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徐良文:守衛生命——江蘇省人民醫院馳援武漢記事

    (2020-06-22 09:43) 5899812

      “江城疫情急,牽動億人心,祖國一聲喚,天使負重行。沖鋒!沖鋒!沖鋒!我們是江蘇援鄂的生力軍……” 激昂嘹亮的歌聲穿越千里云空,架起一座七彩霓虹,連接起江蘇和湖北兩地人民的心。

      這首《蘇鄂守衛進行曲》的歌詞作者是江蘇第七批援鄂醫療隊隊長劉云和隊員紀婕,而劉云的另一個身份是江蘇省人民醫院(南京醫科大學第一附屬醫院)副院長。

      江蘇省支援湖北疫情防控前方指揮部總指揮、江蘇省副省長惠建林在新聞發布會上介紹,新冠疫情發生以來,江蘇共向武漢派出醫療隊員2804人,涵蓋重癥、急診、呼吸、感染、麻醉、中醫等10多個學科,分布在湖北武漢、黃石15家醫院,覆蓋省市縣三級醫療機構和方艙醫院,為全國各省之最。其中,江蘇省人民醫院派出10批醫療隊276人馳援湖北武漢、黃石、南京公共衛生中心、遼寧和委內瑞拉,援鄂醫療隊員為全省之最。

      1、我去,我能行!

      他們辭別妻兒,背起行囊,慷慨赴戰!

      她們剪掉青絲,削短頭發,輕裝上陣!

      視屏中他們對著南京的親友大聲喊著:南京親友如相問,一片雄心在武漢!

      125日,庚子年大年初一,萬家團圓的時刻,江蘇第一支赴武漢醫療隊員迅速集結。當省人醫的隊員張方園跟4歲的寶寶說:“媽媽要去穿防護服的地方保護病人”時,孩子天真地問:“有沒有寶寶穿的防護服?我要跟媽媽一起去……”她俯下身去親親孩子的臉蛋,不,你在家聽爸爸的話,等媽媽回來!猛然轉身,淚眼朦朧。

      23日晚省人醫再接召喚,37名隊員組成國家(江蘇)緊急醫學救援隊馳援武漢,超強隊伍,除了呼吸與重癥外,還增派了藥學、檢驗、放射、感控、后勤等多個部門,搬去一個小型醫院,自帶全科醫療人員、物資和醫療設備,可以野外就地展開救援。

      隊長陳旭鋒第二天從武漢發回短信:今天是我們到達武漢的第二天,昨晚10點半我們順利抵達,清晨1點物資保障車隊也到達救治點。凌晨2點半完成了物資的清點、轉運、交接,今天上午去指揮部開了碰頭會,目前主要任務是在最短時間內開展“方艙醫院”的救治工作,隨時準備進入戰斗!

      210日,接到上級對口支援黃石的通知后,短短半小時,赴黃石的16名醫療隊員便報名組建完畢,6名醫生,10名護士。速度之快,堪比戰時。

      其實,早在疫情發生之初,得知消息后,醫院的每一位員工都做好了隨時出征援鄂的準備!不管是醫療護理一線,還是后勤管理人員,大家紛紛向科室領導請戰。短短半天時間,醫院就收到數千人次作為支援湖北儲備志愿者的報名。他(她)們隨時準備著!

      211日,省人醫感控專家陳文森接到國家衛健委支援武漢的調函,12日即單槍匹馬趕赴武漢,那節列車車廂空蕩蕩的就他一個人。陳文森的愛人是他的同行,南京二附院的醫生,事先就給他打包好了行李,她對丈夫說:我預感到你這次要上前線,所以提前把你的行李準備好了,你隨時都能走。陳文森望著妻子,給她一個緊緊的擁抱。妻子是黨員,每個周末都要去醫院加班,上發熱門診的志愿崗,孩子剛滿6歲,自己這一走,整個家庭的擔子全部壓在愛人肩上,妻子卻無半點怨言。其實對陳文森來說,這樣的經歷不止一次。2014年他作為中國援非醫療隊的一員,去非洲抗擊埃博拉,整整2個月時間,那時兒子不滿1歲……

      陳文森說:我是一個人帶著4個箱子去的武漢,當天下午4點到達武漢漢口醫院的,背包一放直接就開始工作,直到晚上八九點鐘才到住的地方休息……

      224日晚,央視新聞24小時直播欄目《共同戰“疫”》,連線江蘇省人民醫院援武漢醫療隊,總護士長宋瑾出現在直播現場。

      宋瑾是213日凌晨240分,接到護理部主任王榮微信的。王主任在微信中征求宋瑾的意見:“院領導想派你到武漢,行嗎?”。沒有片刻猶豫,宋瑾斬釘截鐵地回答說:“行!”

      宋瑾參加的醫療隊已是江蘇派出的第七批援鄂隊伍,共有207名成員。207名成員連夜組建完畢,第二天清晨都已在院內集合,整裝待發!

      出生于19979月的支曼曼年齡最小,2018年剛參加工作,看到報名通知后,她在微信里對護士長說:我報名,我報名,我報名,重要的事情說三遍。出發武漢前,她做了個近乎的瘋狂舉動,將一頭及腰的秀發“咔嚓嚓”剪去,剃了個光頭。她說:剪去長發,沒有牽掛!不戰勝病毒,決不回家!我覺得光頭也很酷嘛!

      在這個春季,面對國難,每一個隊員都做出了出色的回答:“我去,我能行!”

      2、與死神賽跑

      這是一場與死神賽跑的戰斗,每耽擱一分鐘可能就會失去一個鮮活的生命!

      48歲的周靜是省人醫老年ICU的主任醫師,21日深夜接到出征武漢的命令,到武漢機場時是第二天傍晚5點多鐘。6月里見到她時,她正在醫院的病房中忙碌著,這位賢淑美麗的女醫生對我說:我們去武漢時,這座昔日繁華的城市已封城數日,冬日天黑的早,整個武漢機場黑壓壓的一片空曠,偌大的機場,只有我們這一支隊伍,大家環望四周,鴉雀無聲。進入武漢城區,大街上空蕩蕩的,只有我們乘坐的大巴車在疾駛。說不害怕那是假的,但病毒肆虐,我們別無選擇,只有沖鋒!

      周靜是第三批江蘇援鄂醫療隊的成員,她和隊友接管的是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的ICU,有33張床位,接收的都是危重癥病人,和他們同時參與接收的還有協和醫院的6名醫生和北京醫院的6名醫生。周靜回憶:到武漢后只有一天的準備時間,24日我們就開始收病人。病人呼啦一下就涌上來了,都是危重癥病人啊,有的病人沒抬進病房就已經死了。說到這兒,周靜有些哽咽,眼含淚花。

      她對我說:收治病人是最忙的,不能等。我連續上了2個夜班,幾乎是22夜沒合眼,把32張床位收滿。不只是我們這些年輕醫生,其實我也不年輕了,快50的人了,就是北京、協和醫院的全國重癥界大佬,平時在給我們講課的那些人,全國數一數二的大佬啊,也和我們一樣在一線接收病人。譬如杜斌教授,帶頭給病人插管。他說,第一個病人我來做。他俯在病床前像我們小醫生一樣給病人插管,看尿管,檢查呼吸機……

      說到這兒,周靜再次哽咽,淚花閃現。

      和周靜一樣,江蘇第七批援鄂醫療隊到達武漢駐地時已是深夜,天一亮醫療隊就接到了“今晚必須收住病人”的艱巨任務!

      150名護士中有7名護士長、3名??平M長。顧不上休息,總護士長宋瑾立即組織召開碰頭會,落實排班、增訓、人員調配等相關工作。并組織全員緊急培訓!一個一個考核,堅決不漏一個。醫療隊隊長劉云在一旁大聲喊話:“我要代替你們的父母監管你們,一定要把你們完完整整的帶回去。”

      天剛入夜,醫療隊就開始接管武漢市第一醫院的感染科五病區。讓宋瑾感動的是:年輕的醫療隊員們不顧長途跋涉、路途疲倦,積極報名要求加入第一批進入病區的隊伍。

      宋瑾從有抗擊非典、禽流感、甲流等傳染性疾病經驗的成員中,挑選出12名隊員參加第一批班次。進入病區不到一小時,隊員們就收滿了61張床位。真正的完成了落地就接管的艱難任務,體現了“江蘇速度”。

      與死神的爭奪戰在頑強進行中。

      病房內,有著“急診超人”之稱的喬莉醫生和她的團隊共同為一名83歲的高齡患者成功完成了氣管切開,使這位瀕臨死亡邊緣的老人重獲新生。在此之前,她在沒有超聲的引導下,僅耗時1分鐘,就為一名重癥患者進行了深靜脈置管,及時打開了生命通道。

      警鈴再次告急,一位70歲的重癥患者氧合指數不足100,陳旭鋒、胡德亮、和張剛醫生帶領黃夕華、張慧、萬金甫等護理骨干緊急披掛上陣,穿刺、擴皮、迅速建立體外循環……20分鐘后,ECMO順利運行,病人各項生命體征逐漸平穩……

      再說陳文森,他定點駐扎的是武漢漢口醫院,這是武漢第一家由綜合醫院轉變為傳染病醫院的,由于靠近華南海鮮市場,所以周圍地區疫情最重,原來平常時期門診病人30人左右,疫情發生后,最多一天接診1800人,翻了60倍。前來就診的大約有40%50%為重癥病人,前期由于醫院本身力量不足,防護物資匱乏,醫院有54名醫護人員被感染,5個院長感染3個,整個醫院中層醫護身心俱疲。陳文森說,我到的時候,是他們最困難的時候,3天時間有好幾個醫生只睡了幾個小時??!防護物資不足,防護服不敢脫,穿著尿不濕在干活。215日晚上,大雪之夜,深夜回到宿舍沒有空調,我穿著毛衣裹著一床薄被過了一夜,第二天一大早又趕去醫院。這是一場戰爭啊,我們不拼怎么行呢?!

      一場又一場的生命搶奪戰在緊張進行著,江蘇人民醫院援鄂醫療隊是率先在武漢全面開展氣管插管、氣管切開、深靜脈置管、動脈留置檢測、氣管鏡檢查沖洗等治療的團隊,被稱之為“王牌之師”。3層防護服下渾身汗水濕透,護目鏡上的霧水遮住了眼睛,臉頰上留下了深深地勒痕,但無人退縮,無人叫苦!他們知道,他們多一份付出,患者的生命就多了一份保障!

      3、托舉“生命之艙”

      方艙醫院被稱為“生命之艙”。

      16個“生命之艙”,從開建到休艙,37個日夜,1.2萬多名患者、94支醫療隊,8000多名醫護人員、眾多的保障人員和志愿者,在這里同舟共濟,與病魔搏斗。

      16個方艙醫院中,江蘇人民醫院援鄂醫療隊參與籌建的有其二。

      24日,陳旭鋒帶領的國家(江蘇)緊急醫學救援隊剛到武漢,就承擔了武漢最大體量的武漢客廳方艙醫院籌建任務。這是武漢第一家方艙醫院,一切從零開始,陳旭鋒帶領隊員們日夜奮戰,規劃通道、確定方案、制定流程。他們腦子里裝的是患者因床位不夠而住不上院的痛苦眼神,他們知道早一個小時完成籌建就能早一點收治病人,忘記了疲勞,忘記了睡眠,僅用3天時間就將A艙籌建完畢,614名患者順利收治,“滿艙運行”。

      一周后,211日晚23:25分,又接上級命令:要他們接管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搬遷和籌建僅用了一天時間,江蘇團隊即由武漢客廳方艙醫院正式轉移至武漢體育中心方艙醫院,并開始接收病人,截止214日晚22點,就收治確診新冠病人270人。

      兩個方艙醫院的成功建成,為“早發現、早治療”、“應收盡收”政策的落地做出了巨大貢獻。

      在診療過程中,國家(江蘇)緊急醫學救援隊在武體中心方艙醫院實行“社區化、網絡化”管理,開創了“社區化管理”的江蘇模式。

      陳旭鋒介紹,他們在“方艙醫院”內按照床位用隔板分隔出ABCDEF六個區域,各區分別設置醫護辦公室、護士站,負責開醫囑、病歷錄入等功能;患者出入口通道設置搶救室,滿足重癥、危重癥患者轉運前搶救;配備獨立小藥房放置必備藥品;所有物資分類做上標識統一管理;配備移動CT等醫療設備,便于對入住患者進行觀察;專門以板房形式搭建醫用進出通道、衛生清理通道等,滿足感控需求等。每個區均設有專職醫生及護士長統一管理;同時主動發展每個區的黨員患者成立“臨時醫護患一體化黨小組”協助管理,調動了患者的主人翁精神。

      作為急診醫學科的一名醫生,陳旭鋒在工作中一直以患者為中心,曾連續15天守在病床邊,不眠不休照顧患者;也曾千里躍進至江西等地,完成ECMO患者的安全轉運。他用行動在詮釋著醫者仁心。

      最年輕的90后護士支曼曼在日記中寫下了她第一次進艙的感受:

      我是第六批“進艙”的。第一次進重癥監護病區的時候有一點不適應,因為第一次穿那么厚重的防護服工作。剛開始的時候會感覺到悶,明顯有缺氧的狀態,很難受,難以支撐的時候,我想哼些平時喜歡唱的歌鼓勵下自己,但是在封閉的空間里只覺得沒有力氣,哼不出聲音來,唱了兩個字,還是放棄了,就在腦子里想想吧。穿上防護服后,動作幅度不能大,但是適應了一段時間之后也就好很多了。唯一麻煩的是,我還戴著近視眼鏡,每次呼氣,眼鏡和護目鏡上都會有一層水汽,時間長了就會成水珠,視野都模糊了。等我下班后,全身上下的衣服都濕透了。

      主管護師李晨也寫到:

      每班僅有4名護士,而患者卻太多,僅僅入艙后3天我們的統管床位就從90張增至198張,每個護士都需要照顧四五十名患者。而這里的每一個病人都隨時有可能變成重癥,我們每班都需要數次巡視患者觀察生命體征。

      江蘇援鄂醫療隊參與創建的2座方艙醫院實現了患者零死亡、醫護人員零感染、安全生產零事故、進駐人員零投訴、治愈人員零復發“五個零”。

      38日,武漢方艙醫院完成使命,全部關閉,有4座方艙醫院被評為全國先進方艙醫院,江蘇援鄂醫療隊參與創建的2所方艙醫院盡在其中。

      關艙那天,陳旭鋒和隊友們再次來到東西湖客廳方艙醫院門前拍了一張集體照,他(她)們緊緊相擁,這兒流淌過我們的汗水,浸染過我們的心血,刻下過我們的足??!

      累嗎?累,苦嗎?真苦!但為了讓生命重新綻放,再苦再累都值得!

      4、因為有愛

      這是一場生命的守衛戰,生命因愛而重生。

      最初的一周時間里,醫療隊隊員平均每天的戰斗時間都在10小時左右。在金銀潭醫院南6重癥病區,一位80多歲的老年病人處于腦梗狀態,痰多低氧,需要做氣管緊急插管。但因為金銀潭醫院當時條件比較有限,床位都非常低矮又不能調節高度,情急中,醫療小組組長、江蘇省人民醫院老年ICU副主任醫師韓藝一下子跪下來給患者做了氣管插管。

      一位危重癥患者失去信心,欲放棄治療,重癥醫學科副主任醫師李金海曾連續7天來到這位患者的床邊,握著他的手進行鼓勵。每天,李金海一進病房就首先來到這位病人床前,握著病人的手,輕聲跟他講話,我們是來救你的,你要相信我們一定能把你治好。連續講了6天,患者都不睜一下眼睛。李金海沒有放棄,跟他握手講到第7天的時候,這位病人終于開口說話,主動配合治療。

      聽一聽護師王世文講述的故事吧!

      她說:2003年非典時我還小,不能完全理解那些“逆行者”,現在我作為一名醫務工作者,也成為他們中的一員后,才理解了“醫者仁心”四個字的真正含義。

      出征武漢前,還不到3歲的兒子緊緊地抱著她,嘴里念著“媽媽別走!”她對兒子說:媽媽要做奧特曼去打怪獸,打完怪獸,媽媽就回來。兒子說:怪獸會吃媽媽嗎?她說:媽媽不怕!

      她所在的武漢第一醫院ICU病區都是收治重癥和危重癥患者,61張病床一直都是滿負荷運轉,有不少病人需要呼吸機維持呼吸,病情隨時可能惡化,需要醫護人員全力救治,每天除了護理工作還有很多別的事情需要完成,包括危重患者喂飯喝水、吸痰、接大小便等。

      至今她依然記得那位老年患者,一天晚上由普通病房轉到ICU來,病人很焦慮不愿意配合治療,當她給這個病人準備靜脈采血時,老人直接將手臂甩開。她俯下身來輕聲對老人說:“爺爺,您需要配合我,抽血化驗才能了解你目前的具體病情,爺爺您放心,您的病情會好起來的,我們是江蘇來的護士,我們會把您當成親人一樣照顧。”聽說是從江蘇來的,老爺爺平靜了下來,慢慢將手臂伸出,讓她抽血。她緊緊握住老爺爺的手,給他加油鼓勁,她說,爺爺,一切都會好起來的,您要好好休息,只有休息好了,抵抗力強了,才能快點好起來,我們一起加油!此刻,老爺爺的手機響了,是他的家人打過來的。接完電話老爺爺心情好了起來,對她說了一聲謝謝。

      王世文頓時明白,家人的愛是老爺爺活下去的精神支柱,老爺爺的子女不在身邊,我們醫護人員就要把老爺爺當成家人一樣照顧,讓他感受到他并不孤單!

      王世文全身心的投入到病房的護理工作中,她辛勞的付出贏得了患者的回饋。

      王世文在日記中寫道:

      今天是我抵達武漢的第23天,叮鈴鈴……鬧鐘響了,凌晨02:40,沖鋒的號角響起。03:00大廳集合,下樓就看到戰友們都已經整裝待發,開始清點人數,1、2、3……人數到齊,出發!……

      到了醫院,戰友們陸續領取防護用品,40分鐘不到穿戴完畢。厚重的防護服穿在身上,如同鎧甲一般,隨時迎接戰斗。就這樣,一切井然有序地進行著。凌晨05:00我巡視病房,準備先去查看1780歲張爺爺的情況,爺爺因為有大便失禁,需防止出現皮膚問題。但當我靠近爺爺病床時,只見爺爺執意搖手,緊接著對我說:“我沒事,小王,我很好。你趕緊站到旁邊去。”我不太明白爺爺為什么這樣,隔壁床的病人徐阿姨跟我說:“這爺爺怕自己夜里會有大便,白天吃得都很少,怕麻煩你們,他說你們更需要保護。”此時,淚水已經在我眼眶里打轉,強忍住淚,也怕本來就有起霧的護目鏡變得更加模糊,從而影響接下來的工作。于是我對爺爺說:“爺爺,您在這里沒有家屬照顧,你就把我們當成您的親人,不要委屈自己。”又跟他講了排泄物長時間刺激對皮膚造成的損害程度,爺爺聽了直點頭。“爺爺,要不您再睡會吧,把您的燈關掉,好嗎?”“好的。”爺爺感激又認可地對我說了聲“謝謝!”

      凌晨06:00,7床奶奶要測清晨空腹血糖了。打開門,奶奶還在睡覺,我推著治療車輕輕地走向床邊,但奶奶這時已經聽到了腳步聲:“是給我測血糖的吧?”說著奶奶慢慢地坐起來:“等下,姑娘,燈離你那遠,我來給你開燈。”她深知我穿著防護服行動不是很方便,一旦防護服破了,就會有暴露的風險。……

      我被奶奶的細心深深地觸動。隔離病毒,但絕不隔離愛!……堅信有愛,我們一定能將萬惡不赦的病毒融化掉,換來和平的過往生活。

      王世文抵達武漢的第34天,她再次在日記中寫到:

      今天是我輪到早班,提前半小時穿好防護裝備,迅速地與戰友們開始交接班,仔細查看患者情況,一切井然有序地進行著,接下來的工作是給1093歲的老奶奶擦浴,立即準備好所需物品,包括盆、溫開水、毛巾、病員服、尿不濕、指甲刀等物品,準備完畢,按照從頭到腳的順序開始擦浴,先洗臉,接下來擦上半身、兩側上肢……,準備翻身,給老奶奶后背擦浴,在保證所有管道安全通暢的前提下完成擦浴。由于老奶奶較瘦弱,最后我又給她關節易受壓的部位使用泡沫敷料進行保護防止發生褥瘡,……我多希望通過我們的微薄之力帶來老奶奶的快速康復,多希望她能坐起來和我們談笑風生!

      忙碌之時已讓我忘記時間,已經十一點啦,該給病人發飯喂飯了,輕輕地推開門,看到17床老爺爺似乎悶悶不樂,于是我走到他面前,我問:“老爺爺您怎么啦?吃飯的時間到了,給您放在床頭”。老爺爺回答:“不想吃,這樣子我怎么能吃得下去呢”。我非常理解老爺爺此刻的想法,于是輕輕握住他的手,對他說:“無論如何都要吃好飯,這樣才能增強抵抗力,補充能量,我們才能一起戰勝病毒,來,爺爺,我喂您吃飯”。透過模糊的護目鏡看到爺爺此時眼角濕潤了,喂爺爺吃完飯,爺爺對我說了聲謝謝。

      盡管厚重的防護服里面早已濕透,汗流浹背,但爺爺的那一聲謝讓我忘記了疲勞。

      忙碌的間隙,王世文會思念起兒子。一次,兒子主動跟她視頻,剛接通,她就看到兒子在不停地哭:“媽媽,我想媽媽,想要媽媽抱抱。”。王世文強忍著淚水,岔開話題對兒子說:“寶貝最乖啦,媽媽給你買了一個你最喜歡的泰羅奧特曼,留給你打怪獸,好嗎?。兒子笑了,大聲說:“媽媽,我要泰羅奧特曼,我也想去武漢打怪獸。”

      王世文立即答應了兒子,等媽媽回去,一定帶你來武漢,跟爸爸一起,帶你們一起登黃鶴樓。

      5、信仰的力量

      若問是什么力量支撐他們在武漢抗疫前線戰斗?

      回答是:信仰!

      韓潔珣主管護師在報名出征黃石前線時,同時寫下了一份飽含滾燙赤子之心的入黨申請書,“請黨組織考驗我!”

      到達武漢的短短幾天時間內,已經有70位江蘇省人民醫院援鄂醫療隊的醫護人員向醫療隊臨時黨支部遞交了入黨申請書。

      “我志愿加入中國共產黨,擁護黨的綱領……” 202027日晚,一次莊嚴的火線入黨儀式在第一批江蘇援鄂醫療隊的駐地舉行。在鮮紅的黨旗照耀下,江蘇省人民醫院浦口分院心內科重癥監護病房護師、入黨積極分子張方園同志舉起右拳,莊嚴宣誓入黨,成為了一名光榮的預備黨員。

      2003年,SARS疫情肆虐的時候,張方園還是一名中學生。當她看到醫務工作者前赴后繼地奔赴前線,參與防控救治工作時,張方園的心里就立下了一個誓言,長大以后也要當一名救死扶傷的醫務工作者。2020年,張方園已經成為江蘇省人民醫院浦口分院CCU的一名優秀的護士。當她看到醫院發出支援武漢的倡議時,第一時間報了名。因為,她的心里一直縈繞著一個信念——“到最前線,到最需要醫務人員的地方去!”

      到武漢后,接連進行了2天集中培訓。白天培訓,晚上回到寢室后,張方園和同事侯紅艷顧不上疲勞,反復練習穿脫防護服,做好實戰前的準備。

      大年初四,她們被分到了武漢市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張方園在重癥監護病房。

      進入病區后,張方園全力以赴,穿著厚厚的防護服,輸液、打針、送飯……每一項工作都完成得一絲不茍。在她負責的病區內,有一位老年患者,由于親人不在身邊,生活無人照料。張方園得知后主動幫助他買水果、送飯菜,還常常陪他聊天,讓他的心情得到寬慰,病情有了很大好轉。后方視頻連線她的時候,張方園因為長時間佩戴口罩和護目鏡,面部耳部已經有了勒壓傷,但她依舊笑容開朗、目光堅毅,她說:“一切都挺好的,加油武漢!加油中國!”

      在這場突如其來的抗疫戰斗中,張方園經受住了考驗,雖然培養考察未滿一年,但因其突出表現,被第一批江蘇援鄂醫療隊臨時黨支部吸收為預備黨員。

      火線入黨的還有90后姑娘任良湘,她是江蘇省人民醫院老年腎科病區的一名護師。疫情發生以后,她第一時間向病區護士長報名。在武漢她身穿著厚重的防護服,精心照顧著每一位患者,一工作起來就是近10個小時?;氐今v地后,她還要撰寫醫療隊工作日志以及統計整理醫療隊護理工作的數據。但她從不叫苦。

      入黨的那天晚上,任良湘在自己的朋友圈寫道“今天是我一生中最重要和最值得紀念的一天!”

      “請黨組織考驗我!”這是新老黨員共同發出的堅定誓言!

      6、戰斗尚未結束

      2020414日,中央廣播電視總臺中國之聲《新聞縱橫》報道,13日下午,江蘇省人民醫院援助武漢醫療救援隊順利返回南京,這支重癥救治團隊也是江蘇省援助武漢醫療隊伍中最后撤離的一支。

      事實上,此時的武漢,還有一支20人的專家團隊,作為國家專家督導組留守武漢,攻堅最后的“重癥堡壘”。這個督導組成員中就有江蘇省人民醫院的7名專家李金海、齊栩、張萍、左祥榮、陳旭鋒、褚敏娟、劉輝,占到整個督導組成員的1/3。這20人的團隊被稱為“壓艙石”,又被稱為國家衛健委、中央指導組留給武漢的“頂配專家團”,陳旭鋒名列其中。

      陳旭鋒原本有2次機會返回南京,在最后關頭都被留下來了。第一次是319日,在方艙醫院全部關艙以后,他被通知撤離武漢,已經拿到了飛機票,到了機場后,被告知留在武漢,轉戰金銀潭醫院,參與搶救危重病人。他沒有絲毫猶豫,立即乘上了返回武漢城的汽車。第二次就是在414日,援鄂的醫療隊全部撤離,他再次被通知作為國家專家督導組成員留在武漢,參與巡查督導,打贏最后的重癥攻堅戰。陳旭鋒依然毫不猶豫的留了下來!陳旭鋒自豪地說:我是為數不多的既有紀念飛機票,又有紀念火車票的人。

      424日,武漢重癥清零,426日陳旭鋒和國家專家督導組成員陸續撤離武漢。

      6月初,我在南京見到陳旭鋒時,他正在病房忙碌著。望著這個渾身上下透著干練的漢子,似乎是在哪兒見過,過后我才想起,2008年汶川地震時我和他曾在綿陽市平通鎮的木板房里見過面,那時我受江蘇省作家協會派遣去汶川地震災區采訪,他是江蘇人民醫院赴地震災區救援醫療隊中的一員。我不由感慨,國家危難之時,總有男兒身影!

      坐在他那張堆滿材料書籍的辦公桌前,他對我說,武漢的經歷雖然難忘,但他只是盡了一個醫生的職責。目前,疫情尚未結束,戰斗仍在繼續,他依然時刻準備著,為了守衛人民生命的安全,將隨時聽從祖國的召喚!

      守衛生命——成為庚子年春夏季的最強音!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