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徐良文:零死亡”的生命奇跡是怎樣創造的?——南京市第一醫院援鄂紀實

    (2020-06-08 10:36) 5890714



    南京第一醫院援鄂醫療隊在武漢同濟醫院光谷院區

      庚子年的春天注定是個不平常的春天。

      在武漢,一場與死神的爭奪戰在殘酷的進行著。

      生而為人,都是血肉之軀。守護生命成為他們與這場突如其來的病毒作戰中遵守的至上理念。

      生死一線,他們逆風飛翔,與時間賽跑,為生命接力。

      52天,收治88名確診新冠肺炎患者,其中81個是重癥,7個是危重癥,在與死神的反復爭奪中他們創造了“零死亡”的生命奇跡。保持“零死亡”記錄,在武漢同濟醫院光谷病區17支國家醫療隊中,他們是唯一的一家。

      他們是誰?他們是江蘇國家援鄂醫療隊南京二隊,二隊隊長是南京市第一醫院副院長戚建偉。

      1、

      我們倆坐在他辦公室的狹小房間里,開始了交談。

      他已經從武漢回到南京50多天了,但在武漢的一幕幕場景仍每天在他腦海中浮現。一說到武漢他便有些激動,是啊,人生有無數種經歷,唯有生與死的經歷刻骨銘心。

      他從出征武漢的那一刻講起。

      28日元宵節晚上8點半,戚建偉接到了醫院黨委書記的電話,南京要組織國家醫療隊支援武漢,院黨委決定由他掛帥出征。在此之前,大年之夜,南京第一醫院已有4名醫務人員緊急馳援武漢,從那時起,全院上下,從書記到院長,從醫生到護士都積極主動報名到抗疫前線。戚建偉說,我很幸運作為領導馳援武漢。

      那夜,南京市第一醫院召集赴湖北醫療隊的消息在微信群里一經發出,各科室醫護人員就在第一時間踴躍報名。10分鐘之內,名額滿員;1個小時后,56名赴鄂名單全部確定,國家需要之時,沒有人退縮,全部義無反顧聽從召喚。

      此次出征武漢,南京二隊除了南京第一醫院56名人員外,還有溧水區人民醫院,浦口區中心醫院,江寧區人民醫院的76名醫護人員,共132名隊員。深夜2點,萬籟靜寂,卻有熱血涌動,此刻,戚建偉拿到了全部出征人員名單。

      大戰在即,一夜無眠。出發的物資在連夜采購準備之中。疫情肆虐,武漢醫療物資奇缺,必須準備充足的抗擊疫情的武器彈藥。70多臺套的醫療設備,包括無創呼吸機、有創呼吸機、除顫儀、心電監護儀等,可支撐一周的防護物資,如手術衣、口罩、鞋套、防護服等防護物資和所有人生活物資,裝箱、打包,標明名稱,貼好標簽……緊張而有序。

      第二天上午整10點,不同專業、不同科室、不同年齡層次的出征隊員全部集結到位,所有物資全部準備完畢。令戚建偉感動的是,醫院在N95口罩十分緊張的情況下,拿出差不多全部庫存的240N95口罩讓他們帶走,院黨委書記握著他的手說:你們去前方比我們更需要!我們盼著你們平安歸來!

      戚建偉深感責任重大!

      即將奔赴的戰場,病毒兇狠狡猾,無孔不入,在同病毒最初的交戰中武漢許多醫護人員被感染而倒下,教訓深刻。南京二隊隊員大部分并非傳染病科專業醫護人員,培訓至關重要。臨陣磨槍,不快也光,從10點到12點,僅有的2個小時,在感染科陶臻主任和李林護士長的指導下,隊員們爭分奪秒進行了病毒防護知識和如何穿戴防護衣等的培訓,隊員們認真聽講……

      12點,載滿隊員的大巴車離開醫院趕赴機場。

      家屬、親朋好友揮手相送,祝福平安,目光中充滿期盼!

      江蘇省委書記婁勤儉,南京市委書記張敬華率隊在機場為勇士們送行:你們要打勝仗,也要零感染,我們在南京等候你們平安凱旋,一個都不能少!

      要打勝仗,要零感染,省市領導的囑托直擊心靈,作為這支隊伍的主帥,戚建偉更感肩頭責任的沉重!

      2、

      夜幕降臨時,飛機在武漢天河機場降落。

      機場大廳里匯集了來自全國各地的數千名馳援武漢的醫務人員,一片緊張繁忙氣氛。

      早些時候,在飛機上,戚建偉用機長的對講機對132名隊員進行了第一次戰前動員,并組建了核心團隊,明確了醫療組組長、副組長及護士長。要求共產黨員發揮先鋒作用,沖鋒在前,勇敢擔當,做出表率!雖然大家來自不同醫院,但上了飛機就是一個整體,代表的是南京,是江蘇,要聽從指揮,要打勝仗,也要保護好自己,我的責任就是在勝利凱旋日,把你們一個不少地帶回去!

      當時的武漢,籠罩在戰爭氣氛中,隊員們在大廳里等待物資、行李和交通工具,一直到深夜,132名隊員才進入駐地,并且分在兩地居住,相距十多公里。當晚大家搶運醫療設備,有16名隊員第二天上午才拿到個人物資。

      210號上午,戚建偉參加了國家援鄂醫療隊第一次聯席會議。國務院副總理孫春蘭的話深深敲擊著他的心靈:你們是習總書記派來的國家醫療隊,你們的使命就是盡最大可能搶救重癥及危重癥患者,減少死亡!

      戚建偉再次被震撼,不再是代表南京,代表江蘇,而是代表國家!責任重如山!

      那時,國家衛健委每天下午3點都在新聞發布會上報告新冠死亡人數,居高不下的冰冷數字壓迫著全國人民的心,全世界也在矚目著武漢!

      南京二隊整體接管的E1-5病區,是3天前才由婦產科改造過來的隔離病區,52個床位,里面空空如也,什么醫療設備都沒有。戚建偉立即指揮安裝從南京帶來的醫療設備、打掃衛生、清理環境,進行人員排班和防護培訓。協助交接的同濟醫院院長對他說,你們南京二隊昨晚到的遲,沒能很好休息,今天就不要接收病人了吧。大戰在即,戚建偉也心疼隊員們,很想讓他們多休息一會。然而當天下午,國家衛健委領導就緊急詢問:你們什么時間準備好?今晚能不能接收病人?戚建偉明顯感受到指揮部的焦急和壓力,他知道早一點時間接收重癥病人,就能早一點挽救生命,他堅定表態:我們確保今晚11點全部準備就緒,并收治病人!

      緊張的氣氛中,時間過得飛快,211日凌晨1點,南京二隊E1-5病區開始收治病人。

      戚建偉回憶:那晚的經歷終生難忘,整個光谷院區燈火全開、警燈閃爍,救護車一輛接一輛開進病區,救護車來不及接運,后來就用公交車運輸,都是重癥、危重癥病人??!我沒經歷過戰爭,但我分明感受到了戰場搶救傷員的緊迫氣氛。他說,從凌晨1點到3點,僅僅2個小時,我們E1-5病區就收治了47個病人,本來是48個,其中一個病人還在轉運途中就死亡了,因此,交到我們手上的是47個。52張床位差不多一夜全滿。在我們樓上是鼓樓醫院為主的南京一隊,他們情況和我們差不多,也是52張床位,也是一夜收滿。

      說到這里,戚建偉有些沉默了,見到那樣的場景再堅強的心靈也會被震驚而感悲傷。

      “先前,我們預想了種種方案,可怎么也沒想到,形勢比我們想象的更加嚴峻,難怪國家衛健委領導命令如此緊迫!面對短時間收治這么多重癥及危重癥患者,全體醫務人員都沒有經歷過,而且病房條件又簡陋,接下來該怎么搶救?”說到這里,戚建偉再次沉默。“可是面對病毒的猖狂,我們是醫生,救死扶傷是我們的天職,再苦再難我們也不能退卻!”

      團隊在已有排班的基礎上迅速做出調整,排出了大小夜班和加強班的人員,確保收治的患者能得到盡快救治。

      那夜注定無眠,整座武漢都醒著,多座醫院都在連夜收治病人,因為中央的命令是:應收盡收!

      夜深了,醫生和護士們不顧疲勞地在安頓著病人。有7個病人沒帶行李,沒有被褥,有的病人剛挨到床就睡著了。其實,醫護們也都一天一夜沒有休息了,但他們不能睡,他們是戰士,病房是他們的戰場,他們想方設法盡全力在救治患者。

      第二天一大早,醫護人員開始對收治的病人逐個篩查,進行一對一的生命體征的檢查、觀測,有沒有并發癥,有沒有基礎???力求做到精確施治。

      此時,一個意外的情況出現了,有一個患者突發急性闌尾炎需要馬上手術,情況匯報給戚建偉。新冠加上闌尾,病人的死亡危險在增加,“立即聯系定點手術醫院轉院,馬上手術!” 戚建偉當即做出決定。南京二隊所在的醫院尚不具備新冠肺炎闌尾手術條件,戚建偉通過多方面的協調,很快得到落實,使病人順利做了手術,排除了危險,最后治愈出院。

      此突發情況并非個例,篩查中,警報一個接一個而至,47人中既有孤寡老人,也有夫妻感染、全家多人感染,有高位截癱的患者和懷孕28周的患者,甚至有精神障礙患者。特別是危重癥患者,時刻面臨著死亡的威脅,接下來將是一個又一個的嚴峻的生死考驗。

      此時,博士生導師、呼吸科專家,56歲的醫療組組長谷偉已是三天三夜沒能睡個囫圇覺了!他每天晚上是最晚一個出病房,出來后把每個病人情況全部梳理一遍才能睡覺。早上例會前,他又要先進病房巡視一遍,然后聽取匯報,復盤過去24小時關于救治、生活、管理、健康防護等方面的得失,大家都把得失點找出來。拿出最佳治療方案……

      戚建偉擔心他身體,因為來武漢之前他查出頸椎問題,為了來武漢而推遲了手術,每天帶著頸托進出病房。谷主任,你悠著點,你是先鋒,可千萬不能倒下??!沒想到第三天,谷偉暈倒在病房里。戚建偉強制他休息,但他稍以緩解又出現在病房。他說,那么多病人在等著我,我怎么休息得了!

      3、

      又一個危重癥患者亮起紅燈。

      228日夜間,一位75歲的李大爺被轉入病區。

      這位李大爺患有基礎的“心臟病”病史,從223號開始,出現胸悶氣喘,夜間不能平臥,伴有雙下肢的水腫,經利尿等對癥處理后,效果不佳,胸悶氣喘癥狀無明顯緩解,胸部CT及相關檢查確診為新冠肺炎危重癥患者,建議轉定點醫院,上報指揮部后,決定轉至光谷院區南京二隊院區治療。為何要放到南京二隊?因為,專家組在充分了解所在院區的17支援鄂醫療隊情況后,得知南京二隊的重癥醫學科副主任醫師施乾坤、副主任醫師袁受濤所在的治療組對心血管疾病的診療有著豐富的臨床經驗,李大爺患有心臟病等基礎病,為確保李大爺生命安全,便將其安排到以南京市第一醫院為主的南京二隊所轄病區。

      此時,南京二隊已經保持了18天“零死亡”的記錄,李大爺的收治,使戚建偉倍感壓力,因為伴有基礎病的高齡新冠肺炎患者是最危險的。

      入院當晚,重癥醫學科的主治醫師章文豪、孫加奎立即對李大爺緊急施行床旁心肺超聲檢查,明確診斷為重癥心臟瓣膜疾病。床邊超聲,是醫生的眼睛和耳朵,這臺超聲檢查機器是從南京帶到武漢的唯一一臺,危急時刻發揮了關鍵作用。超聲顯示,患者的心肺功能都處于衰竭狀態,伴有嚴重心肌缺血,生命體征極不穩定,病情極其危重,隨時可能死亡。

      夜深時分,戚建偉緊急組織專家針對李大爺的病情作專題討論,制定針對性的治療方案。入院后醫生已經給予李大爺心電監護,高流量氧療保證氧供,但李大爺依然嚴重缺氧。如果不能盡快緩解患者缺氧癥狀,死亡可能隨時發生。討論決定,由重癥醫學科副主任醫師劉穎連夜在床旁B超定位下進行右側胸腔穿刺置管引流術,在保證氧供的同時,給予糾正心衰、改善心肌缺血等綜合治療措施。劉穎不負眾望,雖然穿著雙層防護服,但依然寧心靜氣,憑借高超醫術成功實施右側胸腔穿刺,使患者胸悶氣喘癥狀得到緩解,瀕死感消失。

      然而,患者左側胸腔仍有積液,高流量氧療仍無法撤離。33日,重癥醫學科主治醫師鄒磊在B超定位下對患者再行左側胸腔穿刺抽液術。平時深厚扎實的基本功此時顯出威力,即使穿著厚厚的防護服、戴著護目鏡和多層手套,所有的操作也依然準確無誤。左側胸腔抽液順利,無任何并發癥,李大爺氧合情況得到進一步改善,終于順利撤離高流量氧療,轉危為安。

      戚建偉一顆懸著的心,終于放了下來!

      經過12天的重癥醫學科團隊的精心救治,李大爺的病情逐步好轉,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也得到控制,肺部病灶逐步吸收,逐漸停用氧療,病情平穩,達到最新版新冠肺炎診療方案(第七版)的出院標準。311日,75歲的危重癥新冠肺炎患者李大爺,被成功治愈出院。南京二隊再一次從死亡線邊緣成功地搶回一例危重癥患者。

      其實,對特別危重的新冠病癥患者同濟醫院光谷院區設有專門的ICU,由上海華山醫院隊接管。有人建議,為保證病人安全,減輕病區壓力,將危重者患者轉去專門的ICU。電話打去,才知華山醫院隊也不堪重負,他們說,別送了,我們也收不下了。

      怎么辦?戚建偉和團隊專家果斷做出決定:再危重的患者,我們也要自己就地救治!

      就這樣,在武漢的52天中,南京二隊一共收治88名患者,沒有一個人轉ICU,并實現了零死亡。這在光谷院區17支國家醫療隊中是唯一的一家。

      武漢同濟醫院光谷院區是專門收治新冠重癥及危重癥患者的病區,有來自上海,廣東,山東,浙江,江蘇,福建等六省市的17支國家醫療隊,共計2349名醫務人員與同濟醫院近800名醫務人員齊聚在此,與死神展開生命爭奪戰!

      戚建偉說:我們17個隊是同一天進去,同一天撤出的。堅持到40天時“零死亡”的只有江蘇的3支醫療隊。我們南京二隊咬著牙堅持到了最后,成為唯一一家保持“零死亡”記錄的醫療隊。

      4、

      “零死亡”記錄來之不易。

      武漢的52天,戚建偉親身感受到了國家對生命的尊重。

      戚建偉說:對每一個死者的治療情況,后來都要拿到專家會議上討論,地點在武漢市會議中心。孫春蘭參加過,馬曉偉、國家高級專家組成員都參加過。針對每一位死者,治療團隊要介紹救治方案和治療過程。這個病人什么情況、為什么會死亡?什么原因造成?治療有沒有問題?專家要提問。如果中間操作任何地方有問題,專家都會指出來。這樣做的目的是為后面的搶救積累經驗,降低死亡率。治療手冊換了一版又一版,每一版的更新都是以生命為代價的經驗總結。我們在討論中獲益匪淺,別人創造的經驗,我們認真吸取,運用到以后的治療中,保證了我們隊的“零死亡”。

      談到武漢的體會,戚建偉說:認真回想,有3點可以算作我們南京二隊的體會,這3點曾被寫進光谷經驗中。國家衛健委專門下文,要求其他醫療隊向我們學習。

      一是“團隊的協作精神”。南京二隊共有4家醫院,9個??频尼t務人員組成,有感染科的,呼吸科的、急診科的,神經內科的等等,科主任之間,到底聽誰的?我們的做法是,討論時允許各抒己見,一旦討論形成治療方案,任何人都要嚴格執行,不能各行其是。有的醫院在這方面就出了問題??浦魅沃g互相不服,各行其是,甚至專家提出的問題也不能很好執行。尤其是晚上,病人情況變化很大,值班醫生如果不安定下的方案治療,更容易出問題。

      我們明確提出,如果不能很好執行討論定下的方案,不但醫療組長不能當,就是醫生也沒資格當,要把他從一線換下來!

      對不同專業的醫生,根據需要隨時調配管理的病人,最大發揮醫生的專業長處。護士也是一樣,遇到危重病人增加,組長你就不要當了,充實到一線當??谱o士。

      我們對重癥、危重病人逐個進行會診,不但是自己醫院的專家,還適時請兄弟醫院專家來會診,我們請過協和的專家,同濟醫院的心血管、腎臟、營養、插管團隊都請來過。新冠是嶄新的病毒,沒有治療經驗可供借鑒,我們要虛心接受專家的建議??!

      還有利用南京市第一醫院互聯網醫院的平臺,請后方專家團隊實時會診。譬如我們遇到過一個心衰的病人,就利用南京后方的平臺,書記、院長親自參加遠程會診,病人不能動,抬出去就死,條件就這樣,就在床邊,怎么治療?出主意,定方案!

      第二個體會就是治療關口前移。當時我們發現,有的病區的危重病人,轉到ICU,馬上進行氣管切開或者插管,卻沒能挽救過來。為什么?我們分析是治療的時機晚了,如果早一些為患者打開氣管通道,患者就不會死亡。這就需要治療關口前移。不要等到不行了再插管或切開,要適時提前。我們有一個患者凌晨1點來的,病人命懸一線,2種辦法,一個送ICU,我們覺得這個病人路上轉運有很大風險,經不起折騰了;二是留下來,留下來怎么辦?要么插管,要么切開,把呼吸管道打通。這兩項感染率都很高,我們沒有負壓病房,手術要承擔高感染的風險。我們討論過后,下決心盡快進行插管。

      因為新冠肺炎危重癥患者體質差,無法耐受長時間缺氧及血壓、心率的劇烈波動,醫生必須在30秒內完成插管,或者成功或者失敗。醫生戴著3層手套,食指都是僵直的,方向和力道都不好拿捏。加上防護面屏上的霧氣,操作難度增加很多,所以每次氣管插管,對醫護人員都是一次生死考驗。由于治療及時,這個病人7天拔管,成功救治。

      除了床前插管、有創呼吸,病人的體位很重要,體位不當,很容易造成死亡。但是當一個病人身上插滿管子的時候,翻身很難的,一般七八個人才能翻得動。這樣就發明了糖果翻身法,34個人就能解決,最多5個人。

      孫春蘭副總理和馬曉偉主任在專門聽取6家醫院的工作匯報時,我們是唯一代表光谷院區去匯報的,如何做到“零死亡”,問的非常詳細,還有關于復陽的問題,二次感染等問題。聽完匯報,孫總理專門指示,6個隊里面有兩個隊的經驗要好好總結,一個是我們,一個是金銀潭醫院。要我們以書面形式匯報給國家衛健委。

      第三就是精細化管理。細節決定成敗。每次確定治療方案后,要準確執行救治方案,醫生穿著雙層防護服,點位不容易精確,但確是一點都不能疏忽,稍有疏忽病人就有生命危險。

      最后轉出去的那個病人,來之前已經到了3家醫院,生了褥瘡,血象2萬多,10多天中幾次呼吸停止,都被我們及時搶救過來。我們請了國家級專家幾次來會診,在26日那一天,我們又把專家請來會診,專家看后說,這個病人沒有必要再搶救,放棄算了!但如果放棄,就意味著我們“零死亡”的記錄要失去。教授走后,我們的骨干,班組長開始討論,70%都同意放棄,那么多專家都說過了,我們也盡力了,算了吧。但是我們有幾個醫生有不同看法,這個病人來的時候非常危重,瀕臨死亡,經過治療有向好的跡象,怎么又突然間不行了?有的說,先前向好,那是回光返照。在這種情形之下,大家都期待著我來拍板。我講了2句話:第一中央給我們的任務就是減少死亡,因此我們把所有的工作重點都要放到搶救危重癥病人身上去;第二句話是,只要有一線希望,就不松懈,不放棄。生命至上是我們必須堅持的理念!

      27號凌晨4點多鐘,我們一個很有經驗的醫生,思考著這個病人能否挺過當晚,因而睡不著覺。他連夜爬起來趕到病房,對病人實施胸腔穿刺,抽出胸腔積血,再次使病人轉危為安。做完穿刺手術,這個醫生腿一軟,直接坐在地上了。他說,要是再晚一步,這個病人就掛了!

      28號院區所有剩余的病人要轉院,轉院時指揮部講的很清楚,如果病人死在路上,算我們的,轉院后24小時內死亡也算我們的。我們團隊下了決心,一定要確保病人轉院的生命安全。轉院前我們對所有細節都作了充分準備,不但團隊在轉院途中跟隨,并且要求醫護人員在轉院后也要向接管醫護人員詳細交代病情及協助治療,就這樣8例危重病人成功安全轉院,南京二隊實現了零死亡。

      此時,武漢最后的10家定點醫院也在繼續縮編,全市僅剩的700多例重癥和危重癥病人,將被集中收治到武漢金銀潭醫院、肺科醫院、湖北省人民醫院東院,各個醫療隊將用最先進的醫療資源治愈他們,完成生命的接力!

      5、

      我們不再去描寫那緊急搶救的場景了,那太過殘酷,我們選擇幾個溫馨的場景來體現南京二隊病房的精細化護理。這條經驗曾被譽為“光谷經驗”受到孫春蘭副總理充分肯定。

      南京二隊臨時黨支部的李林曾寫下過如下文字:

      坐標:武漢同濟醫院光谷院區。

      “謝謝你們,來自南京的天使們,以后我們要千倍萬倍地報答你們。”這幾日,在光谷院區E1-5病區,不斷上演著催淚的一幕幕。

      第一幕:

      這一天是國際婦女節,身在隔離病房的她們,從一早睜開眼睛,就不斷迎接著驚喜。南京二隊有才藝的護士們用畫筆、彩紙制作了賀卡,用精美的彩紙、彩帶扎好一個個寓意平安的蘋果,親手送給病區里所有女病人們。二隊的護士長們也用自己的方式表達對病人的節日問候,她們自發籌集新的內衣,預定了鮮花,把內衣和鮮花作為禮物送給所有女病人。病人們站起身來迎接,用自己的手機記錄和白衣天使的定格瞬間,不斷鞠躬,頻頻感謝,目送護士長們走出病房,久久不愿意挪開視線??粗∪藗兟冻鲩_心的笑容,露出驚喜的神情,這群白衣戰士們無比滿足!

      第二幕:

      前夜

      同濟醫院金程程護士長發來信息:“李老師,3床、29床明天中午的長壽面已經定好啦!”。“太棒了,謝謝護士長!”

      南京二隊戴蓮護士長與物資保障組董艷老師打著電話:“明天我們需要準備兩個精致的小蛋糕,分別給我們兩位病人過生日。需要我們自己親自去購買,因為網上訂的都是大的,大的蛋糕病人一次吃不完,但又不方便分給整個病區病人吃,所以我們要選擇大小合適的蛋糕,據說能買到小蛋糕的地點比較遠,明天需要我們自己跑一趟。”“沒有問題!”

      蔡玲護士長微信連接二隊的繪畫才女邵明月,“明月,能不能麻煩你個事,幫我們彩繪幾件防護服,圖案選擇蛋糕系列,明天我們準備給兩個病人過生日。”“沒有問題,明天我白班,怕來不及,不過我想辦法今天晚上搞定!”

      趕路

      60公里以外,有一家符合要求的蛋糕店,預定好了蛋糕,告知最早下午三點能取,但預測了一下距離,等取回來已經將近五點,與商家細說了具體情況,蛋糕師傅抓緊制作,在下午一點告知可以取蛋糕了。司機師傅聽到消息,本來準備送完醫務人員趕回來吃飯,為了不耽擱病人過生日,直接掉頭趕往蛋糕店。下午兩點半,蛋糕到達光谷院區。

      慶祝

      進入病區,桌子上已經擺著兩張手工制作好生日賀卡,打開一張卡片是谷偉主任用心留下的祝福語:“祝歐陽先生早日康復,待明年梅花盛開相約南京。”并留下簽名和聯系方式,卡片上是滿滿的情意;另外一張卡片是施乾坤主任為病人做的藏頭詩:“千山萬水總關情,軍令如山援江城,萍水相逢心連心,安危與共寧漢親”,既道出了寧漢一家親,又寄予了“千軍平安”的美好愿望。

      穿上早已繪上各式蛋糕圖案的防護服,同濟醫院鄒護士長和南京二隊的六位護士長們捧著蛋糕來到病人門前,將蠟燭點起,唱著生日歌來到病人床前。“感謝你們,謝謝你們不但不嫌棄我們,還把我們當成親人。”患者說著,淚水浸濕了她的眼眶。

      李林最后寫道:

      同為中華兒女,疫情當前,我們感同身受,我們竭盡所能,攜手并進,共渡難關!

      最后,由我來寫第三幕吧!

      或許,你還記得那個懷孕28周的孕婦吧,她得到全院區最貼心的關懷,大后方捐贈的地方特產:蘇州的豆腐干,鎮江的肴肉,南京的鹽水鴨,甚至成都的鴨脖,廣東的柑橘她都在第一時間品嘗,院區還請來婦產科院士為她會診,最后母子平安。

      那天,南京二隊最后交班的隊員在完成關艙任務后,不知是誰小聲哼唱起了《我和我的祖國》,“我和我的祖國,一刻也不能分割……”漸漸這歌聲匯成了一曲合唱,在走廊、在病房,在院區的門前廣場上響起,醫療隊員們帶著口罩,相互擁抱在了一起!

      隊員們用這首歌向武漢這座英雄城市告別,許多人眼中閃現淚光!

      戚建偉最后說,我們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為了一個共同的目標,實現了救治方面的“零死亡”。譜寫了一曲生命之歌!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