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蔡永祥:林下有金玉——江蘇省淮安市金玉土地股份合作社理事長谷洲帶領農民脫貧致富的故事

    (2020-07-02 17:23) 5905884

      “我看你是瘋了。發什么神經啊,生意做得好好的,當什么村干部?”

      “你以為村里的工作好干?矛盾多呢,猴子多呢。”

      “村子窮死了不說,心散的很呢。”

      聽說谷洲要到村里去當村干部,家里一下子炸開了鍋。老父老母哥哥弟弟包括妻子,全不同意。妻子天天跟他吵,嫡親的弟兄們甚至揚言,要到鎮上去上訪,就是不讓谷洲來村里干。

      是啊,在外闖蕩了好多年,好不容易才過了幾天的安心日子。開個小店,做做小工程,每年賺個十幾萬塊錢是小意思,好日子剛開頭,這個谷洲竟然要去當村干部,哪塊腦子被門夾過了?村干部的工資多少錢?一個月500多塊,也就是說,一年6000多塊錢,還要煩那么多窮神。你說,不是腦子壞了,是什么?

      任憑家人怎么說,谷洲只是憨笑。實在聽不下去了,他才從牙齒縫里冒幾句:不管怎么說,我是共產黨員,不能老談錢不錢的,人這輩子吧,好歹總得有點想頭吧。我已經想好了,你們就別勸了。

      一番話,說得家人噤了聲,想想他說的話似乎也有點道理。

      谷洲的想頭是什么?

      他就想著怎樣能讓村民們富起來。他在宋集村長大,殺豬、送信、賣小家電、開文具百貨店,干過不少行當,他看到村子窮得沒底、村民窮得沒了上進心,總是守著這么個窮村,猴年馬月才能翻身,越想心里越不是個滋味。他總覺得,家鄉肥沃的土地,人們沒有把它伺弄好!這土地,有金有玉,就等著有人去擺弄擺弄它呢。

      他的腦子不光沒壞,還想了很多,想得很遠。

      他帶著滿腦子的想法和一腔熱血,走馬上任了。

    一碗水端平還怕什么

      20129月,谷洲被任命為村黨總支副書記、治調主任,兼任第二村民小組組長。

      二組人不多,52戶,200多人,但卻矛盾重重,上訪的人從一個到后來聚集成十個八個,走馬觀花似的快要踏平村里和鎮上的門檻。過去分田到戶、建房、計劃生育等等工作,積累了不少矛盾,矛盾可謂多種多樣,但又都是一些說不上嘴的雞毛蒜皮的小事。

      你認為是小事,村民不這么看,他們現在都有了維權意識,要維權,就要上訪。一批批,到鎮上,到市里,村子窮,村民窮,各打各的小算盆,人心散得如一盤沙子。

      村里的老書記對谷洲很了解,知道他腦子活,能吃苦,人正直。他把谷洲找來,推心置腹地說:“現在村里已經鬧得不可開交了,你畢竟是黨員,快來‘救火’吧。”

      被老書記這么一說,谷洲腦子里的那個“想頭”,又被牽出來了,他答應了。

      可這不是件小事,得擔多大的壓力,況且家里人都在擔心他想“邪心思”,說他不好好過自己的日子。

      想要“救火”,也不是容易的事。第一件事,就是先要把村里的情況摸摸透,才曉得救火的水往哪里潑合適。

      得先找組里有威信的人談,找有矛盾的當事人談,他要摸清楚,問題到底出在哪里?

      慢慢地,他摸清了,矛盾的焦點,是組里有60畝集體土地用的蠶桑田,村民要求把這些田都分了。

      可村里不同意分田,這是集體的蠶桑田。谷洲也不可能同意分田,他一直在想土地流轉的事,這60畝蠶桑田他還嫌少,怎么可能分呢。

      他就開始一家一戶做工作,他見過的世面多,思路清,談話有板有眼,又因為出于公心,組里的大多數人畢竟都很正直,也很通情達理,基本上都同意了他的想法。

      他的想法很簡單,一家一戶種兩季,春季小麥,夏季水稻,每年的收成掐著指頭也能估算出來的,扣去農藥、化肥、種子等雜七雜八的成本,這還不包括人工費,村民肯定富不了,集體也沒有辦法富,必須把土地流轉出來,引進大戶種植。

      他說了流轉土地、大戶種植的種種好處:一是可以機械化;二是有好的項目,隨時可以引進來,三是可以為集體積累資產。

      他還打比方:原來一家一戶種植,麥田也好,水田也罷,都要做田埂,現在不需要了,一下子溢出了很多的土地。再比如種水稻時要打水,若是一家一戶,你打水時,他不在家,水就到不了他家田里,還需要專門為他打水。等等。

      這些道理,村民們都懂,只是大家剛開始都沒有從集體的角度來看,眼睛只盯著自家的一畝三分地。

      他逐戶談,先重點攻關,找不種田的人先談,談一戶簽一戶;隨后,找其他人談,一直談了半個多月,直到全部簽完,流轉了60多畝有爭議的田。

      這些田流轉后不久,就栽上了蘋果苗。隨著高科技的發展,掛果期大大縮短,每到蘋果收獲的季節,就會引來許多人參觀。

      當然,任何事情都不會那么一帆風順,在他挨家挨戶談話的時候,有幾戶人家還是集體到鎮里去上訪——這幾戶人家堅決不同意。谷洲再次上他們家門,苦口婆心,一次次談,一次次講道理。他堅信:自己出于公心,一碗水端平了,目的是為了大家好,是為了村子富起來。精誠所至,金石為開,大家遲早會看出來,并理解他的一片心。

      當然,谷洲心里更清楚,你出于公心就會得罪小人,唯獨小人你不能得罪,你得罪了,他就讓你不得安寧,給你下絆子弄倒你;但是你想維護大家的利益,就必須搬掉小人這塊絆腳石,否則,你無法維護大家的利益,大家就無法服你。

      谷洲記得最后一戶,是最難談的。那戶祖上是外地的,家里有6畝地,其中,有2畝在需要流轉的規劃里,可他就是死活不松口。

      谷洲側面打聽了一下,才知道他心里一直有個梗:自己是獨姓,又是外來人,祖上給自己掙的土地,如果流轉走了,就是在自己手上弄沒了,怎么對得起祖宗?加上這個人脾氣暴躁,說話不饒人,平時對親兒子動不動都會拿刀子攆人,更何況是其他人。

      谷洲不信這個邪,候著他在家的時候,敲他的門,不開!直接吃閉門羹。谷洲一口一個大爺地在門外喊,邊喊邊說自己的理:“大爺,我又不是來吃你的,喝你的,就是來和你聊聊天,不說是鄉里鄉親,就是不認識的人,門總會給進的吧?

      就這樣,門給進了,肯坐下來談了,問題解決了一大半。后來,谷洲又對他家照顧,想了兩全其美的招:用其他土地來置換,又保留了他們家原來的土地面積,既合情,又合法地打開了他里的這個梗。

      有趣的是,不到兩年,這個大爺,不僅把置換給他的地交給集體,還把家中另外的4畝,全部流轉出來,因為他覺得把土地交給谷洲,收益更大,還不需要臉朝黃土背朝天,再去吃那個種田的死苦?,F在,他看到谷洲,一口一個谷書記,叫得熱熱乎乎的。

    再苦都是歷練

      谷洲19766月出生,家里兄弟姊妹4個,哥哥、姐姐、弟弟。父親是個殺豬的,遠近聞名,母親會裁縫。按理說荒年餓不死手藝人,可他們家孩子多,家里還是窮。

      哥哥學手藝(修理工)去了,姐姐打工了,他記得小學六年級的時候,父親要殺豬去,沒有幫手,就把他叫起來。你想想,大冬天的,凌晨三四點鐘,一個在被窩里睡得正香的小孩子,冷不丁地被叫起來,跟著父親去殺豬,那個冷,那個瞌睡,是可以想象的。每到年關,總有那么個把月,谷洲跟父親殺豬去,回來時都有要累癱的感覺。

      時光到了19927月,初中畢業后,他才16周歲,就到郵電局做了個鄉間郵遞員。在那廣袤的蘇北平原上,在那坑坑洼洼的石子路、爛泥路上,他騎著一輛舊自行車,每天奔波在一個個村子間。天晴還好,刮風下雨就麻煩了,那爛泥路,怎么騎得起來?他經常要把車扛在肩上去送信。

      那時匯款最快的是電匯,一接到電匯,要求立即送到收款人手里。谷洲明白,這些都是收款人家里急等著要用的錢,他一分鐘都不敢耽誤,騎上車就走。不管刮風下雨,哪怕下刀子,再遠再晚,路再難走,都要第一時間送到。那時真苦,但他干得很起勁。

      1993年,他一邊干郵遞員,一邊開始經商了。因為家里窮,因為要改變自己的生活,他的心里,總想著賺錢。做什么能賺錢呢?他想到了賣家用電器。全家一合計,就到集上租了家門面,開起了家用電器店。誰知,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他想得挺好,卻不知,那時的農村人,哪有錢買家用電器,頂多就買個電線燈頭什么的。

      開了三年店,幾乎沒有賺到錢。

      沒有辦法,他又和父親一起干起了殺豬的行當。殺豬,要力氣,還要手藝。力氣,他有的是,可以說,連骨頭縫里都在往外冒力氣,他在學校時,籃球就打得很好,帶球上籃,一般人都撞不過他。

      手藝自不必說,從小就跟著父親殺豬,他早已可以干得和父親一樣漂亮。但殺一頭豬,只能賺2030元。這不能做長久之計,自己還年輕,應該再干點什么。

      1998年,他遇到一個好機會,到淮陰建筑站燒飯。在那里,他干了2年,每個月550元,這個數,對他來說,已經很可觀了。

      就在他干得來勁的時候,他的哥哥在鎮上承包了一個學校的食堂,哥哥就叫他回來,在學校里承包一個小店。學校里開小店,應該生意不會差。再說,這一年,他剛結婚,淮安、淮陰兩個地方來回奔波也不是個事。

      哪知道,小店也不是好開的,開了一年,年底一結賬只賺了1500元,這么點錢,日子就過得緊巴巴的了。

      他清楚地記得,2000年的一天,懷孕的老婆到醫院檢查時,醫生告訴他,臍帶繞到胎兒的脖子了,要趕緊住院保胎。

      老婆保胎是大事,可錢呢?他搜搜刮刮才湊了1000多塊錢。這點錢哪夠?

      為了孩子,他只好厚著臉皮,連夜敲開了鄰居家的門。鄰居是個好人,聽說救人,二話沒說就借了1000元,讓他好生感動。趕緊往醫院奔,老婆在醫院住了兩個星期,花掉了2950元,這筆賬,谷洲至今還記得很清楚。這一年的收入因為老婆突然住院沒有了,還差外債1000多塊錢,家里又陷入困頓。

      好在第三年,小店的生意就好轉了,一是學生多了,二是學生的家庭也相對條件好起來了,這樣,來店里消費的就多了,到了年底,夫妻倆一軋賬,還凈賺了萬把塊錢。

      這時,他們姊妹幾個家里的條件都慢慢好起來了,他們覺得,父親也年紀大了,不能再讓年老的父親殺豬了,該讓他享享清福了。

      可是,父親卻說,不行,還得干,外面欠債呢。

      原來,老父親為了谷洲弟兄三個成家立業,東借西借,欠了三萬多元的債。

      這債,是父親借的,卻是為了子女們借的。老大把大家召集起來,商量替父親還債,他自己多拿一些,其他人每人拿幾千,還清了債務,老父親可以一身輕松地在家安享晚年了。

      有一陣,谷洲發現自己有一些人脈,完全可以做做小工程,他就成立了一個工程隊,承接一些小工程,又賺了一點錢……

      1988年谷洲12歲開始,他就比一般人更早地接觸了社會,比一般人更多地經歷了生活的艱難,比一般人更多地體味到人情世故、人間冷暖。在社會上的摸爬滾打,讓他明白了許多道理,也懂得了如何才能得人心,如何才能帶領一幫人前行。

      這是一種歷練,這種歷練帶著生活的苦澀,也帶著成功的喜悅。

      陪同我采訪的淮安區扶貧辦副主任管其兵,一路上向我介紹全區的扶貧工作,介紹那些帶領農民脫貧致富的先進人物,介紹他眼中的基層黨總支書記谷洲。

      管其兵通過多年扶貧辦工作的經歷,得出一個評判:一個村子能不能脫貧,老百姓能不能富起來,關鍵是看這個村子的一把手??梢哉f,現在脫貧攻堅,從上到下,從中央到地方,都很重視,要資金有資金,要政策給政策,關鍵就缺人!最后,他感慨地說:“宋集村的脫貧致富,靠的是有思想、有能力、能吃苦、講公平的致富帶頭人谷洲,這個谷洲值得宣傳。”

    向地而生

      20144月,谷洲任村總支書記。

      村子唯一讓谷洲欣慰的是,村集體差的外債不多,一共10萬元不到,這些錢,大多是差村民們的工資。

      村里當時6個組,2016年,村里被確定為省定經濟薄弱村,2017年并村聯組,將12個組優化為10個村民小組, 3203人,耕地面積3899畝,建檔立卡低收入農戶166戶、511人。

      在這個窮村當書記,谷洲既感到壓力,又充滿了自信。

      壓力來自帶領村民脫貧致富,這么多人,這么窮的村,要到什么時候才能脫貧?什么時候才能致富?自信的是,有各級領導的關心和支持,有在二組工作的經歷,有自己的一套想法和理念。

      當書記后,谷洲做的第一件事,就是重新發包已經承包出去的土地。為什么?原來,多少年前這些地承包出去,每畝只收300400元。

      這個價也太便宜了吧?谷洲覺得不能把集體資產這么便宜包出去。他果斷收回承包權,重新發包。他當時想好了,要是沒有人承包,村里自己來種。

      誰知,重新發包后,還是有人來包,并且以每畝790元的價格租出去了,租金翻了倍,讓谷洲和村干部們喜不自禁。

      他做的第二件事,就是美化村莊。“這是實事,是建設新農村的需要,也是村民們需要的,不解決這些實際問題,要我們村干部做什么?”他跟村兩委干部這樣說。

      他積極向上爭取資金30余萬元,對全村的土地進行了平整,對村莊內部道路進行鋪設,力爭水泥路通到每家每戶;實施亮化工程,架設集鎮和平路、育才路路燈20盞,新增120盞村莊主干路路燈,方便群眾夜晚出行;爭取省環保廳幫扶資金100萬元,完善排水設施,鋪設村莊污水管網,提高村民的生活用水質量;拆除本村集鎮49戶的違建彩鋼瓦棚,提升了村莊人居環境。

      到了2017年,谷洲覺得成立專業股份合作社的機會成熟了。

      當時,市里規定,成立土地股份合作社,流轉的土地必須達到800畝。當年,谷洲就流轉土地821畝。在這些土地上,他實施薄殼山核桃種植與稻麥兩季種植項目,合作社自愿入股社員173戶,入股分紅的辦法根據社員股金和股權收益進行。

      合作社成立時,起什么名字,他并沒有費多少心思。他就覺得,既然是土地合作社,我們應該向土地要金子,要美玉,他確信,只要方法得當,只要肯吃苦,土中自有金和玉,這塊土地也一定能讓村民們脫貧致富。

      金玉,金玉!這個名字好!

      就這樣,淮安市淮安區金玉土地股份專業合作社成立了,谷洲成了理事長。

      回顧這些年的工作,谷洲覺得從中央到地方對脫貧攻堅的重視和支持,是他們村莊脫貧致富的外因,動腦筋想辦法,在土地上挖金尋玉,是內因,兩下結合,村莊才有今天的成就。

      2016年,省林業局庹祖權科長來村里擔任第一書記,這位來幫助村里扶貧的書記,用他在林業上的優勢,引進了100畝薄殼山核桃樹,這些樹苗2、3公分粗,卻要65元一棵,價格不菲。庹科長告訴村民們,這些薄殼山核桃的果實營養價值高,很暢銷,每斤賣50元呢。以后啊,這些都是搖錢樹。

      大家聽了,都很興奮,都小心地伺弄,生怕弄壞了。

      樹苗是按照6×8米的行間距種的,種下去后,看到樹苗之間地很空,就種一些麥子。那時,也只會種麥子。收了一季麥子,麥子的產量不行。咨詢樹木專家,說是麥子會跟薄殼山核桃搶水分,還會留下病菌,不能種。

      2016年底,省里又給了一筆扶貧資金,省農科院的專家竇全琴教授建議再種200畝薄殼山核桃樹,谷洲聽從的教授的建議,準備買苗。

      那一年,安徽、江蘇、浙江三個省的許多地方都在種薄殼山核桃,樹苗緊張了,有錢也買不到苗。

      谷洲通過省農科院找到安徽省農科院的專家,就這樣找到安徽合肥肥西的一個合作社,那里有苗呢。

      一問價錢,大的1300元一棵,中的600元,小的55元。谷洲早就了解過行情,憑良心講,這個價不貴,在南京,和安徽一樣大的苗2000元都買不到。

      多年做生意的經歷,使得谷洲敏銳地感到,必須趕快下手,晚一點,就被別人搶走了。年前,他就把一萬元的定金打了過去。

      2017年大年初三,他在家就待不住了,帶著兩個人,直接去那個合作社。

      到了那里,挖樹的工人都在放假,而老板的手機,一天要接好N個各地訂購樹苗的電話。聽著老板電話接得飛飛的,樹苗的價格一個勁往上長,谷洲心里也沒底了。他就天天等在那里,不敢走,就怕一走,老板反悔,不賣了。

      一直等了7、8天,終于等來了挖樹的工人。他就和村里去的兩個人一起卡尺寸,防止小的變成中的,中的變成大的。

      誰知,在卡尺寸的時候,大概工人嫌他們卡得太嚴了,鐵鍬一撂,不挖了。

       “哪有你們這么買樹苗的?大差不差就行了,像你們這樣,一點誤差都沒有,怎么可能?”工人發火了。

      那邊老板聽說了,也順驢下坡,直接說不賣了。

      看到工人生氣了,聽到老板說不賣了,谷洲急得頭大了。他對來的兩人說:“咱標準不能變,但說話的方式要變。”

      他吩咐兩人趕緊買香煙、買飲料去,大過年的,工人師傅也不容易,何況那幾天,老是下雨,地里濕漉漉的,天又冷,誰高興干活啊。對師傅們多說點好話,多打打招呼,不光把好尺寸關,還要請師傅們把樹根旁邊的土挖大點,這是確保成活率的要點。

      這邊挖樹的師傅搞定了,一車的樹挖好了裝車了,準備走了,卻走不成了。原來,錢還沒有匯到。

      不是錢沒有匯到,是根本還沒有匯。這筆錢是省下撥的專項扶貧資金,管理相當嚴格,要有合同、有發票,還要經過一層層審批,才能匯款。而老板說,你錢沒有打來,怎么開發票?

      一邊是沒有發票,不好匯款;一邊是沒有收到錢,不好開發票。兩邊都有理,兩邊的矛盾,把谷洲又給難住了。

      而且,又遇到星期天,即使同意匯款了,款也匯不出,節假日不辦對公業務。

      老板本來就不愿意賣,見到谷洲就抱怨賣虧了?,F在,正好找到理由,不讓車子走。

      谷洲抓瞎了,他急得像熱鍋上的螞蟻,電話打了一個又一個,嘴上撩起了火泡。

      就在他火急火燎的時候,一下子想到一個人,這個人姓丁,過去在鎮上做過綠化,他就是合肥人,找他說不定有用。就像撈到一根救命稻草,他立即電話聯系。

      巧的是,丁總熟悉那個老板。丁總出面協調,幫他們擔保,才同意一輛裝好樹苗的車先走,那一輛車和人一起押在那里。

      他當天回來,趕緊走程序,終于順利匯款,2000多棵樹苗拉回來了。谷洲長長地松了一口氣,他仿佛看到樹上掛滿了薄殼山核桃,這些山核桃正發出誘人的香味,在微風的吹拂下,如一個個鈴鐺,叮當作響……

    林下有金玉

      樹苗栽下去了,新的煩惱就來了。

      薄殼山核桃的大苗當年能掛果,第二年就能收了,但小苗起碼要5年。去年的實踐證明,在林下種麥子,不行,大型機械進去,毀壞了不少樹苗,你要不種東西,地空五年怎么行?

      站在田邊,谷洲陷入了沉思:怎么辦?這是個頭疼的問題。他細算了一筆賬:300畝,僅僅土地流轉需要給村民的錢每畝900元,一年就是27萬;其他還要除草、治藥、施肥的成本加維護工資,,一年就要10大幾萬啊。

      300畝田怎么能就這樣荒著?

      他盡管在農村長大,種田已經不是內行了。他就去找種田大戶商量。春天可以種什么?秋天可以種什么?

      正好有個種田大戶,叫谷晶,他在另外的地方種,他提議說,春天可以種包菜,包菜3月初種,6月初收。鎮上正好有個脫水蔬菜廠,叫富士源食品有限公司,聽說收包菜呢。谷洲一聽來勁了,趕緊找這個公司的老板談。

      老板正好也需要大戶供應,他們和白象集團合作,生意做得很好,公司每天的吞吐量最少50噸。谷洲和他們簽訂了包菜供銷合同,保護價每公斤0.4元。

      簽完了合同,谷洲算了一筆賬,一畝包菜產量8000千到10000萬斤,一畝就有2000元的產值。2000元,按33制算,工資成本20%,農資20%,土地成本40%,這樣,凈利潤就是20%。

      20176月,包菜收完,村里認真軋賬,所有東西都扣除,凈賺6萬。實際上,效益不止六萬,若將治蟲、維護的成本統統算進去,少說也有20萬的效益。

      林下的春天,放了一個響炮仗,讓谷洲和村里人都興奮無比。

      包菜收完了,轉眼就要到秋天了。秋天怎么辦?秋天種什么?谷洲又有點犯愁。

      有人說種大椒,有人說種青菜,有人說種蘿卜。

      谷洲一邊聽,一邊搖頭。還是老辦法,走訪大戶去。這一走訪,又摸到了一個重大信息:鎮上有家腌菜加工廠,叫專芝醬腌菜加工廠,這個廠,需要量最大的是大頭菜。

      大頭菜有洋大頭菜和本大頭菜之分,谷洲考察后發現,大家基本上都愿意吃本大頭菜。他就決定種本大頭菜,300畝大頭菜和蘿卜,保底價0.4元每斤,幾個月下來,一畝地,能產大頭菜6000多斤。2018年,賺了10多萬元,2019年賺了30多萬元。

      林下種植的問題解決了,效益充分展現了,而那些樹苗,也在村民們的精心呵護下,茁壯成長。

      幾年下來,樹苗們長大了,枝繁葉茂,包菜和大頭菜都不好種了。這回怎么辦?

      谷洲這回想到了林下養殖,第一年,他買了2000只公雞,200只鵝,散養在樹林里。

      還是老辦法,先找下家。他的舅舅在蘇州開飯店,生意越做越大,成立了江蘇夜泊餐飲有限公司。

      他找到舅舅,送了兩只雞給他嘗嘗。舅舅一吃,感到口感不一樣,再到實地一考察,知道這是真正的土雞,立馬訂下合同,幾乎承包了所有的雞。別人買15元一斤,他給20元??吹竭@林下的雞鵝這么受歡迎,今年春天,村里又買了2000只母雞。這雞生的蛋,也是好蛋,因為純散養,好賣得很,一些飯店來買過一次,就經常來了。雞蛋成了緊俏貨,不夠賣。

      谷洲這樣想:就是養雞鵝不賺錢,也不會虧本。為什么?因為林下要除草,大型機械不好進去,人工除草,工資很高,現在,林下養殖,就沒有了這些顧慮。那些雜草,那些蟲卵,都被雞們、鵝們吃得干干凈凈。

      我去采訪的時候,正看到一大群雞們,正在林下悠閑地覓食,眼光所及的地上,已經光禿禿的了,草根都看不到一根,真成了義務“除草雞”。

      2017年栽樹后,谷洲的理念是,是第一年?;?,第二年保壯,第三年保掛果。2019年,只收了10多斤果子,今年,看看樹上的長勢和掛果,毛估估200斤不止。

      谷洲又開始算賬了:鮮果賣50塊錢一斤,一斤也就30多個,大概一個1塊錢?,F在已經掛果了,假如一棵樹結10斤果子,一棵樹就是500元的收益,一畝田15棵,一畝就7500元,去掉2000元的成本,每畝的凈利潤就是5500元。300畝是多少?不要算了,以后的日子好過呢!

      其實,宋集村現在的日子就已經很好過了,2018年村集體經濟經營性收入22萬元、2019年達40萬元、預計今年可突破60萬元;2018年村民人均純收入1.5萬元,2019年達1.8萬元,預計今年可以突破2萬元。所有建檔立卡低收入農戶和人口于2019年全部脫貧。

      合作社用工還突出吸納本村建檔立卡低收入農戶勞動力,帶動他們增收致富。社員收益土地入股保底每畝900元,同時年底根據合作社整體收益按照股份進行二次分紅,入社農戶既能領取保底分紅,又能在合作社務工獲取工資,還能參與合作社二次分紅,大大的提高了農戶的收入,也增強了其他農戶以土地入股合作社的愿望,2019年又流轉土地700余畝,使合作社入股土地面積達1600畝。

    能吃苦哪會窮

      我去宋集村采訪的時候,兩臺小巧的拖拉機正在作業,拖拉機在種著薄殼山核桃的林間轟鳴著。一臺挖溝,一臺除雜草。

      駕駛挖溝的叫郭士清,我一問,才知道,他是村委委員兼4、5組組長。

      郭士清個子一米七不到的樣子,倒是精神得很,身子挺直,頭發向后梳,一塵不染的樣子,臉上曬得紅紅的,有太陽斑的印記。和他一聊,才知道,今年61歲的他,197812月曾到黑龍江某部當兵4年。

      談到經歷,他自豪地說:“我兵沒有當夠,大兒子代我繼續當。他現在南京某部當兵,上的是士官學校,已經是四級軍士長了。”

      退伍回來,郭士清開過豬行,慢慢地,養豬的人少了,就不干了。后來,他買了一輛拖拉機,開了幾年手扶拖拉機,老婆對他說,歲數大了,不要開了,你就回來種種地吧;再后來,在工程隊打過小工,為小區穿過電纜。什么來錢干什么,不怕苦不怕臟不怕累。

      他家的負擔比別人家要重些,那是因為在他已經45歲的時候,居然生了一個兒子。他原本有一個兒子,一個女兒,他挺滿足的,家里的負擔也不算重。誰知,老婆結扎后20年后,居然又懷孕了,他不得不生下這個小兒子。這個應該算醫療事故,這下,他家里的負擔變重了,小兒子現在正在上初中,現在上學不是以前,一年要4萬多。為撫養這個小兒子,現在要付學費,以后要為他買房子買車子,不準備100萬都不行,我這個做老子的,不苦不行啊。

      2016年年初,谷洲請人找他談,能不能來村里干?谷洲看重的是他的經歷和他的吃苦精神。

      35號,郭士清到村里來上班的,他又是村委委員兼4、5組組長。因為開過拖拉機,這里的所有機械,他都會擺弄,1000多畝地,就是他和谷慶永兩個人包干了,耕地、收麥子,挖溝,犁田,樣樣干起來精通。但卻是很苦很累的,他有個口頭禪:你干活不行,誰要你?不能吃苦怎么辦?

      他又進一步解釋說,就好比當兵的,你不能打仗,這個兵還有什么當頭,部隊肯定叫你早點退伍。

      談到這個村是怎么富起來的。郭士清直言不諱:有個好書記。他說,谷書記的事業心太強了,管理得好,每周一和周四,雷打不動開兩次早會,一個星期的工作都逐一安排;大忙的時候,收麥子,栽菜,需要搶時間,上百人一起干,他要求村干部都要帶頭來干,要求我們幾點到,他自己就幾點到,以身作則,從不偷懶。昨天,我們四點半就到田里了,一直干到夜里12點,中午盒飯送到田里,谷書記和我們一起吃的。昨天一天,收割了70畝。

      對脫貧,郭士清最大的感受就是,政府對群眾太好了。一年三大節,不是錢就是油,送給那些貧困戶;那些五保戶,全由政府來養……

      開除草拖拉機的叫谷慶永,他今年62歲,年輕時學廚師,在南京當廚師4年,老婆在老集鎮上開了個服裝門市,糊糊口。他家里開了個小飯店,附近村子里有紅白喜事,他就搞廚師幫辦,一桌賺點小錢。村里大忙的時候,他就和郭士清來開拖拉機,做一天給一天的錢,一天一兩百元的收入。在整個村子,他家的日子還是不錯的。

      他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在村里干活,大媳婦在鎮上打工,小兒子夫妻在鎮江打工,他們各自的生活都還可以。談到他們,谷慶永很肯定地說:“在這個社會,人只要不賭不偷,只要勤勞,日子就會好過。”

      費玉美,今年56歲,是宋集三組的建檔立卡戶,她家是因為丈夫生病返貧,現在,她已經脫貧了。

      我采訪她的時候,她正在包菜田里往車上裝包菜,聽說我要采訪她,她很靦腆,手一個勁在身上擦,并且說,我不會講。

      我叫她隨便說,就像拉家常一樣,她慢慢平靜下來,說了她家的困難。

      23歲時,她從后營村嫁過來的,嫁到這里后,夫妻恩愛,丈夫是個瓦匠,她跟著丈夫做小工。他們有兩個兒子,大兒子在鎮上打零工,她想,只要兩個人能吃苦,肯定能把日子過好。

      誰知,大兒子在讀書,小兒子在外學手藝的時候,丈夫忽然生病了,先得了肺癌,開了兩次刀。三年后又得了直腸癌,三次住院,到處借錢。她家姊妹7個,丈夫家姊妹7個,加上村里貸款的4萬元,一共借了20多萬,但到頭來,還是人財兩空,丈夫還是撒手而去。

      家里窮了,大兒媳婦受不了,留下一個女兒走了,大兒子為了照顧女兒,只好在附近打零工。

      家里的轉機,就是在谷洲當書記后。村里把她家的3畝田流轉走了,這樣一年她就能拿2700元的租金,還有分紅;她自己在村里干活,一年也能苦一兩萬塊錢。大兒子,小兒子靠打工,也攢了一點錢。2年前,大兒子,小兒子和她一起,把積攢的錢全部拿出來,還清了外債。

      現在的日子好過了,她的最大理想,就是大兒子再找個媳婦,二兒子早點買套房子。我們也祝福她,看到合適的,也找個老伴,相互關照關照。她羞澀地笑了。

      宋集村一組的石從配,提起谷洲,就要豎大拇指。

      這個49歲的漢子,5年前,在蘇州打工時,突然半邊身體不能動彈,到醫院確診為腦梗,看了半個月,雖然花費近3萬元的醫藥費,但是,他的半邊身子還是感到無力,行動不便。妻子陳愛珍為了照顧他,辭去了廠里的工作,家里沒有了經濟來源,孩子讀書,父母常年吃藥,石從配再也不能從事重體力勞動了。

      20163月,經過宋集村的村干部摸底調查,將石從配納入到本村的建檔立卡低收入戶之中。

      谷洲結對幫扶的對象就是石從配家。

      石從配的妻子有縫紉技術,谷洲為了發揮她的特長,聯系了打工的手套廠,幫她爭取了一臺手套加工的機械,讓她在家加工半成品手套。

      20166月,谷洲幫助石從配申請了2萬元的扶貧貸款,同時與手套廠的老板溝通,又幫她買到2臺手套加工機械,幫助石從配在自己家里新辦了手套加工廠,增加其經濟收入。

      20176月,石從配又申請了2萬元的扶貧小額貸款,擴大手套加工廠的規模,石從配用工優先安排貧困戶,工人月收入均達到2500元左右,用工人數已超過25人,石從配今年的年收入預計將超過10萬元,全家走上了脫貧致富之路。

    不敢較真當什么干部

      當村支書后,谷洲還是和當組長時一樣,有個理念:一碗水端平。在基層,要想一碗水端平,是不那么容易的。需要你敢于較真,敢于碰硬。這一點,谷洲毫不含糊,一個干部,不能較真碰硬,還當什么干部!

      他上任后,聽群眾反映最大的,也是最痛恨的,就是假低保。實際上,在農村,大家都知根知底的,誰家怎么樣,有沒有錢,一年能有多少收入,心知肚明。一些愛討小便宜的人,仗著和干部關系好,明明不符合低保條件,也在拿著低保的錢,沾著國家的便宜。

      谷洲當書記后,充分了解、走訪摸底,在一個早上,專門開黨員大會,對70多戶低保,一個一個過堂,會上一下子拿掉30多戶。會開完,立馬公示,不給一些人找關系說情的時間。

      要知道,拿掉30多戶,相當于拿掉了一半。這下,谷洲好像捅了馬蜂窩,最少有5、6戶來找他鬧;有的拿著方便袋,拎著藥,說自己得了什么病,需要花費多少醫療費。他不信這個,你該看病的看病,有農保來保障,報不了,有困難,組織幫你解決。有的跟他吵,谷洲就說,我來跟你算算賬,因為他摸清底數了,心中有數了,賬算完了,這個人沒有話了。還有一個人就是不服,在區里、鎮上告了一個多月,告得自己無趣了,才罷休。

      還有個人,心胸狹窄,有氣沒地方撒,就專門給村里找茬,你說東,他偏說西,你要辦什么事,他就是不同意。比如,村里集中打水了,他故意不在家,等了別人打完了,他來鬧,要打水,總不能為你一戶打水??;再比如,村里集中鋪水泥路,鋪到他家門口了,他不讓鋪,反正就是跟你擰著來。

      還有一戶人家,他認為夠低保條件,把組長請到家中,好茶好酒招待,臨走,還送了一條香煙給組長。

      這些,谷洲并不知道,那天早上開會時,議到這戶,組長說,這戶夠。谷洲說,這戶不夠,因為他每天在外扛水泥,每天苦20、30元錢,他還有個哥哥是單身,哥哥的錢也基本給了他。按照他的條件,可以納入建檔立卡戶,但不夠低保。(低保要拿錢的,520元每人,一個月,四口人就拿2000多元呢。)

      沒有想到谷洲了解這么多的情況,組長會上不敢開腔了。但他悄悄地告訴這戶,是谷書記不同意,我幫你講話了。

      組長回去把谷洲賣了,這戶人家肯定不高興了。來找谷洲,谷洲說,我來給你算賬。賬一算,他不吱聲了。但卻說:下午我就帶著兩個孩子上訪去。

      “你要上訪,我是不會同意的。你實在要去,我也攔不住你,但要實事求是反映情況,你們一個村一個組,群眾看得很清。組織上也會來調查的,不真實的事,你要瞎說,你回來,我是不會讓你的。我當村支書,不是來撈錢的,我每年還貼錢。我可以不當這個書記,但我不會讓你瞎說的。”

      一番話,說的他灰溜溜的,嘴上發點狠,走了。

      已經建好的村糧食烘干中心,是合作社重點投入的建設項目,由省農墾援建,占地10畝,總投資650萬元,于2019年夏季建成,日處理稻谷120噸循環式烘干加工,可服務稻麥基礎面積15000畝。

      糧食烘干中心現在成了村里最大的資產。

      但是去年3月份,為了建設這個設備,谷洲居然和農墾的領導較起了真,吵起來了。不光吵,態度還特別堅決。

      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那是開工一個月后,谷洲忽然發現一個問題,這個設備使用的是天然氣。這是一個設計缺陷,這個地方不通地下天然氣,氣從哪來?只能靠汽車運過來,運過來也沒有地方放啊,就需要安裝一個30噸的液化氣罐。

      這個液化氣罐,放在露天,問題是,不是建好就行的,平時要往里充氣,用不完也不能拖走,在谷洲眼里,這就像一個定時炸彈。

      321發生的響水縣陳家港化工園區爆炸事故,震驚全國,也震醒了谷洲。這一個定時炸彈,怎么能放在村里面?即使不要這個設備,也不能有安全隱患。對這個液化氣罐的安全,谷洲是無法估料的。

      他找到農墾領導,說不能用液化氣,要改成電熱的。他說:我不會拿我們整個村的安全作賭注。他和農墾鬧起來了。人家都是廳局長,他也不管了,當面和他們頂起來。弄得鎮長都來做他的工作。

      農墾那邊也為難,早就設計好了,液化氣罐也定制好了,改成電熱的,需要增加一根電熱棒,要增加60萬元。

      經過一番較真,農墾同意改用電熱的,但提了一個條件,需要用630千伏安的專用變壓器,變壓器的費用由鎮上出??蛇@個大家伙變壓器怎么進村呢?

      谷洲了解了一下,安裝這臺變壓器,區里沒有權批,需要找市供電公司,走程序就要3個月,原定的6月份建成,當年進行稻麥烘干的計劃就會泡湯。

      谷洲請鎮上的孫戩郇鎮長、馬琳副鎮長,一起到供電公司去找領導,省農墾紀委也通過市紀委督辦這個項目,確保了按計劃建成。

      這個項目20192月開工,4個月的時間,就交付使用了,省農墾發揚了農墾精神,真正是日夜加班,按時保質建成投產。

      現在,這套設備是淮安最好的。

      去年,烘干糧食總量近3000噸,實現收益20萬元。

    明天會更好

      村子摘帽了,村民脫貧了,谷洲帶領村民脫貧致富的先進事跡,得到了領導和組織的肯定,他先后榮獲淮安區優秀共產黨員、優秀黨務工作者、脫貧致富奔小康工程先進個人、淮安市勞動模范等榮譽稱號。

      欽工鎮黨委書記武志,2015年在這個鎮當鎮長,201611月任書記,在他眼里,谷洲全區是貧困村脫貧致富的示范版本之一,他認為,一個村莊脫貧只是起步,要在村莊的深化發展上做文章,努力提高老百姓的物質生活、精神生活和幸福指數,特別要讓老百姓對今后的生活有安全感。這個安全感,就是今后的生活保障。

      一番話,說得谷洲直點頭。其實,武書記說到谷洲的心里去了,他正朝著這個方向努力呢。

      淮安區扶貧開發服務中心主任趙建成接受采訪時說,他們的發展思路是:“南水生、北瓜果、中園藝”,也就是渠南片各鎮,重點發展芡實種植加工和稻蝦共作等水生產業;渠北片各鎮,重點發展瓜果及林下經濟;中間地帶(城區周邊)淮城、河下、山陽等街道,發展蔬菜、花卉苗木產業。通過幾年努力,已經實現了人脫貧、村出列, 11.65萬名建檔立卡低收入人口脫貧。

      谷洲所在的宋集村,就是“中園藝”的發展典范。

      這位趙建成,其實就是個“拼命三郎”。七年前,他查出肝硬化,現在天天服藥,每兩個月檢查一次身體。他沒有來扶貧辦前,區扶貧工作全省倒數第一,他上任后,拖著病體,天天往鄉下跑,只用一年時間就讓淮安區成為全省先進。接送我的司機小張,知道我來采訪脫貧先進,他感慨地說,我們趙主任值得寫一寫。當我和趙建成交流的時候,他說得最多的,還是基層的群眾,說得最多的還是像谷洲一樣的先進代表。

      谷洲在十里八鄉聞了名。

      但谷洲眼里的宋集村,還遠遠沒有達到他理想中的樣子。

      他敏銳地看到,宋集離城區近,休閑觀光、特色采摘、農家菜品嘗等特色服務項目,將在這幾年特別時髦。

      假如城里人來,我們這里有什么呢?

      薄殼山核桃是個好東西,但是采摘薄殼山核桃現場不好吃,必須把水分吹干了,才能吃。于是,他想到了種桃樹和蘋果樹,去年,他組織社員種了30多畝桃樹,這是個映霜紅品種,是在秋天快要入冬的時候采摘的,是錯峰鮮果;還種了50多畝蘋果樹,這種蘋果是煙臺紅富士的錯峰品種,中秋節過后一個月才開始采摘。

      他計劃今年再流轉土地1000畝,使合作經營面積達2500畝,占全村耕地總面積的64%;同時考慮建幾十畝可以采摘的瓜果蔬菜大棚,再建一些自己燒飯的土大灶;他還想到,可以在果樹林間,搭一些小木屋;村里有現成泵站,可以挖一些水渠,讓干凈的水在田里循環流動,他要用水果采摘+農家樂的多元化經營模式,提供休閑觀光、特色采摘、農家菜品嘗的特色服務,讓城里人充分享受到宋集這個美麗鄉村的樂趣。

      站在村頭的谷洲,看著田頭忙碌的人群,看著已經掛果的薄殼山核桃,一邊展望這未來,一邊露出欣喜的笑容。

      這時,一架無人機飛臨果林上空,這是一臺可以噴灑農藥的無人機。樹高了,靠人力已經無法噴藥,先進的設備代替了人。

      操縱無人機的是一位80后。他叫谷海洋, 1998年入伍,在部隊14年,干到四級軍士長退役,現在是村里的副書記,負責黨建和通訊報道工作。這個無人機,他通過手機來操縱,在手機上設定好程序,無人機就自動噴灑了。9塊地只要兩天就全部完成了,真是省時省力,我不得不感嘆,科技的神奇。

      采訪快要結束了,我看到宋集村頭的廣場上,插秧機,脫粒機,收割機等所有的機械一字排開;幾塊大型宣傳欄上,寫著“金玉土地合作社生態農業產業園鳥瞰圖”“淮安區‘黨建引領,集成振興’示范片技術展示”等等;一片用鐵絲圍著的林子里,上千只雞在林子里覓食、打鬧,一群鵝在遠處的草叢中悠閑,偶爾發出幾聲響亮的叫聲;更遠處,幾輛車正在田里裝著包菜,村民們忙碌的身影,在夕陽下熠熠生輝……

      我感慨,這片土地,和所有的土地一樣,不亢不卑,在汗水的澆灌下,正孕育出一季又一季的希望。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