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王向明:刑警吳巍的無畏戰“疫”

    (2020-06-04 17:11) 5888739




           大年初二那天,是女兒成家后回娘家的日子。吳巍拎上事先準備好的禮物,和妻子兒女準備下樓的時候,口袋里的電話響了,同事通知他:從今天起,全體民警停止休息,立即從休息狀態轉入戰時狀態。他看看手機,再看看朱慧玲,心里冒出一陣陣愧疚。

      吳巍是南通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刑警大隊民警,朱慧玲是他的妻子。兩人結婚十多年了,先生了女兒,又生了兒子,妻子賢惠,雖然自己也是個職業女性,但家里的活一點也沒落下,里里外外都是一把好手。

      朱慧玲看見丈夫眉頭一皺,就知道又被單位的事給絆住了。她說,你該忙就去忙吧,注意安全就是,等疫情結束咱們再去。


    訪問吳巍夫婦

      朱慧玲看起來柔柔弱弱的,說話慢聲細語,典型的南方婉約女子。自打嫁給吳巍當了警嫂,柔弱的肩膀開始一天比一天硬實,除了帶孩子、做家務、上班、輔導孩子做作業這些每天雷打不動的項目,修電閘、換燈泡這些本不是女人干的活,朱慧玲也能做得游刃有余。朱慧玲說她并沒有覺得苦,嫁給警察,就要適應的了做警嫂的日子。

      作為刑警,值班、加班、偵察破案、外出抓捕,經常是這邊正端著飯碗,單位一個電話打來,拎起行李箱就往外跑。吳巍車里,常態化地放著幾件換洗衣服和生活用品,隨時為出差做著準備。朱慧玲回憶說,最長的一次,四個月沒見丈夫的影兒,這么多年下來,早已習慣了。

      吳巍從家里出來,換上警服就直奔G15沈海高速南通開發區出入口執勤。疫情來了,除了正常的業務工作,公安機關各個部門開始分批次支援城市各個防控卡點。每一個從高速上駛入城區的車輛和人員都要做詳細的信息登記,南來的、北往的,符合進城條件的登記進城,不符合條件的口頭勸返。有的人理解,有的人不理解,不停地講政策,做工作,一天下來最多的時候登記了近2000輛車子,寫字寫得手指頭疼,說話說得嗓子快冒了煙兒。


    太累了,礦泉水瓶還拿在手里,人已經睡著了

      疫情來了,本是場災難,全國上下絕大多數人都能萬眾一心,有能力的捐款捐物,沒能力的根據政府要求,好好在家待著也算是為國家做貢獻,但也有個別見利忘義的,趁機打起了發國難財的主義。

      那一天,吳巍正在卡口執勤,大隊長唐純潔打來電話,3名特大疫情物資詐騙案犯罪嫌疑人駕駛一輛黑色斯柯達汽車從蘇通大橋正往南通方向逃竄。吳巍記下車輛和嫌疑人具體信息,開始在滾滾車流中尋找目標。車子太多,本地的進城,外地的勸返,正在登記信息的時候,吳巍看到了那輛嫌疑車輛。

      車輛行駛到眼前的時候,吳巍不緊不慢,跟對待其它車輛一樣,先敬禮,再看證件,一看車里好幾個人,邊笑邊打招呼:“疫情防控需要,請各位下來測一下體溫,登記一下個人信息”。幾個人覺得警察從容淡定,也沒多想,陸續下了車。結果,人剛下來還沒站穩,吳巍給同事使了個眼色,幾個人轉眼就被摁在了引擎蓋上。

      案情其實也不復雜,一個福建的老板定口罩,向蘇州老板支付了300萬貨款,錢給了,貨卻連影子都被見著。福建老板報了警,嫌疑人這邊得到風聲,趕緊從蘇州往外溜,沒想到栽到南通警方手里。

      在吳巍的職業生涯里,類似于這種守株待兔的抓捕根本提不上嘴。

      “這算哪門子抓捕??!有時候抓一個嫌疑人,要伏擊好幾天才能成功,夜里不睡覺趕路也是常有的事。就拿今年2月來說吧,14日,也就是情人節那天,晚上趕到山東濰坊把利用疫情詐騙的犯罪嫌疑人楊某抓捕歸案,連夜返回接到新的案件線索又進行研判追蹤;15號上午,在開發區一處偏僻的出租房內抓獲網上賣口罩詐騙的嫌疑人劉某;23日,通過伏擊守候,抓獲犯罪嫌疑人施某”。

      對身為刑警的人來說,抓捕的那一刻暢快,特別有成就感,但伏擊守候絕對是一件受罪的事兒。南通沿江靠海,被稱為江海福地,但冬天冷得讓人受不了,江風裹挾著海風,晚上走在路上,人凍得直打哆嗦。有一次,為了伏擊一個涉疫詐騙案件嫌疑人,吳巍在一個樓梯口一蹲就是半夜,肚子餓了也不敢走開,擔心離開的空檔錯過嫌疑人出現的時機。冷風吹得樓道口鬼哭狼嚎,吳巍從背包里摸出一個面包和一瓶礦泉水,啃上幾口面包,喝口礦泉水順一順,目光卻始終沒有挪動過地方。吳巍說,伏擊的時候,面包、礦泉水是他們的標配。光是疫情期間,像這樣的抓捕,不下10次。目前,南通開發區警方接報的7起涉疫詐騙案件,6起已經成功告破。


    涉疫案件受騙護士小徐向吳巍贈送錦旗

      回顧起這些英勇的瞬間,吳巍說得豪情萬丈,仿佛自己又回到了那些抓捕現場。說完之后,他又補充了一句,也是啊,這些事你要是不問我還想不起來,對我們干刑警的來說,危險也好,成績也罷,過去了也就過去了,我們的心思永遠只放在那些還沒有偵破的案子,很少再提當年勇。

    02

      五月中旬,剛進入立夏沒多久,南通的天氣已經急不可耐地熱了起來。

      南通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刑警大隊會議室里,大隊長唐純潔已經穿上了夏季執勤服。皮膚有點黑,臉上也沒有一點表情,陽光透過背后的窗戶投射在他身上,一臉的嚴肅顯得更加冷峻,讓我怎么也不能把這個看起來有點粗糙的刑警跟沿江靠海、滋潤在水網中的南通人畫上等號。

      事實證明,我的判斷是正確的,唐純潔一開口,滿嘴的“大碴子味兒”就出來了:“這小子天生就是干刑警的命”。

      “大碴子味兒”是東北方言,意識是說帶有很濃郁的東北話強調。唐純潔打小在吉林省吉林市長大,高中畢業考上了中國刑警學院。畢業后,來到南通干起了警察,先是在派出所,后來到了刑警大隊,一晃就十幾年過去了。雖然時間算不上短,但還是不習慣說普通話,所幸東北話到哪兒都能聽懂,也就不改了。

      在東北話里,“這小子”沒有歧視的意思,和喊張三、李四一樣,甚至還有點親近的感覺。唐純潔嘴里說的“這小子”就是他的愛將吳巍。

      吳巍帶著一副眼鏡,看起來文鄒鄒的,說氣話來卻斬釘截鐵,條理也清楚得很。他說,這跟工作環境有關系,尤其是審訊嫌疑人的時候,話怎么問,筆錄怎么做,那可是一門很深的學問。

      吳巍說,不論哪一行,時間久了多少都有點職業病。就拿他現在來說吧,走在大街上,看見誰都想犯罪嫌疑人。

      說起這個,唐純潔忍不住在旁邊插起了話。他跟吳巍第一次見面,也是因為覺得對方不是好人。

      那一年,吳巍剛參加工作,在派出所搞刑偵。轄區發生一起搶劫案,吳巍白天排查,晚上蹲守,一個禮拜過去了,嫌疑人還沒有到位,壓力一下子就大了起來。連續又忙活了幾天后,各種信息匯聚到開發區的一處民房內,但具體在哪一戶確定不了。

      怎么辦?只能守株待兔,死等!用公安上的行話叫“蹲守”,這倆字看起來很簡單,意思也是字面上的意思,就是蹲在那兒守著。蹲在哪兒?當然是嫌疑人看不到的地方,有時候是野外的草叢里,有時候是居民樓的地下車庫樓道口,有時候是躲在車子里。至于要守多久,誰也不知道,運氣好了,十來分鐘解決戰斗;碰到摸不清嫌疑人什么時候出現,時間下去就遠了,有時候半天,有時候一天,最長的連續蹲守一個多禮拜。無論蹲還是守,對參與辦案的警察來說都是家常便飯,只要能把嫌疑人捉拿歸案,再苦再累也覺得值。


    吳巍走訪群眾尋找案件線索

    吳巍深夜蹲守伏擊犯罪嫌疑人

      那一次,吳巍跟兄弟們奮戰了一個多禮拜,好不容易把人給堵住了,三個人押著嫌疑人正往外面走,迎面被對面來的幾個人給攔住了路。

      攔住他們的正是唐純潔。吳巍蹲守的這個嫌疑人,租住在唐純潔任職的港閘區秦灶派出所轄區。刑警出來抓人,一般都穿便服,把人逮到了,亮明警官證同樣具有法律效率,吳巍他們把嫌疑人人摁到在地上的時候,負責巡邏的聯防隊員剛好路過,看見幾個五大三粗的人把一個人從地上拖起來壓著走,以為是暴力討債的,趕緊打電話向副所長唐純潔報告。

      那幾年暴力討債時有發生,雖然說經濟糾紛警察不能參與,但要是涉及到以暴力方式討債,那就是社會治安問題,警察就不能不管。

      唐純潔當時剛下班,換上便服正準備回家,接到電話一聽就在派出所邊上,心想誰這么囂張,敢在派出所門口干違法的事兒。他制服都沒有來的及換上,一路小跑就往事發地趕。他們趕到現場的時候,吳巍已經壓著人走到了小區門口。唐純潔把手一伸,操著濃重的東北口音,“你們幾個干哈的?”

      吳巍一聽來個東北爺們,以為是嫌疑人一伙的,停住腳步,眉頭擰成一個“川”字,質問對方:“你干嘛的?”

      唐純潔把警官證一亮,派出所的,你們這是干哈???

      吳巍一聽樂了,伸手把警官證從口袋里掏出來。唐純潔一看笑了,我說誰這么大膽子敢在我轄區里搞事,原來誰自己人啊。

      這次陰差陽錯之后,兩人結下了不解之緣,后來竟然調到了一個大隊,出生入死破了不少大案。


     采訪吳巍和大隊長唐純潔

      說起一起辦案,兩人不約而同說起了去東北的那次抓捕。

      去年12月份,吳巍去吉林某地抓捕一伙詐騙嫌疑人,去了四個人,結果嫌疑人出現的時候竟然是六個,其中一個來自內蒙古,身高能比吳巍高出一個腦袋,膀扎腰圓的。四個對六個,對方個個還都是北方的漢子,成功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吳巍把情況報告給唐純潔,唐純潔連夜就飛了過去。

      吳巍說,刑警就是這樣,越是急難險重,越是要兄弟們一起沖,即便是生命面臨風險,也敢把后背交給戰友。說完這些,吳巍轉臉一笑,我們也有幸福的時候,比如說每次辦完一個大案,把嫌疑人送進去了,唐大都會帶我們找個小攤子,擼擼串,喝點啤酒,所有的疲憊與辛酸在酒杯的撞擊聲中煙消云散。

    03

      小徐從湖北黃石陽新縣人民醫院支援回來,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給吳巍送一面錦旗。我在報紙上看到這篇報道,想了解一下幕后的故事,提出想采訪小徐,作為吳巍事跡重要的一個方面。

      我第一次見到小徐,是在南通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小徐走進會議室的時候,頭發短得像個小伙子。她說,這還是長了兩個多月的長度。當初為了援鄂,考慮到穿防護服方便,把頭發剃成了平寸。那是她平生第一次把頭發剃那么短,我問她后悔嗎?她搖搖頭,說不后悔,能參與這場戰“疫”,是長這么大最有魄力的一次壯舉。她說這話的時候,言語里透露著自豪,眼眶里淚花卻明晃晃的,“我報名的時候沒跟我媽說,名單確定下來后她才知道,我從黃石回來后我爸告訴我,我不在家的時候我媽天天睡不著覺,還經???,以前我總覺得她是個女強人,從沒見她掉過眼淚。”

      小徐所在的南通市瑞慈醫院是一家民營醫院,疫情發生以來,各大公立醫院一個個整裝待發,民營醫院也不甘落后。院里組織大家報名,醫生、護士個個都很積極,各個科室統計下來,足足有200多人,小徐就是一個。

      報名的人雖然多,但具體能去幾個,誰也不知道,最終安排誰去,更是不知道。好幾天過去了,院里沒動靜,小徐以為沒戲的時候,援鄂名單下來了,200多人一共選了3個人,2個醫生1個護士,那個護士就是小徐。

      小徐接到通知的時候,既興奮又緊張,她把消息告訴家里,媽媽一聽嚇壞了,抱怨說你這孩子膽子咋那么大!在媽媽眼里,女兒長這么大,基本上沒走出過南通地界,這次不但要出省,還要去那么危險的地方,當媽的心里確實放心不下。爸爸是黨員,說姑娘我支持你,去了注意安全,做好防護,家里你不用擔心,有我呢!

      有了爸爸這個靠山,小徐的心里才算踏實不少。

      小徐是個90后,除了和許多同齡人一樣熱愛美食外,還是個熱心腸。她從新聞中得知湖北那邊防疫物資急缺,就想去之前購置點口罩,到時候送給當地的群眾。

      小徐跟吳巍認識,正是因為這批口罩兒。

      2月下旬,口罩成了暢銷貨,想要口罩不是價格高低的問題,而是有沒有貨的問題。過幾天就要出發了,找不到口罩,小徐有點病急亂投醫,就在一個微信群里問誰那有口罩的資源,急用!

      微信群本是個帶貨群,小徐以前也通過這個群買過一些東西,都沒出現過什么問題。這一次,她在群里咨詢過以后,很快有人加她微信。那人說自己沒有口罩,但一個朋友有口罩貨源,并熱情地把“朋友”推薦給小徐。牽完線搭完橋之后,那人便不再說話。

      兩人聊了幾句,對方回答得都很專業,一次性口罩、外科口罩、N95口罩,對方說得頭頭是道,讓人產生不了半點懷疑。小徐說自己是護士,買口罩是為了支援疫區的百姓。對方聽了還挺“感動”,特意把每只口罩給優惠了一毛錢。兩人最后成交,2000只口罩5000塊,外加兩只額溫槍800元,小徐一共給對方轉去了5800元。

      讓小徐郁悶的是,對方收了錢,自己卻遲遲收不到貨。她心里著急,就催對方,對方嘴上說快了,卻總也不見動靜。眼瞅著后天就出發了,口罩還是沒有著落,她給對方下了最后通牒,再不發貨,就報警了!對方依然不理不睬。

      剛開始說報警,小徐不過是想嚇唬一下對方,見對方還是不理自己,小徐心里有了火,才下決心真的要報警。

      去報警這事,最初只有小徐一個人知道。自己面子上掛不住倒是次要的,去援鄂的醫護人員只有他們一家民營醫院,別人都沒有被騙,就她一個來自民營醫院的護士受騙了,她怕丟民營醫院的臉。

      吳巍接到警情的時候格外重視,疫情期間,涉疫案件是重點打擊對象,更何況是關于援鄂醫護人員的案件。和社會上所有正義的人一樣,吳巍打心眼里敬仰那些沖鋒在抗擊疫情一線的醫護人員。人家拿命在往前沖的時候,你不出資不出力也就罷了,還一心想著發國難財,甚至明知道人家是將要上前線的醫護人員,還是那么冷血無情。

      吳巍查看了小徐的聊天記錄,記下了牽線人、收款人兩個微信號。為了早點抓到犯罪嫌疑人,幫小徐挽回損失,讓她在那邊安心工作。吳巍24小時沒合眼,翻查聊天記錄,分析資金流向,定位嫌疑人位置,費了九牛二虎之力,終于摸清了嫌疑人身份和藏身的地方。

      而在偵破這起案件之前,吳巍剛從山東開了一天的夜車,車行駛在江蘇山東交界的地方,剛過省界收費站,左前輪突然爆胎,幸好車子剛駛離收費站,速度還沒有完全上來,他猛拉了一把,才算沒沖出護欄。


    吳巍和同事抓捕途中的列車上就餐

    吳巍和大隊長唐純潔抓捕涉疫詐騙案件嫌疑人

    吳巍和同事疫情期間抓捕犯罪嫌疑人

      詐騙護士小徐的嫌疑人是在第二天下午三點被抓到的,吳巍進到嫌疑人住所的時候,對方正躺床上睡大覺。詐騙的時候,他覺得警察天天都忙死了,哪有空為了這么個小案子勞神分心,即便是查,至少也要等到疫情結束,到時候自己換個手機號,神不知鬼不覺的,事兒就算過去了。不曾想,警察不但立案了,而且來得還這么神速。

      嫌疑人原本在一家牛肉粉絲湯館做服務員,疫情來了,店開不了門,收入也就跟著沒了,外加剛談了一個女朋友,口袋里的錢越花越少,又不想在女朋友面前丟面子,正發愁的時候,看見有人在微信群里要買口罩,就動起了歪心思。

      為了逃避被打擊的風險,他主動加了小徐的微信,以熱心網友的身份向她推薦了自己做口罩生意的“朋友”,然后對小徐說,剩下的事情你們具體聊,我就不問了。而實際上,他的那個“朋友”不過是他另外一個微信號。

      小徐得知案子破了的時候也有點懵,才一天的時間,不但把人給逮到了,連錢都一分不少給退回來了,這警官得有多神奇??!她想當場感謝一下,吳巍卻又去執行別的抓捕任務去了。后來,小徐到了湖北黃石市陽新縣支援,一走就是一個多月。這期間,醫院領導聽說了這事,提議醫院派代表給破案的民警送個錦旗,小徐說,一定要等我回來,我一定要當面感謝一下破案神速的吳警官。

      送錦旗的那天,風和日麗,屬于陰霾過后的晴朗,小徐帶著錦旗走進了南通市公安局開發區分局刑警大隊。幾個人舉著錦旗合影,照片里有護士,也有警察,我看著那張照片,內心深處涌出一陣莫名的感動。在這場疫情當中,小徐冒死奔赴最危險的前線支援,用行動書寫了人間大愛;吳巍作為警察,做好疫情內防擴散的堅強后盾,時常要逆行奮戰在追捕嫌疑人路上,他們都是這個社會的生命守護者。我說,如果能給那張照片起一個名字,我想叫它“英雄的合影”。吳巍臉紅了,說我算哪門子英雄,就是覺得穿上警服就要對得起頭頂的警徽而已!

      

      作者簡介:王向明,19846月出生,全國公安文聯簽約作家、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魯迅文學院第23屆中青年作家高研班學員。累計發表小說、評論、散文等文學作品近百萬字。著有長篇小說《平實的夢想》《大浪淘沙》,長篇報告文學《永不打烊的警務室》,榮獲揚州市五個一工程獎。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