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周桐淦:聚是一團火——武漢戰“疫”江蘇軍團參戰剪影

    (2020-05-29 08:41) 5884967

           軍令如山

      魯翔是“快閃”一樣被推上武漢戰疫主戰場的。


    ▲魯翔

      2月10日下午下班前,省衛健委電召談話,宣布已經省政府領導批準了的決定,遣其領兵出戰湖北黃石,完成國務院“一省包一市”的戰疫任務。晚上,黃石市委、市政府領導,相關條口負責人不斷來電,建立聯系、通報疫情、提出請求、渴待救援,魯翔自是徹夜難眠。11日一早,他從住地江寧徑直趕至省政府大院,聆聽省領導指示。大約在10:30左右,魯翔隨譚穎主任回到省衛健委大樓,這個時候,魯翔才有了點時間,梳理一下戰前的思緒。省委、省政府領導的囑托非常親切、非常柔軟,“前方需要什么,后方支援什么!”“8000萬父老鄉親是醫療隊的堅強后盾!”聽得人心里一陣熱似一陣??墒?,省委省政府“命令”的硬核也很硬——“打勝仗,零感染”,六個字,萬斤重!打勝仗是必須的,江蘇醫療隊救災救難,無論征戰國內還是開赴海外,從來沒有戰敗的記錄。“零感染”就讓人捏一把汗了,武漢疫情的嚴重與早期的“院感”(醫院內的感染)有著嚴重的交叉關系,從訊息交換中得知,黃石醫院的病床上也躺有被感染的醫生。而且,作為江蘇省赴黃石醫療隊的總指揮,到目前為止,除了指揮部以他為首的6位組成人員,其余將士他還一概不知。還有,零感染除了人的因素,物資裝備也是致勝條件。再者,黃石戰場選取哪幾家醫院,主人一方還在商量之中。人員、裝備、陣地,都是若明若暗,這場硬仗,究竟該怎么打?

      魯翔現任南京醫科大學副校長、南醫大附屬逸夫醫院院長,此前還擔任過省人民醫院副院長、南醫大二附院院長,帶隊援藏、援疆、援非。博導院長魯翔的身后,有著一串打贏硬仗、惡仗的踏石之印。“國有難,召必應,戰必勝” 。這一次,魯翔會祭出什么致勝之道?包機下午兩點起飛,去機場前,魯翔和指揮組成員在衛健委研究并請示了前線黨總支和各支部建立的事宜。各地報來的兩組數字讓總支書記魯翔感到欣慰,一是310名醫護人員中,黨員141人,占比接近50%。二是魯翔對各地派出人員“高配”的要求得到了全面落實。即,崗位要求初級職稱人員,江蘇要派中級職稱,崗位要求中級職稱,江蘇要派高級職稱。100名醫生中,呼吸、重癥、感染、兒科等急需學科,各地盡選精銳,90名是副高以上職稱。魯翔說,出征人員的職務不必強求,職稱務必高配一級。魯翔以為,如果前一個數字具備了“攻堅”的火種,后一著舉措則奠定了“克難”的基石。只是,此時魯翔見到的還只是報表上的數字,數字的背面是些什么人,只有到機場再官兵相見了。


    ▲邱澤森

      官兵在機場和車站才能見面,已經是江蘇這次抗疫醫療隊組建的常態了。江蘇援鄂前線指揮部副總指揮、省衛健委副主任邱澤森是第一支醫療隊領隊,他說,大年初一(1月25日)是他值班,為了應對急轉直下的疫情發展,國家衛健委25日追加通知,要求第一批醫療隊除配備隊長外,還要增派衛健委負責人領隊,這個通知是他下午1:30簽收的,1:36,主任譚穎找他,要他出征擔任領隊。邱澤森立即叫家人收拾了一只隨身攜帶的小旅行箱送來,5點前趕到了南京南站。江蘇征戰武漢第一支醫療隊的147人,就是這樣在南京南站的站臺上完成集結的。緊接著,1月28日139人;2月2日120人;2月4日37人;2月9日第五批一下子派出了958人;連同2月11日310人開赴黃石的特別支隊,在1個月不到的時間內,江蘇七次組隊幾乎都是“一夜成軍”,應召派出醫療隊員2828名,加上政法、民政、環保、疾控、紅十字會等國家對應部門的征召,馳援湖北的江蘇軍團達到3101人,在全國30個省市4.2萬人的援鄂大軍中,江蘇軍團人數遙居第一。江蘇醫療隊的主要力量集中在武漢,武漢的醫護人員達到了2438名,組隊20支,分布在各主要醫院的救治點上。邱澤森說,一位經常帶隊救援的副主任送別時告誡,千方百計保住物資,物資是勝利的一半,物資也是生命的一半。這是一位老救援的經驗,江蘇此次應急救援,除自帶醫療器械、必備藥物、防護用品外,還自備有一周的干糧、生活用品,甚至備了帳篷和睡袋??芍^未雨綢繆,防患未然。南京鼓樓醫院副院長于成功更是用他悲壯而別具哲理的戰前動員,正面詮釋了物資裝備對于完成現代救援任務的重要性。于成功和他的團隊是2月9日凌晨到達酒店的,中午11點,行李還未等到,卻接到中央指導組通知,當晚就要進入病區,接受40名確診病人入院。于成功就在酒店大堂進行戰前動員:按常理,我們要等到防護裝備到來,培訓、考核后才能進入傳染病區。但現在是戰時,“打勝仗,零感染”,是兩個不可或缺的硬目標,當二者發生沖突時,我們首先要確保打勝仗。黃繼光、董存瑞的訓練科目中不會有堵槍眼和托炸藥包,但關鍵時候他們挺身而出了……當然,于成功和他的隊友們的結局有驚無險,遲到的裝備也在他們進入“工事”前全部“趕到”了,當晚,他們穿著自帶的全副武裝,按計劃完成了收治任務,第一場戰斗高分、雙贏。


    ▲黃石采訪,右為省前指副總指揮魯翔

      比起于成功初戰的跌宕起伏,魯翔率領的黃石支隊的入城,讓友鄰部隊羨慕嫉妒得紛紛點贊。由于事前溝通部署到位,江蘇醫療隊的專機在武漢天河機場剛一停穩,駐黃石部隊官兵、黃石公安干警、武警特警,就迅速把人員和物資有序分流,醫療隊員直接上了黃石來的十幾輛大巴,1000多箱物資裝備,一件不落地迅速搬運至解放軍駐黃石部隊的軍用卡車上。交警開道,特警殿后,江蘇醫療隊浩浩蕩蕩從武漢天河機場直接向黃石進發了。進入黃石市區的情景也讓人難忘,車隊一下高速,40輛摩托列隊開道迎接,交警分列在收費管理站外的道路兩側,舉手敬禮。已經是晚上9點多鐘了,路燈余輝中,依稀可見高層住戶的黃石居民,有不少人家開著窗戶,朝車隊揮手致意。魯翔心頭一震,暗暗握緊了拳頭,拳頭里緊緊攥著三個字:“打勝仗”!

      生命第一

      江蘇醫療隊抵達黃石前,當地的疫情處于什么狀況?2月9日,黃石市委書記董衛民在湖北的相關會議上這樣介紹,武漢、黃石相距87公里,武漢封城前兩地人員互動交流密集,節日前的武漢輸入性、節日間黃石的家庭聚集性和公共場所交叉感染性病例,混雜一起,致使黃石的確診病例高位運行,逼近千例,最嚴重的陽新縣,一個鎮確診了40例。所以,江蘇省支援湖北戰疫總人數超過3000,武漢分布有2400多人,但前線指揮部一直鎮守在醫療隊員只有不足400人(后又增派了人員)的黃石。


    ▲在黃石市中心醫院重癥病房查房血漿治療患者

      省前指副總指揮、醫療隊總指揮魯翔當然明白此中要旨,夜間抵達黃石,次日清晨與地方政要第一次正式見面,魯翔就向黃石的市委書記、市長、組織部長為江蘇醫療隊要“地位”,建議按管理權限,任命進駐相關醫院的醫療隊長,擔任該院的黨委(支部)副書記、分管緊急救治的副院長;科室、護理崗位參照辦理,醫療隊對所在醫院要全鏈條介入。黃石市委從善如流,第二天,組織部、人社局、衛健委的領導就帶著紅頭文件,去醫療隊所在的醫院一一宣布任命。有人取笑魯翔,這是一次對黃石醫療界不動聲色的“兵變”,當時的普通醫療門診、病房全停診了,醫療只剩下救治新冠肺炎的單一門診,江蘇醫療隊隊長擔任各醫院的“主管副院長”,不等于把人家的書記、院長也“靠邊”了嗎?魯翔說,不對!每一例救治都是一次或多次的急診與會診,會診的“一錘定音”至關重要,生命搶救有時就是須臾之間的決斷。飛機上的一個半小時,魯翔按照田忌賽馬的規則,圈定了各醫療隊隊長的人選,省級醫院的去地市級醫院、地市級醫院的去縣級醫院,高配選人,“低配”上崗,確保每個關鍵崗位的負責人,都能駕輕就熟,得心應手。魯翔說,這個官一般人不要,要了就得負責任,對人的生命負責!


    ▲黃英姿

      果然,很快就有人在“負責任”的問題上較真了起來。到黃石的第三天,指揮部對收治病人的醫院,按建立傳染病房的要求進行驗收。簡單說來,傳染病區要具備“三區兩通道”的工作環境,污染區、半污染區、清潔區要嚴格分開,醫務人員和病員要各行其道。通道中的5道門等于5道屏障,阻斷醫護人員和病區治療的暴露感染和交叉感染。這一硬件要求在醫療隊啟程前就向黃石相關醫院做了通報,可是檢查中發現,有一家醫院的通道居然是屏風隔斷,緊要處甚至是用布簾隔開。重癥學專家、東南大學附屬中大醫院副院長黃英姿是指揮部成員、救治專家組組長,檢查小結時,她講著講著激動了起來,嚴厲斥責這家醫院的院長,問他是干什么的?“你不負責任,我黃英姿還要負責,對黃石人民負責,對雙方的醫護人員負責!”黃英姿說,“武漢醫院躺著的病人和醫生護士中,有多少是交叉感染的,你知道嗎?人命關天,明天下午我還要來,病區改造不能達標,我拿你是問!”不管黃英姿有沒有資格拿這位院長是問,但第二天晚上復查時,該院感染控制工程全部達標,7扇不同顏色的鐵門上雖然仍有快干水泥的施工痕跡,但區域分隔得嚴嚴實實。院方也有院方的苦衷,適逢春節休假,又遇大災大難,不僅買不到材料,1800元一天的薪酬也找不到裝修工人。這7扇鐵門有從辦公樓上撬來的,有從其它地方征用的,政府辦的工作人員都參加了達標搶修。

      江蘇醫療隊進駐黃石的日子,正是黃石的疫情向上猛躥的時候。指揮部的大屏上,有魯翔的一幅時刻變化著的“軍用地圖”,2月14日,醫療隊全部進入病區,15日開始,黃石的日死亡病例上升到4人,連續3天,居高不下。魯翔急了,與專家組商量,在取得康復者同意的前提下,試用康復者血漿救治危重病人。血站提出不同意見,認為是違規采集,國家救治條例上沒有依據。2月17日,魯翔電話直接打到血站,亮明身份,說救人要緊,總指揮負法律責任!2月19日,首例救治成功,也就在同一天,國家衛健委頒布的《新冠肺炎診療指南》(第六版)中,增加了血漿療法的條目。在黃石的江蘇醫療隊還有幾項第一,2月24日,首例使用托珠單抗藥物救治成功。2月28日,首次施用ECMO(人工肺)參與危重病人救治,ECMO開機的“起步價”是8萬元,每小時耗材另算。這次,中央指導組要求全國的ECMO向武漢集結,據說,一共集中了26臺,其中,江蘇4臺(含江蘇省人民醫院3臺)。3月27日,江蘇省醫療隊在黃石收治的新冠肺炎病人清零的時候,有一串閃光的數字,重癥治愈率65.1%,醫療隊到來以后的新增病人治愈率超過了96%。死亡率3.74%,遠低于武漢和湖北的其他地區。


    ▲史鎖芳

      數字背后閃耀的是江蘇熱血兒女的智慧和擔當。江蘇中醫專家的爍爍光華,也在武漢戰疫中燃放了團團火焰。大花山體育中心方艙醫院是國家中醫藥管理局的試點,收治的1400多名病員基本是確診的輕癥病例和由輕轉重的病例,除咽拭子核酸檢測和CT檢查外,這里全部采用中藥治療。國家中藥局調集了江蘇、天津、湖南、河南、陜西等5個省市的中醫組隊,江蘇省中醫院肺病科主任中醫師史鎖芳教授領銜,擔任分管救冶的副院長。史老師說,根據中央指導組的指示,這個點要用實踐弘揚中國傳統中醫文化,像古代仁醫布施大鍋清瘟湯一樣,治療以兩道湯藥為主,不準使用西藥,不用、少用小方。但是,武漢多處實際治療中發現,有的病員盡管臨床診斷是輕癥,可由輕轉重、由重轉危、由危而亡的現象,往往就發生在稍不經意的瞬間。所以,史老師悄悄夾帶了“私貨”,對病情復雜者一人一方,一人一方中對癥添加或減少一至兩味中藥,有時,還把自己鐘情的“五云六氣方”、“太極針炙法”應急施用。就這樣,拳打腳踢,“歪打正著”,立竿見影,屢見奇效,大花山方艙醫院創造了1456例病人零轉重、零死亡的“神話”,史鎖芳的中醫診療案例也被有關部門列入封存研究的范圍。講起這一些的時候,史老師充滿了對中醫關鍵時候“立功”的自豪感,對世俗漠視中醫的憤憤不平感,突然,表述一直謹嚴有致的史老師停頓了,先是雙眼溢滿了淚水,繼而不能自已,伏案痛哭了起來。史鎖芳,58歲,男,南京中醫藥大學1986年本科畢業,中醫內科學學士、碩士、博士、博士生導師,正宗本土中醫專家。1985年加入中國共產黨,見面的記憶是身材玉樹臨風,頭發一絲不亂,金邊眼鏡,面容清癯,外衣和緊身夾克上都佩帶著黨徽、貼著江蘇醫療隊的不干膠標志貼。

      哭吧,史鎖芳老師,這些年來,中醫受委屈了,借武漢戰疫疆場,把中國中醫的酸水、苦水、淚水,全部傾吐出來,一吐為快!


    ▲于成功

      在武漢同濟醫院光谷院區采訪,是另外一番大把的收獲。這里可能是本次戰疫最大的競技場了,上海、江蘇、浙江、山東、福建、廣東,東部沿海六省份的17支醫療隊在這兒擺開了擂臺,強強對話,每支醫療隊50張床位,收治的全部是重癥、危重病人。3月15日,武漢戰疫取得階段性勝利的時刻,國家衛健委總結推廣了“光谷經驗”,截至此時,在湖北的31個省市426支醫療隊中,有5支醫療隊保持著零死亡的紀錄,5支隊伍全在重癥危重癥集中的光谷院區,其中3支是江蘇醫療隊。新華社為此轉發了《“光谷經驗”閃耀江蘇智慧》的長篇通訊。筆者采訪了5支醫療隊的5位領隊,他們是南京一隊的于成功、南京二隊的戚建偉、無錫隊的葛煥青、蘇州一隊的孫亦暉、蘇州二隊的郭強,5人全是各自原來醫院的主要領導或各自學科的專家學者,每人都有著浸透自己心血的獨門絕技,限于篇幅,不能一一道來,本文僅介紹聯合署名的一例。對危重病人插管搶救是最后一招、也是危險性最大的手術,垂危病人下意識噴出的氣溶膠,誰沾上也就意味著誰已“中彈”。4月5日的華盛頓郵報上,美國重癥醫學專家科理·德伯格葛雷夫(Cory Deburghgraeve)這樣敘述自己插管前的感受,“你基本上就(像)是在核反應堆旁邊。”江蘇的5位大拿各自推出自家的王牌選手,在光谷院區成立了“江蘇組合”的插管敢死隊,專業插管,哪層樓需要就出現在哪一層,一次手術1分鐘左右,最快的一例39秒,至今沒有失手記錄。在此基礎上,后又增加了腎透析組合、心血管組合、糖尿病組合、遠程會診組合,一家遇到難題,五家智慧聚集,舉重若輕,迎刃而解。江蘇牌插管敢死隊威震光谷院區,還經常應鄰省醫療隊的邀請,“走穴”客串。那天的采訪也是光谷速度,下午2:30到晚上10點,5處駐地5位領隊,都談得比較盡興,5個人都絕非客套地為陪同我們采訪的張群女士評功擺好,張群是江蘇省人民醫院健康管理中心主任,呼吸專業博士,省前線指揮部負責協調光谷院區5支醫療隊的“參謀總長”,光谷經驗的重要推手。張群嬌小玲瓏,活力四射,講話理事極像腳踏風火輪的哪叱,如果沒有她的精細安排,在大武漢7個小時完成對5位忙人的采訪,是萬萬不可能的。助手小郭悄悄與我耳語,光谷現象可以寫成一部熱劇,《光谷五虎和一個女人》,我笑應“絕對賣座”!光谷五虎中,南京鼓樓醫院副院長于成功比較善于總結,他說仗打到這個份上,追求零死亡已經沒有多少實際意義了,因為3月15日之后的死亡病例,基本都是病人基礎疾病的并發和器官衰竭,但是,在魔鬼般的新冠病毒面前,敢于叫板零死亡的,惟我江蘇!

      悲喜時刻

      光谷院區南京二隊的護士沈華,也為于成功的“叫板”打了一道強烈的追光。沈華說,她3月31日回南京前最開心的事,是刪掉了一條待發的短信,她的病區內有位30多歲的李姓小伙子,那幾天眼見著就不行了,他自己也失去了信心,趁意識清醒的時候,口授了一條短信遺言,包括自己銀行卡的密碼,托沈華在他離世后發給家人,小伙子切管后生還了,已經出院回家了,沈華離開武漢前清理手機信息時,又讀到了這條待發的短信。


    ▲南京援鄂醫療二隊的部分“戰士”在光谷院區

      南京護士沈華刪去了她本該發出的短信,蘇州醫生李暉卻收到了他不想收到的信息。

      2月21日清晨,來自蘇州二附院的副主任醫師李暉還躺在床上,母親來了微信,說父親身體情況不好,表姐也趕來了,參加護理。李暉立刻撥通家中電話,話筒中傳來的聲音讓他明白了一切,父親因長期中風,病情惡化,己于凌晨1時辭世,母親怕影響他夜班休息,先發條信息“預冷”,準備接著再打電話。李暉今年40歲,是家中獨子,領隊孫亦暉副院長與指揮部聯系后,立即安排他回蘇州,家鄉張家港市衛健委也做好了李暉穿防護服參加吊唁和送葬的具體事宜。一切安排停當,準備送李暉去車站的時候,李暉神情莊重地向領隊表示,經和母親溝通,決定不回去了,一是自己的援鄂抗疫任務還沒有完成,二是回去后還會增加后方的壓力。母親說,安心完成醫療隊的任務吧,家中的事,她來頂著!由回家到不回家,處理完這一變化引發的各項事情,李暉回到自己的房間,在面向東方家鄉的地方,布置了一個特別的小小“靈堂”,雙膝跪下,這才放聲大哭起來!筆者那天去蘇州一隊采訪時,時間倉促,沒能見上李暉,李暉的大學同班同學,醫療隊的聯絡員方晨醫生給我們講述了這一感人的故事,方晨以大學同學、醫院同事、武漢戰友的身份,陪著李暉“守靈”兩夜,在家鄉親友忙完父親的出殯事宜之后,蘇州第二醫療隊黨支部副書記李暉醫生,又戴孝走進了他的病房戰場。

      3000多人的隊伍,歷時兩月有余,悲耶喜耶,都是常有的概率。這不,50歲的南京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呼吸科護士長陶連珊,就在武漢遇上了她人生中預料不到的喜事。她說她1月23日(年二十九)下班前接到院部送來的通知,江蘇組建援鄂醫療隊,指定二附院呼吸科派一名護師出任護士長,陶連珊一定神,科里高級職稱的護師本就不多,又大多安排了春節長假休息,自己是護士長,又是正高職稱,通知抓在自己手上,事情緊急,容不得與副手商量,也來不及征求家人意見,立即把自己的名字報了上去。1月25日,大年初一,陶連珊來到了武漢江夏第一人民醫院,出任江蘇第一醫療隊護士長。陶連珊說她的名字原來叫“年三”,大年初三生的。生她的時候,父親49歲,母親45歲,她是第12個孩子,活下來3個,全是女的,父母親一直想要個兒子,哪知第12個還是個女的,父母親連名字也懶得起了,大年初三生的,就叫年三吧。所以,她從小就不受待見,從來沒有正兒巴經過過一次生日。本來,丈夫和女兒已經向親友發出了邀請,今年的大年初三為她好好慶賀一下50歲生日,大年初一,陶連珊和女兒、丈夫含淚擁別了。陶連珊沒有想到,有一個人記住了她的生日,年初三晚上,她到駐地餐廳自助用餐(武漢年初五才禁止堂食)時,同院重癥科的孫立群主任等在那里,她約好了一干姐妹,每人拿著一只小饅頭,把陶連珊圍在中間,歌聲響起,“祝你生日快樂,祝你生日快樂……”當天晚上,陶連珊向隊部遞交了自己的入黨申請書。陶連珊申請入黨的理由很簡單,出征時,個別年輕同伴難免有害怕心理,孫立群發言要大家講科學、講程序,膽大心細,遇到困難找她,她是黨員,會走在大家前面。年初三晚上,武漢商店關門,買不到蛋糕,拿著小饅頭的孫立群走在大家前面,把陶連珊擁在了懷里,所以,陶連珊決心向黨員妹子孫立群看齊,在大家遇到困難的時候,她也要走到前面。


    ▲護士長陶連珊在武漢江夏人民醫院病房

      陶連珊說到做到,咽拭子采集、疑難穿刺,她總是搶在前面,在77位從各地走來的護士面前,她是姐姐、是阿姨、是媽媽,更是一位超級出色的護士長。2月19日,陶連珊在武漢戰疫前線,在斧頭鐮刀的鮮紅黨旗下,莊嚴舉起了右手!陶連珊舉手宣誓的照片,微信傳給大四在讀的女兒時,女兒在第一時間發來90后孩子的深情贊美:“這個世界如果有天使,她一定是媽媽現在的模樣!”

      像陶連珊這樣在武漢舉手宣誓的“火線天使”,江蘇軍團共有110位。

      星星閃爍

      4月26日下午,南京南站,作為國家專家組留守武漢的10位江蘇醫療專家,除邱海波應召轉戰黑龍江綏芬河外,其余9位回到南京。至此,本次參與征戰的江蘇軍團2820名白衣將士,已經全部撤出了湖北,這也意味著江蘇省100%地完成了“打勝仗,零感染”的既定目標?,F在,我們可以回過頭來理解,魯翔在戰前為什么如此看重隊伍的黨員比重和知識含量了。魯翔說,成大事也好,干小事也罷,做人講究兩樣東西,知識和情懷。知識或技能是立身之本,不具備基本的人文情懷,知識服務很可能會走向邪路、步入歧途,起碼不會有大的出息。什么是“基本的人文情懷”?李小民的湖北之行,給出了一個很有代表性的“江蘇式”的答案。


    ▲李小民

      李小民是連云港市第一人民醫院黨委書記,急診學專家,今年春節,他有兩件事最認真。一是微信給省衛健委領導拜年,拜年時“順便”請戰,說自己是省急診醫學會的候任主委、全國勞動模范,這個時候應該去武漢“勞動”了。二是把湖北地級以上城市的介紹,都認真瀏覽了一遍,開始聽說江蘇支援孝感,他把孝感的社會、經濟、文化、衛生研究了個透。3月19日,筆者在黃石陽新采訪他時,他還報出了關于孝感的一連串數字。他還有個不便傾吐的心思,他是1961年生的,渴望任上再帶兵打一次大仗。2月11日下午,魯翔在祿口機場見到李小民時,當胸就是一拳:“老伙計,你來了!給你一所縣級醫院,你要給我拿下這個山頭!”李小民二話不說,在候機室里就開始搜集將要赴任的黃石大冶市的資料。晚上10點,總指揮魯翔宣布各分隊進駐的地區和醫院,李小民又被改派到離黃石最遠的陽新縣。李小民又是二話不說,再次登上大巴,12日凌晨一點趕到他的陽新戰場。為什么改派?大冶是工業城市,與黃石僅隔著一座已有了隧道相連的大山,而陽新是農業大縣,離黃石110公里,社會發展相對滯后,指揮部接到的最新信息是,這里僅一個龍港鎮已確診了40例患者。這里注定要有一場惡戰。李小民的這支隊伍66人,來自5個地級市的16家醫院,地道的雜牌、散裝,李小民這一仗怎么打呢?見到他時,他說仗已打完,媒體報道不少,有真的,有夸張了的,但有兩個數字是硬錚錚的,湖北的縣級醫院中,陽新第一個清零;死亡率1.86%,遠低于湖北的4.62%。他說,清零之后等待回撤的時候,總得讓大家有點事做做,他在介紹陽新的資料中發現,縣城有座鄂東南革命烈士紀念館和烈士陵園,他和門衛通融后走了進去,一進去就震撼得有點挪不開步子。“就說幾個數字吧,這里豎立著220位團級以上知名烈士將領的墓碑;這里陳列有1260位知名烈士的生平介紹;戰爭年代犧牲在陽新的軍民近30萬人;在冊可查的陽新縣籍烈士超過了20萬名。20萬??!是個什么概念?陽新現在的人口才110萬。難怪陽新縣一直在國家級貧困縣的序列中翻上翻下,陽新縣的仁人志士把青春和熱血都獻給新中國的建立”。李小民眼里噙著淚花,說正與地方聯系,要組織醫療隊的黨員、這次遞交了入黨申請書的隊員前往瞻仰。李小民說,這也是傳統文化,生命和鮮血凝成的建國文化,是比“醫者仁心”更重要的傳統文化。李小民還在干著一件事,連云港第一人民醫院已經就醫療合作、學科建設、人才培養、實業轉讓等實打實的“牽手”,與陽新訂立了協議。他要求醫療隊對這次帶來的設備器械進行清理,并與相關醫院聯系,能留下的不要帶走,提供對口支援。李小民說,“陽新雖然去年摘掉貧困縣帽子了,但還是一種脆弱的脫貧,這次折騰,有些數字又要回到幾年前了。”李小民說,第一次送別江蘇醫療隊員回家的時候,街頭的一條標語老是在眼前揮之不去,‘黃小石淚別蘇大強’,奔小康、現代化的路上,兄弟之間可以有先有后,怎么能有大有小呢?醫院能做的事不多,但直接關聯著千家萬戶,關聯著社會底層的鄉親父老,咱們能做點什么就再做點什么吧。就像星星點燈,用一點點光,溫暖老區人民的心……”

      剛才還激情似火的男兒,怎么一下子深沉得喃喃自語起來?倏忽的思考中,我的腦海中閃電般飄來這樣一條金句:

      聚是一團火,散作滿天星?。▉碓矗鹤辖鹞乃囶^條)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