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許麗晴:老馬在途

    (2020-06-04 17:37) 5888758

      今年的雪,特別少。

      這天的夜雪越下越大,很快漫天飛舞,隨即凝成細小的冰凌,覆蓋著靜謐清曠的街道和廣袤蒼涼的田野。嚴寒也有了銳利之氣,“嗖嗖”直竄,四處囂張著。

      整個世界似乎都在沉睡。

      卻總有那么一雙雙警醒的眼睛,在暗夜中閃爍。

      興化交警大隊微信工作群,此刻沸騰了,不,是炸鍋啦。

       “真的啊,老馬!”老陳連豎三個大拇指。

      “老同志,不簡單!”小李連豎三個大拇指。

      “帶病堅持工作!”老潘又是三個大拇指!

      “別把身體弄垮??!”不知誰一聲驚嘆。

      內勤干脆直接端上“茶水”,一杯,兩杯……一連五杯。

      ……

      ……

      “你看你,惹事??!”馬紅來搓著紅腫的雙手,責怪身旁的輔警劉健。

      10分鐘前,劉健拍了馬紅來的一張工作照:暴雪中,白色的物流車車燈大開,馬紅來頭戴單帽站在車旁,攔車撿查。隨后發到大隊工作群里。

     我能挺得住

       疫情說來就來了。

      老百姓們歡天喜地地備好年貨,有的喜滋滋地盤算好過年假期的具體安排,有的風塵仆仆攜妻兒長途奔波返鄉團聚,有的望眼欲穿地盼望遠方的親人團聚,更多的民警們則關心那張值班表,只念叨別發生什么大事,好忙里偷閑陪家人小小的團聚一下……好歹一年忙到頭,誰不想好好歇口氣?不容易啊。

       “你這頭發快能扎小辮了,還不趕快收拾收拾?”妻子李艷琴催馬紅來理發刮胡子,自己也把家里擦了又擦。

      “曉得了”馬順從著。

       就在這時,警報拉響了,形勢不容樂觀。有關數據顯示,涉及往來湖北、浙江溫州人員軌跡、車輛、互聯軌跡7526條,當地先后數千人在湖北武漢務工經商。伴隨著春節這一全國性人口大流動,新冠疫情以百倍的瘋狂洶涌而來。朱學林副市長進行戰前動員,第一時間成立新冠肺炎疫情防控處置工作專班,啟動全天候疫情戰時狀態,抽調76名機關青年民警成立黨員先鋒隊。

       情報信息、人員核查、社區管控、道路查控等等,都是公安職能工作,可興化目前全市警力比例極低,僅占人口總數萬分之6.1,遠低于全國平均水平,而且民警年齡偏大,50歲以上的老民警占全局總人數的41%。

       警力嚴重缺乏,是目前一項重要難題。

       馬紅來坐不住了,直接撥通了中隊長趙東博的手機:“東博啊,我想上。”

       趙東博一愣:“你要上,抗疫?”他狐疑,馬紅來的病情他是知道的,10多年前,原本就患有中耳炎的馬紅來因為工作繁忙,耽誤了治療,最終導致兩耳失聰,繼而先后三次手術植入人造耳蝸。兩年前,又查出淋巴癌,20185月手術,接著又化療10多次,去年3月份主動上了班。

       “就是,我要去,現在哪里都差人手。”馬紅來說得很懇切。情況的確是這樣,全市設立18個交通管理卡口,交通、衛健、公安交警三家聯合執勤。全市交警總共才171多人,其中51歲以上的88人,實際能上路的人數少之又少,就拿兩人所在的二中隊來說,說起來10個人,1名內勤,1名外調,事故處理4人,實際可用警力包括馬紅來在內只剩下4人。“青年民警能上,我們也能上。”

       “我想想。”趙東博不無顧慮。警力再少,可人家老馬其實還是個病號,癌癥患者,盡管要強的老馬以“能吃苦”著稱,盡管老馬一再強調自己的病已好了,其實不是那么一回事,三個月一次的上海瑞金醫院靶向治療,就足以說明問題。

       “不要想了,放心,有事不怪你。”馬紅來像是猜透了他的心思,幾乎求他了。說罷,又補充道:“我能挺得住。”

       第二天,馬紅來的《請戰書》交上來了。

       豈止是馬紅來,疫情之下,興化全警參戰,警花媽媽來了,含淚一別卻義無反顧;超級“奶爸”來了,父愛如山亦重任在肩;白發老警來了,烈士暮年仍壯心不已;準新郎來了,推遲婚期去共赴時艱……推掉團圓飯、親友宴,告別友情、親情、愛情,無所畏懼逆行奮戰。

      這些天,馬紅來一直內心翻騰著?;氐郊?,妻子把泡著黃芪、西洋參的茶杯遞給他,他卻沒像以前那樣躺在床上休息,“跟你說個事,”“我報名了。”他簡單地說。“你……,”妻子盯著他,有幾分震驚,但很快說服了自己。夫妻幾十年,丈夫的脾氣她太了解了,忠誠、執拗,一根筋,非典時期,他也是報名上前線。妻子是個賢惠的女人,她強壓下自己的擔心,只是說:“那條棉褲我馬上幫你找出來,你要穿上。”頓了一頓,又道:“鴨子和蛋下午已經送來了。”

       馬紅來朝她擺擺手:“我歇一下。”轉身回房。

     風雪之夜

      正月初三,馬紅來連夜上了前線。

       興化市位于江蘇省中部,長江三角洲以北,東鄰大豐、東臺,南接姜堰、江都,西與高郵、寶應為鄰,北與鹽城衛國河相望,現有156多萬人口,面積2393平方公里,是地級泰州市人口最多的縣級市。這里歷史悠久,人杰地靈,經濟發展迅猛,連續多年進入全國百強縣行列。

      經濟的發展,隨之帶來的是人流量、交通運輸壓力加大,馬紅來值守的344國道陶莊卡口疫情管控點緊鄰鹽城東臺,是兩地交界處,素有興化“東大門”之稱,是興化疫情防控最前沿的卡口之一,過境車輛多,交通管控任務十分艱巨。

      從中隊到執勤點全程36公里,來回72公里。馬紅來和交通、衛健三家部門全天值守,每班4人三班倒。

      “夜班我上了,小劉和我一起。”安排值班時,他堅持著。小劉是輔警劉鍵,一個30出頭的棒小伙。

      “這——,哪行呢,你身體不好。”大家不同意。

      “聽我的,我是老同志!”他故意擺起老資格。

      夜班時間是從晚上10點到次日上午8點,正值隆冬季節,地處里下河腹部的興化可謂朔風陣陣,天寒地凍,即便白天艷陽高照,日落之后絲絲余暉和殘留的暖意也很快被寒徹刺骨的黑夜吞沒??诘墓ぷ髋锸怯眉b箱臨時搭成的,里面放了些口罩、手套、防護眼鏡、防護服等簡單的防護用品,還有八寶粥、方便面等食品和水果。四周除了蜿蜒遠去的國道,就是荒漠的田野,遠遠望去,燈火通明的卡口就是沉沉暗夜中的一顆夜明珠,明亮,璀燦,卻又冷峻、深重。

      卡口值守人員的任務是對外地進城車輛進行登記檢查,再引導護送到興化大垛高速路口。交通和衛建委的兩名同志負責攔車,他帶著劉健逐輛登記、檢測。疫情還在繼續發展,所有人都不敢掉以輕心。興化是全市最后一個出現確診新冠病患的,但最終結果如何,誰也不知道,人們既慶幸又擔心。

      兩周很快過去了,215號的這天,天一直陰沉著,晚上8點多開始飄起了雪花,不一會兒風雪交加,四處很快白茫茫一片。稍有經驗的交警都知道,這種天氣對交通非常不利,容易結冰打滑,路況極為惡劣,俗稱“過關”,稍不注意,就能出人命。

      手機響了,馬紅來一看,是中隊長趙東博打來的。

         “怎么樣,下雪了,要不要調一調?”趙東博人長得魁梧,心卻很細。

      “沒問題,我已經到了,好得很呢!”馬紅來故作輕松。

      趙東博心里嘆了口氣,他知道老馬其實站20分鐘就要休息一下,藥物也隨身帶著。按老馬的病情,加上高血糖高血壓的基礎病,根本不適合身處喧鬧之處,更不能勞累,定時服藥,少吃多餐,否則,病情就會復發??墒?,老馬什么也不管,堅持一線站馬路,不顧身邊車水馬龍車笛齊鳴,堅持直奔抗疫前線,不顧病痛挑戰身體極限。

      趙東博時常詫異,如果說,當初年輕的馬紅來閃閃發光的人生軌跡或者先進事跡讓大家覺得那是青年的一腔熱血滿腔熱忱,那么,年邁半百且身患絕癥之后的老馬一如當年毅然沖鋒在前,以血肉之軀奮戰在抗疫前線,他實在弄不清楚老馬身上怎么會蘊含那么大的能量和熱情,讓他能一直強撐病體戰斗不止?

      正思忖著,馬紅來又說:“不多說了,趙大,你也要保重,前天看你臉色不好,有什么趕緊說,掛了啊。”

      趙東博下意識地摸了摸自己的左胸,去年自己兩次昏倒在工作崗位上,一直沒能查出什么原因?,F在左胸上方裝了一只心臟監測儀。唉,豈止自己和老馬,另外兩名民警其實身體也不好。警力實在太緊張了,唉……

      積雪很厚,天很冷,寒氣“嗖嗖”地往衣服里鉆,路上很快又排了10多輛車。這個時候,最好的辦法是原地休息,待天氣路況好轉高速放行后再護送出發??墒羌毿牡鸟R紅來在檢查中發現,這批車輛中有七、八輛貨車,對方一個勁要求盡快放行。“裝的什么貨?”“雞蛋。”司機“撲通”一聲從車上跳下來,“交警同志,您應該知道,雞蛋和這些水產品是不能凍的,不然的話,就賣不出好價錢,損失就大了,公司會怪罪我的。”這批貨從東臺來,運往上海方向。

      老馬有些為難,“可這樣上路,不安全呢。”

      “無論如何,請幫忙想想辦法。”對方一臉焦慮。

      看對方著急的樣子,老馬于心不忍。企業不容易啊,他連忙安慰:“別急,我來想辦法。”看來只有區別對待了。他先跟其他車輛人員說明情況,要他們耐心等待,以確保安全。        “上車!”他朝劉健一揮手,招呼這批貨車緊隨其后,減速的同時,照著路面輪胎痕跡行駛。

      “減速行駛、注意安全!”他用喇叭不停地喊話。

      “減速行駛、注意安全!”空中回響著他沙啞的聲音。

      車隊在黑暗中慢慢蠕動著,小心地向前移動著,6公里的路程竟用了30多分鐘。

      返回的路上,劉健突然發現老馬頭上居然戴的是一頂作訓帽。疫情以來,誰都知道,嫂子李艷琴可是為老馬準備了加倍的“防護”啊,除了黃色執勤服外,平時根據不穿的棉褲專門多備了兩套,羊毛鞋墊也新買了幾雙,當晚臨時又為老馬鞋里換了一雙新的,這樣暖和點。

      “咋回事???這不凍死人啊”劉健忍不住問他。

      “這你就不懂了,下雪天戴棉帽的話,雪會凍在上面、站粘在上面,不好清理,我這單帽,甩甩就行了,不影響工作!”老馬頗有幾分得意,說著摘下帽子,朝劉健面前甩去。

      兩人哈哈大笑。

      雪停了,喧囂的卡口非常安靜。連續奮戰5個多小時,送走四趟車隊的馬紅來兩眼布滿血絲。“快喝口水吧!”劉健催促著,把杯子遞到他面前。他接過喝了一大口,伸伸背,扭腰跳了兩下,再來一套“八攻”、“八防”拳擊——這是馬紅來獨創的消除疲勞的模式,隨后又拿起掃帚清理積雪。積雪必須要現在清掃,不然一旦結冰就是安全隱患。

      這時,幾輛零星的貨車途經卡口想上高速。“高速封了,等開放再走吧。”他放下掃帚,“再等一會,天也快亮了。雪化了再走也不遲,怎么也不在乎搶這一會兒,安全最重要啊,千萬千萬。”他向駕駛員一一交待雪天行駛的安全注意事項。

      寒風中,他的雙手、臉頰凍得通紅。



    堅守堅持

      不止是趙東博,大隊領導也到崗位上看望過馬紅來,他還是那句話:“我能挺住。”

      “能挺住”這三個字,是馬紅來疫情期間重復的最多的一句話。

      簡簡單單三個字,其實包含了太多的含義。

      可能的解讀,一是“可以挺住”,二是“能夠挺住”,三是“必須挺住”。

      馬紅來的解讀,顯然是后面兩種,“能夠挺住”以及“必須挺住。”

      曾經有人問過馬紅來,你55歲了,身體又不好,還在一線站馬路,直至參加抗疫,就不怕身體搞垮了?

      問到這里,馬紅來略一沉思,回答道。

      “沒有想過,也不去想。”他的回答一如平常一樣響亮。“其實,老同志沖在一線的又不止我一個,比如說,還有6個月就退休的大隊車管所呂玉龍,和同是警察的兒子呂嘉偉一起上抗疫前線,甚至24小時待命;還有57歲的老民警林漢云,也是第一時間請戰,他的理由就是還有幾年就退休了,干一天少一天;還有老先進彭國平,表示快退休了,退休前我要大干一場。我是一名黨員,組織上對我恩重如山,沒有理由退縮啊。”

      陶莊卡口在縣城交界處,過境車流量大,交通管控任務非常艱巨,執勤人員既要檢查登記,又要引導護送,時常發生堵,同伴見狀不免著急,馬紅來這時總是說“別急,我來。”

      老馬說這話時底氣十足,自信十足:我老馬什么人啊,我可是30年的一線交警,城區十幾個崗亭哪里我不摸的門清?哪里道路有我老馬解決不了的問題?

      他利用自己多年交警一線的經驗,采取交替放線控制駛入、臨時管制等辦法,精準疏導,合理調配,總是很快解決車流急增問題,最大限度減少了疫情給群眾出行帶來的影響。

      “老馬真有兩把刷子!”聯合執勤的同志忍不住佩服的說。

      4月中旬,按上級通知要求,各處第二次設卡,馬紅來和機關人員再次回到熟悉的崗位。這次的地點,是在安豐高速路上。

      雖然泰州在全省第一個清零,但外防車輛入,內防反彈,人人有責,任重道遠,萬萬不可懈怠放松。馬紅來一再提醒大家不能放松警惕,一如既往地做好查驗工作。

      那天中午,像往常一樣,車輛不時駛過,在馬紅來及同伴的指揮下,停車接受檢查。

      先是一輛山東過來的貨車,經檢查放行。

      又過來一輛湖北武漢卡車,也經檢查放行。

      遠遠過來一輛紅色轎車,老馬按慣例示停。豈料,對方不僅不停,而且旁若無人地往安豐方向直開過去。

      “停車!”“停車!”

      老馬大喊。

      對方置之不理,越跑越遠。

      大家目瞪口呆。瞬間那一刻,老馬已認出是武漢車輛。

      馬紅來一個箭步沖到警車前,“啪”地一聲拉開車門,猛地跳到駕駛室,開車直追過去!

      向東向南,再向東。

      老馬緊追不放,一路喇叭喊話,終于把對方攔了下來。

      “我是警察,請出示駕駛證。”

      對方只好交出小本本,果然是武漢的。張鑫,20多歲。

      “為什么不停?”

      “沒有看到啊。”對方狡辯,并解釋說自己是做螃蟹飼料生意的,已在安豐一個星期,并且有“祥泰碼”。

      一測體溫,還算正常。“目前還好,可疫情防控,大家都有責任啊。”老馬直視著他,張有些不好意思,連連點頭。

      老馬撥通了安豐鎮長電話,征求鎮長意見。鎮長的意思是兩種辦法,任其挑選,一是讓其返回武漢,二是在此隔離14天。

      張鑫愿意就地隔離。

      “不好意思,給你們添麻煩了”張鑫慚愧地說:“謝謝你們。”

      “不要謝,我最大的愿望,是你的理解,配合我們的工作,這就是對我最大的支持。”

      馬紅來由衷地說,每個班次下來,最多的200余輛車,400多名人員在他的引導下完成登記、檢測工作。疫情爆發以來,他和其他年輕同志一樣,連續40多天沒有休息,先后檢查登記900余輛車,監測體溫1900余人,勸返外地車輛200余輛。

      有駕駛員問他:“每天查這么多車,接觸這么多人,你不怕被傳染么?”他把檢查好的證件還給駕駛員,直截了當地說:“怕?當然怕了,只是怕你們不懂事,不配合,怕你們掉以輕心惹出麻煩??!”



    感恩的心

      今年的冬天真的很冷,雖然早已立春了,路邊的迎春花也三三兩兩綻開幾枝,可春天的腳步似乎仍然有幾分遙遠。

      宅在家中的人們裹著厚薄不一的棉襖,警覺而又忐忑地不時朝外張望。

      春天在哪里?

      春天還會來嗎?

      那油菜花還會像往年一樣,飛舞迎春嗎?

      馬紅來回家的腳步有點沉重。

      他家住在城西南的楚水公寓2號樓,是2003年市里的拆遷安置房,98平米,兩臥朝南,廚衛朝北,中間進門的大客廳通敞明亮,家里除必須的方桌、床、柜和生活用品外,幾乎沒有其他多余的物件?;蛟S是因為這個原因,家里更顯寬敞,而且一塵不染。

      雖然簡單,但馬紅來很滿足。

      那一年的五月,馬紅來作為骨干被抽調參加城區交通專項整治工作組.誰都知道,這項工作是個“啃骨頭”的工程,不僅繁重而且復雜。

      馬紅來興沖沖地跟李艷琴說了這事,妻子一聽,忙問:“醫院的事咋說?”

      “什么醫院?”馬紅來一頭霧水。

      “你看你。”妻子忍不住了,聲音大了起來。隨手抓起飯桌上一本雜志扔向老馬。老馬一直患有嚴重的慢性中耳炎,醫生多次建議要避免噪音??衫像R從來不聽,堅持站他的馬路。不久,他中耳炎越來越嚴重。李艷琴無奈只好約了醫生,談好這幾天和老馬一起上門求醫。

      老馬稍一閃身,隨即按住妻子:“我知道,不就是看醫生嘛,稍等幾天,一空下來就去。”看妻子將信將疑又補充一句:“說話算數,放心。”一副信誓旦旦的樣子。

      哪知道,這一去,一忙又是幾個月。專項整治工作完成時,他的雙耳幾乎失聰,經過先后三次手術,裝上了人造耳蝸。人造耳蝸是利用植入內耳的電極,繞過內耳受損的部位,用電流直接刺激聽神經,使聽者重獲聽覺。手術后聽力雖得到改善,但因種種原因,老馬一下子難以適應,無法正常接受外界信息傳導。

      大隊領導見此情況,想照顧他到機關工作。這在好多人看來是求之不得的好事,而且他也的確不適合再在一線工作??墒抢像R卻一口據絕了。

       “到機關?謝謝組織上的關心,我還想繼續干自己的老本行。”

      “放心,絕對不會影響工作。”馬紅來很自信,今天不適應,還有明天,還有后天啊。他相信只要自己努力,沒有克服不了的困難。“用心就能干好工作”是他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

      2017517日上午,馬紅來在城區長安北路北水關十字路口執勤時,66歲的張某駕駛電動車闖紅燈,他當即上前制止,并對其交通違法行為進行現場教育。不想,張某不僅不配合,反而跳了起來:“操你媽的,多什么事呢!”邊說邊推搡糾纏。正在等紅燈的80歲的老人劉某說:“人家‘小馬’站馬路幾十年了,時時都為咱們安全著想,你咋下得了手的。”老馬不跟他計較,但該管的還得要管。“你過來,我們談談。”為了不影響交通,馬紅來將張某帶至路邊進行了批評教育,張某認識到了自己的錯誤,主動繳納了20元罰款。圍觀群眾紛紛為馬紅來的理性執法伸出大姆指。

       “人要將心比心,用心感化教育總會有效果。”馬紅來堅持嚴格執法與人性化執法相結合,實現了社會、法律效果最大化。

      興化千垛菜花是全國最美油菜花海之一。20184月,是“老馬”從警以來第10年參加當地的菜花旅游節安保。景區每天的車流量高達3萬輛,日均游客達8萬人次。由于景區河網密布,給道路交通安全管理帶來了前所未有的壓力。為確保景區交通安全萬無一失,馬紅來和戰友們每天要提前一小時上崗巡查線路,晚上要等到景區最后一輛游客車輛離開,他才放心地撤離,生怕外地游客因路況不熟滯留發生意外。

      414日,馬紅來在景區每天12個小時的超負荷工作已經連續奮戰了10天。此時,他從45日上崗之初的咽喉腫痛,聲音沙啞,已經發展到了頸脖腫大,最后連喝水都難以吞咽。馬紅來想著再“扛一扛”,但每一次吞咽都讓他疼痛難忍。

      他心想,大伙兒都是“一個蘿卜一個坑”,自己咋能“掉鏈子”呢。于是,為了不影響白天執勤,他直到夜晚才去醫院治療。然而,就這樣悄悄堅持了三天后,病情絲毫沒有好轉。417日,他在醫生建議下決定,前往上海瑞金醫院做全面檢查治療。

      然而,檢查的結果是,他被確診為濾泡淋巴瘤,即淋巴癌。

      53日,他在上海接受了手術,直到為做手術請假,領導和同事們才得知了他的病情。

        “老馬終于倒下了!”消息不脛而飛。

      誰都知道,老馬站了28年的馬路,無論刮風下雨,電閃雷鳴,都不肯往后退一步,是大隊出了名的“能吃苦”。城區11個崗亭到處留下了他的足跡。

      妻子下崗多年,兒子剛從學校畢業,全家的生活重擔一直落在老馬的肩上。誰都知道,交警手上多少有點小權,可他在路面執勤執法中一直按規矩辦事,老老實實,從不耍點子弄權,弄得親戚們也時常抱怨他“死腦筋”,誰也“沾不了光”。他自然也就沒什么“油水”。

       “工作上老馬沖在前頭,現在他生活上有了困難,我們要幫他。”得知情況后,大伙心疼得不行。大隊發起捐款,領導500元,民警200元,一位輔警主動捐款500元。許多同志主動捐款,市局黨委和總支為他申請大病救助……。經過10次化療,8個月后,老馬終于出院,回到他熟悉熱愛的工作崗位。

      8個月上班,化療了14次,許多人聽了都覺得不可思議,堪稱奇跡。

      大隊領導再次跟他提起調到機關的建議,他依然微笑卻是堅決地搖搖頭。

      知夫莫若妻,李艷琴知道丈夫的脾氣,不再多說什么,只是把醫院交待的事情一一記下來,她學會了測血糖、量血壓,從此以來,護理帶病工作的丈夫成了她每天重要的任務。

      老馬每天6點半起床,晚上10點多睡覺。老馬一起床,妻子已燒好一壺水,水杯里泡好西洋參、黃芪??崭苟似鹨槐组_水一飲而盡,再吃過一碗面條或兩只饅頭。然后,出門。

      白天崗亭值班,老馬隨身帶著妻子備好的無糖餅干和那個水杯。

      老馬家的電飯煲有兩只,一只專為他煮蕎麥飯,一只母子倆的白米飯。老馬以蔬菜為主,涼拌藥芹、青菜豆腐,清炒西蘭花或者茭白炒肉絲、豬骨頭湯,各種魚湯。魚類必須是野生的,不然含有激素,老馬不能吃。每天提醒丈夫服用來那多胺,還有早晚口服的降壓、降血糖藥,每個星期一到兩次測血糖、量血壓,她儼然成了一個頗為稱職的家庭助理醫生。李艷琴學得自己越來越能干了。

      所幸的,馬紅來恢復得不錯,目前已停服來那多胺,三個月一次的美羅華靶向治療還有兩次也結束。不止一次,大家都擔心地問:“老馬,這么辛苦——吃得消嗎?”

      他卻響亮地回答:“我沒有什么不適,很好!”

      曾有記者問他:“抗疫形勢嚴峻,你身體不好又年齡偏大,為什么還要求沖在一線?”

       他說:“我是苦孩子出身,復員回來后,我轉警轉干,國家為我提供了一份很好的工作。前年大病后,組織上幫我度過了難關,給我第二次生命。我快退休了,無以報答,只有多干一天是一天。”

      又有人問他:“你家庭經濟條件并不好,你是家里的頂梁柱,這么拼命,不怕累垮了身體?”

      他回答:“沒想過,也不去想,我現在覺得很好,很滿足。”

      有記者問李艷琴:“老馬大病初愈,又拼命投入工作,你不擔心嗎?”

      “擔心是擔心,但他熱愛這份工作,我只好支持他,也只能支持他。”

      好在春天已經到來,疫情已經緩解,全國“兩會”在京隆重召開。

      說來也巧,《中國藝術報》微信公眾號“兩會副刊”發表著名作家范小青主席的《油菜花開到興化》:

      “……興化的千島油菜花,那神奇而獨有的垛田,那傲立水中的油菜花,一片又一片,一垛又一垛,組成了壯麗壯美的獨一無二的奇觀……。

      想必,來年的油菜花,老馬還是要去守護的喲。

    2020520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