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王東海:他錯過了春天

    (2020-06-18 17:20) 5897701

      如果司元宇還活著,他一定還是那么“耿”。

      司元羽今年47歲了,即將到“知天命”的年齡??烧l也無法預見,自己生命的終點。如果可以預知,無論多忙,司元宇一定會在最后16天里,給遠在他鄉的女兒,打個電話,接通視頻,多看幾眼。

      2月的徐州,夜晚空氣清冷??裳矍罢囁R龍,一片喧鬧。司元羽穿著熒光綠的交警執勤服,站在轟隆隆的高速路口,指揮大貨車、小轎車,一輛接一輛地從高速路拐進來,許多車速都達到70左右,可必須有一名交警,要站在這個“前導崗”預先分流,指揮車輛有序地分類,進入各個待檢車道。這個崗是最危險的,司元羽卻早就習慣了,他每次都選這個崗,他站在滾滾車流中,指揮著。

      這里是G30連霍高速蘇皖省界收費站,馬路邊就是徐州市交警支隊三堡公安檢查站。從129日開始,這里被設為“防疫檢測點”,一下變成守護江蘇的“北大門”,逢車必檢、逢人必查,平時每日車流量2萬輛次。

      記得“防疫檢測點”剛成立那天,要排班。司元羽在一中隊,他是指導員。每天要分白班、中班、夜班,每人每天一個班。排班的時候,擔任指導員的司元羽說,“夜班就不要排了,我反正就一個人,夜班我來值吧。”大家心里明白,夜班是最累的。尤其現在,“防疫檢測點”外,車隊排成長龍,一輛接一輛地檢查,整晚上一刻都別想歇。而后半夜恰恰是最難熬的。司元羽又選了最苦的??伤褪沁@么“耿”的一個人,明明自己吃苦受累了,還說的好像他很想這樣似的。司元羽的“耿”就如他的發型,在2020年除夕夜,他卻理了個大光頭,除夕夜三堡檢查站值勤人員在小飯堂里聚餐合影,照片中他體壯如牛,理個大光頭,端一碗飲料,與戰友們碰杯,特別顯眼。

      司元宇又耿又直還不吭不哈的性格,很像“交警”這個行當,每天不吭不哈地站在馬路邊,站好每一分鐘,指揮車輛安全通行。這是一個無聲的崗位,卻每一秒都要站好自己的崗。也可以這么說,司元羽一輩子都在“站崗”。年輕時他去當兵,在部隊站崗。后來當了26年公安,當交警,又在馬路邊站崗。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天,他宿舍里那條躺了許多年的床褥,仍是一條軍綠色的軍褥。

      2016年,司元宇的高中同學,也是他結發十五年的摯愛的妻子,因病去世,才44歲。2017年,司元宇的父親又患病去世。母親被弟弟接到山東煙臺。女兒去異地讀書。“我反正就一個人”,這幾乎成了司元羽的口頭禪。司元宇一個人,回家又冷冷清清,干脆上班下班,都睡在高速路邊上的,三堡檢查站的宿舍里。這里成了他的家。從軍營到警營,從戰士到戰友,單位成了他的家。

      司元羽沒啥愛好,不喜熱鬧,不愛吹牛不愛喝酒不愛打牌,挺悶的一個人,不吭不哈地按時按點地每天去高速路上站崗,下崗后回到宿舍,就安安靜靜練會兒字,還在宿舍里養了一條小魚和一只烏龜。孫煚然是三年前從部隊退伍回來的,年紀輕,跟司元羽關系最好。孫煚然私下問他,干嘛不養條犬呢。司元宇說怕有感情,萬一再離開了,受不了。

      多情的司元羽還特別心善。2020210日中午,湖北鶴翔物流公司的老李,駕駛一輛載重30噸的槽罐車,經過三堡公安檢查站。司元羽站在車前,為他做疫情檢查。問車里裝的啥,老李說是一批醫用酒精,從江蘇新沂運回武漢。“武漢急需酒精,你這是做好事啊。”“武漢挺危險的,你也沒件防護服?”司元羽把上級發給自己的防護鏡和兩套一次性防護服送給了老李,還留了電話,讓老李下次再路過,有啥困難就說。老李不是司元宇第一個幫助的司機,卻是他最后幫助的一個。

      記得2010年冬天,一場大雪讓京滬高速公路陷入癱瘓,許多車輛滯留路面。一輛大客車司機突然打110求助,一名乘客需要送醫。高速公路車輛滯留,救護車上高速根本無法調頭,為了趕緊轉移病人,司元羽和戰友就步行把病人往收費站抬。因為沒擔架,病人被抬著痛苦,司元羽就背起病人,踩著厚厚的積雪,咯吱咯吱往收費站趕,衣服也被汗濕了。又有人報警,被困在高速路上的乘客需要熱水,孩子需要餅干。司元羽趕回宿舍,取出平時儲備的罐頭、面包、方便面、餅干、咸菜,連弟妹給他的二斤煎餅都帶上了,統統送給乘客。天冷,被困乘客要熱水,司元宇就跟戰友們抬著保溫桶,一輛車一輛車地給大家送熱水。

      在部隊哨聲就是命令,在公安110就是命令。只要110里傳來百姓的求助聲,民警永遠都會想方設法去完成。

      有一次,夜里2點多,大霧彌漫,高速已經進行了管制,但仍有許多車還沒來得及下高速。有人打110報警,前方一輛車開到溝里了。司元羽趕緊往那邊跑,發現一個人蹲在路邊,裹著被子,凍得發抖,指著身后說,車里那邊,里面還有一個人!司元羽讓戰友照看這位傷者,自己匆匆往前跑,急著去救還困在車里的另一個人。當時戰友看到,司元羽的背影,就順著高速路奔跑在迎面而來的車流燈光中,奮不顧身。跑了將近2公里,才發現一輛大貨車,沖出護欄栽進路邊的排水溝,駕駛員已被震暈了,司元羽趕緊把他救出來,將自己的冬執勤服披在駕駛員身上……1997年,司元羽和曹衛東在鼓樓中山堂巡區,一個10來歲的小男孩跑過來說父母是鐵路職工,不在家了,想要30塊錢去吃飯,司元羽掏錢給了他,讓他趕緊回家。第二天,司元羽巡邏時又發現了這個男孩,還是在要錢,司元羽覺得不對勁兒,就把孩子帶回中隊,孩子這才老實交待,父母都在遼寧,他是離家出走,坐火車跑到徐州的。司元羽給家人聯系,男孩父親接到電話,趕緊買票來徐州。當時火車慢,到徐州要兩天時間。司元羽就帶著男孩睡在辦公室,照看了孩子兩天。

      外表粗狂的司元宇,內心就是這樣溫柔又細致,他對別人好,還從不掛在嘴上。平時在路邊看見哪個司機有難處,他都會心生憐憫。有一次他和陳波發現一輛吉林牌照的貨車,輕微超高,攔下貨車測量車高時,司元宇忽然發現車內還帶著老婆小孩,正怯生生地看他。“司機拖家帶口運貨物不容易。”司元宇忽然心疼,他從警車里取來一些餅干飲料,都送給小孩。

      2019年高速路上一輛私家車司機報警,自己親戚意識模糊,可能是腦出血,情況十分危急。而私家車正堵在安徽省收費站廣場內。司元羽趕緊去尋找,將被困私家車帶到江蘇境內,他又擔心司機對徐州市區道路不熟悉,耽誤了急救,又一路引導護送到市二院急救中心。

      2020211日,司元宇最后一次值班。那天的卡口處,中午,私家車少了,貨車多了,分流道上原來擺放的錐筒有些窄,司元羽就彎腰走了1.2公里,把沿途的錐筒一個個挪開,讓大車多一條道通過。那天,本來還不是他值班的,站里一個同事的小孩生病,他直接頂上去了……

      212日,司元羽再也沒有醒來。戰友們也很意外,聽說“司隊走了”,大家的第一反映,還以為司隊“調走了”呢。當大家真正明白,司元宇是永遠地離開大家,這時,大家才全都關注起,這個平日里不吭不哈,特別耿直又特別善良的人。有人又一次翻看手機里存儲的2020年除夕夜,當晚值班人員在小飯堂里聚餐的合影。照片中,司元羽體壯如牛,理個大光頭,正端著一碗飲料,與戰友們碰杯呢。

      這時大家才發現,每個人都受過司元羽的幫助。無論大忙小忙,不吭不哈的司元羽,其實為戰友們做過許多事情,可他從來不掛在嘴上,大家也都不以為然,直到他離開了,大家才發現,身邊一直有一個默默關心戰友的人。

      戰友們開始“尋找”司元羽,一件又一件特別“耿”的事,從記憶深處跳出來。這個大光頭的司元羽還真是“耿”。記得十七年前,也就是2003年,胡曉明跟司元羽一起在南京警犬訓導員培訓。兩人熟悉了,開始聊家常,司元羽的愛人在中學任教,平時也忙,家里女兒剛出生八個月……胡曉明對他說,“咱這次培訓要三個月不能回家,你家里怎么辦?干嘛不請個假。”司元羽沉默了一下,特別“耿”地問,“單位安排的工作,還能不來?”20169月,司元羽的妻子患癌住院,陳祥文到醫院探望,問小司怎么沒在醫院照顧你?妻子忍著病痛說:“元羽等一會下班了就過來。”陳祥文問她:“你住院了,元羽就沒請個假?”妻子說:“元羽一個中隊就那么幾個人,一個蘿卜一個坑,他要請假了,別人就要替他上崗,算了,不給單位添麻煩了。”

      杜軍還記得,元羽曾對他說過這樣一句話。“咱這一輩子,在外面就好好干好自己的工作,回家里就求個平平淡淡平安幸福。”2010年杜軍和司元羽在高速路值班,攔住一輛超載車罰款,司機突然說,“剛才不是親戚給你們打過招呼了嗎?”這句話引起了司元羽的注意,連忙問,到底怎么回事。然而,司機閉口不言。司元羽把司機帶到檢查站,詳細詢問。原來,司機老周是一名從事道路運輸工作的駕駛員,內蒙人,他在紅花埠收費站排隊時,一名“帶車黃牛”找到他,向他要50塊錢,并告訴他,“你看到前面的交警查車了嗎?等下肯定得重罰你,不過你放心,附近的交警都是我親戚,你給我錢,就沒人罰你了!”老周信以為真,就給了他50元錢,結果,剛到收費站就被司元羽攔了下來。司元羽告訴老周,“黃牛就是路上的坑,他們就是利用駕駛員的恐懼和僥幸心理騙錢,今天你被騙,明天他被騙,發生交通事故誰可憐?只要你遵紀守法,交警絕不會為難大家,交警是最希望司機一路平安的人。你要有什么困難,我絕對幫忙。”在司元羽的勸導下,老周免除了后顧之憂,現場指認了那名“黃牛”,將他繩之以法。這件事后,老周就和三堡檢查站的交警熟識了,有一次路過檢查站,扔下一個塑料袋子上車就走,追都追不上。打開后發現,是內蒙古特產“悶倒驢”。司元羽跟杜軍說,駕駛員白天黑夜地跑車不容易,咱們不能白拿人家駕駛員的東西。于是買了一些徐州的土特產,等老周再路過,把他攔下了,告訴他,大家可以做朋友,有困難可以找我們,但千萬不能再拿東西了。司元羽還又給老周帶了些徐州的特產糕點、馓子,讓他路上餓了充饑。

      記得紅花埠檢查站配備第一批執法記錄儀時,有的人還不習慣,可司元羽出警天天帶著它。有些駕駛員被查了就耍賴,問他要駕駛證,他就把駕駛證皮套扔出窗戶,里面塞著錢,趕緊把窗戶鎖上,反正耍賴,就不出示證件。司機以為不出示證件,交警就沒法開罰單。司元羽把“假證”夾到對方車子的雨刮器上,舉起執法記錄儀,對著駕駛員大喊:“你的東西我已經還給你了,現在全程錄音錄像,請你配合出示證件!”司元宇就是這么耿。

      杜軍記得,有一次,司元羽曾對他說,“這兒是跨省檢查站,出了這個卡口,就出了江蘇,進了這個卡口,就進了江蘇,我們代表的不是中隊、不是大隊,是整個江蘇交警。”

      當然,大家還想起司元羽的幾件有趣的事情。原來,這個不吭不哈的人也挺有趣的。任何一個善良的靈魂都是有趣的。

      2013717日,《徐州日報》有一則新聞,《險!車輪冒煙司機不知》。原來,民警司元羽巡邏至連霍高速228公里,發現一輛黑龍江牌照重型半掛牽引車,左后輪“冒煙”。正值中午,氣溫又高,這車繼續高速行駛很容易爆胎。司元羽使用警笛示意司機進入應急車道停車。但駕駛員反而加速逃跑。司元羽跟在車后,不斷喊話示意,貨車終于在畢莊服務區停下了。原來,駕駛人盧某不知道輪胎冒煙,以為自己交通違章才有警車跟著,于是加速逃跑,哪知民警一路追他,卻是在為他的安全著想。第二天,他還特意跑來感謝司元宇。

      司元羽雖然性格內向言語不多,但在高速公路干久了,平時巡邏或開私家車,發現有人隨意變道、不按規定使用燈光,他都會對同車的人嘮叨幾句,“看到沒,這會釀成大禍。”201975日,司元羽帶著女兒,在高速路上遇到堵車,原來有人強行超車,導致交通事故。司元宇路過特意拍了一張照片,還在朋友圈發了一條微信,“強行超車,這就是交通擁堵的源頭”。

      平時出警的時候,司元羽也會對輔警兄弟們嘮叨,“檢查的時候,車內空間臟亂差,一定要格外小心,看看駕駛員旁邊有沒有卷起來的人民幣、吸管,或者駕駛員過度熱情,眼神迷離的,格外小心,一般來說,毒駕的概率很大。”記得2011年,在紅花埠收費站,司元羽攔下一輛從徐州開往山東臨沂的紅色轎車,盤查時,司元羽發現駕駛員神態不對。司元羽下意識地感覺有問題,又怕打草驚蛇,他通過對講機喊:“老杜,這邊有個車的證件我看不清,你來幫我看下證,有沒有問題。”老杜來后,兩人合力控制了司機,還從車里搜出一個吸毒用的冰壺,在車座椅下發現一個小鐵盒,打開發現半盒白色晶狀粉末,大約有10克毒品。

      “他一個人真挺不容易的。”指導員戚曉峰想起一件事來。那天是周末,指導員戚曉峰剛好在三堡檢查站值班,中午飯堂開飯,他發現司元羽沒下來吃飯,就上樓去喊。司元羽正在宿舍里一個人吃泡面呢。戚曉峰問他,咋不下來吃飯啊。司元羽笑著說,不去了不去了,老住單位里,怕別人說蹭飯。

      妻子去世后,司元羽總是一個人。他心中苦,可他從來不說。有一次好心的朋友想給他介紹對象,哪知特“耿”的司元羽,還跟介紹人發火了。司元羽很不高興,很反感這事兒。他一心念的,就是女兒。跟他關系很好的退伍兵孫煚然,私下問過他一次,知道你心里苦,跟我說說可能會好點。司元羽憋了半天說,“明明聽了不高興的事,告訴你干啥。”在司元羽的世界里,或許只有高速路站崗,和跟遠方的女兒發視頻聊天,這是兩件最重要的事了。三堡檢查站里,每天晚飯時,剛從高速路站崗回來的司元羽,穿著執勤服準備吃飯時,聽到他的手機微信叮叮叮一陣響,就見司元羽匆匆忙忙放下碗筷,特別開心地拿著手機,邊出飯堂邊開視頻,獨自鉆進會議室跟女兒聊會兒天。他最在意的就是女兒,女兒是他唯一的盼頭。每次提到女兒,司元羽總像換了一個人,神采飛揚,念叨小妮成績怎么樣了,小妮哪門課比較弱,眼神里滿滿流露的,都是對女兒的愛。2019718日是女兒的生日,他還特意在朋友圈,為愛女祝賀生日快樂。沒挽留住妻子的生命,他心里一直為此愧疚,覺得對不起女兒。司元羽曾對戰友陽浩芮說,在妻子去世的時候,女兒十分堅強,強忍著悲傷,沒有在外人面前流淚,他甚至覺得女兒的堅強,讓他難以置信。因為那種堅強背后,女兒要承受的,是更大的壓力和痛苦。

      司元宇犧牲后,女兒來到三堡檢查站,收拾他宿舍里遺留的東西。一個孤獨的男人,沒有女人的房間,有點亂。煙灰缸有許多煙頭,不知司元羽一個人時,帶著怎樣的心情抽完這些煙。桌上還有一杯沒喝完的濃茶,每次熬夜上崗,他必須喝濃茶。一個開封的箱子,里面有好幾盒沒吃完的泡面。桌上幾張藥膏,治腰椎疼的。老交警春夏秋冬站馬路,被車塵包圍著,難免得粉塵肺、老寒腿、腰椎盤突出,再加上常年熬夜,心腦血管也不好。宿舍的床上,是一條軍綠色的軍褥子,軍褥陪伴了他一生。床上還堆著春夏秋冬的警服,一大摞警服,像他26年的警察生涯,像他無聲無息站在路邊執勤的身影,像他最后一次上崗時攝像頭記錄的視頻里,他消失在滾滾車流中的背影,在他那件熒光綠的警服背后,背著四個大字“江蘇交警”。

      喔,桌上還有一張紙,上面是他在2020128日寫下的字跡——“我叫司元宇,我是共產黨員,國家有難,人民有難,我將臨危而上,勇踐使命!”

      戚曉峰跟女兒說,“娃,我給你拍個照吧,站在你父親曾經工作過的崗位邊。”女兒不吭不哈地站在那里,戚曉峰拍了一張照片。照片里,女兒背后的墻上,剛好有五個大字“為人民服務”。

      2020年司元羽被評為“江蘇最美防疫先鋒”、“全國公安機關二級英模”。但他沒有來到頒獎現場。司元羽走了,在執勤崗的監控視頻里,記錄下他最后一次上崗的背影。一個高大壯實的身影,頭也不回地毅然走向執勤崗,穿著一件熒光綠的交警執勤服,背著四個大字“江蘇交警”,走向了“平安江蘇”。不,他不是走了,他是穿著熒光綠的春天,帶著綠色的生命萌發的希望,背著整個春天,走向堅守的崗位。

      不,不止是他,還有他們,26歲的章良志、30歲的時席席、46歲的黃玉懷、47歲的榮志玨,等等等等,全國所有犧牲在抗疫一線的民警、輔警兄弟們,他們錯過了春天,但他們就是春天,是他們守護了“平安中國”,他們是雨后穿透烏云的第一道光芒,他們是金色警徽中那堵堅不可摧的城墻。

      王東海:中國作家協會會員、江蘇省作協簽約作家、公安部刑偵局簽約作家,曾在《解放軍文藝》《啄木鳥》《山東文學》《西南軍事文學》發表中短篇小說20萬字。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