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

    文藝的速度、溫度、深度和厚度——2020年抗疫文藝掠影

    來源:文藝報 | 李莉 (2020-03-25 11:02) 5846923

      文藝是時代的晴雨表,是社會情緒的反映,與人民同呼吸共命運。

      優秀的文藝作品有速度、有溫度、有深度、有厚度,也有廣度。

      2020年初,一場突如其來的新冠肺炎疫情,改變了很多人的生活節奏。在這場全民抗疫戰爭中,中國的文藝家們、作家們都是事件的親歷者、見證者。梳理3個月來的抗疫過程,可以聽到各行各業文藝家們發出的聲音,看到他們表達的心緒。根據筆者搜集來的各種信息,以疫情暴發地武漢為中心點,將抗擊疫情分為前期、初期、中期、后期幾個階段。以此為主線,文藝創作也隨之分為這四個階段。

      2019年12月到2020年1月23日(農歷臘月二十九日)武漢交通管控之前,屬于抗疫前期。這一階段,武漢幾所醫院陸續發現新冠肺炎感染患者,因為不明原因,沒有給病毒命名,也沒有完全說明其傳染情況。從各種渠道流露的信息,只有少數人知道武漢出現了具有傳染性的疾病。到鐘南山和李蘭娟等科學家親臨武漢了解情況后,發現疫情非常嚴重,引起中央和地方高度重視,立刻采取緊急措施阻止疫情傳播。各大主流媒體開始正式使用“新型冠狀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發布信息。這時期文藝的注意力還沒有轉過來,各媒體也沒有多少反映,唯少數微信及朋友圈中流傳一些零碎短信。

      從武漢交通管控(2020年1月23日)到兩個神山醫院和多個方艙醫院陸續建成(2月8日,農歷元宵日)的半個月是抗疫初期階段,也是抗疫最緊張的階段。武漢交通管控第二天(除夕日),省內外一些兄弟醫院開始組建醫療隊馳援武漢?;鹕裆?、雷神山醫院火速開工建設,在“云監工”中如期建成。之后武漢又相繼改建了多家方艙醫院,利用多家高校學生宿舍收治病人。正月初七以后解放軍醫療隊接管火神山醫院(后續又有醫療隊進駐武漢其他醫院),同時多輛軍用運輸機裝載物資飛抵武漢;全國各地醫療隊和醫療物資也源源不斷地馳援武漢及湖北的其他疫區。醫護工作者在前線日夜奮戰,后方廣大民眾也齊心協力投入到抗疫工作中。重災區武漢確診人數不斷增加,各種醫療物資不斷告急?;艁y和忙碌中許多感人事跡紛紛涌現,媒體相繼報道。

      過年前,隨著人潮的大規模流動,疫情在全國不少省市出現。2020年1月24日除夕開始,很多城市、鄉村相繼交通管控,要求新年(正月初一)停止走訪拜年。地方民間文藝開始出現,突出體現在各種宣傳橫幅、宣傳短文中。為了讓普通大眾了解抗疫的重要性,說服他們過一個“不拜年、不聚餐、不串門”的春節,各地各部門充分發揮了集體智慧??梢哉f這是抗疫文藝的真正開始。

      當鄉村標語、個性喇叭、民間文藝紛至沓來的時候,文人創作的抗疫音樂、舞蹈、詩歌、散文等作品,相繼在電視臺、微信圈、網絡平臺以及部分刊物中傳播開來。

      文人藝術中,最早、最快速且以公開形式反映抗擊疫情狀況的大型文藝作品當數2020年春節聯歡晚會。中央電視臺6位著名主持人朗誦的節目《愛是橋梁》情景報告劇,是“唯一沒有彩排過的節目”,獲得觀眾好評。有人用關鍵詞概括這個節目為“態度、溫度、速度”。這是媒體的擔當,是文藝的力量。

      半個月后,央視又舉辦了一場罕見的沒有觀眾的元宵晚會,再次將抗擊新冠肺炎疫情納入主題,用特寫鏡頭報告了抗疫一線勇士們的工作狀態。朗誦詩《相信》《你的樣子》《中國阻擊戰》《因為有愛》等作品從不同角度贊美了鐘南山等醫學專家、廣大醫護工作者的美德和職業操守。除央視外,一些地方電視臺也創作了很多感人的歌曲,如《白衣戰士》《會笑的眼睛》《堅信愛會贏》《你有多美》等等。

      緊隨電視、音樂等文藝作品的是文學。各種文學體裁中,詩歌、隨筆體日記創作最快捷。寫得比較早、影響較大的是身居武漢的兒童文學作家董宏猷的《武漢,平安》(2020年1月25日正月初二,武漢交通管控第三天在湖北衛視播放),最先把抗疫工作者譽為“戰士”。在500萬人迫不及待地離開武漢的時候,詩人留居武漢,用樸素的語言,真摯而深情地書寫了家鄉抗擊疫情的真實狀態,有行動,有信心,有期待,展示了一個武漢人的責任和擔當。這首詩隨即被改編為歌曲,在湖北電視臺播放,旋律動人心弦。

      抗疫過程中,有佳作呈現,也有許多虛空的平庸之作冒出來,甚至丟失了人性人情。面對災難,連基本的人道都沒有,如何寫出好詩歌?探究個中原因是這些作者缺乏體驗和體悟,沒有換位思考,沒有感知生活的真實狀態,虛空的靈魂寫出了拙劣之作。

      這些詩歌問題的根源在于詩人缺乏生活體驗,詩人應該深入生活去體察,去感受,去認知。倡導作家深入一線,下沉基層,穿上防護服到醫院、社區、鄉村去切切實實地做些事,感受前線的生活狀態,而不是從媒體記者或是其他朋友那里得來二手資料,這是重拾作家體驗生活的傳統,是弘揚老一輩作家的精神。中國的魏巍、美國的海明威都有這方面的成功經驗。

      詩歌之外,微信朋友圈中流傳出來的部分“抗疫日記”引發了很多關注。根據內容大致分為兩類,第一類是工作日記和生活日記。有大部分是流水賬式地記錄自己的所做所為,所見所聞,文學性并不強;也有少量作品有個性有文采。第二類是喜歡文字的人,或自稱作家的人,把日記當做寫作任務,每天完成一定的工作量。相對而言,文學色彩更強一點。“日記”本屬于私人私語,但當它作為文體通過公開渠道和媒介流傳出來,為廣大讀者閱讀,則具有了文學價值。日記的寫作及其流露的觀點,取決于記錄者本人的生活經驗、文化視野以及審美理念。面對海量信息,在信息接受和選用方面,每個人會顯示出不同的態度和不同的觀點;即便是同一信息,在理解和評價上也不盡相同,甚至完全相反。這就導致了文學日記具有三種類型:積極樂觀型、沉穩思考型和悲觀消極型。

      積極樂觀型日記看到的多是抗疫過程中振奮人心的內容,如建筑工人的挑燈夜戰,科學家們的潛心鉆研,醫護工作者的全力以赴,外賣小哥的熱心助力,貨運司機的星夜兼程等等,作者以鼓勁、贊美為主。沉穩思考型日記多敘述抗疫過程中令人痛心,甚至憤怒的地方,如病人得不到及時救治,醫護工作者被感染甚至病故,某些領導一問三不知、不敢擔當不敢作為,基層干部態度粗魯野蠻、做事漂浮不沉底等等,作者在批評、譴責中隱含著一股向上的力量。悲觀消極型則多看到事物的消極性因子,作者表現出抱怨、惶恐和責備,悲觀情緒濃厚。這三種日記類型,網絡評價也眾說紛紜,褒貶皆有。

      作為精神食糧的文學,應該有胸懷宇宙的使命??挂哌^程中發生的種種事件,無論巨細,文學都應該去關注,作家都有理由書寫。作品呈現的情感態度,很大程度上仰仗于作者的人生觀、價值觀和審美觀??v觀文學史上的經典之作,揭示問題時潛藏著希望和力量,贊美英雄時內蘊著危機和思考。面對災難,文藝作品如果一味的歌功頌德,就容易蒙蔽真相;如果一味的苛責貶低,就容易讓人喪失信心。以一己之偏見去看待身邊事物,見木不見林的思維方式寫出來的褊狹之作自然很難流傳。辯證地、理性地看待事物,是作家起碼的素養。用犀利的眼光觀察社會,針砭時弊,為弱者發聲,同時要給弱者以勇氣和光亮,這才是作家需要肩負的責任。疫情的暴發有多方面因素,抗疫過程中也出現了許多問題,需要人們深刻反思、檢討。而作家的反思應該比普通民眾更深入,不是膚淺的表揚或是苛責,也不是簡單的情緒牢騷與文字抱怨。這一點,魯迅已經樹立了典范。

      2月8日(元宵節)到3月10日(農歷二月十七),抗疫進入有序繁忙的中期階段。隨著武漢“應收盡收,應治盡治”方案的展開,以及各地醫療物資對口援助的落地,人們的防控意識大幅加強。令人安心的是除武漢外其他地方病例增加人數在逐日下降,痛心的消息是醫護工作者感染人數頗多,各地病故人數也不斷報告出來。人們在謳歌抗疫英雄的同時,也在不斷反思疫情為什么會大規模暴發,哪些工作需要加大力度改善,社會學家提出了各種建議,文藝家們也開展了一些新活動。

      有些地方的文藝家下沉到鄉村、居委會參與病例排查,民間文藝繼續發揮作用。一些作家在不斷創作,作品逐漸見諸報端、刊物。中國作家網上可以看到王躍文的抗疫詩歌、畢淑敏與記者的抗疫對話;北京、山東、廣東、湖南、湖北等地的文藝家也在不同刊物發表抗疫文章。

      中國作家網轉發了王溱的散文《這一夜我也無眠,因感動和敬佩》(轉引自中國作家網,“文化青島”微信公眾號2020年2月12日),文章敘述了青島市立醫院徐瑞金大夫深夜接到科室主任電話,勇敢接受援鄂戰斗任務的事情,以及妻子、孩子的情感支持。篇幅不長,事件真實,情感真摯,看似平常,卻令人動容。為抗擊疫情,全國有4萬多名軍、地醫護工作者離開家鄉,馳援湖北,穿著厚重的防護服,戰斗在一線,獻出他們的愛心,傳遞他們的精神。這是最可愛的人,是最值得敬重的人。作者沒有過多的評價,只是說“這就是上前線,上戰場。平時說什么都沒有用,真正走出去才是英雄!//這一夜我也無眠。因感動和敬佩。”在這些直面生死的醫護工作者面前,一切語言都顯得蒼白無力。因為和作品人物“認識”,作者有深切體會,故能寫出真情實感。對于沒有真切體會的人,要寫出發自衷腸的文章就不那么容易了。

      2020年3月11日開始,國內疫情出現拐點,抗疫進入后期階段。其標志是武漢新增病例下降到個位數,方艙醫院逐漸休艙,援鄂醫療隊開始分批撤離湖北。國內疫情得到有效控制,國外疫情卻出現驚人的暴發與蔓延狀態,很多境外人士紛紛回國,輸入性病例增多,防疫抗疫面臨新的局面。

      抗疫后期階段,不少文藝創作者從眼觀、耳聽轉變為“我走”“我思”“我寫”。突出表現在:有些外地作家長途跋涉深入到武漢等疫區實地采訪并積累創作素材,如《逆行記》的作者及同事(《文藝報》2020年3月16日)。武漢當地的部分作家有組織地下沉到基層抗疫,感受不同的工作經驗。對此,《彰顯文學人的擔當與作為:湖北文學界積極投身疫情防控阻擊戰》(《文藝報》2020年3月18日)一文做了較全面的概述。還有些身居武漢的作家如池莉、劉醒龍、李修文、張執浩等,在不同場合通過媒體表達了自己的現實感受和寫作理念。韓東認為“在大災大難面前,文學太小了”,這是問題的一個方面。就征服災難本身而言,文學的力量的確有限,甚至“無用”;但就慰藉心靈而言,文學的力量又不可小覷。這就意味著,在任何時候文學都是有需求的,都是可以發揮巨大作用的。不過,與災難同行的短時間內,用矯情、濫情的方式寫出的應景文字容易令人厭惡;唯有俯下身腳踏實地潛心思考,寫出反映大眾心聲、表達時代精神的作品才受人歡迎。要創作出震撼人心的文學精品,則需要作者有大情懷和大智慧。

      作家畢淑敏談到:“2003年非典時期,我受中國作家協會派遣,參加特別采訪組,趕赴非典第一線。當時我的母親身患肝癌晚期,我奉命出征,心想這一去很可能和老母親生離死別。但母親支持我去,給了我很大的力量。我開始晝夜走訪戰斗在抗擊非典一線的醫生護士,包括外交部、國家氣象局、軍事醫學科學院還有很多衛生防疫部門,也包括從非典中恢復過來的病人。這一切所見所聞,結合自己的經歷,醞釀沉淀了8年,凝聚成2012年出版的長篇小說《花冠病毒》”。(張恩杰 畢淑敏,《〈花冠病毒〉所寫 希望永不重現》,《北京青年報》2020年2月10日)作家阿來創作的反映汶川大地震的《云中記》,也是經過10年醞釀才成。十年磨一劍,實在有道理。

      畢淑敏和阿來的經驗說明:作家要寫出有深度、有厚度的精美之作需要充分的時間準備、豐富的材料準備和豐盈的藝術準備。一蹴而就的急就章可能容易催出淚水,但很難驚醒靈魂。

      抗疫的緊張階段已經過去,抗疫文藝的高峰卻尚未到來。有人說,中國作家在抗擊疫情中集體缺席,甚至集體失語。這種評判并不準確。大量事實表明,中國作家并沒有失語,抗疫文藝并沒有缺席。但是,要給世人留下有深度、有厚度、有廣度的杰作,的確需要進一步努力,因為大家都期待抗疫文藝出厚重之作。

      相對于文學創作,文藝評論也在及時跟進。目前,客觀有效的評論卻不多見。“有功的,我們要歌頌,不讓英雄流淚;有過的,我們要深究,不讓小人得逞”,這是社會的正義之聲,與文藝的懲惡揚善功能一致。大災大難面前,袖手旁觀、得過且過,跟風拍馬、阿諛逢迎,一味謾罵、悲觀惶恐都不是文藝工作者的態度。只有站在時代前列、社會高度,胸懷天下、心貼民眾,洞悉事物、深入肌理,辯證思考、上下求索,才能寫出負責任的文字,寫出大氣磅礴的文章。“爾曹身與名俱滅,不廢江河萬古流”,這才是作家們追求的標高。也許,這樣的作家和作品將在抗疫后期或者疫情過后出現,我們滿懷期待。

    中國作家網 巴金文學館 新華網副刊 新華網圖書頻道 新聞出版總署 中國詩歌網 中國國家圖書館 湖南作家網 廣東作家網 作家網 北京作家網 山東作家網 貴州作家網 中國藝術批評 中國文聯網 浙江作家網 上海作家網 蘇州文學藝術網 湖北作家網 遼寧作家網 河北作家網 中國詩詞學會 海南省作協 陜西作家網 江蘇文化網 鐘山雜志社 張家港作家協會 江西散文網 中華原創兒童文學網 福建作家網 鳳鳴軒小說網 百家講壇網 東北作家網 四川作家網 中國報告文學網 醉里挑燈文學網站 忽然花開文學網站 東方旅游文化網 宿遷文藝家網 浙江蕭然校園文學網 張家港文學藝術網 江蘇散文網 中國詩歌網 江陰作家協會網

    欧美人与禽交片免播放
  • <pre id="9hrk2"><small id="9hrk2"><p id="9hrk2"></p></small></pre>
  • <strike id="9hrk2"></strike>
  • <code id="9hrk2"></code>