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萬眾一心 抗擊疫情”泰州部分主題文藝作品(三)

    (2020-06-15 16:18) 5895219

    2020將進酒

    ——謹此獻給庚子年抗擊疫情的普通家庭普通人

    作者:焦志祥

      初春的雪珠吆,啪啪響耳壁,

      端著的酒杯吆,咕咕穿過了心肺,

      駕著長風吆,逆向追,

      站立在黃鶴樓頂,火神山里才看見兒子忙碌的背,

      來,兒子啊,轉個臉,咱父子干一杯!

      牽掛的話,老爸不會,

      酒里有心,萬言不贅,

      春節告別,咱遙祝一醉。

      今晚咱們父子權當一次遙遠的聚會!

      回想你挎包一背頭也沒回,

      兒子啊,去哪兒,告訴方位?

      哦我沒抬頭,就看著手中搖晃的酒杯。

      你說去武漢,支援黃崗,不能掉隊。

      我說那是冠狀病毒猖獗的地方全都是魔鬼,

      能不去嗎?和我坐下喝一杯。

      兒子啊,冠狀病毒危害人民安危,

      恐慌逼得百姓不出門,蹬在家守歲。

      病毒傳染會死人的,你當志愿者,

      總該告訴我一聲,把我的揪心撫慰。

      爸,對不起,兒子擔心把您拖累,

      疫情就是命令,爭分奪秒志不可摧。

      胸前的黨徽把青春助推。

      全院醫務工作者都按下手印,

      兒不能落下,誰不知道生命誠可貴?

      病毒傳染就該醫生面對,

      病毒成妖就該醫生抓鬼。

      病毒肆虐兒不去誰去?

      抗擊疫情面對生死,直視生死,

      即便被傳染上冠狀病毒兒也愿為。

      爸告訴她,春節丈母娘家我不能相陪,

      告訴她,不辭而別,

      等回來,愿拿著鍵盤和榴蓮下跪。

      爸您說過,為國捐軀不需要準備,

      萬一兒子不回,沒有為什么,沒有所以和因為。

      恕兒不孝啊,以茶代酒,好好敬你一杯!

      兒子爸支持你,不去才是,窩囊廢,

      兒說的對,國家病危,首當突擊隊。

      你們是新時代的新一輩,

      國家有你們,才是真的最美。

      你到黃崗要科學施策在醫療崗位,

      保護好自己,爸絕不拖你的后腿。

      兒放心,爸心里有準備,

      白發人送黑發人,

      咱中華大地有多少這樣偉大的豐碑。

      老爸與你碰杯,半斤不倒八兩到位,

      來,為兒壯行,咱就不出門告別把手揮。

      原諒你的老爸愛流淚,

      嘴比鐵硬,心總是太軟啊,

      軟得連舍不得都說不出嘴。

      干了!

      老爸,等兒抗擊疫情勝利而歸!

      干!

     

    屏障

    作者:童繼銘

      你們是一座座高山,層巒疊嶂;

      你們是一棵棵白楊,

      挺拔剛強,

      你們是一道道堅勁而鮮活的屏障……

      集結號響起,你們奔赴戰場,

      舉起右手宣誓,勇敢扛起肩上的擔當。

      含淚剪下一綹綹青絲,

      那是青春亮出最美的模樣;

      冰冷的水泥地和衣而躺,

      有誰不戀自家溫馨的灣港?

      秀美的面容被口罩捂的傷痕累累,

      那是戰士火線留下的枚枚“軍功章”!

      漸凍癥院長已經步履蹣跚,

      可他依然在火線四處奔忙……

      你們真像:座座高山,層巒疊嶂;

      你們真像:棵棵白楊,挺拔剛強!

      不,你們不是高山,不是白楊,

      你們有血有肉,有靈魂有思想。

      你們是父母的孩子,             

      是孩子的爹娘;

      你們是伴侶的一半, 是新娘(郎)的新郎(娘)……

      也許,你們曾有過恐懼,

      也曾有過彷徨,

      抱著孩子的肩頭,

      眼里噙滿晶瑩的淚光;

      緊緊攥著他(她)的手,

      手心里的暖流滾燙滾燙……

      可是——

      你們依然一往無前,勢不可擋!

      因為——

      在患者眼里,在使命面前,

      你們就是高山,就是白楊,

      你們就是屏障,就是脊梁!

      你們是患者與病毒之間不可逾越的屏障;

      你們是生命與死亡之間堅不可摧的力量!

      袁伯鴻  畫

      創作者簡介

      童繼銘,中國曲藝家協會會員,江蘇省戲劇家協會、音樂家協會、朗誦協會會員,泰州市朗誦協會副主席。

      顧麗亞,國家二級演員,中國曲藝家協會、江蘇省戲劇家協會、江蘇省曲藝家協會會員,泰州市曲藝家協會副主席。

      心   愿

      作者:亦枚

      朗誦:薛悠璐

      詩歌朗誦《心愿》

      來自泰州市文聯

      00:0005:30

      這個春天

      我的心愿如此簡單

      就是想回家看看

      陪爸媽吃吃飯聊聊天

      這個春天

      我的心愿如此簡單

      就是想帶著我心愛的多德

      我的田園犬

      出門去溜達溜達撒撒歡兒

      這個春天

      我的心愿如此簡單

      就是想到野外轉轉看看

      希望能幸運地邂逅

      一只禾花雀

      聽聽它動聽的鳴叫

      看看它美麗的容顏

      這無辜的小鳥

      已經瀕臨滅絕

      有的人卻還貪念它的味道很鮮

      這個春天

      我的心愿如此簡單

      卻又如此艱難

      是誰將潘多拉魔盒愚蠢地打開

      生活的節奏全被打亂

      什么時候阿拉伯數字

      竟讓我如此關切

      武漢的數字

      湖北的數字

      全國的數字

      灼燙的數字

      悲傷的數字

      哭泣的數字

      風月同天的兄弟

      同氣連枝的姐妹

      共飲一江水的親人

      我怎能不

      悲傷著你的悲傷

      心痛著你的心痛

      因為這不是一個個冰冷的數字

      這是一個個鮮活的生命

      這個春天

      我的心愿如此簡單

      卻又如此艱難

      希望確診的數字不再新增

      希望疑似的數字快點回落

      希望死亡的數字速速定格

      希望一切都能歸零

      讓我們簡單地回到從前

      攝影:阿健ZJIAN

      這個春天

      我的心愿如此簡單

      卻又如此艱難

      我就是想可以和爸媽

      安心地一起吃個飯

      我就是想帶著我心愛的田園犬

      出門去盡情地撒個歡兒

      我就是想可以摘下口罩

      到郊外自在地聽幾聲鳥兒的呢喃

      我就是想

      高高在上的人類

      如何才能在大自然面前

      低下頭真誠地懂得卑謙

      一場寒冷的風雪

      剛剛席卷

      雪后放晴陽光燦燦

      融化的積雪下

      樹枝努力地抽出了芽

      小草倔強地探出了頭

      寒風中的梅花拼命地綻開了蕾

      我知道

      勝利的花朵終究要開遍

      只是這咸澀的花朵需要

      多少汗水

      淚水甚至鮮血來澆灌

      這個春天

      我的心愿如此簡單

      卻又如此艱難

      2020年2月16日夜

      注:禾花雀,學名黃胸鹀,因近年來遭到大量捕殺,數量急劇減少,2017年12月,世界自然保護聯盟將其評級從“瀕危”升級為“極危”,野外已不多見。

      創作者簡介

      亦枚,本名薛梅,江蘇泰州人。江蘇省作家協會會員,泰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泰州市海陵區文聯主席。


    孟 春 記

    文|李明官

      這個春天如此清寂。河水初漲,草木泛青,甚至,小南風依舊如約而至,但季節呈現給我們的不是晴光淑氣、泥融花香,即便一兩滴鳥鳴,在微涼的風中,亦顯幾分落寞。

      人們戴著口罩,遲步緩行于村巷,神色凝重。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讓鄉親父老十分緊張。更多的人則蝸居室家,足不出戶。閉門自我隔離,或是最為明智有效之舉。人類真的不可肆意妄為。在浩博神奇的自然面前,我們需有敬畏之心。

      《禮記·月令》記孟春之月,于東風解凍、蟄蟲始振、魚上冰、獺祭魚、鴻雁來等諸多物候而外,更是苦口婆心地告誡人們不可逆天道、絕地理、亂人倫,極言人與自然和諧之必須。如此敬畏之心,于今在某些人心中或已蕩然無存。

      古人深信因果、知敬畏,這其中也蘊含著可貴的品質。先民的歸納總結,本質上乃天人感應的經驗之談。

      順應時序,實乃蘊藏著大智慧。春初早韭,秋末晚菘,講究應節律而食,不僅是我們遵循自然之道,拋給造化的一枚橄欖枝,實在更是人類自己的救贖。

      雨濕階砌,空巷寂寂,絕少昔年新春佳節的喧鬧。即便曾經攤販云集、摩肩接踵的廟會堂口,亦是人跡寥寥。惟見路面坑洼處,積水如鑒,影映著人家的院墻屋脊。偶然一兩滴鳥鳴,自臨河處的樹梢漾來,愈發顯得院落、村巷之幽靜。

      疫情如劍,懸于每個人的頭頂。故而,多數在外地經商營生者,依然早早辭別故鄉,去謀生處蝸居。對面的鄰居一家,大年初二便離鄉。他們自有道理:遠居他鄉,人脈不廣,串門寒暄極少,相對亦減少了交叉感染。大門不出,二門不邁,關起門來,一家人其樂融融,盡享天倫,何樂不為。細忖亦有道理。

      幾聲爆竹在鉛灰色的空中炸裂。這是祝福,更是希望,祈愿故鄉歲月靜好,現世安穩。

      晨光熹微,隔壁鄰人攜帶斧鋸刀鋤,前往肚肺垛,砍斫臨近大田的一株鐵榆,謂其妨礙禾稼菜蔬,得水肥陽光雨露之先,鏟除之心久矣。

      肚肺垛廣五六畝,夫妻二人耕作多年。垛子四面環水,一道小溝,南北中分,狀若肚肺,故名。因垛田四圍河流,不能藏水,鄰人接手后,絕少蓄水插秧,多以旱谷為主。即便換茬,布局上亦不考慮水作,依然是旱作,無非棉花改種黃豆,續之油菜,如此而已。

      此前,垛之圍遍布蘆葦菰草,鄰人經營數載,業已清除殆盡,河坎修削得圓溜光滑,寸草不生,真乃拿足了繡花之功。

      孤垛于村莊并不鮮見,茶葉隔,周家框,十二畝皆是,獨有肚肺垛不宜久種水稻。蓋因垛非一家所種,更兼園圃大田雜陳,陳岸老埂不存,是以稼穡頗為不便。而獾道鼠洞,更是泄水之隱患,故而鄰人覺得種植旱谷更為保險。鄰人手中的斧頭一直揮舞不歇,白生生的木屑四處飛濺。

      我原本想勸鄰人住手,現在真的不是砍樹之季,里俗當于交大寒之際為之,而今此舉,拂逆蒼生自然,殊不厚道。但鄰人脫衣甩襖,拉鋸掘鋤,干得熱火朝天,我亦不便多言。絕一榆而活他物,若棉花、黃豆、蠶豆類,鄰人所思,亦有其得。其所缺失者,下手非其時?!抖Y記·月令》條例森嚴:孟春之月,禁止伐木。否則,有草木早衰之虞……

      一輪月盤懸于夜空,安靜秀氣,仿佛嫻淑的大家閨秀,于高閣樓臺,雅致從容地做著針黹。西方天際,與明月遙遙對峙的那顆璀璨之星,當為長庚,季候更替,斗轉星移,星月間的距離,愈來愈遙不可及。

      故里父老對于兄弟鬩墻、鄰里不睦,有一個精妙的譬喻:參商。意為參商二星宿,東西對轉,此出彼隱,絕無交接。是以曹子建《與吳季重書》感慨系之:“面有逸景之速,別有參商之闊。”足見溝壑之深。

      月亮近旁,群星羅列。盡管月華皎皎,星光略顯黯淡,但凝神注目,那些閃爍了億萬年的光暈,依然執著地鑲嵌在天宇,如同恒久的誓言,亙古不渝。星光一直都在,只是我們的視力、神智乃至心胸識見尚不能逮,故而為朦朧之表象所蒙蔽。

      站立河壩,遙望西北處,一片清冷星光下,是父親的墓地,父親長眠于此,幾近三載。我不知道一抔黃土之上,哪一株蓬蒿是父親的,但我相信,遙茫的蒼穹中,終有一顆屬于父親的星星,關照拂拭著現世浮塵,護佑著他的衣胞之地。

     ?。ㄔd《解放軍報》2020年03月04日)

      

    這里的春天靜悄悄

    文丨姜偉婧

      從細雪紛飛的冬日,

      天真的孩子,

      就向往春天的歡笑:

      鳥兒啼叫,

      花兒美好,

      睡夢里也有甜美的懷抱。

      誰曾想,

      疫情的警報,

      把所有的盼望冰消,

      把歡笑的春天,變得靜悄悄。

      天真的孩子,

      還不能區分,

      憂傷和眼淚的距離,

      她為那些微小的生靈哭泣。

      這層層封存的春天,

      源于另一些大人,

      把兇惡的屠刀,

      指向無辜的山野生靈,

      神秘的夜行者蝙蝠,

      憨萌的小胖墩竹鼠,

      它們……死的潦草。

      無辜的眼神被端上餐桌,

      凝視金錢,凝視罪惡,

      也悄悄散出了花冠狀的病毒,

      散出了布滿陰影的病灶。

      天真的孩子,

      也不能隔開,

      感動和眼淚的縫隙。

      隔著小小屏幕

      她看到一個個勇敢的大人,

      為另一些無知的人類,

      無私地贖罪。

      84歲的院士爺爺,

      來不及擦含淚的眼睛,

      攻堅克難,全身投入抗疫第一線。

      90后的護士姐姐,剪掉了瀑布樣的長發,

      剪掉美麗,只為擔負起白衣天使的職責。

      80后的志愿者叔叔,擋開飛奔來的女兒,

      只怕一身的風塵疲憊里,會藏著未知的危險。

      天真的孩子,向他們,

      發出小小的、深深的敬意。

      這里的春天靜悄悄,

      悄悄里藏著冰消的希望。

      花兒兀自綻放,

      鳥兒仍在歡唱。

      天真的孩子,

      收起眼淚和憂傷,

      用小手畫出下一個春天,

      畫出下一個希望。

      畫布里

      陽光朗照,

      笑容美好,

      睡夢里也有甜美的懷抱。

     ?。ㄏ群筝d《揚子晚報》《語文報》《泰州教育發布》微信公號)



    銘 記

    ——致海陵遠征湖北的醫療衛士

    陳建波

      夜色猶濃,燈火依稀,

      旗幟獵獵,號角吹響,

      戰士已然踏上了征程。

      家中床頭沉睡的幼兒,妻子臨行的叮嚀,

      以及這黎明時分,城市的寧謐,

      使他們愈發地堅強,

      這座城池,是他們的家鄉,

      保衛武漢,馳援湖北,也就是守衛家鄉。

      千里征途,寒風瑟瑟,

      從天空俯瞰這九省通衢之地,

      地理上祖國的中心地帶,

      昔日繁花似錦,卻陷入了瘟疫的侵襲

      這是一座孤城,為了鎖住疫情,自我封閉,

      這不是一座孤城,八方來援,風馳電掣。

      一支支白衣精銳,銜命馳騁。

      來自海陵的兩個年輕人,今天就要出征,

      匯入這一望無際的馳援隊伍

      走進那雄渾豪邁的交響史詩,

      此去鄂省,迎接一場無聲的戰爭,

      病毒兇惡,

      感染、死亡、創傷,救助;

      然而戰士勇猛,

      科學、醫技、關愛,無畏;

      生死在較量,

      人民在歌唱。

      歌聲里,將會記載下這群白衣戰士行色匆匆的背影。

      古老的海陵,

      悠遠的稻河、寧謐的草河,

      漁歌聲聲已成記憶,

      而這河畔百年不散的裊裊藥香,

      卻熏陶出這樣的一個救死扶傷的群體,

      他們中間,走出了兩個年輕的男子

      名字叫做:成棟、荀坤平

      他們清晨就要出發,壯志凌云,飛向那灼熱的戰場,

      湖北、武漢!

      我們來了!

      與病毒的決戰,怎能缺少海陵的漢子!

      寒冷擋不住春風,三月的祖國大地,

      即將生機勃勃、草長鶯飛,

      遠在戰場的人們,愿你們妙手回春,

      用溫暖的語言,送別死者,撫平生者的心理創痛,

      疫情終將逝去,生活還要繼續,

      歷經劫難的人們,重建家園,

      重建心靈的慰藉之地,

      一切必將重新開始,

      一切都將會銘記。

      陳建波,泰州市作家協會副主席。早年從事散文、詩歌創作,后出版有長篇小說《雜牌軍》《我是老槍》等十余部作品。


    戴口罩的春天

    文/孫建國

      我向來不大喜歡戴口罩。除非萬不得已。

      1月21日,我和妻按照半年前的計劃,因兒子在斯坦福大學做訪問學者,準備去美國和孩子們一起過年。已是農歷臘月二十七,正是中國人準備過年忙碌的日子。誰料武漢“新冠肺炎”連同各種謠言陸續傳來,一下子慌了人心,四周空氣也陡然緊張起來。

      下午,我一腳踏進上海浦東國際機場,心都揪了起來。只見大多數人都佩戴了口罩,候機大廳似乎彌漫著不安的氣氛。見此狀,我和妻也只得如法炮制。戴上口罩,我頓時感覺呼吸急促,滿臉熱氣,眼鏡也模糊起來。但我必須忍著。

      此情此景,我不禁想起2003年那個春夏之交的“非典”。那時兒子正在中國人民大學讀書。突發“非典”,情況不明,令人惶惶不安。我請兩個朋友輪流開車,千里飛馳。汽車剛進北京,滿城戴口罩的人們,悄無聲息地游走著,真正是一座“蒙面之城”,令人無比驚駭。直到馬不停蹄將兒子接回家中,我們才松了一口氣……

      回想17年前的“非典”,我意識到,戴口罩是防止傳染的有效途徑。于是,我拍了幾張戴口罩的照片,發到朋友圈,并賦打油詩一首:“預防千萬條,口罩第一條??谡执鞯镁o,安全又可靠。”

      登機后,坐在頭等艙靠窗的臥鋪,品嘗空姐送來的咖啡,閑看窗外變幻莫測的云海,我的心卻放不下來。這一次,會像2003年“非典”那樣嚴重嗎?早就與來美國的朋友們約好,春節期間家庭聚餐、摜蛋、游覽,會如期進行嗎?

      美國時間21日17:58落地舊金山國際機場。出關處排起了長龍,我們中國人都佩戴了口罩,外國人卻顯得若無其事。機場電子顯示屏發出警示:“健康預警:來自中國,武漢的旅客請注意:若您在離開武漢的兩周后感到發燒、咳嗽,或呼吸困難,請立即與醫生聯系,并告知您曾到過武漢。”顯示屏的背景是武漢黃鶴樓。

      我的心也一下子飛到了武漢,隨即在朋友圈發了九宮格圖片,包括這個健康預警,又賦打油詩一首:“上海飛抵舊金山,萬里迢迢云水間。一覺醒來夢未了,異國他鄉祈武漢。”

      順利出了關,淅淅瀝瀝下起了小雨。兒子的朋友戴著口罩開車來接我們,不一會兒就來到了兒子在斯坦福大學附近的租房。行李未放妥,我便焦急地查看手機上的新聞,并打開中央電視臺的新聞頻道。情況似乎不妙,武漢告急,確診病例越來越多,大有席卷全國之勢。為此,我和兒子分頭打電話或發微信,緊急取消預約,春節期間不聚餐,不摜蛋,不游覽。各自宅家,“別來無恙”(你不來,我不去,大家都好)。朋友們也都非常理解,舉雙手贊成。

      美國似乎不容樂觀,也有新增病例報告,同時正值流感爆發期,所以不可掉以輕心,口罩更是形影不離。

      戴著口罩到Costco(好市多超市)購物,外國人并不驚訝。只是在豬肉柜前,見到幾個國人也戴口罩,我們有點緊張。匆匆而過,互相對看了一眼,心照不宣。為安全起見,后來,我們干脆不去超市了,由孩子們統一網購。于是,大量方便面、蔬菜、雞蛋、魚肉和水果,陸陸續續地堆到了門口,有時深更半夜也有貨來。正所謂“手中有糧,心中不慌。”

      戴著口罩到附近公園散散步,向向呆,曬曬太陽,也是每天午后必做的功課。藍天白云,陽光燦爛;百花綻放,綠草如茵,我的感覺器官總是明亮的。不是因為五光十色的景致,而是每時每刻揮之不去的加州陽光。有人在跑步,有人在遛狗,還有人在野炊。我們都盡量繞開人群,避免交叉感染。

      正月初一早上,明媚的陽光如瀑布瀉進窗簾。此時,正是國內拜年最佳時間。我撥通了弟弟的微信視頻,向89歲的爸爸拜年。遠隔千山萬水,清晰如在眼前??吹嚼细赣H精神還好,頗為欣慰。這幾天因國內疫情引發的焦慮和不安有所緩解。為此,我給親朋好友拜年,再賦打油詩一首:“加州陽光春意暖,萬里作揖賀新年。歲月靜好大不易,各自珍重保平安……”

      “歲月靜好大不易,各自珍重保平安”,引起朋友們的共振共鳴。是啊,所謂的歲月靜好,只不過是有人為你負重前行。一場突如其來的疫情,打亂了人們生活的節奏。正是“打開家門迎春風”的日子,卻是“緊鎖家門避瘟疫”的時光。而那些因工作生活、因防疫抗疫需要外出的人們,從中央領導,到平民百姓,都一律戴上了口罩。

      我在美國的每一天,都是從朋友圈中了解國內疫情動態的。這是遠在大洋彼岸與國內聯系的唯一渠道。我為中央決策鼓舞,為死亡病例難受,為治愈病例高興,為疫情好轉興奮,更為最美逆行者醫護人員而感動。

      我從泰州市人民醫院朱莉院長的朋友圈看到,2月2日,該院15名護理人員踏上馳援武漢的征程。94年10月出生的蔡偉,是ICU一名男護,“為了平安回家,減少感染幾率”,主動請隊友給自己“拋了個光”。他對著鏡子里光頭的自己說:“這樣也挺帥的嘛!”天真爛漫,令人肅然起敬。

      我從泰州市中醫院王華院長的朋友圈看到,2月9日,該院護士長趙月香隨江蘇援鄂醫療隊到武漢方艙醫院。她和姐妹們套上防護裝備,墊上尿不濕,每天工作10多小時,任勞任怨。兒子明明給她信:“朝北遠望,一片海闊天空,吾母!吾母!汝何時歸來也?”情深意長,令人愴然涕下。

      我從更多朋友的朋友圈看到,在這場舉國抗疫的戰爭中,從來就沒有什么從天而降的英雄,有的只是挺身而出的平凡之軀。特別是醫護人員,都是在常人難以忍受的裝備中進行的。防護服穿幾個小時,人就變樣子了:濕透的全身,幾乎被耗盡的體能。最令人心疼的是臉上的壓痕,有時幾天都不會褪去。脫下面具和口罩后的臉,好多人自己都沒細看過,也有的不忍看,因為憔悴,而且傷痕累累。但這些面孔依然是最美的:快樂,平靜,自信,堅定……他們摘掉口罩的樣子,真的很美。

      這些最美的面孔,實在是當下14億中國人民的真實寫照。還有那么一群人,在街頭巷尾,在社區和廣場,在公路和車站,在這個疫情席卷而來的春天里,到處都能看到他們忙碌的身影。正月十五那天中午,我又撥通了弟弟的微信視頻。弟弟接通了視頻,讓我和老父親聊天,說有事出去一下,大概半個小時后才回來。弟弟退休后被組織部返聘為老家龍窩社區第一書記,剛才是去執勤點給值班員送紅燒肉加餐的,和我說話時口罩還沒有來得及摘掉。前幾天我在江蘇新聞網看到他和同事戴著口罩在熟悉的老家街頭設卡防疫的照片,仿佛穿越到電影《地道戰》《地雷戰》中烽火硝煙的戰爭年代??吹降艿芩麄兩裆珓C然的模樣,既陌生,又親切,當然也感到無比自豪。

      老父親和弟弟都問起我在美國的情況,要我們也要注意防范。我說美國還好,請他們放心。其實我知道,美國也非凈土。2月27日,《舊金山灣區華人資訊》公眾號報道:“三藩進入緊急狀態!CDC昨日宣布:在全美蔓延只是時間問題,所有人需盡快做好準備……”更令人擔憂的是,新冠肺炎疫情全球蔓延,日本、韓國、意大利、中東等感染新冠肺炎人數攀升。2月28日,世界衛生組織總干事譚德塞在日內瓦宣布,將新冠肺炎疫情全球風險級別由此前的“高”上調至“非常高”……

      “山川異域,風月同天”,詩意盎然,卻令人惆悵。2月27日,鐘南山院士在廣州市政府新聞辦通氣會上表示:“疫情首先出現在中國,不一定發源在中國。”在災難面前,人類一直都是休戚與共的啊。新冠肺炎疫情在國外迅速蔓延,中國存在從輸出病例變為輸入病例的可能性。各國要加強互相交流、國際合作,分享成功與失敗經驗,建立聯防聯控機制,共同做到“早發現,早隔離,早治療”……看來,口罩還是要戴下去的,無論在國內,還是在海外。人類,不僅是心連心,也是命連著命。為自己,也為他人,切不可等閑視之。

      歷史注定了這個春天是戴口罩的春天,“忽如一夜春風來,千樹萬樹梨花開”。但這不是詩意的、喜悅的畫面,這是中華民族現實的、悲壯的記憶,每一個經歷過這場災難的中國人都會永遠銘記。我雖暫宅美國租房,但血濃于水,感同身受,與心有戚戚焉。自2月5日美國宣布暫停飛往中國的航班,一直盼望早日恢復通航。前幾天兒子開車帶我們去NAPA葡萄酒之鄉,看到漫山遍野的葡萄架、鮮花和油菜花,不由想起家鄉姹紫嫣紅的桃花、梨花、玉蘭花和海棠花,以及田野上一望無際的金黃色的油菜花……

      是的,春天已至,那些寒冷的時光,都會隨著春風的到來緩緩而別。就像生活中的陰霾,終會隨著陽光的到來,漸漸消散。沒有不可治愈的傷痛,沒有不能結束的沉淪,所有失去的都會以另一種方式歸來?,F在,我們還要熬,還要等。待到大家都可以摘下口罩的時候,真正的春天就會到來,真正的希望也會到來。正如《在希望的田野上》所唱的那樣:“我們的未來,在希望的田野上。人們在明媚的陽光下生活,生活在人們的勞動中變樣……”

      2020.2.6,初稿

      2.28定稿,于美國舊金山灣區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