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殷毅:三個援鄂警醫家庭的“戰地交響”

    (2020-06-17 16:09) 5896784

           “我們挺過來了!”

      鐘南山院士雨迎接廣州醫科大學附屬第一醫院馳援武漢的8位“勇士”回來時,說的這句話沖上了熱搜,讓無數網友熱淚盈眶。

      2020年初,一場新冠肺炎疫情突襲荊楚大地,蔓延波及全國。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全國人民眾志成城、團結一心,打響了疫情防控的阻擊戰,一批批醫療隊風雨兼程,從全國各地趕赴新冠病毒肆虐的“風暴眼”。

      在這些馳援武漢的勇敢逆行者中,有三位來自江蘇鹽城的年輕護士。她們是女兒、是妻子、是母親,她們還有一個共同的稱謂:“警嫂”。

      白衣天使,藏藍衛士。三個家庭,兩種職業,一樣的熱血。如果說生活中的“廝守”是最長情的告白,那么抗疫中的“分別”就是他們最激越的樂章。

      在這場以生命名義的戰“疫”中,這三個普普通通的援鄂警醫家庭,共同奏響了蕩氣回腸的“戰地交響曲”。

      “今天是個好日子,你保重!”結婚紀念日,吉同慶和薛冬娉攜手出擊,一起奔赴戰“疫”第一線

      人物卡片一:

      丈夫:吉同慶,1988428日出生,鹽城市公安局環境警察支隊主偵民警,中共黨員,先后3次榮立個人三等功、4次嘉獎。

      妻子:薛冬娉,19861222日出生,鹽城市第一人民醫院手術室護士,先后4次被醫院表彰為“先進個人”。援鄂戰場:湖北武漢中心醫院。

      “這是我的請戰書,寫得怎么樣?”薛冬娉轉過臉,問身后的丈夫。

      吉同慶探頭看了一下,“難怪有人夸你是才女護士,寫得挺好呀,要不你把去武漢的請求寫得再懇切些?”

      薛冬娉想了想,“我雖然不是醫生,只是一名護士,但是我要把自己化作一盞燈,一盞點亮新冠肺炎患者希望的燈……是不是太抒情了?”

      “我看沒關系,怎么想的就怎么寫,寫出你的真情就是了。”吉同慶摟了下妻子的雙肩,“老婆,你要想好了,現在武漢新冠病毒傳播很厲害,要有充分的思想準備。”


    薛冬娉在武漢

    吉同慶和薛冬娉分別照

    吉同慶(右)在辦案

      薛冬娉停下筆,拉住丈夫的手,“有你的理解和支持,我就足夠了。”

      你既然選擇去武漢,肯定有你的道理,我一定支持你。就是……”吉同慶欲言又止。

      “你怎么說一半留一半的?把那后半句吐出來。”

      “我可能要出一趟差,究竟要幾天還不好說,寶寶只能請我姐姐照看了。”

      現在外面處處防控疫情,哪還有人出差?”

      “我們正在辦的這起案子跟防疫有關,具體什么案子就不跟你說了。”

      薛冬娉大致有數了,丈夫在市公安局環境警察支隊工作,你說能是什么案子?

      作為警察的妻子,薛冬娉已經適應了丈夫的工作。在家里,她以一個護士特有的勤勉和堅忍,用柔弱的雙肩默默為丈夫撐起一片天空;在醫院,她恪守著南丁格爾誓言,視病人如親人,用一顆熾熱的“醫者仁心”溫暖著病人。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她在丈夫的支持下毅然選擇了逆行。

      220日,吉同慶和薛冬娉結婚8周年紀念日。恰巧就在這天的上午,鹽城市第一人民醫院舉行出征儀式,為薛冬娉等馳援武漢的醫護人員壯行。

      吉同慶和薛冬娉各拎著行李箱,來到市一院大門前。

      “今天是個好日子。你保重!”

      “今天是個好日子。你保重!”薛冬娉嫣然含笑,重復了丈夫的話。

      臨別前,這對年輕的警醫夫婦沒有再多的叮囑。因為,8年中形成的那種默契,已經勝過千言萬語。他們深情擁抱一下后,就奔向了各自的戰“疫”崗位。

      薛冬娉所參加的江蘇第八批援鄂醫療隊,當天就抵達武漢。

      在前往宿營地的路上,薛冬娉感受到病毒肆虐的至暗時刻。凜冽寒風中,街道空曠,大門緊閉,昔日繁華的都市似乎成了一座空城。但是沿街的居民樓上掛著一條條標語:“武漢加油!”

      不屈的武漢百姓一直沒有放棄希望,武漢也絕不是一座“孤島”。和他們一起抵御新冠病毒的,還有像薛冬娉這樣來自外地的白衣戰士,冒著隨時被感染的危險,奮力拉開患者生與死的距離。

      武漢市中心醫院的21薛冬娉戰“疫”的崗位。來自鹽城的醫護人員接管了該院兩個病區,一共80多位新冠肺炎患者。薛冬娉在呼吸二區,相比一區多20幾位患者,而且危重病人都在二區,有的患者還伴有各種基礎疾病。

      她在當天的援鄂日記上寫道,“作為援鄂醫護人員,這里就是我的戰場,作為警察的妻子,更應該有奉獻的精神。”

      一到病區,薛冬娉就在自己的防護服上寫下“警嫂”兩個字。病區白色的身影中,“警嫂”兩個字格外耀眼,向患者們傳遞出一種特別的信任和力量。

      20床是位老奶奶,原來患新冠肺炎在這里住院,經治療后轉陰了,可是出院隔離的第二天就跌了個跟頭,骨折了,老奶奶又被送了回來。

      躺在病床上的老奶奶不能動,而且體質很虛弱,皮膚的彈性也很差,長期臥床就會生褥瘡。薛冬娉每隔一個小時就給老奶奶翻次身,每天都為老奶奶換衣擦身,床單臟了就立即換上干凈的。

      老奶奶感動地說:“閨女,就是我親兒女也沒有你這么細心哪。”

      薛冬娉微微一笑,“奶奶,別這么說,在這里我就是您的親人,我替您的兒女盡那份孝心呢。”

      為了幫助老奶奶盡快康復,薛冬娉請示領導,特意為老奶奶換了一張氣墊床。

      病區里有位70多歲的重癥病人,全身癱瘓,不能說話,除了有一點痛覺外,沒有其它知覺,一直處于淺昏迷狀態,就像個植物人。

      這位生命幾度垂危的病人,也是薛冬娉重點護理的對象,每隔兩個小時就要做一次鼻飼流食。

      鼻飼是通過一種專用的鼻飼管,將食物成分人工輸送到胃腸道,達到在不經口進食的情況下保證病人基本營養需求的治療目的。

      這種看似簡單的操作,薛冬娉每次都非常細心。先是把病人家屬送來的蛋白粉、米粉兌溫水調成營養液,確認沒有細小結塊后,再用專用的輸注器慢慢將營養液注入細長的鼻飼管。

      由于病人的雙耳一直拉著N95口罩帶,為了防止壓瘡,薛冬娉在他兩側耳根部分別貼上防壓貼,除了定時翻身外,還在病人的臀部也做了防壓護理。

      經過精心醫療護理,這位高齡重癥病人的檢測指標終于轉陰了,而且也恢復了一點知覺,有時會用手指傳遞一些信息。

      病人的家屬得到消息后非常激動,在微信中再三表示感謝,一定要和薛冬娉合影,留下江蘇醫療隊的美好回憶。

      病區最里邊的病房住著一位30歲左右的男性。這個病人去一家超市購物后被隔離,后來確診患了新冠肺炎。入院治療后,癥狀逐步減輕,但是核酸檢測指標卻時陰時陽。

      剛開始,薛冬娉給他輸液時,這個病人還和她打招呼,很客氣,精神狀態很好??墒沁^了一段時間后,他一會兒喊頭痛,一會兒說胃不舒服,一會兒又說拉肚子。特別是夜深人靜的時候,這個病人經常按響護士站的呼叫鈴,每次醫生檢查都沒有發現什么問題,被他弄得很緊張。

      薛冬娉分析,這個病人可能因為治療的時間比較長,看到別人陸續出院了,產生了焦躁的情緒。

      盡管病區領導有要求,除了正常巡查和必須的治療護理外,一般情況下醫護人員盡量少在病房里逗留,以防被感染。薛冬娉還是來到這個病人的房間,試圖治好他的心病。

      “我感覺自己的身體已經很好了,為什么還不能出院?

      薛冬娉用輕松的語氣說,“因為你還沒有達到出院的標準啊。”

      “我不發燒不咳嗽,能吃能睡,醫院是不是搞錯了?”

      “檢測結果是科學結論,你應該相信的。”

      “我一直在質疑。

      “你的心情我們醫護人員都理解,但是如果出院了再傳染給別人怎么辦?你在電視上也看到了,國家花了很大的決心防止疫情蔓延,武漢都封城了,就是治愈出院的人員還需要隔離一段時間。”

      這個病人也知道自己的要求出格,不理薛冬娉了,拿起床頭的一本書翻看著。

      薛冬娉看了下封面,是《平凡世界》。

      “你喜歡路遙的作品?”

      病人抬頭眄了一下薛冬娉,又繼續翻書。

      “這書不錯,說透了生活的真諦。比如,‘人的生命力,是在痛苦的煎熬中強大起來的。’”

      病人又抬起了頭,“讀過?”

      “讀過。”

      “你不是護士嗎?”

      “誰說護士就不喜歡讀書?這本書告訴我,無論遇到什么困難和曲折,只要火熱的心還在,還熱愛著生活,那么上帝對他就是公平的。”

      病人仔細打亮這位防護服上寫著“警嫂”兩個字的護士,豎起大拇指,“警嫂,說得好!”

      “你我都是平凡的人。書中不是說了,‘平凡的人生,總有風雨相伴’?就說你吧,去了一趟超市就感染了新冠病毒,很不幸,心里當然感到憋屈。但是你不調整好自己的心態,積極配合我們的治療,對你的健康會產生很大的影響。”

      病人不好意思地說,“我在武漢沒有親人,看到別的病人家屬經常送些吃的換的到醫院門口,渾身就不舒服,你這么陪我聊聊,我又感覺很正常了。謝謝你!”

      應該給這位外地病人更多的關心,消除他心里的孤獨感。薛冬娉把這個想法向帶隊的領導說了,領導決定只要有空,每個班都安排一位護士重點關心這位病人。

      關愛是雨露,真情是陽光。通過積極的心理疏導,這位病人重新振作起來。經過一段時間治療后,兩次核酸檢測均為陰性,做了CT檢查也沒有發現問題,符合出院標準了。

      出院時,這位病人朝“警嫂”薛冬娉連連鞠躬致謝。這一刻,讓薛冬娉覺得哪怕防護服再悶,消毒液再刺鼻,值了!

      “武漢的黑夜白晝,都是如此寂靜。生活上我已適應,病區的工作也井然有序地進行著。武漢市中心醫院,多么熟悉,又那么陌生。在這里,我們24小時輪班制工作,每班都有每班的故事……”

      每當治愈一位病人,薛冬娉都會在日記本上寫下一段文字。

      正當薛冬娉披掛戰甲,戰斗在武漢第一線的時候,她的丈夫吉同慶正和戰友一起,偵辦一起跨區域制售假冒偽劣醫用器材案件。

      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幾個河南、江蘇等地犯罪嫌疑人假冒某名牌醫用口罩商標,大肆生產劣質口罩,通過各種渠道向山東、江蘇、河南境內銷售,獲取非法暴利,給疫情防控工作帶來很大的隱患。

      “立即打掉這個侵害百姓健康、擾亂防疫秩序的犯罪團伙!”鹽城市副市長、市公安局局長張鎮下達了偵破指令。

      專案組迅速展開偵查,摸清其犯罪網絡架構。隨后,主偵民警吉同慶長途奔襲,帶隊抓捕該案銷售環節上的重要疑人侍某。

      蘇魯交界處,大雪紛飛,車少人稀,沉浸在緊張的防疫氣氛中。在當地警方的配合下,抓捕組很快鎖定了侍某的藏匿地——某小區一套出租房內。這個小區雖然實施了封閉管里,但是四周的鐵柵欄多處破損,留下許多缺口。

      在疫情防控的敏感時期實施抓捕,必須慎之又慎。為了防止侍某拒捕或者逃竄,造成群眾恐慌,吉同慶協調小區物業支持,化裝行動。

      “你好,請開下門。”

      “你們是誰?”侍某從貓眼孔里看到兩位戴口罩、穿著防護服的工作人員

      “我們是小區物業的,根據上級要求,要對你屋內進行消殺滅菌處理。”

      侍某遲疑了一下,還是開了門。

      進屋后,吉同慶迅速掃視了兩個房間,分別堆放著十幾只標有某某牌醫用口罩字樣的紙箱。

      侍某在毫無防備的情況下被戴上了手銬。嫌疑人到案后,專案組順利突破全案,一舉搗毀這個非法生產窩點,全鏈條打擊,共抓獲犯罪嫌疑人58名。

      該案成功偵破后,吉同慶馬不停蹄,又和戰友一起遠赴北京,偵辦另一起跨省特大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案……

      手機,成了薛冬娉和吉同慶溝通的唯一渠道。由于夫妻倆工作時間不一致,彼此間更多的是微信留言。

      “你看,我剪掉頭發樣子像不像假小子?”

      “今天又有一位病人出院了,我好開心!”

      “我想寶貝了……”

      “你一定要照顧好自己。”

      ……

      妻子微信留言是吉同慶每天的期待,每回看到妻子微信頭像上的紅點,他的心里既激動、又緊張。能知道妻子的消息,他激動;擔心妻子的健康,他緊張。

      “家里一切都好,寶寶有我姐姐帶著,放心。”

      “我現在北京的平谷區辦案。吃飯都是點的外賣,由機器人送到酒店房間,挺好玩的。”

      “自己多保重,一定要注意安全。”

      “等你凱旋的那天,我燒你喜歡吃的紅燒魚。”

      ……

      雖然知道妻子并不能第一時間看到,吉同慶還是執著地給妻子留言。

      “藍衣為你,警徽熠熠;白衣為我,救死扶傷。藍為忠誠,白為純潔;攜手抗疫,共渡難關。風雨同舟,同甘共苦;春暖花開,團圓有時……”

      微信中,才女護士薛冬娉寫了一首詩,與丈夫相互鼓勵、互訴衷腸。

      “老婆,我等你平安凱旋!”陳軍和袁園的戰“疫”浪漫就是共同堅守,一起迎來春暖花開

      人物卡片二:

      丈夫:陳軍,1989年出生,東臺市公安局農干橋派出所副所長,中共黨員,曾獲鹽城市社區民警崗位技能比武優勝獎,多次被評為“全市優秀社區民警”“優秀共產黨員”。

      妻子:袁園,1987年出生,東臺市人民醫院感染科護士、帶教老師,中共黨員,先后獲得東臺市“最美巾幗奮斗者”“優秀護士”“十佳警嫂”“三八紅旗手”“青年崗位能手”等榮譽。援鄂戰場:湖北武漢市中心醫院后湖院區。

      20201月下旬,武漢疫情波及江蘇,境內出現了個別輸入病例和少數疑似患者。為了防止疫情蔓延,東臺市人民醫院以最快的速度把感染科病房改造成隔離病區。

      感染科護士大多是80后,沒有抗擊“非典”的經歷,大家都有點緊張。作為一名黨員護士和帶教老師,袁園第一個申請進入隔離病區。

      疫情蔓延,別說醫護人員緊張,那些被隔離的疑似患者更恐慌,心理壓力大。

      一位姓王的大姐和東臺市首例確診新冠肺炎患者有過密切接觸史,被醫學隔離后躺在床上一動不動,送進去的飯菜幾乎沒動過。

      袁園站在隔離窗外叫她。王姐不應答。

      這位大姐一定有什么心事!




    袁園在隔壁病區過生日

    袁園在武漢一線

    陳軍走村入戶核查涉疫信息

      袁園和同事交待了幾句后,穿戴好防護用品進入病房,“王姐,怎么不吃飯呀?”

      王姐低頭抽泣。

      “你這是怎么了,有什么煩心事能告訴我嗎?或許我能給你出出主意呢。”

      王姐哭得更厲害了,“我已經得這種病了,還吃什么飯哪,我老公和孩子怎么辦?”

      原來王姐是擔心自己被確診,會離開這個世界。

      “你不要太過緊張。據我所知,新冠肺炎雖然有傳染,但并不是每個接觸者就一定被感染,你目前只是有低燒癥狀,在隔離觀察。”袁園講解了有關新冠病毒的知識后,繼續勸她,“你如果不吃飯,身體免疫力就會下降,我想這后果你應該清楚的。”

      聊了十多分鐘后,王姐說沒胃口,不想吃米飯。袁園讓同事把自己帶的面包和水果從緩沖區接過來。

      看著王姐吃過飯后,袁園又用工作手機和她老公聯系,“我們需要被隔人員家屬的支持?,F在王姐最需要的是丈夫的關懷,讓她真切感受到親人的愛,她才會有勇氣來面對。”

      王姐的老公隨后和王姐通了電話,下午又送來一些吃的用的??吹酵踅闱榫w穩定后積極配合醫生檢查,袁園心里那塊石頭算是落了地。

      袁園的丈夫陳軍,是東臺市公安局農干橋派出所主持

      工作的副所長。妻子被封閉在東臺市人民醫院隔離病區,他在自己的轄區內忙著疫情防控,8歲的女兒陳碧浛只好留給爺爺奶奶帶著。

      農干橋派出所只有4名民警、4名輔警,警力雖少,但疫情防控工作一樣不少。轄區內有8個農業生產區、3個居委會、4家國企,12家涉農中小企業,另外還有旅館、飯店、學校、醫院和超市、浴室等20多處防疫重點區域。

      疫情就是警情,防控就是責任。多年的基層工作經驗告訴陳軍,排查是最好的防范。他把全所人員和轄區黨員干部混合編組,分成18個小組摸排外來人員、清查出租房屋、核查交辦數據、勸停公共營業性場所,同時對轄區進出口通道實行臨時管制措施,逢車必查、逢人必測、逢人必問。他白天匯總各項數據,梳理外來人員、社會面疫情防控情況,晚上帶隊巡邏執勤,困了就在車上瞇一會兒。

      一天晚上9點左右,陳軍巡查到百家村,發現一戶民居的燈亮著。

      咦,這戶白天剛摸排過,全家人常年在廣東居住,并沒有返鄉???

      陳軍立即敲門。

      戶主的兒子小王開門了。

      原來,小王是因就讀的大學推遲開學暫時回家的。陳軍詳細詢問小王近期的行蹤、測量體溫,隨后向當地疫情防控指揮部匯報,及時對小王落實了居家隔離措施。

      春雷響,萬物長。疫情防控的關鍵時期,也是農田作業的重要時候,農時可不等人。

      轄區的老張家有30多畝西瓜田,與其相鄰的老陸也承包了20多畝地種西瓜。西瓜種植有一定的技術要求,而且集中在理藤授粉階段,本地掌握這門技術的人不多,需要提前預約部分外地人員。去年底這兩家就預約了8位外省瓜農,因疫情防控的需要,這些人一直不能成行,老張和老陸非常著急。

      陳軍在摸排中知道了這件事,意識到這里是西瓜產區,像老張和老陸這樣的種植大戶有100多家,不能因疫情影響鄉親們的收成。

      陳軍立即與該農業生產區的負責人聯系,統計今年西瓜種植戶的情況,對已經使用本地臨時工的種植戶逐一上門宣傳,講清只有本地不出現疫情西瓜才有銷路的道理,組織他們就近劃分區域,通過互幫互助的形式既不誤農時,又防止疫情輸入,圓滿解決了西瓜種植戶用工難的問題。

      龍河農機廠承擔了一項春耕新型作業機型的研發工作,但是兩名技術人員是從無錫聘請的,按照防疫期間的特殊要求,這兩人還不能過來。技術骨干不到位,工廠就復不了工。

      陳軍了解到這一情況后,主動和這兩名技術骨干聯系,詳細了解他們的家庭人員情況和當地相關信息。由于轄區內沒有隔離點,他又協調相鄰的三倉鎮集中隔離點,把他們提前安排進隔離點。經過14天的隔離觀察后,龍河農機廠順利復工。

      讓陳軍沒有想到的,他們這對一直在家鄉戰“疫”的警醫夫婦,會和800公里外的武漢扯上瓜葛。

      218日晚上,正在卡口點上執勤的陳軍,收到妻子袁園從醫院隔離病區發來的一條微信:我要去武漢。

      陳軍的第一反映是老婆開玩笑哩。但是隨后袁園又發來一張照片,漂亮的“長波浪”變成了齊耳短發。

      陳軍確信了。武漢是疫區,他的心里不免有些擔憂,但還是發了一個大拇指圖標,接著又回了一段文字:

      英姿颯爽,瞬間感覺你好偉大!不過我也是黨員,覺悟并不比你低,你既然決定了,我肯定支持你。

      袁園:我在學校就入黨了,又是帶教老師,我不去誰去?我們后天就出發,不要把這事告訴丫頭和爸媽。

      陳軍:你畢竟是我老婆,我還是有點不舍。放心去武漢吧,那里更需要你,家里的事我來擔。

      “尊敬的白衣天使們,現在我們已經在武漢的上空。請允許我代表全體武漢人民,向你們致以崇高的敬意!”客艙里傳來機長沉穩的聲音

      袁園推開舷窗板。外面,云海茫茫。

      通道艙簾拉開了,三位身穿防護服,戴著口罩、護目鏡的人依次走了進來,“各位白衣天使,飛機就要降落武漢天河機場,請大家戴好防護口罩,系上安全帶。謝謝!”

      原來,機組人員已經穿戴好防護用品。大家頓時感受到濃烈的疫情氛圍,機艙內一片寂靜,相互對望了一下,默默換上醫用防護口罩。

      腳下就是疫情風暴中心,袁園和隊友們即將投身這場沒有硝煙戰斗的最前沿……

      武漢中心醫院后湖院區重癥監護室,是袁園戰“疫”的第二戰場。雖然已經在家鄉醫院的隔離病區工作了20多天,但是到了武漢,要面對這么多重癥新冠肺炎病人,袁園的心里還是有些忐忑不安,有許多“怕”字說不出口。

      當她一走進病區,白衣天使的責任與使命驅使著她迅速調整好心態,立即投入了緊張的救治工作。

      4小時一個班,巡查、輸液、測量生命體征,吸氧、吸痰、鼻飼,翻身拍背、換衣擦身、心理護理……

      白班、夜班,醫院、病區,每天兩點一線……

      為了節約有限的防護用品,袁園堅持在病區內不喝水、不上衛生間,密不透氣的防護服被汗水濕了又干,干了又濕,有時感到胸悶氣急,就稍作休息,調整一下,繼續戰斗。

      到武漢的第六天中午,袁園剛給22床的張爺爺輸完液,老人家突然叫住她,“姑娘,我看手機上今天武漢又有人死了……”神情很沮喪。

      袁園連忙打岔,“爺爺,這兩天您的氣色不錯,飯量也上來了,再堅持一下,指標一定會恢復正常的。”

      “姑娘,你就跟我說句實話吧,我這病能治好嗎?”

      “您看不是有許多人出院了?那些死亡病例大都有多種基礎疾病,而且出現呼吸困難、呼吸衰竭等情況。爺爺您只有發燒癥狀,所以要相信醫生、相信我們、相信您自己。我們一起加油,爭取讓您早日出院!”說著舉了下拳頭。

      望著護目鏡里那雙明亮的眼睛,張爺爺放寬了心。他告訴袁園,“家里人分別在住院治療或集中隔離。我讓他們從今天起,每天都在微信群里報告自己的情況,然后相互鼓勵,從精神上給予支持。”

      經過一段時間的中西醫結合治療,張爺爺可以出院了,袁園立即把這個好消息告訴爺爺。張爺爺激動地說:“姑娘,要感謝你們,感謝江蘇,你們不遠千里、不懼危險來武漢幫助我們,你們的恩情我們會記住的。”

      “爺爺,這是我們應該做的,因為我們都是中國這個大家庭的一員。”袁園又叮囑張爺爺,“您回到社區還要再集中隔離,醫生開的藥一定要繼續服用,有什么不清楚的隨時微信聯系我。”

      張爺爺出院后,又轉來了一位80多歲的重癥患者李爺爺。

      一級護理、病危。心電監護、鼻飼管、導尿管……躺在病床上的李爺爺身上插著許多管子。

      李爺爺很瘦,長時間這么躺著極易生出壓瘡,增加他的痛苦。袁園和同事小薇給爺爺換上了氣墊床,幫助他翻身。

      李爺爺指了指桌上的紙和筆。袁園明白了,爺爺要表達什么,就遞給他。

      李爺爺顫抖著寫了四個字:家里視頻。

      袁園用李爺爺的手機聯上了他家人的微信。當看到老伴時,爺爺的眼淚一下子涌了出來。他家里的人一直在鼓勵爺爺,讀他們寫給爺爺的信、孫女給爺爺唱歌……

      這溫情的一幕幕,讓袁園也浸濕了眼眶。又到翻身的時間了,袁園突然發現監護儀上心率、血氧數值出現異常,李爺爺的表情也很難受。

      經驗告訴她,李爺爺的氣管里堵了一口痰液,就立即給他拍背。終于,一大口痰液從爺爺的口腔里咳出,監護儀上的指標也漸漸穩定了下來。

      過了一會兒,袁園又給爺爺進行鼻飼、更換輸液、處理大便。做完這一切后,爺爺又指了下紙和筆。

      袁園以為爺爺又要視頻了,直接把手機給他,他卻搖搖頭。

      袁園遞給爺爺紙和筆。爺爺寫下:姑娘,謝謝你!

      雖是簡短的幾個字,卻包含了爺爺深深的謝意。

      袁園是傳染科護士,在武漢做著和平時一樣平凡的護理工作,但不同的是疫情把大家的心緊緊拉在了一起,疫情把東臺和武漢聯系在一起。每天她都和病患們互相鼓勵著,互相感動著,心連心、手牽著手,一起加油戰勝疫情。

      “姑娘,你慢點,我不著急。”

      “姑娘,你也歇息,先喘口氣。”

      “謝謝你們!”

      ……

      患者一句句關心的囑咐和由衷的謝忱,袁園聽得心里暖暖的。每當看到病人康復出院,心中油然而生一種自豪感、成就感。

      作為一個警醫家庭,陳軍和袁園最牽掛的就是女兒。女兒常常打電話問他們:爸爸媽媽什么時候能回去陪她?

      兩個人都無言以對。

      袁園一直不忍心和女兒視頻,怕她哭鬧要媽媽。實在想了,就讓家里人把手機鏡頭悄悄轉向女兒,她偷偷看上幾眼……

      袁園收到丈夫陳軍給她寫的一封“電子家書”,字里行間無不透露著他和女兒對袁園的思念與牽掛。

      園:初八是你的生日,我不在你身邊心里很不是滋味。你在微信上問我想你嗎,我說想啊。你說你的愿望是能見到我,我說疫情結束了天天見,就怕你嫌我煩。你發來在隔離病區里吹蠟燭許愿的照片,看到院領導有心買了蛋糕,同事們陪你過了一個不一樣的生日,我心里好受許多。我問你許的什么愿,你說希望疫情早點結束。

      你馳援武漢,我心里真的是舍不得,雖然你是傳染科的老人了,但武漢畢竟是前線,風險還是有的。那天早上,我向領導請了假,早早來到醫院幫你搬行李。我當時想哭,怕你笑我只好忍著。你們舉行出征儀式的時候,我站在花壇邊遠遠看著你,偷偷抹去眼淚。11點你發信息給我,說已平安到達。我發了一張圖片給你,我在核查一名人員。

      我已經形成習慣了,每天早中晚都發一次信息給你,問你吃了沒,累不累……你總是不接我的茬,說丫頭的老師在群里發信息了你要及時回。我說你安心工作,丫頭的事情我全部接管了。你不讓告訴你爸媽,其實他們已經知道了,覺悟還挺高的,你爸說,你是黨員肯定要帶頭的,就是要好好保護自己。

      老婆,記住我們的約定:一起堅守,共同迎來春暖花開。我等你平平安安回來……

      “疫”線牽兩頭,“約定”最暖心。讀著讀著,袁園的視線模糊了……

      我本柔弱,嫁你則剛。”“你守好病房,我守住管片。面對疫情,朱俊勇和劉佳相互鼓勵,“并肩”作戰

      人物卡片三:

      丈夫:朱俊勇,19898月出生,中共黨員,鹽城市公安局鹽南高新區分局伍佑派出所民警。先后3次被評為“優秀公務員”、獲得2次市局嘉獎。

      妻子:劉佳,19888月出生,中共黨員,鹽城市中醫院血液凈化中心主管護師。先后3次被評為“先進個人”,獲得“優秀護士”、市“三八紅旗手”等榮譽。馳援戰場:湖北武漢市中心醫院。

      武漢。疫情中心。危險!

      當朱俊勇聽到妻子劉佳說要去武漢,他腦海里立刻閃現這幾個詞。

      “我是醫護人員,也是一名黨員,國家有難,我必須頂上去,能出一點力就出點力,能早一秒控制疫情就早一秒。”

      “去吧,我支持你,爸媽那邊我來做工作。”

      夫妻間有太多的不舍,但是面對這場突如其來的疫情,他們二人共同選擇抗擊疫情、決不退縮!




    劉佳在武漢重癥病區

    朱俊勇在處置涉疫警情

    朱俊勇一家三口視頻聯線

      劉佳,鹽城市中醫院血液凈化中心的主管護師,從事血液透析工作多年,有搶救危重病人的經驗,是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第一線急需的專業護理人員。

      朱俊勇,鹽城市公安局鹽南高新區分局伍佑派出所民警。全國打響疫情防控阻擊戰,他就一直戰斗在自己的管片。期間,妻子劉佳還來所里給他送過一趟換洗衣物。

      不曾想一向柔弱的妻子竟然站到了自己的前方,要奔赴抗疫的最前線——湖北武漢。朱俊勇說不出心里的感受,有難受,有忐忑,有不舍,有擔憂,但是也有一份驕傲。

      分別時,朱俊勇對妻子說,“你守好病房,我守住管片,我們來一場抗疫競賽。

      一到達武漢,劉佳和同事們就接受自我防護培訓,然后混合編排班次磨合,因為班組成員來自不同的醫院,需要形成默契。每天6班制,雖然一天只上四個小時班,但是要提前一個小時穿防護服。脫防護服就更復雜了,一層層、一件件,嚴格按照流程進行,徹底消殺滅菌后才能出病區。

      要說劉佳一開始面對那些新冠肺炎重癥患者不緊張,那是假話。第一次穿上防護服走進病區時,不知為什么,劉佳突然很想家,遠方的父母、女兒和丈夫,一個個在她的眼前晃悠。

      做了幾個深呼吸后,劉佳很快就平靜下來:我有家有親人,這些患者也來自不同的家庭,家里的親人正期待著他們戰勝病魔。作為一名醫護人員,在病區患者就是我的家人,他們需要我的關懷和幫助,我必須盡己所能,減輕他們的痛苦,并且配合醫生積極挽救他們的生命,讓他們早日康復,和自己的家人團聚。

      劉佳精心護理著每一位病人,除了輸液、吸氧、翻身、擦洗等,還要照顧好他們的起居生活,洗漱喂飯、處理生活垃圾。

      親人般的關懷,贏得了患者親人般的心。

      13床的病人是位中年男子。那天劉佳值夜班,23點左右他按響了呼叫鈴。劉佳立即來到病房。

      “護士,我戴口罩憋得慌,喘不過氣來。”

      劉佳檢查了一下,準備給他吸氧。當她剛要摘下患者的口罩戴鼻氧管時,這位患者立即伸手制止,“請你離我遠些,讓我自己來。”

      劉佳的眼眶有點濕潤,知道患者是怕摘掉口罩不小心將病毒傳染給她,所以要自己動手。

      她的心里當時特別難受,也覺得特別的溫暖。這些正與病毒抗爭的重癥患者,也在時刻關心著救治他們的醫護人員。

      劉佳在心里默默祝愿,患者們能早日康復!

      一位無子女老人的愛情故事,讓劉佳更加感知生命的份量。

      37床是位中風偏癱的老年患者,體質很虛弱。一次,劉佳給他擦身子時,發現老人胸口掛著一只有機玻璃項鏈,樣子很粗糙。

      “爺爺,這項鏈掛著礙事,要不要先拿下來?”

      正閉著眼睛的老爺爺立即用手緊緊攥住,“不要拿,那里面有我老伴的照片哩。”

      劉佳的心頭一熱,就特別關注這位爺爺。

      原來,爺是位退休教師,老伴是他當年大學的同學,還沒畢業就一起到云南邊陲插隊入戶,兩個人在陌生的大山里相依為命,產生了感情,可是一次意外事故,他喪失了生育能力。后來老伴先回到武漢,卻一直苦苦等待著心上人。

      幾經周折,爺爺也終于回到城里,老伴不顧世俗偏見,堅決和他結為連理。老人家胸口那只有機玻璃項鏈,就是他當年親手打磨的,里面夾著老伴青春的倩影。

      爺爺中風偏癱后,老伴一直精心照料著,經常推著輪椅陪他看風景。1月份爺爺住院理療時,感染上新冠病毒,當即就轉到隔離病區治療,老伴也被隔離留觀,幸好無恙。他擔心自己躲不過這一劫,相濡以沫的老伴怎么辦?于是一直悶悶不樂。

      爺爺的故事感動著劉佳,她相信,這愈久彌堅的愛情力量,一定會讓爺爺戰勝疾病。

      為了徹底打消老人家的顧慮,劉佳主動和管床醫生聯系,請醫生通過視頻和爺爺溝通。第二天,劉佳和爺爺打招呼時,老人家的臉上已經掛滿了笑容。其實,爺爺是個熱愛生活的人,只要他從內心的陰影中走出來,心情自然就好多了。

      每天到病區,劉佳就安排爺爺和老伴視頻。而爺爺每次視頻前都要讓劉佳幫他“打扮”一下。

      “今天你咋樣了?”

      “我挺好的,有江蘇的姑娘照應著呢。”

      “要聽姑娘的話。”

      “嗯,我聽話呢,今天又多吃了幾口飯。你也要照顧好自己。”

      “學校里的櫻花又開了,我把輪椅備好了,等你一起去看花。”

      ……

      經過精心治療護理,老人家的體質一天天恢復,病情也奇跡般一天天好轉,終于可以出院了。

      劉佳開心地收拾爺爺的隨身物品,又給他穿衣服。由于爺爺偏癱關節僵硬,劉佳就一點點、一件件,慢慢給他穿上絨衣和外套,穿齊整后,劉佳已是汗流浹背。

      因為還需要隔離一些日子,劉佳爺爺扶進事先聯系好的小車。分別時,爺爺拉著劉佳的手,幾度哽咽,“好孩子,我會記住你的,謝謝你們!”

      醫院大門外,身著紅色外套的爺爺老伴向他們頻頻招手。

      此時此刻,劉佳的內心很不平靜,不僅僅是感動,更是為這位爺爺的康復,重新回到衷愛他的老伴身邊感到欣慰。

      朱俊勇的母親患癌癥去年剛動過手術,他岳父母的家又遠在響水縣的鄉下,妻子去武漢,幼兒園還沒有開學,7歲的女兒就跟朱俊勇一起吃住在所里。

      曾紅軍所長特意交待大家,“俊勇的愛人馳援武漢了,這丫丫現在就是我們的孩子,大家輪流照看一下,不能凍著,不能餓著。”分局的領導還買了牛奶、面包和水果,送給小丫丫。

      領導和同志們的關心,讓朱俊勇倍感溫暖,他繼續行走在管片的凍土小道上。他負責的區域是城鄉結合部,情況復雜,防疫壓力大,既要走村串戶核查疫區來鹽人員、提升居民防疫意識,還要及時處置各種突發情況。

      朱警官嗎?我們村的卞大爺昨天下午去世了,他家里來了好多親戚朋友。按照疫情防控要求,人員不得聚集,可是有幾個親戚的情緒很激動,不配合我們工作。”宏心村村干部孫萬標打來電話。

      “卞大爺去世我知道,他兒子在上海工作,是我從高速公路卡口接回來的。你們不要激化矛盾,我正在核查一個外來人員,一會兒就到。”

      十幾分鐘后,朱俊勇驅車趕到宏心村。

      卞家門口站著、坐著好幾十號人,還有一些人忙著搭敞篷、搬桌椅。人數已經遠遠超過了疫情期間不超過20人的標準。

      朱俊勇略微思忖了一下,一聲不吭地走到門堂內,向逝者卞大爺深深鞠了三躬,然后把卞大爺的兒子叫到屋外。

      “現在是疫情防控的非常時期,你家來的親朋已經明顯超過上面規定的人數,請你配合我們做做工作。”

      你是知道的,按照我們家鄉的風俗,有人去世了,兩頭的親戚都要過來吊唁、吃齋飯的,這是人之常情,我怎么能攆他們走?”

      “你作為孝子,我非常理解你的心情,要不今天凌晨我會到防疫卡口作擔保,接你回來?”

      “說到這事,我真的非常感謝你朱警官。

      “感謝就不需要了,這也是我應該做的。你在上海工作,應該清楚現在疫情防控的嚴峻形勢,我是這個片區的民警,這事我不能不管,希望你能理解。”

      “可是那么多人,我怎么向他們開口?”

      “我也不是不通情理的人,你看能不能這樣,大爺的至親可以留下,其他人即來即走,不要聚集,更不能逗留。”

      朱俊勇的建議合情、合理又合規,卞大爺的兒子也不好再說什么了。

      朱俊勇趁熱打鐵,“那就有勞你配合一下村干部老孫,登記所有來的人員,再給他們測下體溫,我們要掌握他們的信息,萬一出現什么情況好溯源。”

      通過朱俊勇耐心細心的工作,卞大爺的遠房親戚和生前好友吊唁后相繼離開,留下16位至親幫助處理喪事,避免了一次因人員聚集導致疫情蔓延的風險。

      一次,朱俊勇在入戶摸排疫情人員流動情況時,有位村民悄悄告訴他,聽說在昆山工作的老黃一家三口駕車前往湖北黃岡市英山縣過春節,今天晚上7時左右回到伍佑的老家。

      黃岡市毗鄰武漢,也是新冠肺炎蔓延的重點地區。朱俊勇立即向上級報告這一重要信息,隨后和村干部一起做好針對性預案,設法摸清老黃的行車路徑后,提前在高速公路出口處等候。

      老黃一家三口被攔下,朱俊勇和村干部立即對他們挨個測量體溫,都顯示正常。朱俊勇又進行涉疫數據核查。

      老黃一臉疲憊,“我們倆口子輪流開了十幾個小時的車,請你們快點,家里人都在我們等吃飯呢。”

      朱俊勇十分體貼地慰問一句,“你們這一路上辛苦了。”

      “誰說不是哩,我們連服務區都不敢進,就怕半道被截住。”

      朱俊勇順勢說道,“你怕被攔在半道,我怕疫情蔓延到我的管片。你們從疫區回來,應該事先和村干部說一聲啊。”

      “這個……”老黃不好意思直撓頭。

      “既然已經到家門口了,也不能讓你們再去昆山。這樣吧,請你們一家三口先到隔離酒店暫住一下,那邊吃的喝的用的都替你們準備好了,如果沒有情況14天后就可以回家。”

      “可是爺爺奶奶一直想孫女,我們能不能就在家里隔離?”

      “你說能嗎?這新冠病毒看不見摸不著,而且有潛伏期,你們在家里隔離,鄰居們都知道你們是從疫區回來的,他們會怎么想?我更不可能違反疫情防控期間的規定,同意你居家隔離。”

      在朱俊勇和風細雨的勸導下,老黃一家三口在指定酒店接受隔離觀察。

      35日晚,伍佑派出所值班室,朱俊勇、劉佳和7歲的女兒小晗語進行“三方連線”。視頻里,三個人同時用雙手圈成三只愛心。這一次,小晗語沒有哭,還用稚嫩的童音喊:“媽媽加油!”

      隨后,劉佳給丈夫發了兩行字:命中注定,我會奔你而來。我本柔弱,嫁你則剛!

      朱俊勇回復:今年的冬天有點特別,我守好城,你守住病房。寒冬將去,我們一定會迎來盎然春色。

      ……

      她愛他閃耀的警徽,他敬她無畏的堅守。疫情,讓警醫夫婦變成了并肩逆行的“戰友”。一句“加油”,相互鼓勵;一聲平安,心心相??;千里之外,隔空出擊。

      這場抗擊新冠疫情阻擊戰,江蘇共有11對援鄂警醫夫婦,“警醫家庭”成為一個特殊的“戰斗群體”,共同書寫著抗疫中的擔當,演繹著大愛的故事。

      致敬!同心戰“疫”的警醫家庭。

      作者簡介

      殷毅,筆名:遲人,警營作家、詩人。鹽城市警察協會常務副會長、秘書長,公安文聯負責人,公安文學雜志《鹽阜警風》主編。1984年開始發表作品,先后創作發表中短篇報告文學《躍出地平線》《二十一世紀的軍人》《無言的紅綠燈》等120余篇,出版長篇報告文學《魂牽越北那座山》《與燕共舞》《黃海行動》等,合作編著出書《騰飛之路》《紅燈與警笛》等?!陡赣H的心空》《海春軒塔的千古之謎》《鄉野里,那棵老梨樹》《警察的忠誠》《誓言》等160余萬字的散文、詩歌散見于報紙、雜志和網絡文學平臺。中國紀實文學研究會調研員,中國報告文學學會會員,全國公安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報告文學學會常務理事。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