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許麗晴:城中李偉

    (2020-06-04 17:30) 5888748

      李偉找到所長周波時,他正在為難。

      就在今天,也就是130號,緊鄰的泰州市人民醫院被定為全市集中救治新冠肺炎患者定點醫院。“發熱門診”隨之貼上了玻璃大門上方,紅底白字,醒目得很。

      作為轄區派出所,得負責承擔相關的疫情防控和秩序維護工作。

      朝西班望去,不遠處,那幢十多層高的大樓依然矗立在那里。作為老城區的地標性建筑,它的氣勢仍在,只是沒有當初的耀眼和輝煌,只有沉重,一種巨大的難以言說的沉重。

      周波感到窒息。

      醫院,隔離點,病房,最危險的地方。

      誰去?派誰去?全所28個民警一個沒有往后退,男女老少,一個不拉地全都報了名,摁上了紅紅的手印。那一個個鮮紅的手印讓周波觸目驚心,更讓他一籌莫展。

      誰去?派誰去?都是兄弟??!他不停地撓頭。

      長著一雙瞇瞇眼的李偉出現在他的面前時,他瞬間明白了他的來意。

      第二天,“警醫衛”突擊隊正式成立,成員李偉、陸仁賢、裴曉東、朱立軍、倪中錦。隊長李偉。

       、警燈閃耀

      這個春節,沒有了原本該有的喜慶,從來沒有過的冷。

      清冷之下,誰也沒有想到,卻是一場襲卷全國,不,甚至是全球的一場黑色狂飆。

      臘月底,泰州靖江出現第一例確診患者后,疫情一天比一天嚴峻。這個腥紅色的冠狀病毒,籍以傳統的春運全國人口大遷移,正以極其猙獰、猛烈而又詭異之勢蔓延著,吞噬著,毀滅著,一時間,狂風暴雨,飛沙走石。

      泰州7個縣區無一幸免。

      為了確保安全,所有的疑似患者統一、全部往人民醫院集中。

      泰州人民醫院六層樓門診部、十七層的病房、四層樓的急診中心三位一體,成為醫治隔離區,急診中心的“發熱門診”成為通道入口。

      隔離樁豎起來了。

      警戒線拉起來了。

      無關的通道、出口全部封閉。

      醫院后勤部門緊急調集各種防控設施。

      后勤處長、安??崎L姜敏原本就與李偉熟悉,得知精明強干的他這次負責隔離區的治安維護,十分高興:“太好了,所有的防護服什么的,我都會幫你準備好。”醫院是疫情最一線,所有的防護工作馬虎不得,稍一疏忽,后果不堪設想。

      “我們隨時要進入病區的。”李偉朝不時有人出入的“發熱門診”看看,一字一句地說。

      “那一定要小心!這個病毒非常厲害??!”姜處長點點頭。

      李偉認真地想了想:“還有,防護知識也請幫忙找人培訓一下。”

      “這個沒問題。放心吧。”`

      為了確保發熱門診運行有序和防疫安全,李偉自己24小時全天候待崗,陸仁賢、裴曉東、朱立軍、倪中錦則輪流值班。

      李偉做好了各種準備。妻子繆蓉蓉去年國慶剛生了二胎,是個女兒,目前還沒有上班。為了心無掛礙,他將妻子和一雙兒女全部送回姜堰梅垛岳父母家中。說好的24小時待崗,說不定就是一場持久戰。他“呼拉”一聲,將換洗衣服塞進兜里,查了電源關好門窗打起鋪蓋出了門。其他隊員也不甘落后,陸仁賢的妻子在外地工作,女兒一人在家無人照顧,他干脆把父母接到家中幫忙;裴曉東是雙警家庭,妻子是交警,兩口子同時奮戰在一線,平時只能通過微信說一兩句話;剛剛新婚的朱立軍還沒來得及和妻子吃頓團圓飯,就匆匆告別回到崗位;小倪原計劃春節期間和女朋友碰面,籌備商量結婚合宜,卻只好擱置再說。

      發熱門診里,很快,疑似的,發燒的送治病人多了起來。

      李偉干脆把警車開到大門右側,24小時警燈閃耀。

      為什么這樣?這里是震中??!

      23日,泰州新增4例新冠病毒病例,截至2224時,累計確診新冠病毒病例21例。”

      25日,泰州新增3例新冠病毒病例。截至2424時,累計確診新冠病毒患者26例。”

      27日,泰州新增1例新冠病毒病例,截至2624時,累計確診新冠病毒病例29例。”

      每天的數據都在增加,如一塊塊頑石沉重地積壓在所有人的心頭。

     

    李偉疫情期間抓捕的販賣假口罩的嫌疑人

    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抓捕現場
     
    李偉

    李偉  倪中錦

      泰州人民醫院座落在城中地區的迎春路上,路北,朝南。迎春路是老城區一條繁華熱鬧的主要交通要道,東接揚州路,西抵蘇陳姜堰,當地著名的省級泰州中學、梅蘭芳公園、鳳城河景區、老街和一些大型企業、商城、超市皆依街而建,整個街道穿城而過,與風光旖旎的鳳城河城東交匯,可謂東西貫通,南北繁盛。

      可是,疫情之下,這一切不復存在。原本熙熙攘攘的迎春路上空無一人,偶爾有一、兩個行人戴著口罩縮腦袋匆匆而行。寒風凜凜,慘淡的陽光下,街道出奇地安靜。兩只小鳥竊竊私語著,啁啾著,輕巧地落在馬路中央,四下張望一下,似乎狐疑著什么,試探著什么,隨即又揮動翅膀,躍上路邊的枝頭。

      李偉從警車上跳下,活動活動有些麻木的腿腳,走到路的中央,轉身向東,放眼望去,寬闊的馬路蜿蜒東去,遠處的高高低低的建筑沒有了喧鬧市井的先聲奪人,居然盡收眼底。他嘆了一口氣,折了回來。

       211號下午,剛吃過午飯的李偉和倪中錦聽得發熱門診大廳一陣嘲雜聲,好像還伴著陣陣抽泣。一定有什么事了。他心下嘀咕,兩人三步并作兩步跨進大門。

      只見一位八、九十歲的老太太癱坐在坐椅上,一手捂臉,一手比劃著,嘴里不停地哭訴著,幾位年輕的醫生圍在一旁,有的不時勸說,有的手足無措,近乎傻傻地望著她。

      “不要活了啊,死就死了啊,啊——”“不要管我,不要管我,就死在這兒了,哎呀——”老太太激動著,聲音蒼老,嘶啞,不時咳嗽。

      一名護士見狀連忙遞上一張紙巾,老人一把撥開,仍傷心地痛哭,不停地搖頭哭訴著:“都走吧,滾吧,不要了,啥也不要了??!”身子一扭,眼見就要倒下,小倪一步上前,一把托住老太的右背,把她扶穩了。

      “怎么了?”李偉朝老太擼了擼嘴,問旁邊的一位護士。

      女護士告訴說:“老太姓于,家在朱莊。去年6月就肺部感染住進市第四人民醫院,因肺氣腫等多種病癥久治不愈,前兩天由子女準備帶回家中療養。誰知,全市已實行疫情管控,她被測出高燒。當地檢測點立即打“120”求助。”女護士告訴他。“送到這里后,檢查發現肺部感染嚴重,而且還發燒,情況嚴重,只能馬上住院治療。”

      “那她鬧什么鬧???”李偉不解。

      “子女中午都來的,既然情況這樣,當然不能陪了,我們讓他們回去了。”

      原來是這樣。李偉明白了。于老太本已89歲高齡,身體虛弱。家人一走,她一心認定是子女嫌棄自己,拋棄自己,怎么能不悲從中來?她這么一哭,像一根無形的哭喪棒,攪得整個大廳氣氛明顯緊張起來,病員們三三兩兩竊竊私語著。更有的,聽說了,從病房里跑了出來,發起了牢騷。

      他們當中,有的去過疫區,有的與新冠肺炎患者有過密切接觸,從各個社區四面八方集中收治到這里??墒?,當時一些人并無明顯的癥狀,或者說,癥狀輕微并無大礙。春節是中國人傳統而又隆重的節日,是一年一度家人團聚之日,這個無比幸福美好的時刻被強行集中到醫院,進行很可能“莫須有”的疾病的治療,不僅掃興,不僅大煞風景,而且很可能增加自己真正感染新冠肺炎的可能性。他們此時眼中的醫護人員,差不多就是劊子手!唉,于老太哭出了自己想哭而不好意思哭的內容哩!另有一些人在于老太斷斷續續的吵鬧聲中發呆,他們進來的時候已經有了癥狀,醫生不時向他們解釋,只要配合治療,病情會好轉起來??墒?,眼看全國形勢一天天嚴峻,哪里能看到未來?他們真的很崩潰,有時候甚至破口大罵:“圈在這里,是讓我們等死嗎?!”

      李偉和醫護們認定了一條,哭也好,罵也罷,只要不違反隔離區規定,怎么都成。誰不希望和和美美和家人一起過個團圓年?誰不想輕輕松松過幾天無拘無束的放松日子?誰不羨慕褪下工作制服做一回普通人?可是,疫情在前,責任如山,沒有退路啊。

      這當兒,等于老太哭累了,李偉坐到她身邊,耐心地跟她談起了家常:“老奶奶,你為什么這么傷心???”“良心沒有了啊,不管我死活??!”“奶奶,你告訴我,知道這是什么醫院嗎?”

      于老太被問住了,搖搖頭。

      “這是專門收治疑似病人的醫院。”李偉告訴她,武漢早已封城,死亡人數每天都在增長,本地確診人數也在不斷增加。“整個泰州已經發現好幾十個人了,再不控制,發展下去不得了,說不定也會死人的??!”老太眨巴著眼睛,看著李偉。“可是,你知道嗎?這個病傳染起來非常嚴重的,好多人因此送了命。奶奶,你一定也是希望自己的子女好的,可是,這種病不能跟健康的人接觸,醫院規定也不允許。你看你的孩子多孝順,中午又都過來的,可是,不能啊,老奶奶您是講道理的,是不是?”看于老太咬了咬嘴唇,情緒像是有了松動,李偉干脆一鼓作氣:“你多福氣呀,兒子女兒都來了,都想陪,但是不行,咱得聽醫院的話,讓他們每天把你愛吃的菜燒好了送過來,這樣行吧?還有,這醫院都是單人間,條件都非常好,等會進去你就知道了。”見老太仍遲疑著,李偉又告訴她:“這住院也是一種檢查,有病趕緊治,早點出來,沒病也早點確診,省得被耽誤了,您說是吧?”于老太終于點了點頭。

      李偉這才長長地松了口氣。這老太,真像個老小孩。

      總算答應住院了,可老太行動不便,近90歲的高齡,加上長期的臥床休息讓她不能正常行走。怎么辦?他和小倪一合計,干脆送過去。 “奶奶,我們送你過去。放心,有事喊服務員,她們全天都有人在呢。”老人點點頭。

      于是,兩人一左一右,將于老太攙著扶著,一步一步,小心翼翼,好不容易挪到了病房。

      一番折騰,兩人累得夠嗆,互相對視著,護目鏡已有些模糊,卻不敢隨便動手清理,渾身更是熱汗直冒。按照出警防護要求,在發熱門診出警,須穿戴一次性工作帽、護目鏡或防護面屏、醫用防護口罩和防護服,以及一次性乳膠手套,必要時一次性鞋套。而進入病房,則,除上述全副武裝外,還必須穿戴一次性鞋套。防護分一、二、三三個等次,三級是最高等次。這次就是三級。

      出來的時候,已是滿天繁星。脫下防護服,兩人感覺輕松了些,在清冷的夜風中頭腦反而清醒多了。不遠處,警燈閃耀著,生動,明亮。

      “真好。”小倪脫口而出,心下突然了一絲感動。

      李偉忽然說話了:“知道為什么通宵開警燈嗎?”沒有等小倪回答,李偉又說,“不知你注意沒有,發熱門診內外兩重天。走進那道玻璃大門,就像掉進了一個黑洞,病人心里害怕,恐懼,有的甚至絕望崩潰。在這種環境和情緒下,所有的一切只會走向反面。”“我向周所匯報了,決定打開警燈,讓警徽照亮周圍,照亮一切,讓百姓心里踏實,感覺溫暖。在他們眼里,警燈警徽代表著政府,代表著黨??!”

      說到這里,肚子“咕咕”地叫了起來,兩人不約而同地笑了。

      “不說了,吃飯去!”

       

          二、 海陵抗疫

      泰州海陵區是泰州市主城區,總面積300平方公里。城中派出所地處主城區市中心,轄區面積65平方公里,實有人口63萬人,轄區有2100商家,117家場所行業,66個小區,市區最大的鳳城河風景區、江淮名剎光孝寺和最大的商業購物中心都座落于此。

      了解泰州公安歷史的人都知道,城中派出所可不是一個普通的所。

      派出所現有民警28人,輔警96人。轄區人口眾多,治安管理任務繁重。近年來,在公安部“楓橋式公安派出所”創建活動中,他們積極構建共建共治共享的社會治理新格局,堅持法治德治自治“三治融合”,實現了矛盾不上交、平安不出事、服務不缺位,打造出了一幅幅平安和諧的好“楓”景。被評為省級“楓橋式公安派出所”,先后榮立集體二等功,被評為“全省優秀執法示范單位”、被命名為“全國青少年維權崗”。更厲害的,是根據轄區社會流動加劇、風險因素增多,敏感節點、重大活動頻繁,高強度、快節奏的特點,去年上半年,建設建成了派出所綜合指揮室,也是全省第一家基層派出所綜合指揮室,省廳領導視察后多次充分肯定,要求各地學習借鑒城中的經驗。之后的大半年中,派出所就接待全省各地參觀學習人員七十多批。 

      榮譽有多少,壓力就有多少。

      派出所一樓,是忙碌而井然有序的綜合指揮室,二樓是會議室也是榮譽室。海陵公安人誰都知道,城中是老牌先進,城中人站出來,嗓門都比別人響幾分。就說現任海陵區副區長、公安局長費志民吧,當年也是從城中走出來的,是城中人的驕傲啊。那一塊塊閃亮的獎牌背后,凝聚著多少城中民警的汗水??!所長周波每每感到壓力,自己不僅要把這副擔子挑下去,而且要挑好。

      這次新冠疫情爆發,泰州市局第一時間作出部署,并公告全市百姓積極配合,共同抗擊疫情。

      28日,泰州新增1例新冠病毒病例,截至2724時,累計確診新冠病毒病例30例。”

      210日,泰州新增1例新冠病毒病例,截至2924時,累計確診新冠病毒病例31例。”

       “不要出門!”“不要出門!”“不要出門!”無人機每天向市民喊話。

      陳金觀副市長連續二十多天守在指揮室里,密切關注疫情發展。

      費志民副區長顧不得許多,每天和政委明冠分頭驅車各個社區卡口逐一檢查工作,看看防護設施到位沒有,崗位責任建立沒有,囑咐大家盡責盡守的同時,一定要注意安全,注意休息。

      海陵共有270多個封控點。全區的抗疫工作,區委領導從工作考慮,由公安牽頭。這么多的卡點,每天需出警500人,可全區民警總共才400多人。壓力山大??!好在大伙兒素質高,全體民警個個全員爭先恐后報名參戰,配合防疫部門采取防控措施,在商場、超市、酒店、餐飲店等公共場所進行檢查,對拒不執行疫情通告決定的浴室、棋牌室負責人警告處罰,給90歲的老人送口罩,科普防疫知識。

      周波向費區長表態:“城中這塊,請放心!”

      “醫院是個重點,千萬不能馬虎。聽說你愛人也上了一線?家里怎么辦?”費區長關心地問他。

      周波的愛人劉娓玉,在市中醫院消化內科任副主任醫師,醫院的業務骨干,這次疫情到來之后,自然也是沖在一線,白天黑夜輪班倒,樓上樓下四處忙。

      “兩個孩子全送回泰興老家了。”轄區的光孝寺盛名在外,是每年市民祈福新年的重要場所,人流量相當大。為了防止人員聚集,周波從年三十下午就進駐了安?,F場,迎著寒風,一個一個勸離前來祈福的群眾,一直忙到凌晨兩點。“現在沒有后顧之憂啦。醫院這邊成立了‘警醫衛’,李偉沒問題。”周波讓區長放心。

      李偉原本在所里負責辦案。疫情剛剛爆發時,為了阻斷疫情,轄區內所有小區全部實施了嚴格的封閉式管理,全所所有民警參加小區值守。所長周波帶著社區民 、輔警協助社區和防疫工作人員,對轄區14個社區、66個小區、18085戶居民,進行了“拉網式”“零死角”排查。因為人手不夠,有的干脆兩個小區合并圍擋。值守分成三班,早上六點到下午兩點,下午兩點到晚上十點,晚上十點到早上六點,每班八個小時。那些天,真的很冷。

      零下五度,夜里更低。

      那天,風雨交加。盡管周波事先考慮周到,主動對接街道,想方設法以最快的速度買來一批應急帳篷和取暖器,讓每個卡口執勤人員有個遮風擋雨的好去處,還專門批量買來姜茶、熱敷貼、暖手寶等取暖物資,送到每個人手上。但是,冰冷的寒風還是刀子一般,“嗖嗖”地直四處直鉆,心里直哆嗦。只要在卡口站一會兒,雙手便會凍得麻木,只得塞進口袋暖和一下??蛇@會還沒有捂熱,又來了一對夫妻。

      “對不起,請配合檢查。”對方很配合,伸出右腕。

      李偉隨后看看體溫劑,卻發現顯示器上什么也沒有,李偉以為自己眼睛花,趕緊擦了擦眼睛,又同時再次點觸了對方,再看,仍無顯示。怎么回事?他示意同伴換了另外一只,仍然不行。

      原來體溫劑不靈了,凍壞了。怎么辦?“用暖寶寶試試吧。”同伴說。“昨天聽說也有的地方遇到這種情況,他們更慘,沒有暖寶寶,只能用取暖器來烘。說不定還有危險呢。”

      正好這時周波的電話來了,李偉馬上接了:“正說您呢。周所您前幾天幫大家買的取暖器和暖寶寶真的好,真的派用場了!”

      正當大家守卡、巡查、走訪忙得四腳朝天的時候,讓人匪夷所思的事情還是發生了。

      正月初四、初五,所里接到報案,坡子街、財富廣場、網吧內發生好幾起案件,都是車內財物被盜。

      正值春節期間,又是疫情嚴重的時候,居然還有人作案?還有心思作案?大家感到不可思議。經過研判,原來是未成年人所為,大多是在校初中生。這幫毛頭小子時常三五成群,白天、深夜結伙到各小區停車場,采取拉車門的方法,盜竊車內現金、茅臺酒、“南京”、“黃金葉”等名煙名酒和其它財物。每次數額雖說不是很大,但影響很壞。“晦氣!晦氣!”車主們感到新年不利,十分懊惱。

      22日晚10點多,幾名嫌疑人在財富廣場露面。

      “趕緊出發!”李偉喊上朱立軍、小倪,駕車直奔財富廣場,先是伏擊,再進行跟蹤,分兩批在陌陌賓館將11名團伙成員全部抓獲。

      回到所里,已是凌晨兩點多。雖是疲憊不堪,李偉還是決定連夜審查。朱立軍和小倪剛要把人帶到另一辦公室去,李偉喊住了他:“等一下。”

      “怎么了?”小倪不解地問。

      “剛才你發現沒有,”李偉指著其中兩、三個,“他們剛才咳嗽的。”那幾個學生聽罷,也都抬起頭來,目光投向他倆。其中一個又忍不住咳嗽起來。

      “這倒是,剛才是聽見了。”小倪心下佩服著。瞧人家,多細心,自己怎么就沒有注意呢?看來,高手就是不一樣哦。

      連忙量了體溫。不量不要緊,這么一量,他們嚇了一跳,居然有五個人發燒。

      原來,這些嫌疑人大多是武漢和本地務工人員子弟。平時懶散慣了,根本不聽父母管教,以小偷小摸、順手牽羊、拉車門這類營生為樂趣,吃喝玩樂享受所謂“人生”。 這次春節期間,在家又閑得發慌不耐煩,不知誰挑頭吹了哨子,本就蠢蠢欲動的他們千方百計找了借口溜了出來。其中一個和父母一起剛從武漢返泰,正在隔離之中,自己偷偷跳下二樓溜出來的。幾天中,一起擠在賓館鬼混,喝茅臺,抽好煙??旎钭栽诘煤芰?。

      “送醫院!”事不宜遲,當即五個人一起被送到醫院,肺部片子拍下來,真是肺炎。隨后辦了住院手續。

      11點多鐘落網,到凌晨三、四點住院,前后總共四個多小時。

      不用說,李偉他們一眾人自然也要隔離了。

      所幸的是,后來嫌疑人經過兩次核酸檢測,全都排除了新冠肺炎。

      “萬歲!”小倪忍不住捶了李偉一下。

      212日,泰州新增2例新冠病毒病例,截至21124時,累計確診新冠病毒病例36例。”

      213日,泰州新增2例新冠病毒病例,截至21224時,累計確診新冠病毒病例37例。”

      患者從三市五區不斷向人民醫院送來。

      幾幢大樓尤如一個巨大的吸納箱,不停地吸收形形式式的新冠發熱患者,疑似的,確診的,重癥的,診斷后一一安排治療。十多層的病房大樓分為三個部分,三樓以上為疑似病人,七樓以上是確診病人,十一樓以上是重癥病人。

      如果說,整個交通和社會面的防控是一個巨大的面的話,那么,人民醫院應該說是聚集的焦點,疫情的核心。所有的目光逐漸向這里聚攏。

      一天夜里,他做了一個夢,夢見一個巨大的無形的軟囊,閃著金屬耀眼的光澤,不斷被充實著、鼓脹著、旋轉著……突然,軟囊裂開了。猛地一驚,他醒了。

      “怎么樣?”周波知道所里弟兄們都是好樣的,但是身體畢竟不是鐵打的,他擔心李偉撐不住,連續十多天連軸轉了,吃、住全在所里。

      李偉頓時嚴肅起來,瞇瞇眼堅定而剛毅:“發熱門診,您放心!”

        他咬了咬牙。


      三、 復工復產

      二月中旬,一些企業陸續開始復工復產,街面上漸漸有了車笛聲。

      那天下午,急救車又呼嘯著又駛進醫院。李偉一看,一次性居然新送來7名病患者。這些人都是青壯年,是一家大型企業的員工,都伴有不同程度發熱。

      這是醫院目前一次性收治人數最多的一批,醫院立即進行檢查,發現肺部都有不同程度的感染,而且都在發高燒。

      “他們在同一個車間嗎?”李偉問身旁的一位護士。

      “是兩個車間。”

      “不好,”李偉脫口而出,這種企業車間人員相對密集,接觸頻繁,復工復產沒有兩天,就發生這樣的集中爆發事件,非常麻煩。必須趕緊查清他們之前的行程,了解他們活動軌跡和接觸對象,才能馬上采取措施,及時隔斷疫情,防止擴散。

      “馬上進去!”李偉示意小倪。兩人二話不說,穿起防護服,沖進隔離門。

      只能一個一個談了。

      “我們是警察,為了共同抗擊疫情,請配合我們工作。”李偉首先說明。“好的。”對方點點頭。

      “你叫什么名字?請把你近期活動情況,去過什么地方,跟什么人接觸過,盡可能詳細告訴我們。”

      “我叫楊大鵬,木易楊,大小的大,大鵬展翅的鵬,是姜堰梁徐周埭村七組人。”

      “什么?”楊的聲音很低,聽不清。“姜堰梁徐周埭村七組人。”對方重復著。

      “初一去土地廟進香遇到鄰居,嗯,是和爸爸媽媽一起去的,初二去梅垛三野村丈人家拜年,”楊的聲音越來越低,李偉只得伸長了耳朵,湊在楊的身邊。

      “請你說話聲音高一點,行嗎?”小倪不禁提高了嗓子。

      “噢,”對方無力地應了一聲,欠了欠身子。“去丈人家是一個人去的,老婆沒去。老婆叫李波。”楊隨即報了老婆李波的手機號碼。“聽不清,請再說一遍。”小倪大聲道,對方又報了一遍,小倪記下了。“去過外地嗎?”“沒有,我30天之內都沒離開泰州。” 

      好不容易完成一個。

      隔離區全部密封,厚厚的防護服罩在身上,加上防護手套,讓平時身手驕健的二人感覺笨拙了不少,特別是被厚厚的防護口罩捂得嚴嚴實實,感覺整個人透不過氣來。汗,開始往外冒。

      下一位。

      這一個狀態更不好,不僅精神疲憊,而且還不時咳嗽。

      “我是康利,湖北荊門人,”說完閉了一下眼睛,不愿說了。李偉跟小倪對視了一下,知道對方心壓力大,害怕。

      “我們還有救嗎?”對方突然直起身子,問道。

      “現在沒有確診,即使確診了,醫院也會盡最大的努力治療,但前提是你們也要配合。”李偉認真地對他說。

      對方不吱聲。又咳了一聲,開口了:“過年以來都住在美好易居城,房子是租住的。去年8月從浙江海寧到泰州后一直沒回去過,主要沒時間,10月份去南京玩過,”隔著面罩和口罩說話的感覺實在難受,“你等一下,什么時候去的南京,幾個人去的?”“就一個人,10月份。”康重復著??诳柿?,李偉習慣性地在桌上左右掃著。小倪笑了起來。李偉反映過來,也苦笑一聲。

      “你是租的房子嗎?幾個人?”“是的,我們是合租的,室友兩人, 其中1人過年回家了。”“還去過什么地方?”

      “前幾天去小區附近的利群超市一次,昨天,昨天——開始發燒了。”說完,兩眼無助地看著他。

      還有趙明,是邗鄲人,春節沒有回去,一直租住在鳳凰熙城1幢,前段時間去過廠里拿過出入證……

      ……

      7個人總算問完了,護目鏡上早就蒙上一層厚厚的霧氣,李偉全身已是汗流浹背,倪中錦感覺全身的衣服全部緊緊地“絞”在身上,讓他動彈不得,透不過氣來。

      倪中錦看看手表,12點多了,這場簡單而艱難的詢問居然花了近4個鐘點,要算從警以來最憋屈的。

      李偉翻看手機,一連串未接電話,周所的,所里的,妻子繆蓉蓉的,等等,足足有幾十個。他趕緊撥通了周所的電話。

      水!水!兩人抱起水杯,“”咕嚕”“咕嚕”一口氣連喝兩杯,才放下杯子。

      “堅持一下,一鼓作氣!”“沒問題!”兩人抹了下嘴,又忙著趕緊篩查跟7人有過密切接觸的34人,再分別向所里和分局匯報。

      忙完這一切,兩人也需要隔離。他倆面面相覷,只得苦笑一聲。自打上次抓獲10多名未成年盜竊犯罪嫌疑人以來,李偉已經是第二次被隔離了。

      什么叫一線?這也是真正的一線。

      也罷,終于可以好好地睡一覺了。他忽然想看看外面的月色,不知道冬天的月色是不是還像夏夜里一樣,那么清,那么亮……這么想著,可眼皮沉重起來,嗯,好累……就勢倒在床上,和著空調“呼——呼——”不緊不慢的勁兒,也呼呼著進入夢鄉。

      不知過了多久,一陣歡快悅耳的音樂響起,李偉翻了個身,繼續睡。

      還在響,而且越來越大,李偉下意識地一把抓住手機。是妻子,繆蓉蓉。

      “在哪里?”“所里。”李偉頭腦快速反應了一下。“昨天怎么回事?一點消息也沒有。”李偉想起來,原來說好每天晚上跟家里通一次電話的,昨天一忙,竟忘了。

      “對不起,太忙了,噢,太累了。啊——哈——”還沒有說完,接著一個大大的哈欠。“一切都好,你就放心吧。我會注意的。”其實李偉已經好幾次進入病房,但是他暫時不想說,盡管繆蓉蓉也是警察,在鄰近的姜堰區車管所干內勤。

      雙警家庭現在也不算少,所里就有好幾對。大家都知道,夫妻雙方互相理解,是雙警家庭區別于其他家庭的顯著特點??墒?,這一次疫情可不是鬧著玩的,武漢湖北已喪生多人,每天人數還在不斷增多。思前想后,李偉覺得進病房一事還是不告訴她為好,免得陡增煩惱。

      “銅銅呢?還好吧?”“嗯,還沒起來,昨晚纏著外公講故事,好晚才睡。”兒子大名李銘駿,剛上一年級,平時調皮得很,好在李偉管得住他。李偉揉揉惺忪的眼睛,又伸了伸懶腰。

      214日,泰州無新增新冠病毒病例,截至21424時,累計確診新冠病毒病例37例。

      215日,泰州無新增確診新冠病毒病例,新增1例出院病例。

      219日,泰州無新增確診新冠病毒病例,新增1例出院病例。

      220日,泰州無新增確診新冠病毒病例,新增2例出院病例。

      222日,泰州無新增確診新冠病毒病例,新增1例出院病例。已連續8天無新增病例。

      223日,泰州無新增確診新冠病毒病例,出院病例25例。

        泰州已經連續好幾天沒有發現病例了??娙厝匕屯@一切早點結束。

      繆蓉蓉比李偉小1歲,屬兔的,今年33歲。

      繆蓉蓉當年從鹽城師范本科畢業,很快通過社會招考考上了公務員,穿上了警服。有著一雙漂亮大眼睛、身材苗條的繆蓉蓉上穿上警服,嘖嘖,嫵媚、帥氣著哩。

      女干部多了去,警花可沒幾個,尤其是年輕漂亮的警花哪兒找?盯著繆蓉蓉介紹對象的熱心人來了,隔三岔五上門游說。推卻不過,繆蓉蓉也見了幾個,卻總是找不到感覺。

      同事顧姐也喜歡繆蓉蓉,覺得這丫頭聰明、善良還又秀氣,不知哪個小子娶回家才福氣呢!這樣的好事自己是不是也該沾沾?

      那個秋天的上午艷陽高照,顧姐喊住從門口走過的繆蓉蓉:“小繆,過來一下。”繆蓉蓉扭頭朝她望望,一臉的不解。“說個事兒唄。”

      就這樣,大眼睛的繆蓉蓉與瞇瞇眼的李偉,居然對上了眼。顧姐和李偉是同學。

      “媳婦兒,過來看看。”買婚房的時候,李偉征求繆蓉蓉的意見,繆蓉蓉一眼看到“依云灣”,心下頓生歡喜。“就這兒了。”說來也巧,這依云灣遠離喧囂,環境幽靜,位于泰州東部,正好離姜堰很近,是個絕佳的選擇。

      婚后不久,兒子降生了,小名銅銅??娙厝氐哪赣H見女兒女婿白天黑夜地忙,特別是女婿,幾乎一個星期沒有兩天在家,便自告奮勇地過來幫忙,幫著接送外孫、燒飯洗衣。銅銅是個機靈的孩子,去年上小學了,第一學期居然捧了“三好生”獎狀回來,大人們都很開心。大部分時間,銅銅都是跟外婆、媽媽在一起的,他似乎習慣了爸爸不在家的日子。只是在每年的“六一”兒童節,他會巴巴地跟爸爸討要禮物。

      李偉的確忙,所里值班、加班、各種任務、待命加在一起,一年中百分之七十的時間是回不去的。家里只得扔給妻子和丈母娘,他時常感到愧疚。實在抽不開身,他只能忙里偷閑給妻子打打電話:“感冒好點沒有?一定記得按時吃藥。銅銅呢,作業做好沒有?讓他接電話。”銅銅知道是爸爸的電話,就會下意識地躲得遠遠的。他有點怕他。有他眼里,爸爸有點“兇”呢。

      “銅銅,銅銅!”聽媽媽喊他,銅銅只好出來,一副沒精打采的樣子。“作業已經做好了!”他撐起膽子,大聲對著電話喊,然后扔了話筒:“我不要接爸爸電話!”隨即溜之大吉。

      李偉這邊卻眉開眼笑:“臭小子,等我回來,看不揍你!”

      在繆蓉蓉眼里,李偉不浪漫,但不浪漫的李偉每每卻有他獨特的表達。

      大年三十,煙花爆竹聲漸漸稀薄,李偉掏出幾個紅包,那是早就準備好了的,一一放在妻子兒子床頭。

      有幾次,所里值班,他初一清晨躡手躡腳回家,微曦的晨光里,先是好好看看妻兒熟睡的樣子——這樣子他百看不厭,再把紅包壓在被頭上。

      李偉把母子三人的一張合照保存在手機上,這是前幾個月專門照的親子照,丫丫憨萌,銅銅鬼精。他時不時拿出來看看,看著看著就哼起了小曲。     

      繆蓉蓉有時懊惱,懊惱兒子女兒都遺傳了李偉的瞇瞇眼。李偉一臉正色:“眼小怎么了?眼小精神,聚光著呢!”

      這次疫情來襲,李偉欲言又止,繆蓉蓉干脆道:“沒事,你去。我們——回——老——家!”

      澎湃新聞228日報道:泰州已實現病例動態清零,在江蘇省13個設區市中是首個。37例新冠肺炎患者已全部出院。

      說好的,今天回家。

      一個多月沒見妻兒了,李偉居然有些激動。忽然想起,這應該是結婚以來分別最長的時間了。

      說什么呢?

      病房里的故事?10次出入隔離區?唉,還是算了吧。還是說些輕松的事兒吧,說說卡口百姓送水餃送甜品吧,還有那天口罩被雨打濕,外賣小哥遞上幾只的暖心故事吧!

      遠遠地,楊樹林漸漸茂密起來。拐過這座橋,梅垛就快到了。

      李偉猛地一踩油門。

    2020531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