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蔡永祥:櫻花樹下的笑臉——記鎮江市第一人民醫院胸外科ICU的護士長馮麗萍

    (2020-07-02 17:24) 5905887

      這是一張漂亮的風景照。

      一個身材嬌小的女人,一個露出真誠微笑的女人,雙腿交叉盤坐在地上,兩只手也交叉在腿上,一只手還拿著一只口罩,隱約可見臉頰上護目鏡的壓痕,但她的笑臉,美麗動人,自然生動,沒有一絲做作,桔紅的外衣,與身旁的翠綠和身后的老樹形成鮮明的對比,而地上的落花,繽紛爛漫,宛如花道。

      這張照片的主人公,就是馮麗萍。

      這張照片,是一個她不知道姓名的武漢攝影家協會的志愿者拍攝的。

      拍照片的那一天,是馮麗萍到武漢20多天后。

      此時,武漢正在大劫難中。這20多天,像打仗一樣,即使休息,她的心情也松弛不下來,可以說,20多天,愛笑的馮麗萍從沒有笑過。

      忽然一天,有一股清新的香氣在她住的武漢晴川假日酒店里彌漫,她嗅著香氣,竟然發現了一個小小的櫻花園。十多棵櫻花樹,仿佛置身于疫情的陰霾之外,它們自顧自地綻放,萌動的花蕾好似孕育著希望,盛放的花朵,絢麗多彩,美麗著天空,美麗著人們的心情。

      看著美麗的花朵,馮麗萍一直繃著的心,松弛了,放下了,愛美的本性回歸,她摘下口罩,一屁股坐在落滿花瓣的地上,露出了久違的笑臉。

      攝影師抓拍了這個瞬間,抓拍了她生動的笑臉。

           一

      馮麗萍隱隱地感到,自己可能要到武漢抗疫一線去。

      這是一種預感,這種預感在她當護士后常常出現。比如,有時,輪到她值班,本來一切都平安無事,但她總覺得今天不會這樣平靜,果真,時間不長,搶救的任務就來了。

      這回,她的預感,來自她時刻關注的疫情。當時,所有的媒體,都在報道武漢的疫情,江蘇省已經有一批醫療隊去了,而疫情似乎沒有減弱,作為鎮江市第一人民醫院胸外科ICU的護士長,她想,說不定很快就會輪到自己。

      她有些忐忑,既希望去,又有點擔心,夾雜著隱隱的害怕。

      很快,她的預感又一次得到了驗證。

      124,正是大年三十,年的味道按理應該很濃了,但因為疫情,因為23號上午10點武漢的封城,國人的心都被疫情牽動著。

      這個年過得心發慌,眼皮直跳。

      這天,醫院黨委向全院醫護人員發出了支援武漢的號召。

      馮麗萍當天值班,得到消息后,科室里,像一鍋剛開的粥,開始沸騰,所有的人開始七嘴八舌,商量著去支援武漢的這件大事。都知道去武漢意味著什么,她聽到身邊的人在悄悄說,哪個敢去哦??墒?,可是,哪個也不敢去的話,我們鎮江會不會成為第二個武漢?

      她就想,我所在的科室胸外科ICU,是目前武漢最需要的;我家孩子也大了,沒有太大的負擔;我是黨員,是護士長,我不去誰去?應該帶頭去。再說,只是工作的環境改變了,但工作的性質應該是一樣的,都是護理病人。

      腦子里這么一閃念,她沒有猶豫,很快發了個信息給護理部的高主任:“高主任,我想去武漢。”高主任回信說:“你寫一個請戰書吧。”

      馮麗萍還沒來得及寫,醫院已經統一設計了一份請戰書,正在醫院傳遞。傳到他們科室,馮麗萍第一個在請戰書上簽了名,并按了紅手印。

      科室護士有二十多個人,大多比她小,護士們說:“哎呀領導,你去行吧?

      她們“哎呀”的意思,馮麗萍聽懂了:你看起來身體很瘦小,這樣不足百斤的小身板到底能不能去? 馮麗萍心里想:我看起來瘦小,其實我的體質很好,平時幾乎不生病,好幾年都不感冒。我應該能勝任,應該沒事的。

      那天,她們科醫生全部簽了名,連她一起,三個護士簽了名。

      許多護士也想去,但考慮到孩子小,家里人不會同意。

      護士楊麗寧的老公是軍人,在武漢服役,剛好探親回來,她跟馮麗萍說:“我要去武漢,和老公并肩作戰。”她簽字了。

      護士武麗娟也想去,但她一個人帶小孩子,如果去了,小孩子沒人帶怎么辦?剛開始,她沒有簽,想了又想,猶豫了一會,最后還是在請戰書上簽了名,讓馮麗萍好生感動!

      馮麗萍把請戰書拿到其他科室去簽名,看到她的簽名,醫生護士們都很佩服她。也有勸她的,你都45歲了,年齡偏大了,去,吃得消嗎?面對大家的好心勸阻和關心,她很感動。

      第二天就是大年初一,這天,馮麗萍感覺抗疫的事態越來越嚴重了。醫院里上上下下都在開會,護理部在當天下午五點鐘緊急召開護士長會議,總的一句話,既要準備接納更多的病人,還要做好去武漢的準備。

      到了21號,是正月初八,馮麗萍在家休息,到下午4點,護理部高主任打電話給她,開門見山:“如果你去武漢,有問題嗎?”她想都沒有想,就說:“沒有問題。”高主任說:“沒問題的話,那就定下來了,你作為咱們醫院的首批人員去武漢。”

      高主任還告訴她,這次要求的是重癥科的醫護人員去,但沒告訴她什么時候去。

      晚上到媽媽家吃飯,馮麗萍跟媽媽說可能要去武漢,媽媽一聽,急了:“丫頭,你知道那是什么地方嗎?那里的人都在想天法往外逃,你還要往里面沖,你不要命了?你要有個三長兩短,這個家的日子還怎么過哇?”媽媽的眼圈當場就急紅了??磱寢寭?,她趕緊說“媽,別怕啊,再說也不是我一個人去,大家都不去,武漢人怎么過?他們也是人哪。媽,把心放肚子里,領導現在不是還沒給我準信呢,也不一定去。”

      媽媽說:“你還是不要去,你身體這么單薄。”

      爸爸說:“她怎么可能不去呢?她是護士長,又是黨員,她肯定要去的,她不帶頭,誰帶頭?”

      她爸以前是軍人,轉業后在設計院工作,后來在丹徒區房地產開發公司當過老總,他這點覺悟還是有的。

      吃完飯回家,快10點鐘,馮麗萍正準備睡覺,手機響了,是高主任的電話,說要做好明天出發的準備,讓她趕緊收拾行李,同時,讓她組建一個群,把首批去的戚文潔、劉寧利拉進群里,戚文潔是ICU重癥的,劉寧利是神經腦外科重癥室的。

      建好群了,馮麗萍開始緊張起來,深更半夜到哪里買東西?只能把家里現有的帶上,準備點換洗衣服和生活用品。

      誰知,只是過了一會兒,高主任又在群里發了一個清單,讓她們不要準備清單上的東西,醫院正在幫她們準備。

      她們三個人一看清單,驚訝了:他們買的東西,從吃的穿的到用的,應有盡有,種類很多,外科口罩每個人100只,N95口罩每個人10只,鞋子、襪子,甚至女士用品,充電寶、火腿腸、榨菜等等,一個箱子裝不下。醫院里連他們的行李箱也準備好了。馮麗萍只好把已經準備好的生活用品拿出來,只帶上換洗的衣服。

      一直到零點,醫院辦公室的領導還在給她們發信息,問她們清單上的東西全不全,是否需要再買東西。

      馮麗萍很感動,為了給她們買東西,醫院領導托人找關系,在深夜里把醫院領導想方設法找人,把旁邊的大潤發超市的門開了,任由他們選購。

      那一夜,馮麗萍幾乎沒有睡覺。

      她老公和她同在一個醫院,他是普外科的主任醫師,叫朱祥。朱祥得知她去武漢,倒沒有過多擔心。在朱祥眼里,作為醫務人員,只要做好防護,就沒問題。

      馮麗萍整理完東西,夜已經很深了,但她的眼睛一直睜到天亮。

      說不害怕是騙人的,心里多少還是有點害怕的。還有就是心里面一片茫然,到凌晨3點多鐘勉強合上眼睛,可腦子仍然停不下來。一而再,再而三的想了又想,更想自己離家后,兒子、父母、愛人他們一定也像她現在一樣想她。

      迷糊了一會兒,手伸向枕頭邊的手機看,5點多,馮麗萍就起來了,在家里東摸摸,西摸摸,也沒有做什么事,時間就到了六點半。是好出發了,早點到科里把事情交待一下。

      七點鐘她就到了科里。

      七點半到了護理部,幾個領導竟然都在,他們一夜沒回家,就在醫院候著。高主任、莊利梅主任、王輝主任,還有幾個干事,都是昨天晚上幫忙買東西的人,他們在護理部躺著休息了一下,也幾乎一夜沒睡。

      醫院出征的3個人,每人兩個行李箱,醫院領導也來了,幫她們裝箱子,打好“鎮江一院”的標簽,寫上她們的名字,每個人還有一個背包,都貼上標簽和名字,一切準備就緒。

      醫院舉行了簡短的出征儀式。馮麗萍的老公來了,劉寧利的父母來了,戚文潔的老公也是醫院的,也來了。院長、書記給她們送行。

      她們3個人當中,馮麗萍年齡最大,當隊長,帶著她們。歡送儀式結束后去了市政府,那邊市領導還有一個歡送儀式。

      到了那里,馮麗萍才知道,自己成了鎮江市第二批出征的領隊,這次,鎮江總共17人。

      17個人的領隊,她感到有壓力,不僅要管好自己,還要管好他們。這17個人,除了本院的,還有丹陽、句容、揚中、新區等7家醫院。作為隊長,她發了言,沒有準備,不知道講什么,即興講。她說:“湖北發生疫情,我作為黨員,做為醫護工作者,責無旁貸,請領導放心,我們一定會盡最大努力救武漢并做好個人防護,帶領好這支隊伍,保證帶大家平安歸來。”

      歡送儀式結束,大巴送他們去南京祿口機場。那時候各個關口都很嚴,每個關口都測體溫,一聽說他們是去武漢的“逆行者”,都露出敬重之意,都說了不起,和他們拍照,鼓勵他們一定要平安歸來。

      到了南京祿口機場時,有許多記者,還有省衛健委的領導都過來送行。這時,馮麗萍才知道,第三批江蘇醫療隊有120個人。上了飛機,空姐、機長都為他們的行為表示敬佩。機長還說:“這次把你們送到武漢,等著你們凱旋的那天再接你們回家。”

      二

      一個小時,他們就到了武漢的天河機場。此時,下午5點,機場空空蕩蕩,只有兩三個工作人員。下了飛機,有人幫拿行李,每個領隊開始排隊清點人數。

      這時,省里的領隊說:你們已經到了疫區,一定要做好防護。

      剛下飛機時,大家還嘰嘰喳喳,聽到這話,突然間不敢說話了,下意識地摸摸口罩,看看金屬條是不是貼緊了鼻子。清點結束排隊往外走,上大巴車,去酒店,在車上,沒有一個人講話,一車的沉默。

      后來,等他們回來的時候,大家交流才知道,在當時的大巴車上,許多人在把銀行卡的密碼悄悄告訴親人,他們已經抱著回不去的決心。

      進城的時候,也才傍晚6點多鐘,外面下著毛毛雨,馮麗萍的腦子里是空的,也不知道在想什么,武漢的許多高樓上面都是“武漢加油,中國加油”大紅字的霓虹燈,紅得耀眼,卻很孤寂。馬路上沒有一個人,沒有一輛車,只有他們的車。到了酒店7點多鐘,領隊說,行李還沒到。

      馮麗萍把鎮江去的17人集中在一起,召開小組會,事先在去祿口機場的大巴車上,她建了群。為了便于管理,她又將8家醫院的17人分成4個小組。在小組會上,馮麗萍說:“我們這8家單位,到武漢就是鎮江醫療隊,一定不能丟鎮江的臉,一定要遵守紀律,我們代表的是鎮江形象,也是江蘇醫療隊的形象。”

      當時的新冠肺炎診療方案已經是第四版方案,臨出發前高主任讓她帶在身上。這時,方案發揮了作用,她不光自己學習,還帶著他們一起學,學習院感防護、自我保護、消毒隔離等相關的知識。學習完各自回房間,每個人一個房間,不允許串門。

      8點多鐘,行李來了一批,省領隊安排去拿行李。江蘇各地區的領隊要集中開會。還是強調紀律,強調自身防護。還成立了臨時黨支部,馮麗萍擔任了臨時黨支部組織委員。

      10點多鐘,第二批行李到了。行李太多了,分批來,領隊講最后一批行李大約要下半夜1點鐘到達,先領到行李的,馮麗萍讓他們去洗了先睡。

      鎮江隊的行李,來得比較順利,還剩下2個箱子沒到,那兩箱東西是鎮江市衛健委帶來的防護用品。作為領隊,她只有一個人等行李,等到1點多,箱子到了,她一個人搬上電梯。這一天才算安頓下來,她開始洗澡睡覺。

      這一夜,還是沒有睡踏實,想得更多的是接下來怎么開展工作,并把規范上的每一條都從腦子里過了一遍。在現場,已沒有時間讓你去盯著手機看,每一個規范要爛熟于心,要做到張口就來,要比任何人都要精通,最好還要有創新,那才是圓滿。

      第二天,早晨8點開始培訓,培訓一直到下午6點才結束。

      吃完晚飯,大家集中到大廳,聽領隊講穿脫防護服的步驟,每個人都要過關,練習穿,練習脫,不過關不能上崗。全部練完到了晚上10點。

      第三天,他們受領任務,被分配到武漢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

      一接到任務,就讓每個地區的領隊先去熟悉醫院的環境。這個病區才剛剛改建,原來病房的布局與收治新冠肺炎的布局是不一樣的。收治新冠肺炎的布局,要求三區兩通道:三區即清潔區、污染區和半污染物,兩通道是指醫務人員通道和病人通道。這是為隔離病人與易感者所劃分的特殊區域和通道。馮麗萍去的那個科是腫瘤科改建的,他們負責ICU病房,里面現有28張床,可以加到30張床。

      他們的任務,就是和北京協和醫院一起負責病房。協和醫院20多人,江蘇隊120多人。一天分成6個班,4小時一班,一個班20多個人。

      24號下午3點,醫院開始接收病人。

      馮麗萍是25號凌晨1點的班,說是1點上班,但要提前2個小時去。她晚上11點就要坐大巴從酒店出發,路程要半小時。到了那里,開始換衣服。雖然事先練習過,但還是不行,好像什么都不懂,原來,他們練習的時候里面都穿著自己的衣服。到了醫院,里面衣服全部要脫光了,換洗手衣,再穿防護服,外面穿隔離衣,手套戴5層,戴N95口罩,再戴外科口罩,戴護目鏡,最后戴面屏。

      每個流程都不熟悉,僅穿衣服就得一小時。每個穿衣服的地方都有流程,全部打印貼在墻上,越害怕越要仔細。

      一個班20多個人,所有穿好防護服的人都有專門的人檢查,大家排好隊,有專門的感控老師檢查,檢查好了在他們胸口打一個鉤,有這個鉤才能進入病房,非常細致。

      推開一道道門進去,馮麗萍感覺像走迷宮。哪里見過這樣的病區?每推開一道門,心里就緊張一次,一共推開了五道門,最后一道門進去是紅區,就是污染區了。

      從清潔區到污染區,每道門,對醫護人員和病人來說,可以說是生門和死門,病人站著從外面進來,并不一定能站著走出去。

      進入病房,感覺空氣都是凝重的。

      帶他們的組長是個北京協和醫院的一名男護士,他首先問江蘇來的哪個在ICU待過,凡是在ICU待過的,專門負責ICU病房的重癥病人,一個護士負責一個病人。

      還沒有進入最后一道門的時候,有個小護士拉著馮麗萍的手說:“馮老師,我怕。”

      其實馮麗萍也怕,但她不能說,我是隊長,我怎么能說害怕?

      她安慰小護士說:“沒事的沒事的,我在你旁邊,等組長分配的時候,我會跟組長說讓你在我隔壁,你有什么事我可以照顧你,我會幫你,有我在,別怕。”馮麗萍一直牽著她的手往里走。

      分病人的時候,馮麗萍特意跟組長說了,把這個小護士和她分在一起。這個小姑娘雖然在ICU待過,但畢竟年紀小,經歷的事情少,還是怕。

      第一天值班,馮麗萍負責兩個病人。一個女病人,60歲左右,上了無創呼吸機;一個男病人,也是60歲的樣子,雖然沒有呼吸機,但神智不清楚,無法交流。

      兩個病人的病情都挺重的,需要特殊照顧。

      馮麗萍接管后,女病人很清醒,需求也多,不一會,她說要小便,馮麗萍拿便盆給她,這么近距離接觸病人,馮麗萍還是有些緊張。

      她去給病人倒小便的時候才發現是蹲坑,而她們培訓的時候是要求把馬桶蓋蓋好再沖。

      這和培訓時講的不一樣了。馮麗萍有些緊張,端著尿盆,猶豫了一下,到底倒哪里呢?看看沒有其他辦法,只好往蹲坑里倒,慢慢地倒,然后洗盆,一晚上,這位阿姨小便有五次之多。剛剛進入病區的時候,馮麗萍還不知道排泄物會傳染,有氣溶膠,后來才知道。當時考慮不到這些,只是出于醫護人員的本能,她并不知道害怕,事后想想是害怕的。

      旁邊的那個男病人雖然神智不清,但他好像很難受,不停地撕掉口罩,馮麗萍就不停地幫他戴上。雖然無法交流,但馮麗萍還是要不停地跟他講話,跟他打打岔,問他哪里不舒服,問他想干什么?馮麗萍樸素地想,這樣或許可以減輕他的疼痛。

      染上這個病的人太可憐了,特別是重癥病人,只要有一點點意識的人,他們那種絕望的眼神,僵硬的表情,因為插管變形的面孔,有一些面目全非之感,這與在普通急救病房的人是不一樣的,因為病人都知道整個武漢的情況,知道沒有特效藥救治,生死全靠自己的免疫力……他們知道得越多,對他們的恢復越是不利。

      我們,拿什么去安慰他們才好,我們應該怎樣做,才能把他們從痛苦的深淵中撈上岸。病患們絕望的表情,深深刺痛著馮麗萍的心。

      第一天上班,不知道是不是口罩拉得太緊,鼻子透不過氣,呼吸不了,勒得太緊了,只能用嘴巴呼吸,用嘴呼吸久了,嘴巴又干。上班前下午就開始不敢喝水,感覺缺癢。上班前她沒睡覺,雖然是凌晨1點的班,晚上10點就得走。一夜不睡覺,只覺得頭疼、呼吸困難,氣喘不過來,不知道怎么辦好。

      后來又來一個病人,馮麗萍過去幫隔壁的小護士,幫她把病人搬到床上,以為做事可以打打岔,就不會那么難受,誰知,稍微動一下渾身都難受。

      第一次這樣穿防護服的感覺,是那種難受得快要崩潰的狀態。因為用嘴巴呼吸,眼鏡上全是霧氣,看不清。在培訓時有要求,手不能摸到頭臉上的任何地方上去,哪怕再難受,頭上的任何東西都是禁區。

      除了尿不濕是干的,全身汗濕。后來發現穿尿不濕是多余的,不喝水,哪來小便,身體里的水被汗蒸發掉了。后來,再值班,馮麗萍就不再穿尿不濕了。

      那一天,離下班還有1個小時,馮麗萍突然感覺自己撐不住,問組長有什么辦法,組長說:“你過來,這邊有個氧氣筒,我打開來你吸氧。”其實根本沒有用,戴了兩層厚厚的口罩,哪能呼吸到氧氣,但站在旁邊心里會舒服一點。果真,她的感覺好了一些,等身體緩和了一些,她又去照顧病人了。

      堅持了4個小時,到凌晨5點交班,交完班6點鐘,脫完衣服7點鐘。說到脫防護服,馮麗萍認為,比穿更困難,更要小心翼翼,更讓人感到緊張。大家都知道,最外面的防護服上,肯定沾滿了病毒。那就需要時時刻刻小心,每一步都要先把手消毒,然后開始脫,脫一步洗一步,至少要洗1012次手才算結束。

      每脫一步,每洗一次,都像闖關;每一個動作都要做到準確無誤,否則就是拿自己的命開玩笑。

      到酒店后,把外面的衣服掛在門口,衣服是來的時候醫院統一發的沖鋒衣。酒店也很貼心,給每個房間門口弄了掛鉤,給我們掛外套用,然后進去脫衣服洗澡,規定洗半小時。洗完澡用消毒液泡里面的衣服,換上干凈的衣服。衣服和床單,都要自己洗,沒有人幫助洗。酒店里所有用的東西都要用酒精擦,包括門把手。

      吃完飯才能休息。第一天上班的過程就是這樣。

      

      6號是凌晨5點到上午9點的班,比第一個班好多了。但夜里2點多就得起來準備出發。第二個班,馮麗萍還是管這兩個病人,幾天后他們好轉,她又換了病區。

      7號,她們接到通知,要接管新的病區。原來,為了防止幾個醫院合管病房,責任不明確,國家要求獨立分管病區。

      江蘇隊整建制接管了C8西病房,這是一個重癥病房。相比ICU,病人的病情輕一點,有一部分病人能夠自理,有一部分無法自理。病人比原來多了,增加到50多人。這里的病人,大多數頭腦清醒,因而對他們除了治療,還要有生活護理和心理護理。工作量雖然沒那么重了,但生活護理和心理護理的任務相對多得多。

      到了新病房后,分組需要重新調整,一個組12個護士,江蘇來的120人,全部打亂重組。此時,需要從一個組里,選一個年紀大些的,負責感控。

      什么叫感控?就是對醫院感染進行有效的預防與控制。由專職人和兼職人員組成,阻止醫源性的感染,必須要對醫務人員和患者負責,保證不能因為醫療活動而發生對其感染的情況。包括對醫務人員進行防止醫源性感染的培訓、對醫療廢棄物的管理、消毒管理工作、一次性醫療衛生用品的審核及使用后處理等等。

      就這一在醫療行業中的專用術語“感控”二字,所涵蓋的內容是方方面面的,形同病房里的偵探,防止病毒這個元兇候機作案,危及醫務人員和患者的生命。如果感控做不好,那么整個病區將會陷入萬劫不復的深淵。

      馮麗萍被選上做感控,她的主要任務就是兩件事:一是監督組里的成員穿脫防護服,二是負責打掃衛生和消毒。

      監督穿脫防護服的過程,需要耐心細致。穿要認真,一道程序都不能少;脫,更要求高,這時衣服上已經沾滿了病毒,一絲一毫都不能馬虎。光說脫吧,馮麗萍要站在最后一道門,也就是最臟的那道門口看所有的人脫完了,然后留一個人看著她脫,才能離開。

      其實每次到快要下班的前1個小時,她是最痛苦的時候,一個班撐下來,在病房里不停地走動,消殺,觀察,巡視,看看哪里消毒不到位,哪位護士姐妹有情況,她都要關注。護目鏡上的水珠子在眼前跳舞,晃晃頭,然后從水珠的縫隙中看,這個時候就恨爸媽只給她一雙眼睛,如果再多一只眼睛,就好了。

      馮麗萍去武漢時穿著羽絨服,但到了武漢后氣溫變化大。有一天,天氣特別的熱,氣溫達到25度,太陽特別好,她穿著羽絨服坐在大巴上,太陽照在汽車玻璃上照到身上,感覺特別熱。那天她上的是白班,下午1點到5點,剛進去不久,全身是汗。一出汗就感到胸悶、頭暈、心慌。太難受了!隊里也有規定,如果實在不舒服,不要硬撐著,萬一倒下來搶救你的人都沒有。

      她想出病房,但又想到,我要出去了,工作就得交給其他人做,大家都是一個蘿卜一個坑。自己是管感控的,最后還要看到大家全部脫了防護服安全離開,才能走。我現在出去了,一走了之了,誰來管感控呢?還是堅持一下吧,不能拖大家的后腿。想到這,她就連續做了多個深呼吸,慢慢緩解了難受,一直堅持到下班。

      管感控,還有一個任務,就是負責打掃衛生。這個工作在平時是由護工完成,但在武漢不同,所有的事都得親歷親為。

      馮麗萍等組里所有的人,都穿戴整齊進入病房,她就開始忙碌了。要把上一個班上每個房間的垃圾收走,這些垃圾都帶著病毒,很危險,她要從干凈的地方把垃圾往臟的地方收,不能把臟地方的垃圾放到干凈的地方。十幾個人脫下來的防護服,每個病房里的垃圾,都有七八個大袋子,一個個進去拎,全部送到污染區的電梯口才行。

      除了把垃圾收好,每個房間的地都要拖,每個房間都要消毒,還要到病房的護士站、治療室拖地抹桌子,這兩個地方也很大,桌子凳子要用酒精消毒,泡護目鏡的浸泡液要換,全部打掃擦拭消毒結束,最后還要用紫外線燈消毒。

      馮麗萍每次做完這些,全身是汗。但她來不及休息,就去幫護士去照料病人,病人要喝水、喂飯、翻身、擦大便、換尿不濕等等。

      在值班時,馮麗萍還要監督醫生和護士洗手是不是規范,要看著他們洗手,他們有時候忙著做事,容易忘記洗手,要提醒他們洗手。洗手液也要檢查,沒有了要補充,發現不多了要提前帶進來,進了病房就不能再出去,不可以中途拿任何東西。

      在馮麗萍看來,做感控的責任是最最重要的,心要特別細,感控做不好,誰要是被感染了,那就完了。因為感控做得好,全國支援武漢的醫護人員才沒有一個人被感染。

      從收醫務人員脫下來的所有防護服,到收病人的所有垃圾,馮麗萍盡量做到輕手輕腳,防止垃圾翻出來,擴大病毒的傳染面。

      病人出院后,他們用過的床單要換,要消毒。馮麗萍先要用紫外線消毒2小時,然后把床單被套拆下來放到專門的垃圾袋里,再照紫外線。拆床單和被套時,也有灰塵,里面有氣溶膠特別的危險。

      再危險,總要有人做。馮麗萍認真地做,細致地做,按照程序,一絲不茍,確保大家的安全。

      其實,馮麗萍剛到武漢沒有幾天,家里就出了一件事。

      她的愛人朱祥忽然生病了,得了肺結核,住進了鎮江市第三人民醫院。開始,全家都瞞著她。她爸爸特意跟朱祥說,別告訴馮麗萍啊,她在那里很危險,再讓她擔心,抵抗力會下降的。

      哪知道,她從同事那里知道了這個消息,同事和朱祥在一個科室。馮麗萍知道后,就給上大學的兒子發信息,要他多關心關心爸爸,兒子把這個消息告訴了外公。馮麗萍爸爸知道了,責怪朱祥,朱祥很委屈地說:“不是我告訴她的。”

      可憐天下父母心!在武漢,馮麗萍真真切切地感受到父母和家人的關心。

      爸爸媽媽每天都要和馮麗萍視頻,每次視頻,媽媽都會流眼淚,嘴里老是說:“受苦了!受苦了!”爸爸總是叮囑:“多吃點,一定要做好自我防護,一定要保護好自己。”

      馮麗萍總會說:“放心吧,我會照顧好自己的。”

      325,同濟醫院中法新城院區最后一位病人出院。大家歡欣鼓舞,終于可以回家了!

      此時,馮麗萍已經在武漢戰斗了53天。

      原定27號回家,許多人行李都打包好了。沒想到,又有新的任務,26號早晨通知來了,不能走,要接管新的醫院,江蘇隊全部留下來了。眼看著一批批醫療隊都回去了,“我們什么時候才能回去?”不少人想家了。

      休息了幾天,馮麗萍和同事們又轉往新的地方:武漢肺科醫院。這一天,是330號。

      

      到了肺科醫院,馮麗萍還負責感控,她們還沒去的時候,就聽說那邊的病人非常重,所有的病人都有呼吸機,還有CRT(血透),ECMO(人工心肺),這可是最好的設備。

      剛去的時候,大家心里有顧慮,都沒見過這東西,更不要談什么經驗。所以大家心里很緊張,都感到壓力大。馮麗萍就開導大家,車到山前必有路。

      江蘇醫療隊接管時,有6個病人,一百多個醫護人員就為了這6名重癥病人留下,這6個人中,有三個病人用了CRTECMO。馮麗萍了解病情后,不禁皺起眉頭:乖乖,一個比一個重,有個病上身上竟有十幾根管子。病重,又用ECMO,一般人以為這樣的病人肯定是過不來了。

      但江蘇醫療隊真的牛,真的有本事。他們接管后,一個病人都沒死。

      有一個病人40多歲,他們去的時候病情很重,昏迷不醒,等他們準備回家的前一天,他竟然醒過來了。

      410號,江蘇隊圓滿完成任務。

      411號,打包,收拾東西。

      412號,準備回家。

      心里那個激動。

      71天啊,艱難的71天,拼搏的71天,與病毒戰斗的71天。江蘇醫療隊,重癥零死亡,醫護人員零感染。120人,全都要平安回來了。

      12號,早晨,大家在大廳開始排隊,領導要來送行,隊員之間告別,在隊旗上簽名,合影留念。71天共同戰斗,許多人都相互認識了,成了真正的戰友。要回家了,既開心又依依不舍,舍不得武漢。

      馮麗萍真切感到,武漢人真懂得感恩。

      武漢剛封城的時候,保障跟不上,在情況稍微好轉的時候,很快就為他們改善伙食,自助餐,熱干面,燒烤,想著法子,在有限的條件下,為醫療隊員們換換口味。

      他們住的晴川假日酒店后面有十多棵櫻花樹,櫻花開的時候,空氣中都彌漫著清香,醫療隊員們去賞花的時候,就會遇到一直在那里守候的攝影志愿者,這些志愿者可都是武漢攝影家協會的,是專業攝影師,這些攝影家免費為醫療隊員們拍照,不管哪個去都拍,拍過了,專門找一個人負責傳給他們。

      馮麗萍和隊友們,在櫻花樹下的笑臉,就是這些專業的攝影家的杰作。

      特別是馮麗萍的笑,那么真誠,那么動人,她的臉上,沒有了護目鏡的壓痕,沒有了在病房時的緊張和壓抑,沒有了辛勤勞作時的汗水。有一天,馮麗萍特意穿了一件大紅的外衣,腳蹬紅底的運動鞋,她坐在地上,取下口罩,嫣然一笑,攝影師拍下了她甜美微笑的瞬間。

      醫療隊住的酒店,服務熱情周到。員工特意準備了一個手語操,來歡送他們。酒店還給每個醫護人員寫了封感謝信,感謝信上有每個人的名字。信上說,以后來武漢,憑這封信可以免費住他們的酒店。

      去往機場的4輛大巴車上都拉著橫幅,馬路上的私家車看到是醫療隊的,一齊鳴笛,所有走路的人都停下來向他們招手,路口的交警,自覺向他們敬禮。

      終于回家了,馮麗萍的愛人朱祥也出院了。在朱祥住院期間,院黨委去她家里看望,在馮麗萍去武漢的這些天,她媽媽的哮喘病發了,醫院專門安排人員上門服務。

      馮麗萍回來的那天晚上,人雖在賓館隔離,但全家人高興得不得了,他們在一起用視頻方式吃飯慶賀。

      她的兒子又找出了馮麗萍坐在櫻花樹下的照片,他在視頻里說:媽媽,你真漂亮,你用微笑趕跑了病毒,你真了不起!

      馮麗萍在賓館里舉起一杯水,才說了干杯!眼淚就止不住地流下來,全家人在視頻里,都激動得哭成一團……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