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汪政、張光芒 :災難文學如何回應現實

    來源:現代快報讀品周刊 (2020-03-25 10:33) 5893702

      在抗擊新冠肺炎疫情這場沒有硝煙的戰爭中,文學沒有缺席。江蘇作家學者們持續行動、發聲,以不同形式創作大量作品,出版社、閱讀機構、媒體等也陸續開展一系列公益閱讀活動“以讀攻毒”。當我們關注疫情的時候,會怎樣談論文學和閱讀?疫情將給中國作家帶來哪些重新的認識和思考?未來會誕生怎樣的文學作品?重讀災難文學中的經典又有什么新的啟發?為此,現代快報記者采訪了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汪政和南京大學教授張光芒。

    王凡 陳曦 /

      

      對話嘉賓

      汪政

      江蘇省作家協會副主席、黨組成員、書記處書記。兼任中國小說學會副會長、江蘇省文藝評論家協會主席等。

      張光芒

      南京大學文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兼任江蘇省當代文學研究會會長、南京市棲霞區文聯副主席等。

      

      

      文學應該揭示那些復雜的、看不見的存在

      讀品:社會歷史的重大事件一般都會在文學中得到響應,誕生出文學作品。您怎樣看待二者之間的關系?

      汪政:社會的重大事件不僅從題材與主題上給了文學創作的資源,更重要的是它對社會、國家、民族的影響,對人的心理的震撼,并以此為契機而帶動的對人類精神世界的探索與建構,以致形成了人類文明史上災難文藝與災難美學的傳統,留下了許多堪稱經典的偉大作品??v觀人類的文明史,實際上就是人類不斷抗擊災難的歷史。人類正是在不斷與災難抗爭的過程中取得進步的。

      作為一種精神生產方式,文學也在對災難的表現中不斷為人類和社會的進步貢獻力量。優秀的災難文學總是能超越局部災難的表現,接通人類有關災難的思想傳統,不斷攀升精神與審美的高度。

      所以,如何真實地描繪災難,刻畫災害中的人物,挖掘這種特殊情境中人性的復雜性,并進而對災害進行反思,從而豐富人類的精神世界,更理性地面對自然和人類自身,是作家們應該長久探索的問題。而且這樣的探索是沒有止境的,所以歷史上的災害總可以反復書寫,以致災難一直是文學創作的永恒主題?!?/p>

      讀品:對此次疫情,文學應該如何回應現實?從以往經驗來看,哪些內容易被忽略書寫?

      張光芒:文學歷來是歷史事件的見證者,這是對文學最淺層次的理解。文學歷來也是對真相的探究者,但這也是對文學最低層面的要求。文學應該如何回應現實?首先要做的就是要拒絕以非文學的方式進入現實,凡是從政治、宗教、意識形態或者集體要求等立場出發的寫作,都屬于非文學的立場。另一方面,文學所面對的“現實”,或者說文學所思考和表現的這個“現實”,需要我們重新加以認識。嚴格說來,基于傳統立場的文學寫作所展現出的“現實”并非現實,它遠遠不能觸及現實的全部真相。誠如米蘭·昆德拉所說:“小說審視的不是現實,而是存在。”當昆德拉將存在視為小說審視的唯一對象的時候,已經完全突破了人們心目中對于文學反映現實的普通理解,重新定義了文學的“現實”。如果要問現實中的哪些內容值得書寫、哪些容易被忽略,答案就在把現實視為存在的所有文學努力中。

      如果我們認可文學應該審視的是這樣的“存在”:它并非昆德拉所說的“已經發生的”,它“屬于人類可能性的領域”,那么我們會發現,隨著時間的斗轉星移,許許多多未曾發生的東西正在發生,許許多多非現實的東西正在不斷成為現實。聯系到這次疫情,許多過去文學上忽略的問題突然凸顯出來、爆發出來。無論是世界與個體這兩個處在現實存在譜系上的兩端的關系,還是科學理性與肉體感性這兩個處在時空譜系上的兩端的關系,都在經歷著前所未有的變化和挑戰。

      全球化的狂歡,地球村的便利,信息時代的便捷,每個個體在享受這些東西帶來的莫大福利的同時,并沒有充分意識到它潛在的可怕的威脅。文學就應該表現那些遠比你想象的復雜的東西,揭示那些在現實生活中看不見的存在。

      

      文學不是新聞,對重大事件的表現要滯后一些 

      讀品:疫情暴發后,有的作家靜默思考,不去做即時性的表達;有的作家身在現場,即刻發出呼聲。對現實發聲是作家的一種必須的職業道德嗎?

      汪政:我不主張動不動就用“道德”這個詞。在現代社會要尊重個體選擇,何況文學是一種特殊的精神生產。有的作家寫得快,有的作家寫得慢,有的作家擅于寫現實題材,有的作家不擅長,不能強求一致,不能把文學等同于新聞。一般來說,文學對社會重大事件的表現要相對滯后一些,作家需要思考,還要文學化地去表達。笛福寫鼠疫是事后幾年?阿里克謝耶維奇寫切爾諾貝利又是多少年之后了?

      讀品:疫情引發人與自然、人與社會、人與人、人與自我的重新思考,為人類反觀自身提供了契機,這是否是文學的職責和價值所在?

      張光芒:疫情為個體反觀自我提供了更多的角度,這的確應該也是文學的職責和價值之所在。但文學的職責能擔當到什么程度,它能展現出多么深刻的價值,它能否抵達無愧于這個時代的思想高度,卻取決于作家們痛定思痛后咀嚼、反思和建構的可能性,也有待時間的檢驗。加繆的《鼠疫》之所以成為偉大的災難文學,是因為它建構了那個時代應有的文學價值。今天全球化時代的災難文學與二戰時期的《鼠疫》相比,面對的現實與存在問題要更加復雜?!妒笠摺坊卮鸬膯栴}如果在今天重新回答一遍,而且答案相似的話,恐怕是遠遠不夠的。

      讀品:疫情深刻地影響著社會和每一個個體,它真正意義上影響文學的表現是什么?

      張光芒:一個首要表現將是社會啟蒙與個體啟蒙的良性互動;第二個就是自然生態啟蒙與生命意識覺醒的良性互動;第三個就是倫理道德凈化與現代自我啟蒙的良性互動。

      日本導演北野武說過:“什么是災難?災難并不是死了兩萬人這樣一件事,而是死了一個人這件事,發生了兩萬次。”這句話在新冠肺炎疫情暴發的當下常被人們引用和激賞。一方面,要通過有效的運作將災難之下的死亡數字降到最低;但另一方面,我們更應該清楚,通過嚴密的科學預測與制度保障,防患于未然,將奉獻和犧牲的代價降到最低限度,有著更大的價值和意義。一方面,我們的文學應該意識到災難是“死了一個人這件事,發生了兩萬次”;但另一方面,我們的文學還要更自覺地意識到:“死了的這一個人,在死亡之前已經有兩萬次瀕臨死亡的絕境。”

      

      新冠肺炎疫情對文學的影響要遠遠大于非典

      讀品:此次疫情將帶給中國作家哪些重新認識和思考?

      汪政:建議作家首先要思考,那就是災難意識,就是倫理意識,就是科學意識。我希望此次災難后,中國文學應該產生新的災難文學、倫理文學和科學、科幻文學。我在前些日子的一篇文章中說,中國是一個多災多難的國家,但卻沒有產生優秀的、能與世界災難文學經典對話的同類作品。

      可以想見,此次新冠肺炎疫情將長久地留在中國和世界的記憶中,對它的書寫也將繼續下去。從長時段的創作看,如何擺脫功利的、即時的、有限的視角,在人性、人與自己、人與社會、人與自然等方面進行深化,從生命、倫理、道德等方面探討這場大不幸的自然與人文涵義,值得中國作家以超越的姿態進行觀照與反思。

      張光芒:此次疫情帶給中國作家的認識和思考,還將在這樣一個方面展開和深入,即人性扭曲的狀貌和人性墮落的程度。

      讀品:看到過您參與的關于后非典文學的一個討論,能否對此次疫情之后文學的多種可能性做一個描述?可能出現《鼠疫》這樣的作品嗎?

      張光芒:你說的是那篇《“后非典”時代與“后非典”文學》的對話文章,我提出“后非典文學”這一說法,試圖考察“非典”是否影響了文學創作以及它的走向,以及是否產生了典型的“后非典文學”。我記得,由于這是一個新的話題,進行深入討論難度頗大,我與汪政、曉華、何平、賀仲明、傅元峰等著名批評家認真嚴肅地反復討論和爭論多次才形成了那樣一篇文章?,F在看來,那篇文章的立意和觀點的確有些價值,所以在最近重新引起了一些關注。

      不過,現在來看的話,我認為“新冠肺炎疫情”對于文學的影響要遠遠大于“非典”,對于文學的深刻推動作用也要大得多。“新冠肺炎疫情”更多地呈現為一個綜合性的社會問題,而且也是一個全球性的災難危機。它對于文學的深遠影響會表現在政治、經濟、文化、宗教、倫理、道德、信仰等全方位的層面上。大至國際政治經濟,小至家庭個人;大至地緣民族關系,小至友朋倫理;大至人類命運共同體,小至個體自我認知。社會制度與人的存在顯示出更多的可能性的萌芽,這必然倒逼文學的深度革新和自我突破。就此而言,我認為《鼠疫》這樣的作品必然會誕生。如果國內不出現,國外必然會出現;如果近期不出現,過幾年后必然會出現。

      

      這些作品能為當下的疫情提供預言性的思考

      讀品:作為專業讀者,心目中的災難文學的經典有哪些?這段時間是否進行了重讀?是否會有新的閱讀視角?

      汪政:《鼠疫》《霍亂時期的愛情》《切爾諾貝利的回憶》……經典很多,之所以成為經典,我那篇文章《我們需要怎樣的“抗疫文藝”》的觀點認為,優秀的災難文學一是要真實,有現場感;二是塑造了典型的人物包括英雄,提供了有特色的災難敘事;三是在反思中建構人文精神,參與推動社會進步;四是寫災難而超越了災難,成為復合性的文學。

      這段時間重新看了《霍亂時期的愛情》,感人。也看了一些災難史方面的書。電影看了朋友們推薦的幾部災難片。閱讀有時也是對社會的呼應。我推薦馬爾克斯的《霍亂時期的愛情》和楊念存的《再造“病人”》。


    《霍亂時期的愛情》

    【哥倫比亞】加西亞·馬爾克斯 著

    南海出版公司

      張光芒:疫情期間除了閱讀專業書外,我的確有意識地重讀或細讀了一些書寫疫情的文本。像加拿大著名生態文學作家阿特伍德的《洪疫之年》、胡發云的《如焉》、遲子建的《白雪烏鴉》、畢淑敏的《花冠病毒》、池莉的《霍亂之亂》等,這些作品都堪稱非常優秀的災難書寫文本。對于它們,我有意識地強化這樣的閱讀視角,即它們是否在某些新的方向上提出了社會啟蒙與個體自我救贖的路徑,特別是小說是否能為我們面對當下的疫情提供預言性的思考,是否從某些角度深刻地觸及到人類存在的可能性。

    《如焉@sars.come》

    胡友云 著

    中國國際廣播出版社

      閱讀印象特別深的是池莉的《霍亂之亂》。一醫院向防疫站報告他們發現霍亂,防疫站馬上行動起來,得利于聞達等人的責任擔當和科學高效,避免了一場可怕的瘟疫大流行。但由于這次行動實際上一直按要求“嚴格保密”,根本“沒有我們所期待的輝煌”,大會小會大家討論的反倒是防疫站暴露出了一些問題,甚至“有人說聞達這個人好大喜功,貪大求洋。”

      該小說不但敏銳地寫出了“曲突徙薪無恩澤,焦頭爛額為上客”的荒誕,而且寫出了防疫站醫生人心的變化。讓我陷入深思的還有:正是這樣一個沒出息、備受打擊的聞達,潛在地挽救了無數人的生命。是否應該有人算一下這筆帳?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