊急會議。
           中隊長王勇傳達了上級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的總體部署后說,“武漢新冠肺炎疫情的嚴峻形勢,我相信大家都已經知道了,從中央到省里、到市里,各級都高度重視。上級交給我們的任務是在啟揚高速曲塘出口處,設立市際疫情查控點,堅決守好南通的西大門!”
           話音剛落,弟兄們個個磨拳擦掌。
           “我來打頭陣吧!”坐在后面的王老憨不緊不慢地說。大家都轉過身子看著他。
           “這次的疫情來得很突然,現在還沒有形成很完善的防護體系,查控點人員要直接面對從疫區來的人,做好勸返工作有一定的難度,同時也有受感染的風險。我是個老黨員,還有一年就退休了,就讓我站好這班崗吧。”
           大伙兒被王老憨那番誠懇的話語感動了。
           “我先上!”
           “我先上!”
           “還是我先上。”王老憨站起身,“一是我參加過17年前的抗擊‘非典’,有經驗。二是我兩個女兒都是學醫的,個人防護那些事我多少也知道些。三是嘛,我家就住在鎮上,離查控點最近,來回節省時間。另外,我在那里的交通卡口干過,大路小道的閉上眼睛都不會走錯,附近的村民也熟悉。
           大家都知道,王老憨要么不說話,說話就不一般。他說的這幾點理由,誰都比不了。
           王勇和中隊指導員楊余田商量了一下。這個查控點責任重大,面對來勢洶洶的疫情,負責查控的人員會遇到各種復雜情況。老王經驗豐富,而且做群眾工作有一套,當然是最適合的人選。
           楊余田關心地問王老憨,“你在中隊里年齡最大,腳又受過傷,這寒冬臘月的,一個班就是24個小時,撐得住嗎?”
           “撐得住,撐得住。”王老憨連連點頭。
           經過慎重考慮,中隊最終同意了王老憨的請戰要求。
           王老憨想到的可不僅僅是這些。
           “小麗嗎,都臘月二十九了,你們還忙不忙?王老憨撥通了大女兒的手機。
           “爸,您聽說武漢的新冠肺炎疫情嗎?”王沒有正面回答父親,把話題扯到了千里之外的武漢。
           “知道一些,我們中隊剛開會傳達。”
           “爸,我們醫院也傳達了,現在是臨戰狀態。”
           “什么臨戰狀態?”王老憨明知故問。
           “這個嘛……我明天回家一趟,見了面再說吧。”王麗把電話掛了。
           王老憨從大女兒欲言又止的口氣中,似乎探出點什么。還有,按照南通的風俗習慣,出嫁的女兒年三十應該在公婆家過,年初二才回娘家,她突然回來干什么?一定是……
           王老憨笑了,這丫頭知道爸爸疼她,在跟我斗心眼哩!
     
           王麗確實和她的父親“斗心眼”。
           就在這天上午,醫院下發一個緊急通知,武漢疫情吃緊,江蘇要組建一支醫療救護隊馳援武漢,要求大家在1個小時內自愿報名。
           王麗是南通市第一人民醫院急診科搶救室的護理組組長、護士生導師,接到通知時,她的丈夫張文君正好就在身邊。張文君雖然有擔心,但是了解妻子的性格,她是名黨員,又是醫院的護理骨干,表示支持她到武漢。
            王麗立即報名。遞交了“請戰書”后,她既激動,又有點糾結。武漢是疫情的重災區,非常危險,該怎么把這個消息告訴自己的父母?
            這時,王老憨的電話過來了。她猶豫了一下,還是把到了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只是稍微透了點信息,好讓父母先有個心理準備。
            下午5點,院里接到省里確定的第一批援鄂人員名單,南通一院共有六個人,剛30歲的麗名列其中。
           護士長任玉琴擁抱一下王麗,“六個人中你最年輕,這次外出不是平時的考察交流,是去參加一場沒有硝煙的戰斗。這么大的事,你要跟父母說一下的。”
           “姐,電話里說不清楚,我想還是當面跟他們說一下。”
           任玉琴想了下,“這樣吧,你們說走就走,今晚的班我來,你抽空回海安一趟,和家里人告個別。”
           第二天上午,麗把5歲的女兒張夢一留給公婆,和丈夫一起驅車趕回海安。
           中午一到家,麗的母親問,“你爸說你們要回來吃年夜飯,叫我多燒些菜哩。怎么,夢一沒一起回來?
           “在南通爺爺奶奶家哩,爸和小群呢?”
           “你爸把小群帶到高速公路的出口了,說要明天中午才能回來。”
           “他們到那里干嘛?”
            “這不是外面鬧疫情嗎,上面要求鎮上在那里設一個疫情查控點。小群本來在社區醫院,你爸非拉她過去,說那里也需要醫護人員。”
           “是哩,現在防止新冠肺炎擴散是個頭等大事。”知道了父親的姿態,麗稍稍有了底,可是媽媽這邊……
           根據上級要求,疫情查控點次日零時必須啟動。
           昨天,王老憨本想一開過會就回家一趟,跟老伴先透透風,可是時間緊,就和鎮防疫指揮部的人到啟揚高速曲塘出口處選址了,接著又搭建帳篷,安營扎寨。
           聽說這個查控點,公安、衛健和交通幾個部門都派員參加,他想到曲塘社區醫院當醫生的小女兒王群?,F在國家有難,我老王家可不能含糊,盡管有危險,兩個丫頭都必須上,誰讓她們都學醫呢?大丫頭說要回來一趟,應該是有想法了,也好,就當面再給她鼓鼓勁。小丫頭不是入黨積極分子嗎,就讓她經受一下磨練,跟我上疫情查控點。
           鎮防疫指揮部同意了王老憨的請求。就這樣,原來安排在醫院防疫值班的王群,就跟著父親站到了曲塘疫情防控的第一哨位。
           父女倆一上查控點就忙得收不住腿,王老憨站在公路中間攔車,王群給每位乘員測體溫,逐一登記人員信息。家就離查控點不到5分鐘的路程,他們顧不上回家吃年夜飯,一直到大年初一的中午才回到家里。
     
           王老憨的老伴一直在流淚,滿桌的菜幾乎沒動。這頓團圓飯的氣氛有點沉悶。
          “唉!這人哪,還真的別不服老。剛當警察那會兒,我還不到30歲,和同志們一起巡邏值勤,晚上收隊了,幾個人輪著做東,加點餐,吃點喝點,這一天的疲勞也就沒了?,F在吧,當初那幾個人,退體的退休,調走的調走,就我還在曲塘??煲诵萘?,還真有點舍不得這身警服呢。”王老憨一邊打著岔,一邊夾了只肉圓放進老伴的碗里。
           “我自己會夾,用不著你獻殷勤。”老伴頭不抬,用筷子挪開碗,“又來一個先斬后奏的,你肯定事先跟兩個丫頭都串通好了。”
            王老憨趕緊送上笑臉,“冤,我比竇娥還冤。我也是剛剛才聽麗說要去武漢,也不放心哪。不過,話又說回來,兩個女兒都在醫院工作,現在疫情這么嚴重,正是她們用武之時呢。
           “還笑得出!小群跟著你上查控點也就算了,相互有個照應?,F在小麗又要到武漢去,那可是疫情鬧得最兇的地方,萬一感染了怎么得了?我看你是假疼女兒。”
            “小麗不是都說了嘛,武漢那邊醫療救護的壓力很大,情況緊急,需要全國支持。實話告訴你,我昨天打電話給小麗,就是問抗疫這事的,沒想到她比我還積極,報名要求進疫區,我們應該感到驕傲。王老憨把那只碗又推給老伴兒。
           “媽,都怪我們。昨天小麗準備在電話里說的,想想還是當面說一下,一家人再吃頓團圓飯。”張文君解釋道。
            丈母娘肯定給女婿的面子,而且女婿都說了,小麗是臨行特意趕回吃頓團圓飯的,當媽的總不能讓女兒帶著心事上路。她往女婿和女兒的碗里夾菜,“你們快吃,還要趕路呢。”
            王老憨趕緊伸出大拇指,“看看,還是我老伴兒明事理!”
            曲塘的女人一旦嫁給一個男人,那么這個男人就是她的天,就是她的地,男人說啥她就得聽啥。老伴擦了擦眼角,“好像就我落后,拖你們的后腿。”她也知道,大丫頭從小就跟她爸一個德性,現在女婿又支持,還有她爸撐著腰,是根本勸不回頭的。
           多云轉晴了。王老憨轉身朝王麗,“其實,作為你的父母,我們的心里很擔心,有萬般的不舍。但是堅決支持你去武漢,你就應該在危難的時候挺身而出,到最需要的地方去。”
            王麗含著淚點了點頭。王老憨又說,“當初我為什么讓你學醫?你6歲那年發燒掛水,那個年輕護士連插了四針都沒用,后來換了個老護士,成了。當時我就希望你長大了也當護士,要‘一針見血’,不要讓病人多痛苦。你這次要面對的是看不見的敵人,爸爸當過兵,就送你8個字,保全自己、消滅敵人。”
           醫療救護隊隨時會出發,一家人匆匆吃完飯。臨行前,王老憨叮囑大女兒,“防護措施一定要做好了,千萬不要粗心,每天都要報個平安,我手機會一直開著的。”
            “知道了,我每天一下班就發信息。”
             “記住,全家人都是你的堅強后盾!王老憨舉了下拳頭。
           王老憨在大女兒的面前一直杠杠的,可是大女兒一上車,就立即轉過身子……
           就在這頓團圓飯上,一向顧家的王老憨吹響了戰“疫”集結號:全家齊上陣,老伴做好后勤保障,同時幫著社區做好防疫宣傳,父女三人奔赴抗擊疫情的第一線。
           你看王老憨這家顧的,新冠肺炎鬧得那么兇,別人都宅在家里刷屏看疫情,他倒好,連老伴兒都動員上陣了。
           在這場大難面前,這大家小家的,王老憨拎得清清楚楚。
     
            武漢:重癥病區里的美麗天使
     
           大年初一深夜,江蘇第一支由135名醫護人員組成的醫療隊,帶著黨和國家的重托,帶著全體江蘇人民的深情厚誼,乘包機逆行疫情籠罩的武漢。
           新冠病毒,撕裂著武漢百姓的心。昔日繁華的江城,已經停擺。
            一下地,這批江蘇援鄂醫護人員立即被混合編組,分赴各指定醫院。
           王麗和16名南通的同伴,要接管的是武漢市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一到下榻的酒店,女醫護人員就剪掉一頭秀發,匆匆來到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
           發熱門診前,排著長長的就診隊伍……
            重癥病區的護士長一見到他們,眼淚“嘩……”就出來了,“感謝你們連夜從江蘇趕過來!”看得出,這位40多歲的護士長非常疲憊,聲音已經完全沙啞了。
           王麗和同伴們穿上從南通帶來的防護服,跟著這位護士長進到病區。病房里都是新冠肺炎患者,他們的臉上流露出那種令人揪心的求助眼神,那種和死神抗爭的痛苦表情。
           過道里,一位護士在靠椅上“葛優躺”著。
           王麗輕輕推她一下,“你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推了幾下之后,這位護士才睜開無力的雙眼,“你們是不是來幫我們的?”
           “是的,正在辦交接。”
           “你們來得太好了,謝謝你們!前兩天這里死了好幾個病人,我們實在撐不住了……”護士輕聲抽泣著。
            王麗的鼻子直發酸。她強忍著,再次關切地詢問,“你哪里不舒服?”
            “我沒事,就是太累了,靠著歇一會兒。”
            交接后,江夏一院的護士長拱著雙手,“發生新冠肺炎疫情后,我們一直堅守在這里,已經有好幾個醫護人員被感染了,上級要求我們立即休整。我就把這邊交給你們,拜托了!”
            但是第二天一早,這位護士長和那個“葛優躺”的護士,又回到了病區——她們都被確診感染了!
            后來王麗他們才知道,江夏一院一開始不是新冠肺炎的定點治療機構,但是也收治了許多“不明原因的病毒性肺炎”患者。1月21日,武漢受感染人數一下子增多,該院才被列為住院隔離治療點,病房分區不符合相關標準,存在很多隱患。同時,由于疫情來得很突然,這家醫院防護物資緊缺,有的醫務人員口罩已經連續用了三天,受感染的情況很嚴重。
            在急診搶救室當了多年護理組長的王麗,應該說也見慣了生死,但是眼前這悲壯的一幕幕,讓她格外的震撼,她有過恐懼。但是,她是護士更是戰士,是戰“疫”一線的“南丁格爾”。她深信,總有一種美好會穿越黑暗,晨霧終將消散,陽光又會重返大地。
           王麗這種信念化成戰勝恐懼的解藥,在這場靈與肉的撕扯中,在生命和死亡的博弈中,白衣天使的神圣責任,驅使著她勇敢向前,義無反顧與疫情賽跑,和看不見的病毒戰斗!
            她時刻牢記爸爸那句話:保全自己、消滅敵人,全家人都是你的堅強后盾。
     
           南通醫療隊接管后,在隊長陳金亮的組織下,王麗和同伴們一邊治療病患者,一邊自己動手改造病區,進行物理隔離,裝了三道防護門,分出清潔、半污染和污染三個隔離區。王麗還把穿脫防護服流程、消毒管理制度,包括每天要做哪些消殺工作等一系列規范上墻,帶著武漢當地的醫護人員學習這方面要求。
           在王麗的印象中,病區里有一位很紳士的年輕病人,他是江夏一院的彭銀華醫生。
           盡管彭銀華當時處于重癥狀態,只要他頭腦清醒,他總會對治療他的醫護人員說聲“謝謝!”
           29歲的彭銀華原來準備正月初六結婚,請柬都寫好放在辦公桌抽屜里,不料疫情來了,他一直在醫院里加班,不知什么時候被感染了,而且病程進展很快,一直在用高流量吸氧。
           接管病區的當天,王麗就發現彭銀華的血氧飽和度已經下降到70以下,心跳也緩下來了。必須立即進行氣管插管。
            所謂氣管插管,就是將一根特制的氣管內導管通過口腔或鼻腔,經聲門置入氣管或支氣管內,為呼吸道暢通、通氣供氧和呼吸道吸引提供最佳條件,是搶救呼吸功能障礙患者的重要措施。
           王麗立即向陳金亮隊長報告。
            這將是他們要進行的第一例插管操作,操作的過程稍有閃失,操作人員就極易被病毒感染,更重要的會給其他醫護人員留下嚴重的心理負擔。誰上?
           陳金亮在權衡……
           “我有經驗,我來吧。”王麗一邊說著,一邊做操作前準備。
            “一定要注意防護!”陳金亮叮囑道。
           進入重癥病區,王麗他們隨時都處在受感染的危險之中,風險最大的,就是實施氣管插管操作。在操作的過程中,病人稍有不適,積聚著大量新冠病毒的痰液,就會從氣管里噴涌出來,飛濺到醫護人員的身上。
            而當時防護用品奇缺,麗連面屏都沒有,只戴著防護目鏡。情況緊急,王來不及多考慮什么,就立即進行插管操作。
           導管緩緩進入彭銀華的口腔,又一點點伸入氣道,由于病人的氣管里有痰液堵塞,加上王戴著乳膠手套,穿著防護服,密閉的護目鏡內又結了一層霧氣,操作很困難。
           這個平時只需要兩分鐘就能完成的操作,心細如發的王麗用了5分鐘。導管插進去之后,病區里一時找不到固定導管的小牙墊,也沒有呼吸機,王麗就繼續站在病人的身邊,一只手伸在病人的嘴邊穩住導管,一只手捏著簡易呼吸氣囊,不間斷地給病人進行人工供氧。
            其他護士提出要替換一下,王麗堅決不同意。她想,我已經接觸病人了,沒有必要再讓同伴近距離接觸,就減少他們一次受感染的風險吧。
            監測儀上血氧含量的數值一點點上升……到了90以上了,彭銀華蒼白的臉上有了一絲紅潤。
            1個多小時后,醫院緊急調用的呼吸機到了,王麗才松開發麻的雙手。
            為了讓彭銀華得到更好的救治條件,當天下午,江夏醫院的領導就把他轉到了金銀潭醫院。
           “謝謝!”彭銀華離開病房時,向王麗招了招手。
           幾天后,從金銀潭醫院傳來消息,病情一度有好轉的彭銀華還是走了。這位比王麗小1歲,常說“謝謝”的年輕醫生,帶著對親人、對美好生活的萬般眷戀走了。
           王流下了眼淚。她和同伴們都在想,我們要是來得再早一點,也許就可以多挽回一些人的生命。大家的心里有一種難以言說的痛苦和自責……
            就從那天起,這些來自江蘇南通的醫護人員,在新冠病毒肆虐的風暴中心,立下了誓言:一定不辜負黨和人民的厚望,貢獻出自己全部的力量,堅決不讓死亡病例在他們接管的病區發生!
     
           援鄂江蘇一隊一共接管了七個病區,王麗所在呼吸與危重癥病區是30病區。剛接管時,這個病區只有65張床,后來又陸續增加了10張床位,平均一位護士要負責護理十多個病人。
           因為是隔離病區,病人沒有家屬陪同,也不可能有護工。所以王麗和同伴們不光光承擔著病人的護理和治療,包括他們的生活都要管,重癥病人吃飯呀、大小便什么的,王麗和同伴們全包了。
           更為慘烈的,當時的武漢有許多家庭全員被感染。
            一天接班后,王麗在病區例行巡查,一位新入院的阿姨問她,“能不能幫我找點衛生紙?”
            王麗回到護士站拿了些衛生紙送給她,“你可以通知家里人,讓他們把一些生活必需品送到門口,我幫你拿進來。”
           這位阿姨滿臉憂傷,“家里哪還有人啊,都被感染了。”
           王麗的心好像被什么東西猛戳了一下!第二天,她把梳子、護膚霜等一些自己用的物品帶給這位阿姨,還專門送給她一籃水果。
           望著戴著護目鏡和口罩的王麗,這位阿姨流出了感激的淚水,“我雖然看不清你的臉,但是我知道,你一定長得很美!”
           “美麗的天使”是這些病患對王麗和同伴們的最高褒獎。他們讓病人感動的事兒,還有許多。
            36床也是位阿姨,患有心衰、糖尿病等基礎疾病,得了新冠肺炎后生命幾度垂危。
           王麗和同伴們誓不言棄,對這位病人設置高級生命支持單元。作為南通一院“妙手仁心”的護理骨干,王全程負責這位重癥患者,她和同伴們在厚重密實的防護下,動脈穿刺“一針見血”、留置胃管及超聲輔助下置入鼻腸管“一插到位”、高難度俯臥位通氣“一翻到位”……插管、拔管,再用吸氧。每次給她喂飯,麗總要花上二三十分鐘的時間,終于把這個高危病人從死亡線上拉了回來。
           這位阿姨出院時,特地跑到護士站朝王深深鞠了一躬,連說“謝謝!”
           王麗的心里也升騰起一股成功的喜悅,覺得盡自己的力量為武漢抗疫做點什么,再苦再累也值得。
           80多歲的熊奶奶心臟做過手術,確診為新冠肺炎剛入院時,老人家說什么也不愿意輸液治療,害怕增加心臟負擔。
            了解到事情的原委后,王麗耐心地與熊奶奶溝通,并向陳金亮隊長詳細匯報,制訂了個性化的治療與護理方案。
           王麗和同伴們的悉心關照,讓熊奶奶感受到了親人般的溫暖。此后,她積極配合治療,病情也漸漸好轉。每天下午輸完液,熊奶奶就打開小收音機,隨著音樂哼唱著小曲兒,老人家樂觀開朗的態度感染著病房中的每一個人,也打動著王麗的心。
           她每次到熊奶奶的病房,總要和熊奶奶逗趣幾句:“奶奶,今天有沒有乖乖聽話???”“奶奶,您和爺爺的愛情真讓人羨慕呢!”“奶奶,您唱的歌真好聽!”
           熊奶奶得知王麗也喜歡唱歌,幾次邀請她到病房一起唱,她雖然嘴上答應,但是病區繁忙的工作,讓她一直抽不出時間在熊奶奶的病房過多逗留。
           從剛接管時的一床難求,到后來的床等人,這其中究竟發生了多少故事,就連援鄂醫療隊的醫護人員自己也說不清。一個多月后,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王麗所在的30病區新冠肺炎患者全部治愈出院。隨后,和同伴們又轉戰27病區,繼續奮戰在抗疫的最前沿。
     
            “我回來了!”每天拖著疲憊的腳步回到宿舍,王麗就立即在“南通海安一家親”微信群里給遠方的親人發個消息。由于在病區里一直戴著密閉的防護用品,她的臉上過敏出了許多小水泡,N95口罩帶子又把水泡勒破了。為了不讓家里的人擔心,她一直不和他們視頻聊天,發的文字也很簡短,而且報喜不報憂。
           在后方南通醫院的護士長任玉琴一直不放心王麗,非要跟她視頻,看到王麗漂亮的臉上磨破了,心痛得直流淚,立即給王麗寄來一些水膠體敷料。
           一天下班后,王麗看到父親發給她的一段視頻:
            “聽我說謝謝你,因為有你溫暖了四季。謝謝你,感謝有你,因為有你愛常在心底,世界更美麗……”她心愛的女兒小夢一又唱又跳,還捧著《我的媽媽去打怪獸了》水彩畫說,媽媽辛苦了,夢一想你,這是我畫的。媽媽加油!武漢加油!”
           王麗淚眼朦朧……
           她和家人雖相隔近800公里,但是心卻時刻在一起。父親在微信上的每一句話、每一個短視頻、每一張照片,她都心領神會,父親一直在牽掛著她、鼓勵著她,她感受到一股巨大的力量在支撐著她,她并不是一個人在戰斗。
           ……
           3月17日早晨,雖然有些薄霧,但是天空飄著久違的白云。停擺了近兩個月的江城武漢正在慢慢醒來,這座英雄的城市漸漸重煥往日的生機。
           根據上級指示,江蘇第一支援鄂醫療隊今天撤離武漢。
           王麗回過頭,那雙美麗的大眼睛再一次掃過空蕩蕩的病區,這塊她和同伴們堅守了53個晝夜的戰“疫”陣地。在這驚心動魄、蕩滌心靈的日日夜夜里,王麗精心護理的一百多位病人全部治愈,南通醫護隊實現了病員“零死亡”、隊員“零感染”的出色佳績。
           王麗和五位同伴在江夏醫院大門前留影,與這里的醫護人員依依話別。隨后在警車的護送下,在沿途警察的禮贊中,登上了返蘇的包機……
     
            曲塘:防疫卡口上的“特殊搭檔”
     
            2月15日下午,瑞雪紛飛,這是今年海安境內的第一場雪。這場雪,來得雖不是時候,但也是清新的雪,溫暖的雪。因為,它見證了堅守的艱難。
            曲塘建筑公司總經理王世如從姜堰回來,在曲塘疫情查控點測過體溫后,看到王老憨父女渾身都是雪花,感動得伸出大姆指,“乖乖,老子上了,又讓姑娘上,真的不容易!”
            就在王老憨的大女兒麗奮戰在疫情風暴中心的時候,他和小女兒王群并肩堅守在家鄉的防疫第一線。他說,“相信我們的國家,17年前能戰勝‘非典’,現在我們同樣能戰勝新冠肺炎疫情!”
            王老憨話雖這么說,可是落在他肩頭的卻是千斤重擔。
            這個疫情查控點設在曲塘鎮的西邊,海安與姜堰的交界處。這里既接啟揚高速曲塘出口,又連328國道,而且還有通往李莊等一些鄉鎮的支線公路,位置非常特殊,守住這個點,就守住了南通的西大門。
            每天經過這里的大小車輛超過1600輛,乘員近3000人。王老憨父女倆成了這個卡口一道獨特的風景,每個班次都要連續在崗24小時,從除夕那天起到3月20日全省統一撤點,這對特殊的搭檔一共上了28個班次,在這個崗位上堅守了672個小時,累計勸返車123輛。
     
            經過防疫檢查點的人,絕大多數都能理解、配合工作,如實提供自己的行程等信息。也有極個別人故意隱瞞自己的真實行蹤,給疫情防控工作帶來了極大的隱患。檢查人員要善于察言觀色,辨其真偽,及時發現疑點,果斷處置,確保萬無一失。
           大年初一的早上,一輛掛著南通號牌的大眾途觀SUV匆匆開到檢查點。
            “新年好,請接受防疫檢查!”敬了個禮后,王老憨探頭一看,車上就一個人,副駕駛座上是面包、火腿腸和飲料什么的,后座椅上散放著一條被褥。一看就知道這車跑了長途。
           “新年好!”那人遞出了駕駛證和行駛證。
           王老憨檢查了一下,是海安本地人。
           就在王群給他測體溫時,不知為什么,那人說了句“我一月初就回來了。”
           王老憨聽了,更加警覺,“你一月初從哪里來?”
            “河南。”
          “河南什么地方?”
           “商丘。”
           “喔,商丘。在商丘干什么?”
            “打工的。”
            “打什么工???”
            “除了建筑工地,我還能干什么?”
            王老憨又核對了一下行駛證,車主正是他本人。咦,一個在建筑工地上打工的,能買得起這輛近30萬元的車嗎?
            王老憨不動聲色,“請你把過路費的票據給我看一下。”
            那人鎮定自如,“留那些干什么,又沒人給報銷。早扔了!”
           “請你把車后廂打開,例行檢查一下。”
           后廂門開了,里面塞滿了消毒液、食物和面紙等物品,夾縫中有一張武漢市區汽車快修店的小卡片。
           這人應該隱瞞了什么!王老憨立即對他進一步詢問。幾句話下來,那人不得不說出實情。原來這個人一直在武漢做燈具生意,得到武漢要封城的消息后,就提前一個小時離開了武漢。
           王老憨對位疫區返鄉人員進行一番教育后,把他帶到了隔離點。
     
           初八中午12點,一輛河北號牌的大貨車慢慢駛近曲塘疫情查控點。王老憨舉牌示意停車。
           駕駛室里是一對夫妻,年齡大約50多歲,樣子很疲勞。
           經檢查詢問,他們從湖北某市拉了一車塑料粒子到南通的。
          王群測量體溫,這兩個人都正常。
         “你看,我們沒事,可以通過了吧?”車上男的說著就發動了車子。
          王老憨攔住車子,“你們是從疫區來的,現在是抗疫的非常時期,上面有通知,你們不能通過。”
          對方的情緒很激動,“我們一路上沒有走高速,就怕被勸返,你說我們已經快到南通了,你叫我們怎么回頭?就行行好,放我們過去吧。”
          王老憨非常理解這對夫婦,但是他的責任就是守好南通的西大門,絕不能讓新冠疫情從他這里蔓延過去。但是這對夫婦雖然來自疫區,又不是敵人,絕對不能形成對立,要把他們當親人待,想方設法讓對方理解特殊時期的特殊要求,自覺配合他們的工作。
          想了一下,王老憨轉身給鎮防疫指揮部打了個電話,然后對他們說,“這樣吧你,我現在給你兩個建議,一是立即返回,二是我把你帶到這里的隔離點,如果14天后你們的身體都沒有問題,經我們這里的防疫指揮部同意,就可以送貨到你要去的地方。”
          駕駛員的情緒依然非常激動,堅決不同意返回,也不肯去隔離點,“我們都不發燒,家里人也沒有感染的,憑什么不讓我們通過?”
          “這位兄弟,你不要激動嘛。將心比心,我也非常理解你們。”王老憨說著,叫王群到帳篷里拿了快餐面、水果和飲料送給這對夫婦,然后繼續耐心勸導,“就是我的親人,我也不能讓他通過,這是我的職責?,F在國家下了很大的決心,全國上下都在抗疫,嚴防疫情蔓延。你目前不發燒,不等于你就沒有攜帶新冠病毒。你應該知道,這種病毒在人體的潛伏期很長,萬一有人因為你被感染了,我就是失職,你良心上也過不去吧?我看你也是個厚道人、善良人,請你理解我并且支持我的工作。”
          嚴寒中的兩個多小時勸說,王老憨的坦誠和執著打動了這對夫婦,在王老憨父女倆真誠的祝福聲中,他們終于調轉了車頭。
          就在這天的下午,一輛掛著安徽號牌的小汽車過來了。車上前排是開車的,后排座是母女倆,大約四歲的小女孩躺在母親的懷里睡著。
          經過詢問,他們是一家子,妻子是海安人,從安徽過來拜年的。王群分別給他們測了體溫,兩個大人都正常,可是睡覺的小女孩體溫有39度8。
          王群在檢查點上第1次遇到這種情況,趕緊告訴她的父親。
          王老憨說,先不急,是不是孩子長時間悶在車里體溫升高?他叫小女兒一個小時后再給他們測量一下,并且向這對夫婦做了說明。
          可是一個小時后復測時,這孩子的體溫依然是39度8!
          在抗疫的敏感時期,一個發燒的人就會牽動一片土地的神經。王老憨鎮定地交待其他同志守好檢查點,親自開著警車帶道,把他們連人帶車送到了曲塘醫院。曹建海院長立即按照防控預案,對這三個人進行仔細檢查。
         晚上9點多,王老憨接到醫院的通知,這孩子在路上著涼了,是正常發燒。
         有驚無險!一直擔心著那個小女孩的王老憨父女倆,終于放下了懸著的心。
     
          王老憨帶著女兒在一線,他已經退休的老伴也沒閑著,不是在家里變著花樣做些補充體能提高免疫力的飯菜,就是戴著口罩協助社區干部宣傳防疫,叮囑街坊鄰居盡量少出門,勤洗手,家里多通風。
           王老憨在抓捕一個犯罪嫌疑人的時候右腳外踝骨折,一直沒有好利索,長時間站立就腫脹??挂叩哪嵌螘r期,只要王老憨一到家,他老伴就立即端來洗腳水,遞上松軟的棉拖鞋??粗趵虾?/span>腫得跟個饅頭似的右腳,不免心疼地嘮叨幾句。王老憨總是嘿嘿一笑,“沒事,過兩天就好了。”
          別看王老憨表面上挺輕松,其實內心還是很緊張的,不是為了那只腫脹的腳,是新冠肺炎疫情。他下了班就聽新聞,看有沒有好消息,每天早上第一件事就是看手機上的疫情通報,看感染人數有沒有下降。
          他對正在武漢疫區的大女兒更是牽腸掛肚,盡管每天忙得很累,遠方女兒一條報平安的信息,總能給他莫大的安慰。但是每次他都跟女兒說:“疫情不退,你不許回!”
          雖然還有28個月王老憨就退休了,但是他絲毫沒有要歇一下的念頭。他要站好最后一班崗,也給兩個丫頭做個榜樣。在這場疫情防控阻擊戰中,作為一家之長的他,發起一名老兵的突擊,用實際行動作出了表率。
         王麗在戰疫日記中寫道:親情永遠是埋藏在人們心中最溫暖的一道防線,當你感到沮喪、感到疲憊、感到低落時,家永遠是你??康母蹫?。新冠肺炎疫情牽動人心,我們一家人毅然選擇了逆行而上,一起站在抗擊疫情的戰場上,這也許是我們家的一種默契吧!
     
          王老憨父女三人既是親人,更是并肩作戰的戰友,共同組成了一道抗“疫”的最美風景線。
           家國天下,有國才有家。顧家的王老憨,憨得默默無聞,憨得轟轟烈烈。關鍵時刻,他帶領全家人“該出手時就出手,風風火火闖九洲”!
     
            余音:一個濃情的約定
     
             江蘇南通。金島生態園。
            南通援鄂醫療隊的全體成員正在這里集中休養。
            望著窗外一串串嫩綠的柳條,王麗的心又飛回到武漢——她有一個未了的心愿!
            王麗一直惦記著要和病區里的熊奶奶一起唱首歌。就在馳援任務即將結束前的一個下午,她專門來到熊奶奶的病房,想完成她們當初的約定,卻發現老人家上午出院了。
            雖然有點遺憾,但是奶奶康復出院,是她最希望聽到的消息。
            回到家鄉后,王麗一直沒有忘記武漢的奶奶,也不曾放下這個美好的約定。她把這件事兒告訴了自己的父親。
            王老憨自然懂得女兒的心,“你在微信朋友圈上問問,不是有武漢當地的醫生好友嗎,請他們幫你打聽一下,也許能聯系上熊奶奶。”
            根據父親的建議,王麗自錄了一段視頻。
            “奶奶您好!我是王麗。不知道您是否記得我?雖然脫下防護服,您可能不認識我的樣子,但是我心里一直記著和您的約定,要和您一起唱一首歌。”
            視頻中,王麗飽含深情地唱了一首《祝你平安》,祝愿奶奶和家人永遠平平安安。隨后,就把這段視頻發到了朋友圈。
            王老憨立即發了一連串的大拇指圖標。
            不曾想,這段帶著一位江蘇援鄂護士心愿的視頻,一下子傳遍了神州大地,被許多網絡平臺再度制作推送。跨越了千山萬水的濃情思念和深深祝福,再次溫暖了漢江水!
            幾天后,王麗接到一條微信好友添加的請求。通過申請后,對方發來一段長長的致謝語。
            原來是熊奶奶的兒子。他們一家也在尋找這位美麗的江蘇護士。
            王麗熊奶奶的兒子邀進“南通海安一家親”群,自此,群名改成了“南通海安武漢一家親”。
            王麗和奶奶有了新的約定:邀請武漢的親戚來南通相聚……
     
            作者簡介
            殷毅,筆名:遲人,警營作家、詩人。鹽城市警察協會常務副會長、秘書長,公安文聯負責人,公安文學雜志《鹽阜警風》主編。1984年開始發表作品,先后創作發表中短篇報告文學《躍出地平線》《二十一世紀的軍人》《無言的紅綠燈》等120余篇,出版長篇報告文學《魂牽越北那座山》《與燕共舞》《黃海行動》等,合作編著出書《騰飛之路》《紅燈與警笛》等?!陡赣H的心空》《海春軒塔的千古之謎》《鄉野里,那棵老梨樹》《警察的忠誠》《誓言》等160余萬字的散文、詩歌散見于報紙、雜志和網絡文學平臺。
    中國紀實文學研究會調研員,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全國公安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報告文學學會常務理事。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