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趙永生:疫與情——記淮安區建淮派出所所長蔣大為

    (2020-06-08 08:40) 5890480


    與石塘鎮黨委書記研究封村方案

    宣誓

    在卡口測體溫

    夜間巡邏

    與女兒視頻聊天

          淮安市的淮安區,有很多歷史地標,比如淮安府、鎮淮樓、漕運總督府、漢韓侯祠等,但當問及處所時,更多的人是以周恩來紀念館為坐標,告訴你東西南北。這是淮安人的周公情結,特別是公務人員,以周恩來的大公無私與大愛大德為修身標準,踐行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

      周恩來紀念館西邊不遠處是南北走向的里運河,東邊與其對應的是楚州大道。沿楚州大道南下,跨過蘇北灌溉總渠與淮河入海水道,東去就是淮安區石塘鎮的鵝錢村,在抗擊新冠肺炎的戰疫中,蔣大為用愛與無私奉獻在這里寫下了人間真情……

      1.

      與更多的人一樣,蔣大為起初并沒有十分在意武漢發生的新冠肺炎,春節將近,他忙于全國公安機關“云劍”行動的本地推進,為年末歲初社區的治安穩定走村入戶,一切按部就班。人們期待的傳統佳節一天天臨近,年味越來越濃,鄉村處處洋溢著喜慶……也就在這個時候,武漢新冠肺炎的人數每日都有新增,2020123日凌晨兩點,武漢宣布封城,隨即大數據顯示,石塘鎮有好多在武漢務工人員返鄉,還有一批途經武漢返鄉人員……在武漢暴發的疫情,轉眼間到了淮安,到了石塘鎮,到了建淮派出所的轄區。因為新冠肺炎人傳人,因為疫區人員的輸入,氣氛一下子就緊張起來。

      大年三十,蔣大為守在派出所的值班室……

      125,也就是庚子年初一上午,石塘鎮黨委書記王海浪召開黨委與政府組成人員擴大會,學習習總書記關于防控新冠肺炎的批示和省、市委的文件精神后,根據大數據,分析了石塘所面臨的形勢,決定摸清武漢返鄉人員底數,為防控工作做準備,而重點又在鵝錢村。

      鵝錢村因鵝得名。

      京杭大運河從淮安穿過時,運行的格局發生了變化。清江浦以北的大運河,水流湍急,落差大,斷纜沉船的事時常發生,而南下的水流平緩,更適合航運,這也是朝廷把總督漕運部院設在淮安的原因,加之兩岸桃紅柳綠,風景一路,所以達官貴人騎馬而來,在淮安坐船南下,形成了“南船北馬”換乘驛站,也就有了住宿與吃飯,也就形成了中國四大菜系之一的淮揚菜?;磽P菜中有道名菜,叫紅燒鵝,據說,來“鎮淮樓”的食客,每餐必點,而這里的鵝,產于一個不知名的小村,這個小村也因為鵝,富甲一方,后來被稱之為鵝錢,也有人說這個村名來自一位姓錢的養鵝人,總之,是一個與鵝相關的村子……后來,這個村子里的人,除了養鵝,就是學廚師燒鵝,當不了廚師就學后廚的配菜,也有的賣菜……代代相傳,形成了職業傳統,時至今日,鵝錢村外出務工人員有三分之二與餐飲相關。有多少人在武漢務工,沒有確切的數據,但從武漢返鄉過年的就有532……

      疫情防控的形勢就是如此嚴峻。

      王海浪最后提出做好封村準備。

      2

      就在說及做好封村準備的一剎那,蔣大為與王海浪的目光相碰。蔣大為知道,決定封村是黨委的事,但執行封村必須是公安的力量,是建淮派出所的事。盡管派出所不能包攬所有,但作為派出所長,他必須承擔責任。于是,會議一結束,他向黨委交了“請戰書”,要求到抗疫最前線鵝錢村,負責全村的疫情防控工作,決心“以守護一村的安全,保全鎮、全區的安全,疫情不退我不退!

      向黨委提交了請戰書后,蔣大為隨即向淮安區副區長、公安局長王成偉匯報石塘片區的警力配備與石塘鎮,特別是鵝錢村疫情形勢,以及請戰到鵝錢一線的事。

      “那已經不是一線,而是前沿。”王成偉說:“公安干警,每一位都應該是一面旗幟,支持你,我們在一起!”王成偉除了工作細節上的交待外,還委派政治處宣傳教育科科長李冬冬幫助他工作。

      有好心的朋友提醒他:你已經沒有退路了,工作做好了,是你應盡的責任,出了岔子,是要被問責的。蔣大為理解朋友的善意,他說沒有想到退路,也沒有想到被問責,他想到的是人民警察這個職業。他首先通知派出所的全體民警與輔警取消假日休息,以新冠肺炎防控為中心,對所里的工作進行了分工,然后帶人到鵝錢村,一邊宣傳村民居家不聚集,守望不拜年,一邊察看地形,確定卡口點。125日下午,石塘鎮出現淮安首例輸入性新冠肺炎患者,大數據分析與個案調查,更多的密切接觸者鎖定在鵝錢村。石塘鎮黨委決定當晚封村,并成立淮安區石塘鎮鵝錢村疫情防控指揮部,由黨委書記王海浪擔任總指揮,組織76人的防控隊伍,由蔣大為負總責,并成立由31名黨員組成的鵝錢村疫情防控臨時黨支部,全體人員當晚宣誓入隊:疫情不退,我們不撤!此時,鵝錢村已經排查出與淮安第一例新冠肺炎確診患者密切接觸者多達25人。

      這是淮安市第一個確定封的村。

      2020126,鵝錢村有兩人被確診新冠肺炎,并有8個疑似病例……

      鵝錢村一下子成了淮安的“武漢”,為省、市所關注的“紅區”,成了全省特高風險村。

      這時,蔣大為感覺到了自己肩負的是一個怎樣的責任。他給妻子葛瑩打電話,說:“我一時回不去了,也不能回去,家里事你多上點心。”這是春節后給妻子的第一個電話。

      “我也回不去了,你給笑笑外公外婆打個電話,”葛瑩在高速車橋收費站做管理員,他以為她能回家,葛瑩說:“昨天我打過電話了,也跟笑笑說一下。”

      笑笑叫蔣歌笑,是他們的女兒,他與葛瑩都值班,笑笑住在外婆家。岳父是個老公安,知道發生了什么事,可笑笑纏著:“不是說好了就年三十值班嗎,剩下的時間陪我?”蔣大為怎么說呢?只能說別的事,轉移她的注意力,然后被外婆哄著放下電話。

      其實,蔣大為也心有不忍,岳父本來身體就不好,準備春節后住院治療,疫情有了耽誤,還不能好好休息,幫著帶孩子,連一句歉意的話也沒法對他老人家說……也只能這樣,蔣大為在朋友圈里留言:好好呆在家里,盡量不出門!其實,能待在家里已經很幸福了!我的家不能回,也不敢回……淡淡地流露出兒女情長。

      3

      蔣大為在鵝錢村設立了11個卡口,將指揮部的76人分隊編組,輪班值守,對全村所有的隔離人員,每天分上下午兩次上門測量體溫,并進行室內外消毒。沒有特殊情況村民不得出村,外地人不得進村;對進村與出村人員一律進行體溫測量與消毒,并填表登記,確認受訪戶,確定受訪時限。嚴格工作流程,科學防控,做到封得緊,守得住。

      223,立新組的劉永華與王秀梅夫婦清晨6點就來到鵝錢村的6號卡口點,向值守輔警趙威提出去渠南村的西劉組看一個親戚,說是歲數大了,在家里鬧別扭,去勸勸,在渠南,就隔著條灌溉總渠,也不遠,為了表示自己的誠意,夫婦倆把騎的電瓶車放在卡口,說是一個小時就回??梢恍r后并沒有回,只到下午5點多才到卡口,趙威在焦慮中等了一天,見到劉永華夫婦,二話沒說,直接帶到鵝錢疫情防控指揮部,讓蔣大為處理。趙威首先作檢討,不應該讓他出村,出去的理由并不充分,但趙威又說這樣不守紀律如果不從重處理,6號卡口就沒法管理了。

      蔣大為理解趙威的心情,安排趙威回卡口休息,然后了解劉永華夫婦情況。

      劉永華夫婦都是六十多歲,他們去看的是姐姐與姐夫,也都八十五歲了,因為家庭有點小矛盾,兩位老人心里不愉快,疫情期間又沒有親戚走動,這個結就化解不了,兩老躺在床飯都不吃了。劉永華夫婦放心不下,就趕來了。妹妹、妹婿一到家,兩老就下床了,兩三句話一說,氣就消了一半,再經一勸,氣就順了。聊了會,劉永華夫婦說走,兩老不讓,說大過年的,來了還不吃頓飯,就不好意思走了,王秀梅看兩老床上的被子年前沒有洗,就邊聊邊拆洗被子,晾好被子做中飯,吃過中飯收拾好桌子就著手縫被子,一切收拾停當,趕到卡口就是下午五點了。

      劉永華說完情況后,說實在對不起趙警察,對不起蔣所長,給指揮部添麻煩了。他們夫婦倆在跟著趙威到防疫指揮部的路上就一直說對不起。

      “其實你做的一切都沒有錯,只是在這非常時期,我們的管理不得不采取非常措施。”望著劉永華夫婦的一臉歉意,蔣大為沉默了會,說:“你離開鵝錢村將近十二個小時,這么長時間你能去很遠的地方能與很多人見面,現在誰能證明你到過什么地方見過什么人?鵝錢村是防控重點村,你會給別人帶去麻煩,假如你與新冠肺炎病毒攜帶者見過面,你又給鵝錢村帶來多大的危險?你知道嗎?”

      劉永華夫婦連連稱是,表示認罰。

      以自己的職業判斷,蔣大為認定劉永華夫婦說的是真話,但也不能沒個說法,都這樣一走就是一天,卡口也形同虛設了,問:“你說怎么罰?”

      “所長說怎么罰,我都認。”

      “去陪趙威值兩天班,”蔣大為說:“只當做志愿者,如何?”

      劉永華不知道什么是志愿者,但他說他自愿。

      疫情無情人有情,封村不能封了人間情意。蔣大為一直這樣想。

      與劉永華不一樣,應小桃沒有經過鵝錢村的卡口,為了躲開防控人員的視線,繞過卡口,應小桃凌晨4點鐘起床,走田埂,跨溝渠,穿過鵝錢的三個組,想進緊鄰的十里村看妹妹應小花與內侄,可天亮剛進妹妹住的那個莊子時,被村卡口點防控人員發現,經查得知來自鵝錢村,大驚失色,將其控制住后,卡口值班人員連忙向鎮里的駐村干部報告,駐村干部立即聯系蔣大為。

      蔣大為來到十里村卡口,看到應小桃滿是泥漿的運動鞋與看不清布眼的褲腿,一陣心酸,二話沒說,將應小桃帶走并送她回家,教她用視頻與妹妹聊天,叮囑她好好呆在家里,不走親訪友,不聚會,配合防控工作。

      “疫情退了,生活就恢復正常了。”蔣大為說:“也不會有多長時間。”

      應小桃滿是歉意地點了點頭。

      4

      鵝錢村封閉管理后,蔣大為一直給他的團隊傳遞一個理念,就是封村的工作不僅僅是看住幾個卡口,不讓人員進出,而是在有限范圍內精細化服務,穩定民心,保證新冠疫情有效防控。

      前魏組的魏鵬,56歲,孩子成房立戶,在外打工,夫妻倆靠生豬繁殖脫貧致富,年前沒有儲備多少精細飼料,突如其來的新冠疫情,以及沒有準確的防控倒計時,老魏慌了手腳,214日,當要出村購買飼料又被卡口阻擋時,情緒有點激動……蔣大為得知情況后,與淮安區公安分局駐點干部李冬冬一起來到老魏家。

      老魏家養了四頭母豬,年前先后生下35只仔,本來喜出望外,誰知一場新冠肺炎,轉眼間喜中添憂,家里的飼料看著就要沒了,可還沒有找到買家,現在連村子都不讓出,怎么得了?

      “原來供貨的三堡鎮那家飼料廠聯系不上了,村子又不讓出,”老魏一臉愁云,說:“豬養沒了,我們也不想活了。”

      老魏家的豬仔再過一個月,就可以出售了,按市價,每只仔應該在1500元左右。老魏說的雖是句氣話,但可見這些豬仔的份量。對養殖戶來說,這算是天大的事了。

      “您別急,我們不是來了嗎?”蔣大為說:“我和李警官幫你想辦法。”

      “就是讓你出了卡口,你也進不了其他村,別說是三堡了,你身份證一掏,人家就知道是鵝錢人,淮安的‘疫區’,”李冬冬說:“只能坐我們的警車。”

      蔣大為把魏鵬請上車,去三堡,飼料廠沒有復工,老板住在淮安市區,存放飼料的倉庫保管員因為確診為新冠肺炎,正在接受治療,倉庫也被疾控中心封了……蔣大為把魏鵬送回家,仍勸他不要著急,飼料包在他身上,三天時間,看到兩位警察如此用心,心也放寬了。

      送走了魏鵬,蔣大為與李冬冬一邊發朋友圈,尋找飼料信息,一邊通過公安平臺,找相關派出所聯系轄區里的飼料廠家,最后在朱橋、博里、白馬湖、魚市、溪河等地聯系了生產廠與代理公司,可不是品牌不滿意,就是價格談不攏,最后魏鵬認定了三堡那家廠的那個牌子,他說幾年來一直用這家飼料,質量信得過。蔣大為只得又找三堡這個廠家。老板住在市區,蔣大為就幫助他如何規范出行,來到三堡;與區疾控中心協調過了隔離期的封存貨物拆封問題……終于在約定時間內將豬仔飼料送到了魏鵬手中,解了燃眉之急。

      在封村期間,鵝錢疫情防控指揮部為村民送醫送花、代購物品、寄出快遞等服務190多次,村民有需要,他們就有服務……

      5

      按照秦嶺與淮河走向劃定中國南北分界線,淮安屬嚴格意義的北方,雖時至立春,已有了春的訊息,比如運河邊上的春季花草,已經萌動,柳條上苞芽也露出了褐色的毛絨……春天已經在回歸大地的路上,但因地溫上不來,野外的風還是颯颯陰冷,特別是夜晚,更為刺骨。

      鵝錢村的防控指揮部設在521鄉道,東西走向,順著道路是一條復堆河,在路南。路北是居民點,東西排開,并向北部延伸。東去500多米,就是鵝錢村的村部。

      這是進出鵝錢村的主要卡口。

      指揮部只有一頂帳蓬,20多平方,是民政的救災物資。夜晚的寒冷自不必說,值班的人守在帳蓬外的路口,輪休時才能到帳蓬里坐一會,或者打個盹,吃飯是靠鎮里送來的盒飯,基本上是冷飯。封村管理進入正常運行時,蔣大為考慮起長久之計。他知道疫情短時間退不了,得有較長時間打算。他在帶領大家向黨組織宣誓時,就保證要帶好這支隊伍—--這是鵝錢村防控新冠肺炎傳播的主力軍,主力軍不能出差錯,不能有一個倒下,這是他的職責。于是,他通過網絡找到了貨柜式工程用房的老板,租用兩只貨柜,借來了折疊床,保證指揮部主卡口值班人員能有一定的休息時間。為了值守人員能吃到熱飯,蔣大為又聯系上一位停業在家的飯店廚師,請他做飯,不能保證每人有可口的飯菜,但一定要保證有熱飯熱菜,每天也要讓每個值班人員吃一個以上水果,以保證有足夠的維生素……

      做好封村管理工作,蔣大為把服務社區群眾放在第一位,注重人文關懷;在帶好這支防控隊伍上,蔣大為同樣把關心每一個人放在第一位。在醫護人員與防疫人員到隔離戶測體溫與消毒時,蔣大為只要在場,總是檢查防護設施到位情況,嚴守操作流程,堅持不規范不得離開指揮部;不完備不得到隔離區。在工作安排上,蔣大為也是因人而異,讓每個人做更適合的工作。老湯是鎮執法隊的副隊長,有干勁,但蔣大為考慮他的年齡比自己大,凡是村里村外要處理的事務都自己上,讓老湯負責后勤。區公安分局派駐石塘的李冬冬一直在鵝錢防疫點,配合蔣大為工作,但凡到重點隔離戶,蔣大為一定不讓其前往,因為防護用具不到位……

      從封村到解除管控,鵝錢村抗疫指揮部的76名成員,沒有一人出現意外情況。

      6

      “大為為事慎密,轄區疫情防控、照顧防疫指揮部的其他戰友、為村民提供服務,無微不至,”李冬冬對采訪者說:“可他就是不在意自己與他的家庭。”

      2199點多鐘,蔣大為巡查了布在鵝錢的卡口后回到指揮部,感覺沒有過的疲憊,并伴有胸悶,于是,就在帳蓬的一角,躺在拼著的椅子上,想休息片刻,不一會,胸口又隱隱作痛,他先是一驚,后冷靜下來回憶最近幾天都接觸了哪些人,其實他也說不清,守在江蘇唯一的特高風險村,整天在這些人群中行走,本來就是風險……也就提醒自己不要多想,可胸疼不止,就不能不多想,也就想到了女兒笑笑,他覺得自己不能有任何閃失,否則,笑笑就笑不起來了。

      李冬冬在卡口回帳蓬時,看到蔣大為躺在椅子上,知道他累了,也沒忍心叫他,而蔣大為拗起身叫住了他,悄悄地說:“我的胸口疼,也覺得悶,二十多分鐘了,也沒見好,我想去醫院看一下。”

      “我陪你去。”

      “我能行,不用你去”蔣大為說:“你在這值班。”

      就在這時,妻子葛瑩發來語音,只響一下,掛了,他知道她怕他有事,提醒他有時間給她回話。蔣大為走出帳蓬,接開停在帳蓬外的警車,回撥了過去,手機屏一閃,跳出了女兒的小臉,哇的一聲就哭了起來:“爸爸!你什么時候回來?”

      “笑笑不哭,怎么了?”

      “笑笑想爸爸了!

      “哦,爸爸也想笑笑。”想來也有二十多天沒有見到笑笑了,這是父女倆最長時間的一次離別,還不知道哪一天才能見面,蔣大為說:“等忙了這陣子,爸爸就回去。”

      “嗯!爸爸加油!

      醫院為蔣大為做了胸透,也做了心電圖,診斷因心肌缺血導致的疼痛感,要他注意休息。蔣大為離開了醫院,又去抗疫一線。

      “爸爸加油”的父女對,被在一旁的李冬冬拍了下來,然后又制作成抖音發布,在淮安市政府、江蘇公安、中國警察、法制日報等網站與央視客戶端播出,傳遞著正能量……

      2020331,鵝錢村解除封閉式管理,蔣大為帶領他的團隊堅守了66天,在武漢輸入4名新冠肺炎與8個疑似病例的環境中,沒有出現一起交叉感染,沒有發生一起傳播。

      20202月,蔣大為因新冠肺炎防控被江蘇省公安廳記個人三等功;3月,獲評“江蘇好人”;4月,被評為淮安市勞動模范,并獲得淮安市青年五四獎章;5月,他們家庭被表彰為江蘇省“最美家庭”。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