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萬眾一心 抗擊疫情”泰州部分主題文藝作品(三)

    (2020-06-15 16:15) 5895210

    他們的名字,在春風里傳頌

    文/劉仁前

     

      1月28日中午,江蘇第二批援湖北醫療隊從南京祿口機場出發,飛赴武漢馳援。

      2020年的春節,如約而至。庚子鼠年,一個新的開始,一個新的輪回。滿懷歡欣的人們,就這樣走進時光的輪回里,走進生命的輪回里。家家戶戶曈曈日,總把新桃換舊符。在這樣一個新春,讓新的期盼與憧憬,在春風里放飛。

      然而,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改變了這一切。是的,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疫情,改變了這個初春的顏色,也改變了人們的面部表情。春風里,出現了一撥又一撥忙碌的身影。

      疫情就是命令,防控就是責任。“我是黨員,我先上!”1月27日晚,江蘇首批援鄂醫療隊,臨時黨支部成立。147名隊員中,有正式黨員51名,預備黨員4名。南醫大二附院重癥醫學科副主任孫立群,他當然知道,接觸被感染者中的重癥病患,其危險性有多大。然而,他更知道,這部分病人,其生命處在最危險的邊緣。參加此次援鄂醫療隊,讓他有了一個新的身份:醫療隊臨時黨支部副書記!這讓他毫不猶豫地選擇了身臨最危險的一線,用自己面臨危險,換取重癥感染者生的希望,讓他們的生命遠離最危險邊緣。作為一名黨員,作為一個特殊群體里的黨支部副書記,他選擇了“沖在第一線”!他說,“這是責無旁貸的。”

      “茍利國家生死以,豈因禍福趨避之。扶危渡厄,醫者擔當。作為醫務人員,當普通民眾擔憂和盡量遠離的時候,我們必須近距離和這種新型冠狀病毒打交道,擔當特殊的‘逆行者’……”

      1月25日深夜,在前往武漢的列車上,身為南京醫科大學第二附屬醫院支援湖北醫療隊的成員,秦湧一筆一畫,認真地書寫了四頁入黨申請書。年屆五旬的秦湧,家里有兩位老人需要照顧,二老身體并不好。然而,身為呼吸與危重癥學科的一名專家,在疫情爆發,人民生命面臨危險的時候,他怎么能袖手旁觀呢?他要向黨組織表明自己警與疫情戰斗到底的決心和信心。1月27日晚,他和其他4名醫護人員,一起向江蘇總隊黨支部遞交了入黨申請書。無獨有偶,陶連珊醫生也選擇了27日晚,向黨組織遞交入黨申請書。而這一天,正是她50周歲的生日!與秦湧、陶連珊一同遞交入黨申請書的還有朱成華醫生、周游醫生和李靜護士。

      “時間飛快,到武漢已經是第三天了。除夕夜家人團聚的溫暖還在心里,大年初一晚上我就和146位江蘇援鄂醫療隊隊員踏上前往武漢的高鐵,迎接戰斗。”

      “最舍不得的是一頭長發,但是長發換防護服時很不方便,我就和同事們相互幫助,剪掉了留很多年的長發。心里真是不舍,眼淚快掉下來了。不過沒關系,它終究會長長的,那時候疫情應該早被我們打倒了。春暖花開時,我們還是會長發飄飄!”

      上面這兩段話,摘自南醫大四附院主管護師李如芝1月27日的日記。人們常說,愛美之心從皆有之。更何況是一個風華正茂的年輕姑娘呢?!如果你看到過李如芝那一頭濃黑的長發,瀑布般散披在肩頭時的模樣,我想你一定能從她恬靜的微笑里,感受到“歲月靜好”!如果你看到過剪去一頭長發之后的李如芝,那淡藍色口罩上方,一雙大眼睛雖然有神,但我不得不說,完全是判若兩人,原先的娟秀了無蹤影矣。她的犧牲,在這場疫情面前,看似那么的微不足道。說心里話,卻叫我心疼。

      每一個奔赴疫情一線的醫護人員,都被家人牽掛。昆山市第一人民醫院呼吸與危重癥醫學科護理組長、副主任護師梁梅蘭,是一位有著10多年呼吸與重癥醫學一線護理經驗的資深護士。她對武漢疫情當然十分關注。當她得知江蘇第一批援鄂醫療隊員出征武漢之后,懷著激動心情報了名。正式報名之后,她才給自己丈夫發了條微信。原以為要跟丈夫解釋幾句的,沒想到,丈夫秒復:我支持你!放心去吧,家里我來照看。

      同樣,淮安市第二醫院呼吸科副主任醫師、醫學博士丁宗勵的父母親,也是家中最后一個知道自己兒子奔赴武漢支援的。丁宗勵考慮的是,父母親年事已高,對自己馳援武漢不免擔心。所以,決定出發前再告知二老,也好讓他們少擔心幾天。

      哪知道,當丁宗勵出發前告知父母實情時,老父親默默地說了句,“早就預料到了!到了武漢注意安全就行。”

      蘇州大學附屬第一醫院感染科主任醫師陳祖濤,17年前曾參與抗擊“非典”,此次面對“新冠狀肺炎”疫情,在別人還沒有報名時,

      他就找到醫院黨委,主動請纓,要求帶隊支援武漢。同為蘇大附屬醫院醫生的女兒,得知父親報名后,態度鮮明地給老爸豎起了大拇指:“老爸,我支持你!”

      作為預防感染方面的專家,常州赴武漢醫療隊副隊長楊樂,深感自己責任重大:“我既要保障隨行醫護人員不發生交叉感染,也要指導正確使用防護用品和物資。在照顧病人的同時也要照顧好自己。”

      得知兒子出發的消息,楊樂的父母親說什么也要親自到祿口機場為兒子壯行,希望兒子早日凱旋歸來,從此像他的名字那樣,笑口常開!

      這是一份來自我家鄉醫院的醫護人員的“請戰書”——

      尊敬的院領導:

      我們是泰州市人民醫院婦產科的醫護人員。當前全國人民正面對新冠狀病毒的肆虐,江蘇省已有確診病例,風險隨時存在。作為泰州地區唯一一家三等甲級綜合醫院,為全市人民健康保駕護航我們責無旁貸。

      我們特此向院領導請戰,愿為戰勝新冠狀病毒疫情隨時聽候調令!我們愿意義無反顧,奔赴治療一線作出我們的貢獻。

      若有戰,召必回,戰必勝!

      這份請戰書上,簽署著“許士敏”、“殷華蘭”、“劉寶娟”、“趙銀玲”等26名醫護人員的名字。有些簽名看得清,有些簽名字跡過小,再加之手書,看起來并不十分清楚。然而,這并不防礙我向她們這個光榮的群體,奉上我深深的敬意!

      說實的,她們原本和我們一樣,就是普普通通的人。在尋常的時光里,做著自己的本職工作,過著普通人的生活。在面臨新型冠狀病情商情突發的時候,她們用自己的實際行動,來捍衛一名醫護人員的職業操守和擔當,讓她們在這樣一個不尋常的春天,變得不那么尋常!

      我想,正如李如芝所說的那樣,這場疫情終究會被戰勝的!等到春暖花開時節,她定能長發飄飄!和許許多多的李如芝一樣,他們的名字,在這個春天,注定會在春風里被人們傳頌!

      2020年1月29日

     

    最美的聲音在春風里響起

    文/劉仁前

      春的腳步,并沒有因為這場突發疫情而放慢,轉眼已經是二十四節氣中的“立春”。想想看,與我們內心滋生出或多或少的不安與緊張相比,大自然顯得淡定而從容,該發芽的發芽,該吐綠的吐綠,該綻放的綻放。

      然而,在這樣一個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的春天,我感受得更多的,不是人們的不安,不是人們的緊張,而是一聲令下之后舉國上下的眾志成城,是“若有戰,召必回,戰必勝”的錚錚誓言,是“我是黨員,我先上”的豪邁氣概!

      一支又一支醫療救護隊馳援武漢,一批又一批急需物資運往武漢,一筆又一筆損贈匯聚武漢……在抗擊疫情的最前沿,每天都有感人的故事在發生,每天都有動人的事跡在傳頌,每天都有感天動天的傳奇在上演。今天,我想告訴讀者朋友們的,不是前方的故事。我想說說,在我們身邊,那些和我們一樣普普通通的人們。他們用極其平凡的舉動,響應著國家抗擊疫情的號令,在各自的崗位上,忠于職守,發光發熱。

      幾天前,我的微信群里,一個村里的兩只大喇叭“火”了起來。那地道的興化方言,一遍一遍地播送著預防新型冠狀病毒的注意事項、關鍵要點,向全體村民們勸導,“沒事呆在家里,哪塊也不去,弄個電視看看,花生瓜子剝剝”,純粹方言土語,土則土矣,但完全夠得上“明白曉暢”,“言簡意賅”。在我這個數十年從事文字工作的人看來,比一篇長篇大論報告之功效,絲毫不差。對于以“切實遵守”為要義的民眾而言,似乎更切實可行,更為管用。

      無獨有偶,我所居住的小區,每天都一輛機動小四輪,在小區內往復巡游。車上有社區工作者手持小喇叭,一遍一遍口播著,“各位業主請注意,疫情無情,大家自覺遵守相關規定,在家自我隔離,不到人員密集的地方;注意室內通風,勤洗手,勤消毒,確需外出一定要戴口罩。”

      就這么幾句話,就這樣幾層意思,他們一天一天,一遍一遍,口播著,重復著,不厭其煩,一絲不茍。千萬不要小看了他們的勞動,看似簡單而重復。正是他們看似簡單而重復的勞動,才解決了疫情預防最后落到實處的關鍵一環。

      村上的“兩只大喇叭”也好,小區里的“口播小喇叭”也罷,都是落實上級疫情預防“網格化”管理的具體舉措。這些具體措施的落實到位,才為從根本上打贏這場疫情阻擊戰奠定堅實的基礎。

      這些樸實無華的聲音,是方言土語,還是標準普通話,都已無需計較。管用,為老百姓所接受,才最重要。在我看來,他們的聲音,是這個春天里,被春風傳送得最遠、最廣,堪稱最美的聲音!

      在這樣一個特別的春天,我的耳朵里響起的,不止是那些普通勞動者的聲音。

      “哪有什么白衣天使,

      只是一群兒女披上戰衣,

      學著先輩的樣子,

      為百姓捎去生的希望,

      驅走病疫,驅走病疫。

      我卻也有恐懼埋在心底,

      父母的電話,兒女的思念,

      我眼中奪眶的淚滴,

      無法躲避關心著我的你。

      當我穿上白色戰衣,

      恐懼和思念已然忘記,

      ……”

      我節錄的,是李加虎作詞,王士文作曲,張春芹演唱的《我不是天使》。我知道,他們都在泰州淮劇團工作,李加虎還在泰州市陳德林淮劇藝術流派研究會擔任領導工作。聽著張春芹那熟悉的淮劇唱腔,婉轉輕柔,飽含深情,演唱者無疑精準演繹了歌曲所蘊含的思想,也唱出了應征醫務工作者的心聲。

      “……

      這一刻,見證疫情的瘋狂,

      這一刻,感受溫暖和堅強,

      千萬顆火熱的心靈,

      升起一縷愛的陽光。

      ……

      每一行腳印刻著一個故事,

      每一滴熱血寄托一個希望,

      春也銘記,秋也銘記,

      讓我們昂起頭手拉手向前方。”

      以上兩節,是我的友人,著名詞作家曹家為在第一時間為抗擊疫情而創作的歌詞《希望》,目前,我只能輕輕吟誦,不知有哪位作曲家能為其譜曲,讓這首歌詞插上希望的翅膀,為這場疫情阻擊戰傳播更多的希望。

      曹家為詞作     孫志勇書

      李加虎、張春芹、王士文、曹家為,還有許許多多的泰州文藝工作者,他們都以自己擅長的文藝形式,投身到了這場疫情阻擊戰。在我看來,我們的戲劇工作者、音樂工作者,和千千萬萬在基層從事疫情預防工作的同志們一樣,在這個特別的春天,為抗擊疫情的人們,獻上了凝聚人心的聲音,鼓舞斗志的聲音!當然也是,最美的聲音!

      2020年2月4日

    督察私記

    文/徐同華

      艱急的任務

      春節假期推遲到初十,初七還是接到了通知,第二天上班。

      先開會,一色地戴著口罩,緊張的氣氛不言自明。以往的新年頭天上班多是團拜,互贈點糕糖,求個步步高甜蜜蜜,當下就只剩感慨了,有任務,很艱急。

      誰會想到,政協也站到了戰“疫”的一線,這個人們習慣認識上的“二線”部門,于特殊的“戰時狀態”,承擔起疫情防控的督察任務。

      我所在的督察組負責城中街道與城南街道,也是泰州主城區人員居住最為集中的所在。城中是城河環繞的老城,城南是地級市成立后建設的新城,前者13個社區,后者15個社區,至于個中街巷、小區則逾百難數了。城里已有了病例,一時間人心惶惶,“此誠危急存亡之秋也”,面對如此大片區的疫情防控督察,如履薄冰之感頓生。

      未敢有一絲一毫的懈怠,不發通知、不打招呼、不聽匯報、不用陪同,直奔基層、直插現場,開始“四不兩直”的明察暗訪,車用的少,多是步行,之前講用腳步丈量民情,現在真正是用行動詮釋使命了,一個社區一個社區督,一個道口一個道口察,機關工作15年,這么深入地走探城市的犄角旮旯,還是第一次,人生處處有歷練,經歷挫折也是一種修行。

      問題發現不少,強制性措施的落實,衛生檢疫的實施,宣傳發動的加強,第一時間發現第一時間反饋,提出整改的建議。對于基層反映的物資之緊缺,人員之不足,也第一時間匯總到辦公室,集中報送到疫情防控領導小組。半個月下來,督察筆記過了半百,常說政協工作“幫忙不添亂”,看到有些建議第一時間得到采納實施,一種滿足感油然而生,忙真是沒有白幫。

      也不是幫忙,疫情來襲,誰又能置身事外?防疫一線,又何來主次之分?這個時候,又有誰愿意整天拋頭露面,誰不想“隔離”在家求安一時呢?仰望同一片藍天,守護同一個家園,總要有逆行者,很多的逆行者,前線的醫衛工作者與軍人警察,家門口的社區干部與網格員,都是,我們也應算是。風里來,雨里去,痛風多年的腿腳,深入基層不過三天,走起來便疼如針刺了,靠藥壓著,輕傷不下火線,有一種責任讓人義無反顧。

      每天出門,兒子提醒我戴好口罩,每晚回來,又提醒我洗手換衣,吃完晚飯一起看新聞,聽我講講外邊的事情,有時會到很晚,也跟我埋怨過,書房案頭的迎春花今年只吝嗇地開了一朵,又小又瘦的那種。

      空了的城市

      四十年來,如此安靜的春節第一次。

      沒有拜年,沒有廟會,只有安靜地居家,直到初八上班。

      第一天督查,先到鐘樓社區。

      出了政協機關大門,便是稅東街,街南北便是鐘樓社區。社區因鐘樓而名,清一色古民居,承載了唐宋元明清的多少城市記憶,這幾年仿成都的寬窄巷子,時興起小資的風范,網紅的小吃店尤多,平日里一至午后,便是填街溢巷的景象,我也是???,一碗涼粉兩個油端子,衣帶漸緊多有悔,每每又欲罷不能。

      往事只能回味。

      與別來無恙一般,萬人空巷在當下也有了新的詮釋。一路走過稅東街、打笆巷、府南街、鐘樓巷,新春的氣息還未散去,春聯福字紅燈籠,琳瑯滿目的紅彤彤,只是未遇一個行人,家家關門閉戶,闃靜無聲。及至走到關帝廟巷,一家賣水塔糕的門敞著,只是無人問津,老井邊有幾個打水洗菜的老媼,各忙各的活計,那邊布鞋店的老板娘斜倚在門框上曬著太陽打著瞌睡,一旁走過如聞鼾聲。

      全沒有戴口罩!走上前勸散了井邊的老人,又拍了一下老板娘把她喚醒,春寒料峭大意不得,有點不合時宜,非常時候卻也無可奈何。

      緊張大概是從二十七八夜開始的,沒有一點準備,疫情仿佛一下子撲面而至。南山寺的當家囑我請人寫了丈室的春聯,二十七夜送過去,晚晴樓里喝了一會茶,還約我除夕廟里撞鐘。走在大街小巷,處處張貼著規范管理春節期間光孝寺敬香祈?;顒拥耐ǜ?,飯店里年夜飯的廣告,商場里張燈結彩的熱鬧,人頭攢動的春光在望,在一夕之間遁去。正月初二,實施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響應措施,有關疫情的各種消息瞬間蔓延開來。

      大型群眾性活動的一律停止,非生活必須的場所全面關停,暫停鍵穩準狠地按下,城市一下子空了。

      這個春天如約而至,這個春節卻不似前番了。

      空門不再空,寺廟的不二山門在除夕上午實實地關上了,新年鐘聲留給法師們自敲自禱。鳳城河景區暫停對外開放,滿園新張的燈彩,留給了大自然自娛自樂,梅蘭芳紀念館同時閉館,原定于大年初三與初六的票友雅集,所有人一起爽約,留在家里自拉自唱……

      也是一種空不異色,銜將春色歸巢去,留在家里的時間多了,與父母朝暮相伴承歡膝下,少有而難得,一起小酌,一起閑聊,一起看“春晚”,苦中作樂,哪怕心情愈看愈復雜。

      有時想想,只要人心不空,這個城市自然還是實在的。

      疲倦的人們

      正月十一,立春。

      這一天,政府發布了人員管控“十個從嚴”的通告,從嚴限制居民出門、從嚴管控公共場所……不少人說泰州“封城”了。

      或許寂寞,或許焦躁,待在家里時間長了,難免如此。疲倦應不會有,覺睡多了,些許還略頭疼。

      也不盡然,疲倦還是有,見與不見,就在那里,只增不減,有句話說得好,哪有什么歲月靜好,不過是有人在替你負重前行。

      上面千條線,下面一根針。

      機關部門排排隊,下面只有居委會。

      督察的重點就在社區,一線穿針,有肯定與贊嘆,更有疼惜與不忍,容易感動的我不時含淚相向。

      南園是泰州一古地名,歐陽修寫過《海陵許氏南園記》,“高陽許君子春,治其海陵郊居之南為小園,作某亭某堂于其間……”春光秋影里嘗課子讀之,嘆世已經千年,陳跡自不可尋,作為老城區的近乎城中村所在,而今分轄于方洲、書院、南蒲三個居委會。之前在宣傳部工作時,部里與書院社區結對共建,與這兒的主任居文霞相熟,一行察看此間幾個小區后,我電話給她作些反饋。還沒掛電話,遠遠看她一路小跑過來,及至跟前站定,好一陣氣喘吁吁。她正領著志愿者做封閉社區的準備,整個南園地區街巷相通,與四周道路有十多個出口,看似簡單的一個工作做起來何其難哉?

      再難也要做,疫情防控面前不能打絲毫折扣。督察路上偶遇小唐,去年才被提拔到街道工作,分管衛生,甫爾便遇到大難題,實實在在的考驗。眉頭擰得緊緊,他正沿街找一個賓館,作為街道的集中隔離場所,連續走了幾家未能如愿。開復工在即,陸續有人返泰,不乏有疫情重點地區的,昨晚一例從羊城歸,抵小區門口而不得入,可以想象的大吵大鬧,一直處理到半夜,臨時安排到區里的統一隔離場所才暫告完結。

      小晨是我在宣傳部的同事,小姑娘長得很可愛,一起杭州培訓學習時,與之西湖邊散過步,天堂里的美好謾憶堪嗟。當下不少機關工作人員被安排到一線,參與社區卡口執勤。夜已深沉,我出門給父親送藥,只見她還在小區門口站著。天冷甚,穿了厚厚的羽絨服的她,外面罩了件薄雨衣,囑之注意好自我防護,笑答身上還貼了四個暖寶寶!開朗活潑的性情依舊,她要在這里連續值九天夜班,晚上六點到夜里十點。物業上的保安老吳一旁站著,天天上下班見他,有二十多天了,從年前到現在,滿臉困意,怎一個倦字了得?

      研究生念戲劇時,董健老師講啟蒙,強調講述時代故事需要在場感,我想此當為是。

      焦慮的心情

      又何止是焦慮?

      電視,報紙,網絡,都在發布疫情實時動態,從1月20日始,那是舊年的臘月二十六,泰州人慣呼作二十六夜,“二十六,割年肉”,新春屈指可待。這天正值大寒節氣,也真名副其實!1月20日,確證291例,死亡6例,到大年初一,不過五天時間,確診1975例,死亡56例,再到元宵,確診37198例,死亡811例,數字幾何式增長,2月17日報出的數字,確診72528例,死亡1870例……

      增長的不是數字,是生命!

      又何止是焦慮?

      新增病例的速度總算有所減緩,治愈數也在增長,可與確診數一比,還是相形見絀。

      峰值何時來臨?拐點何時出現?眾口紛紜,莫衷一是。

      鐘南山含淚談疫情,防控面臨諸多問題與挑戰,李文亮不幸去世,留下了屬于他的擔當和勇氣……面對嚴峻的形勢,內心還能不焦慮保持絕對平靜的,定是圣人,要么就非人所能定義。

      父親的焦慮更為棘手。去年11月,身體一向很好的他因小恙住進醫院,卻一下子診斷為不好的病,不甘心復去上海找專家,確診無疑,不放心,又咨詢北京、南京的醫生朋友,答案都一樣,現階段連手術的條件都不具備,只能先做放化療。入院月余,及至送灶,他要回家過年,我想想便答應了,主治醫生表示理解,約定過了春節初七再入院繼續。

      父親歸家安置妥當,有關疫情的消息已開始流傳。二十七夜在單位接到電話,岳母腹痛入院,120接走的,我嚇得有點懵了。趕到醫院,看不到什么人,或過年或避疫,岳母一人包下整個病區。一連串診治后,病情緩解,除夕上午她提出回去,問過醫生也同意,囑咐過了春節要來做系統檢查。

      選自市書協公號徐同華撰聯孫志勇書

      又何止是焦慮?

      我是一個喜歡按部就班的人,如此趕碌真是第一次。送回岳母后,才開始忙年,整理家務除舊布新,再去了一趟超市,買了些大米掛面香菇木耳還有冷凍食品,車子后備廂裝了個滿滿,兒子調皮地問我是否要把超市搬回家,我苦澀地笑了笑,心中一陣焦慮。

      不過兩天,一級響應措施實施,朋友圈紛傳超市搶購方便面的圖片,流言滿城讓人難分真假,幸虧家存余糧,我心稍安。

      焦慮仍在。疫情不斷發展和蔓延,醫院成了人們談之色變的禁忌。轉眼初七到了,父親一天幾個電話問我怎么辦,時下的情勢醫院是最好不要去的,電話與醫生也建議緩段時間,然而父親的病情如何又能耽擱,鎮痛已然通過吃嗎啡了,如之奈何?

      過了初七,拖至十五,還是帶父親去了一趟醫院,不好住院,只能開藥,他更加焦慮了。

      又何止是焦慮?

      溫暖的期待

      隔離時期的愛與情,武漢封城,費先生與池師母都被困在了里面。“滿目凄涼哭無淚,月光如水照緇衣”,寫過小說《霍亂之亂》的池師母,大年初九的文章里用了這句詩,文章在網絡上熱傳,眼中的凄涼扣住了多少人的心弦。

      煩惱人生,有多少溫暖值得期待?

      冷暖否,唯設身處地才能感知。初一下午,例向費先生拜年,了解到急需的藥品,遂趕緊籌措。

      感慨難事,首先藥買不到。藥房無售,醫院無貨,直至詢到醫藥公司,才知未進入泰州的采購清單,央托多門總算有友人援手,點到點直接到產藥的蘇州買來送我??谡忠彩请y題,大年初二,從盛和到森森,一路十幾個藥房跑下來,徒勞往返,也是開診所的友人從有限庫存里擠出幾十個,解了我燃眉之急?;茧y見真情,委實不過如此。

      初二還好,順豐很快上門收貨,初五再寄,便婉拒了,通往疫區的郵路已難,延后了幾天,才通過郵局的朋友幫忙寄走了。

      路雖遠,行則必至。隔離病毒不隔離愛,溫暖也就不僅是期待了。

      上燈那天,金珍大姐送來一籃青菜與一袋豆腐。她老家在西鄉,有一點自留地種些果蔬,這幾天都摘采了,開著車一家一家地分送友人。

      督察路上,在卡口遇到好幾位老師,作為志愿者參與執勤,不約而同地談及我的訪談。冠以地方文化學者的身份,年年上電視閑話泰州年俗,已連續很多年,地方臺做過,今春更是央視,也很惶恐,沒有我的贅述,大家一樣會過好年。只是這次不同,節目在臘月初錄制,疫情那會影子還沒有。隔離時期的年俗,剩下電視里我的滔滔不絕,意義也就不同往時。

      “抗疫文藝”亦濫觴開來,蔓延至燎原之勢不過數天,有爭議也有批評,我想底色還是溫暖的,初心敢自輕?都在表達某種慰藉。作為文藝工作者,我也不能置身事外,擬過兩副對聯,志勇與立新寫了,又有數句戲詞,孫波唱了,偶自撫景寫憂,“國家不幸詩家幸,賦到滄桑句便工”,趙甌北最經典的一句詩。

      春雪,正月廿二晚開始下的。初時如小冰雹般,打得廊前竹葉窸窣作響。一夜過后,安靜的城市籠罩上一層白茫茫的薄雪,不期而遇的“萬徑人蹤滅”,督察路上不禁喟然。

      雪后的幾天都是晴天,午間陽光尤溫暖。車在鳳凰河邊小停,放下靠背,偷閑片刻和煦。廣播里是疫情實時動態,全國馳援,武漢闖關,各地治愈出院人數越來越多,泰州連續數日沒有新增確診病例……

      車窗半開,風吹進來,寒中淡淡暖意。河邊一瞥,幾朵油菜花嫩黃初著,將欲搖曳生姿。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